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乱清章节

第九章 七福晋的笑和泪

推荐阅读:大主宰斗天武神极灵混沌决圣墟遮天超级女婿凌天战尊武破九荒全职法师武动乾坤

/这是本朝开国以来,未之有也的“特出之恩”,朝野上下、庙堂江湖、市井阛阓,无不欢喜感叹,咸以为,“上头”是“如天之仁”,轩王是“四海胸怀”,真正是“和气致祥”,真正是……“盛世气象”!

当然,也有不少“心水清”的,晓得这个“特出之恩”,也是看在了目下正在天津的另一位皇太后的面子上,不过,即便如此,对于“上头”和轩王的宽仁大度,也都是心服口服的。

狂风暴雨、惊涛骇浪过后残留下来的戾气、煞气,被冲的更加的淡了,没有几个人再去关心“出旗”的前神机营们的哀鸣了,大伙儿抖擞精神,准备迎接新君的登基践祚,许多人,已经在打点自己的“贺表”了。

当然,叶赫那拉.婉贞虽然保住了“福晋”的头衔,却不能再被称做“醇郡王福晋”了,奕譞行七,称呼叶赫那拉.婉贞,便是“七福晋”了。

七福晋说的“进宫谢恩”,主要是“谢”自己的“仍禀受福晋封号”的恩,不是“谢”奕譞的“回府读书思过”的恩,朝廷体制上,七福晋无法代表奕譞,而且,奕譞的那个“恩”,是“再造之恩”,太大了,她一个女人,也“谢”不起。

七福晋本来颇为担心,自己的“进宫谢恩”的请求,会得到一句淡淡的“在家磕头就好”的答复,甚至,什么答复都没有,就此晾在了那tsxsw.com里。如是,就说明“上头”的大度,只是为了大局着想,是为了国家、社稷,就个人感情而言,内心依旧是不谅的,则自己虽然保留了“福晋”的称号,亦形同打入冷宫,以后的日子,一定是很不好过的。

忐忑不安了好几天,现在,压下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搬下来了!

而且,母后皇太后派来“递话儿”的,是自个儿的钟粹宫的总管,可见对于这个妯娌,还是十分重视的,“冷宫”什么的,实在不必再担心了!

孟敬忠的品级,虽然还比不上敬事房的总管,但是,因为他是母后皇太后身边儿的人,眼下其实已经成为了紫禁城太监里的第一号人物,平日里,敬事房总管等品级更高的太监,也得看他的脸色行事

。<>

“递”过了“话儿”,孟敬忠就准备告辞回宫复命了,七福晋吩咐丫鬟:“去告诉账房,支三百两银子,给孟总管带上。”

听到“三百两银子”,孟敬忠眼中,惊喜的光芒一闪而过,不过,他随即连连摆手:“七福晋,使不得,使不得!”

“唉,这有什么好客气的?”

“七福晋赏赐,”孟敬忠赔笑说道,“奴才原不敢辞,可是,出宫之前,主子特意交代过了:‘奕……呃,七爷……呃,这个,七爷目下没了爵衔、差使,一年到头,正经的俸银,不过就那么几十两,你到他们家,可不敢再照之前的规矩——分例之外的赏赐,不许再要了!’”

宗爵之中,最低级的奉恩将军,岁俸银一百十一两,禄米一百一十斛;闲散宗室无爵,若亦无职,就没有“俸银”和“禄米”可言——这一层,慈安说的并不准确。闲散宗室领的,只能叫做“钱粮”。不过,不管叫什么,闲散宗室的“正项收入”,一年下来,确实“不过就那么几十两”,较之一个普通旗人,其实好不到哪里去。

这就是为什么,宗室里头,愈往下走,愈支持关卓凡——对于闲散宗室来说,“奉恩基金”的意义,无比重大。

议立嗣皇帝的大风波中,跳出来充当关卓凡的急先锋的宝廷,其实并不仅仅是关卓凡的代言人,人家正经是“广大人民群众的代表”呢。

孟敬忠这种品级的太监,到王公大臣家传旨、“递话儿”,发赏的标准——即“分例”,是八到十两银子,有的亲贵比较大方,可一般也不会超过二十两。

传旨、“递话儿”的时候,三百两银子的发赏,孟敬忠从来没有拿过,之前,这一类的赏赐,最大的一笔,是轩亲王给的——二百两银子,就是穆宗确诊“见喜”、母后皇太后急召轩亲王入宫的那一次。<>

“嗐,老孟!”七福晋笑着嗔道,称呼也换成了亲切的“老孟”,“你也太瞧不起我们家了!我们家七……呃,奕譞……这个,呃,确实是没了爵衔、差使,可是,皇太后如天之仁,朝廷宽恩厚典,家产都发还了!‘烂船还有三斤钉’,你不是以为,没了这三百两银子,我们家,就得喝西北风了吧?”

“自然不是!自然不是!”

孟敬忠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呃,是这样的……我瞅着主子那个意思,是……呃,七福晋和……七爷,该为以后多打算打算,这个,细水长流……”

“是!”

七福晋先做出庄重的样子,重重的应了一声,然后说道,“母后皇太后的吩咐,我和奕譞,自然是……凛遵不误!不过,这不还有庄子嘛!十多个庄子,也一块儿发还了——这不就可以‘细水长流’了?请母后皇太后放心,我们饿不着肚子!”

微微一顿,“得,就这么着吧!老孟,你就别再跟我推来让去的了!不然,可就是骂人喽?”

孟敬忠慌忙说道:“奴才不敢!奴才不敢!”

顿了一顿,“不过,主子那里——”

“老孟!”七福晋说道,“我虽然不聪明,可也不是小孩子,母后皇太后如果提起这茬儿——嗯,我自然是按‘分例’发的赏

!”

“这……”

踌躇了片刻,孟敬忠终于眉花眼笑的打下千儿去,“奴才谢七福晋的赏了!”

*

*

走在紫禁城长长的东一长街上,七福晋微微低着头,目不斜视,但是,一路之上,她能够感觉得到宫人、太监们投过来的异样的目光。<>

不过,她顾不上这些。

钟粹宫在望,她的心,“怦怦”的跳了起来。

看到母后皇太后的第一眼,泪水就涌上了她的眼眶,只是还能够强自忍着,待到行下礼去的时候,再也无可自抑,泪水夺眶而出,簌簌的流下了脸庞。

她伏在地上,尽全力压抑着自己的哭声,背脊微微的抽动着。

慈安的眼眶儿也红了,“你想哭,就哭吧,别忍着了!”

一语未毕,七福晋已放了声儿,她一边儿哭,一边儿语不成声的说道:“奴……奴婢失仪……奴婢……失仪……失仪!”

慈安也自垂泪,旁边儿站着的喜儿,也跟着抹眼睛。

过了好一会儿,七福晋哭声渐收,慈安吩咐:“喜儿,搀七福晋起来。”

真得人搀才成——七福晋的身子,已几乎整个软掉了。

待七福晋坐好了,喜儿快手快脚的去绞了两条热毛巾,一条给母后皇太后,一条给七福晋。

拾掇了一轮,七福晋大致恢复了过来,她站起身来,福了一福,轻声说道:“奴婢失仪,跟皇太后请罪。”

“唉,坐吧。”

七福晋重新落座,慈安沉吟了一下,说道:“七爷的事儿,哪个也想不到的,我也十分的难过……”

七福晋赶紧又站了起来,说道:“母后皇太后的恩典,真正是天高地厚!奴婢和奕譞两个,就是把自个儿磨成了粉,也报答不来!”

微微一顿,“奕譞回到家里,哭的像个泪人儿一样,说自己猪油蒙了心,不晓得怎么就发了失心疯,做出了这些天不容、地不载的事情!他说,自己对不住天,对不住地,对不住列祖列宗,对不住母后皇太后,也对不住……”

她还待往下说,慈安摆了摆手,止住了她的话头。

“咱们妯娌两个,就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是我不好,不该扯起这个话头来。”

“奴婢和奕譞……”

“婉贞!”

“是……奴婢,遵旨……”

沉默了片刻,慈安说道:“你是不是……赏了孟敬忠三百两银子?”

*(未完待续。)同城交友,5分钟直接约!不兜圈子,快速同城见面,让约会变得更简单! { 同城爱缘 搜索 tcay2016 }

相邻小说:明扬天下无尽丹田都市灵仙美女的贴身跟班主宰之王道果恒武天灾全球公敌花丛中的商业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