首页穿越乱清章节

第二六一章 有我就有她!

推荐阅读:极灵混沌决遮天斗天武神豪婿我真不想花钱啊乡村小神医全职法师凌天战尊大主宰神藏

至此,慈安已经可以确定,醇王福晋此行,并非出于醇王的指使,而是她自己个儿的主意。

醇王福晋不算一个聪明的女人,然而,女人的直觉,却使她采取了一种非常聪明的方式,来为醇王向慈安求恕不留余地的指责醇王。

您看,我已经狠狠地骂过他了!

潜台词:您就别再生他的气了吧?

这种方式,本来是有效的,尤其是对于宽厚的慈安来说,尤其有效。可是,此事之关键,不在醇王福晋的态度,而在醇王本人的态度。

此时此刻,醇王的态度,慈安看得见的,是在接旨之后,掀桌子、砸瓶子、摔罐子无论如何,这不能算是“求恕”吧。

如前所述,醇王福晋此行,并非出自醇王的指使如果醇王福晋是醇王派来的,那么,倒是可以认为,这是醇王一轮发作之后,后悔认错、求恕于上的一个动作。

醇王的动作是一大早,和一个亲信的师爷一起不知所踪。

不晓得为什么,这个动作,隐隐令人不安。

“‘失心疯’……”慈安苦笑了一下,“你这个话,说重了,不好就说七爷‘专门同自己人过不去’”

顿了一顿,“其实,惟其如此,才说明,七爷确实是没有自己的私心,确实是……呃,‘一秉至公’。”

“惟其如此”一类文绉绉的话,甚少出于母后皇太后之口,醇王福晋听得略觉违和,但她赶紧抓住话头,说道:“是,是!母后皇太后说的是,奕譞确实没有自己的私心!”

微微一顿,“可是,可是,好心办坏了事儿,也是办坏了事儿!办坏了事儿,就算出于好心、公心,我看,这个‘一秉至公’,不管他怎么自吹自擂,也是当不起的!唉,奕譞这个人,糊里糊涂的,不晓得说他什么好!”

醇王福晋强调的,是醇王没有自己的“私心”,是出于“好心”,然而,慈安话中吞噬小说网 tsxsw.com的深意,她并没有真正听出来。

妯娌俩的对话中,“一秉至公”四字,出自醇王为自己的“圣母皇太后要避嫌”的言论的辩解,慈安肯定醇王“一秉至公”,其实等于间接肯定了他对慈禧的指责。

至于醇王的言论,是否与事实相符,是否真是“好心办坏了事儿”,慈安并未加以评价。

醇王福晋不晓得,在母后皇太后心目中,醇王说的话,有的是“好心办坏了事儿”,有的,就不属于“好心办坏了事儿”。

譬如,要关卓凡这个“准皇夫”,仿小宗入继大宗之嗣皇帝本生父之例,“退归藩邸”,是“好心办坏了事儿”;可是,“圣母皇太后要避嫌”,就不属于“好心办坏了事儿”。

不过,这个意思,以慈安的口才,没有法子向醇王福晋既委婉、又清楚的表达,妯娌之间,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醇王福晋开口了。

“有个事儿,”她又恢复了那种怯怯的口气,“臣妾不晓得……呃,该不该问……”

“你说吧,”慈安说道,“这儿没有别人,没什么该不该的。”

“是,”醇王福晋觑着慈安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说,“臣妾想问的是,北京这边儿的事儿,呃,天津那边儿……呃,臣妾是说,这个,圣母皇太后晓得吗?”

慈安心中一跳。

不过,这个问题,并不出乎意外。

她叹了口气,说道:“不晓得,连大行皇帝龙驭上宾,都不晓得,之后的事儿,更加不必说了。”

“啊……”

“还不敢跟她说”慈安说道,“我的意思是,这些事儿,得面对面儿的跟她说,不敢只用信件、电报,也不敢……派个不大相干的人去跟她说,不然,既说不清楚,也没法子安慰、譬解,那,那不急坏了她?”

“呃……是……”

“她现在,”慈安说道,“正在为文宗皇帝静修祈福,天大的一件功德,一个不小心,就前功尽弃了!”

“是……”

“我想,”慈安说道,“赶紧把手头上的事儿了了,然后,亲自到天津去,亲自去跟她说这些事儿。”

醇王福晋微微一震,眼睛里倏然放出光来,语气也变得十分热切:“请问太后,到时候,臣妾可不可以……跟了太后过去?”

慈安大大一怔。

这个要求,可是出乎意料了。

慈安想了一想,十分为难的说道:“这个,恐怕……不行吧?朝廷的制度,好像没有郡王福晋出京的规矩……”

醇王福晋身子微微前倾,语气依旧非常热切:“太后出巡,应该有命妇随侍吧?用这个名义,可不可以呢?”

慈安素乏应变之才,不由颇为发窘,只好说道:“这个,我得……呃,跟关卓凡商量一下。”

“好,好……”

顿了一顿,醇王福晋换了一种犹疑的语气:“可是,逸轩现在……到底怎么样呢?”

慈安苦笑了一下,说道:“你这个话,问到点子上了眼下,关卓凡也正在闹别扭,能不能在这两天回来我是说,回军机处还不晓得,我说‘商量’,可‘商量’的那个人在哪儿,还没数呢!”

醇王福晋黯然说道:“都是奕譞不好。”

“好了,这个话,不必再提了。”

沉默再一次出现了。

过了一会儿,还是醇王福晋先开口,声音微微发颤:“还有个事儿,臣妾就真不晓得……该不该问了。”

她的表情,犹如一只受惊的小鹿,怔忪不定,似乎有点什么动静,就会跳了起来,远远逃开。

慈安不由诧异,温言说道:“你说。”

醇王福晋的样子,好像嘴里的话,是有重量似的,又过了片刻,才颤声说道:“臣妾听到一个说法,说是……说是,呃,圣母皇太后从天津回来,就不能,不能……”

她咽了口唾沫,终于将下面的话说了出来:“不能再做圣母皇太后了……”

慈安浑身一震,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你听谁说的?!”

“这……”

这不必问。

“我不管这个话是谁说给你听的”慈安斩钉截铁的说道,“反正,绝不会有这种事儿!”

顿了一顿,“不管嗣皇帝是哪个,也不管她做过什么……圣母皇太后都是她!都是叶赫那拉.杏贞!”

又顿一顿,“有我就有她!你放心,她不做圣母皇太后了,我也就不做母后皇太后了!”

醇王福晋的感激,无以言表,她忍了又忍,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不过,这一次,她没有伸手去擦,而是站起身来,走开一步,面对慈安,跪了下来。

“臣妾……替姐姐……谢过母后皇太后!”

*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母后皇太后对醇郡王福晋指天誓日之时,四位军机大臣到了西山,寻到了戒台寺。

然而

“回文中堂的话,”戒台寺的主持满脸堆笑,“王爷确实来过敝寺,不过,已经离开了。”

四位大军机一齐愕然。

“王爷在这儿呆了多久?”曹毓瑛说道,“什么时候离开的?”

“回曹大人的话,”主持说道,“呆了个把时辰吧,大约是……呃,半个时辰前离开的。”

“晓不晓得王爷又去了哪里?”

“这个,王爷没有交代,小僧……也不敢多嘴多舌。”

四位大军机都有手足无措之感西山这么大,这下子,可去哪里找人啊?

“王爷在贵寺,”郭嵩焘问道,“都做了些什么呢?”

主持踌躇了一下,说道:“回郭大人,也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就是喝了杯茶,用了点斋饭,然后,小僧陪着,周围逛了一逛。”

“王爷兴致如何?”

“呃,小僧以为……还是不错的。”

“嗯……有礼佛吗?”

文、曹、许三位大军机,一起看向主持。

主持的脸上,微现尴尬之色,说道:“呃,这个,自然也是有的……”

顿了一顿,“嘿嘿”一笑,“肃立、合掌、垂首致意,然后,上了一柱香。”

四位大军机相互以目:还好。

许庚身说道:“王爷做了功德吗?”

“呃,回许大人,这个……做了。”

“多少?”

主持愈发尴尬了,心里想:我这可是把轩亲王的底儿都泄啦,佛祖保佑,可别出什么幺蛾子呀。

但其势不能不答:“呃,是……五百两。”

四位大军机再次相互以目:还好不算少,可也不算太多。

审问完毕,主持赔笑说道:“几位大人,远来辛苦,要不要在敝寺用一点斋饭……”

“不必了,”文祥笑了一笑,“不过,既入善境,就要随缘,请功能簿吧!”

主持的一张脸,笑成了一朵花儿,颠颠的去了,过不多久,捧了一本厚厚的功德簿过来。

文、曹、许、郭,每个人签了二十两银子的功德。

二十两银子,对于国家枢臣、一品大员来说,似乎略嫌少了一点,但是主持晓得,这四位,没有一个是贪官,也没有一个是正经信佛的,二十两银子,面子很不小了,于是连口不绝的道谢。

四位大军机商量了一下,认为王爷既然已经离开了戒台寺,应该就不会在西山过夜了总不成又去第二间佛寺“随缘”?不必、也不宜满西山没头苍蝇似的乱寻了,还是回城,到轩王府去守株待兔好些。

再说,王爷已经回城了也说不定。

回到内城,已是华灯初上了。

一进城,便直奔朝内北小街,到了轩亲王府,有惊喜了

“回各位大人,”轩王府的门上说,“王爷半个时辰前就回府了。”

不过

“不过,呃,王爷已经安置了……”

什么?这么早?这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藉口吧?

如是,这个藉口……也太烂了吧?

“各位大人见谅,如果不是有旨意,也不是紧急军情,小的……呃,是不敢去打搅的……”

四位大军机,颇为尴尬,西征行辕的檄文、给俄罗斯的照会,都算不得“紧急军情”;“旨意”呢?母后皇太后倒是说过,“你们架也给我把他给架回来”勉强可以算是“口谕”。可是,现在人家已经回来了,这道“口谕”,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正在无以为计,门上说道:“这样吧,图军门还在府里,几位大人先请花厅奉茶,我去向图军门请示,该怎么办才好?”

图军门,就是图林,他已经加了提督衔,因此门上称他为“军门”。

也好。

刚刚在花厅坐定,便听到门外马刺铿锵,接着,一身戎装的图林,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四位大军机,都站了起来。

图林立定,抬手齐额,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说道:“我就不虚客套了,也不敢跟中堂和三位大人打诳语王爷真的是已经安置了。如果事情不是太过紧急,几位大人有什么话,可以交代给我,明儿一早,我回给王爷听;或者,几位大人受累,明儿再往这儿跑一趟,我担保……明儿个王爷一定在府里候着。”

几位大军机,略略放下了心,文祥说道:“今儿西山一行,王爷是不是累着了,身子不大爽利?”

图林微微摇头:“王爷久历戎马,今儿到西山,不过随便转了转,哪里就能累着了?不瞒中堂和三位大人,王爷实在是”

微微一顿,“心累。”

文、曹、许、郭,都是一震。

“王爷说,”图林说道,“‘这么些年,我是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今儿个,可是要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顿了一顿,“唉,王爷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那种神情,恍恍惚惚的,自打我跟了王爷,我就没有见过!”

几位大军机略略放下的心,不由得又提了起来。

看情形,并不如何乐观。

最后,西征行辕的檄文、给俄罗斯的照会,都留了下来,图林答应,明儿王爷一睡醒,他便第一时间亲手转交;四位大军机则说,下值之后,就来“请训”。

轩王府留四位大军机用晚膳,这一次,四位大军机婉言谢绝了,因为,虽然饥肠辘辘,但是他们得赶着回宫缴旨。

此时,宫门早已下钥,这个点儿,军机大臣进宫、递牌子,是极罕见的事情,传了出去,难免人心不安。可是,事已至此,拖得愈久,人心就愈不安,还是硬着头皮,早一日了,早一日好。

而且,如果不回宫缴旨,钟粹宫的那位,今儿晚上,就别想睡着觉了。

再者说了,缴了旨,母后皇太后说不定还会有所谕示。

事实证明,几位大军机的选择是对的。

母后皇太后是这样子谕示的:

“不要再这么折腾来、折腾去了,你们几位,赶紧吃点儿东西,然后,再去一趟朝内北小街。关卓凡不是睡了吗?得,不打搅他,你们就跟那个图林说,明儿军机‘叫起’之后,我会亲自过轩亲王府来,叫他们预备一下吧。”

*

(四千三百字大章奉上。另,向各位书友求票票一张,狮子顿首叩谢!)

*(未完待续。)

相邻小说:明扬天下无尽丹田都市灵仙美女的贴身跟班主宰之王道果恒武天灾全球公敌花丛中的商业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