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乱清章节

第五十四章 谁母仪天下,谁端仪万千

推荐阅读:极灵混沌决遮天斗天武神豪婿我真不想花钱啊乡村小神医全职法师凌天战尊大主宰神藏

“东边儿”的脾性,和自己大大不同,这一层,关卓凡必定是晓得的;有些洋玩意儿,太过新奇古怪,甚至不免“有伤风化”之嫌,自己可能不以为意,“东边儿”却必定大惊小怪,这一层,关卓凡也应该是心里有数的。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自己和关卓凡,鱼水合欢,浓情蜜意,对于涉及“风化”的事物,自然有最大的容忍度,何况,这些衣不蔽体的雕像,说到底,是摆在自己的“私宅”里的呢?

直到现在,慈禧才蓦然发觉,这座官港行宫,溯本追源,其实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私宅”。

从一开始,这座官港行宫,就是为两宫皇太后巡幸天津准备的。

那……他不怕“东边儿”看到这些古怪的雕像,吓坏了她?

是念不及此?还是……另有什么古怪?

其势不容慈禧仔细推敲,前面已经是主楼的台阶了。

慈安微微仰起了头,“哎哟,这么些个大柱子!拢共……嗯,十根!瞅着还真是气派!”

十根大理石巨柱,昂然伫立,正面六根,左右两侧,每侧两根,共同撑起了气势恢宏的门廊。

慈安转过头来,对慈禧说道:“咱们的房子,柱子都是木头的,洋房子的柱子,却都是石头的,不过,这石头柱子,看上去,倒是更结实些呢!”

慈禧含笑点头,“姊姊说的是。”

心里想,不晓得“东边儿”的行宫,是“咱们的房子”,还是“洋房子”?

慈安马上就替她答疑解惑了,“我那儿,也是石头柱子,不过,只有八根,也没有你这儿的高。”

哦,也是“洋房子”。

“姊姊说哪儿的话?”慈禧微嗔道,“什么‘我那儿’、‘你这儿’‘我这儿’,不就是当初”

说到这儿,有意无意,扫了一眼关卓凡,“嗯……专为两宫皇太后东巡天津修的吗?姊姊‘守社稷’,我只好一个人过来住了!”

慈安说“我那儿”、“你这儿”,其实没有任何别的意思,给慈禧这么一说,反倒好像有意分彼此似的,不由脸上微微一红,说道:“妹妹说的是,是我失言了。”

厚重的橡木雕花大门,已经拉开了,一行人拾阶而上,进入大厅。

一进大厅,慈安就轻轻的“哎哟”了一声,惊叹着说道:“好大的楼梯!比我那儿的楼梯,大多了!”

慈禧微微一笑,没再去纠正她的“我那儿”。

轩敞的大厅深处,正中是一架宽达一丈三尺之许的楼梯,升到半途,左右分开,再各自盘旋而上。

楼梯上铺红毯,扶手用整段整段的橡木雕镂,既厚重,又奢华,极具气魄。

一行人都进了大厅,不过,这架楼梯,就不是谁都可以上去的了。

玉儿引着两宫皇太后上了楼梯,别的人,包括轩亲王在内,都留在了一楼。

进了寝卧,慈安面上带笑,微微的点着头,以一种赞叹的神态,四顾“欣赏”。

突然,她轻轻的“哟”了一声,止住了动作。

慈禧心想:这位姊姊,怎么跟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女人似的?还母后皇太后呢!她的行宫,不也是“洋房子”吗,就算稍小一点,又能同这儿差别到哪里去……

一边儿腹诽,一边儿顺着慈安的目光看去,心里“咯噔”一下,差一点,也“哟”来了出来。

两位皇太后的目光,都落在墙上一幅极大的画儿上头了。

哟,那是我的画像!

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啊?

这副画像,慈禧****与之相对,已是视若无物,没有想到,如果“东边儿”看到了,会有什么……坏处?

唉,四处漏风!现在的心思,真正是不比从前了!

不过

这个画像,不比“戴孝”,就忘了取下来,叫“东边儿”看到了,也未必就是什么坏事儿吧……

嗯,持之以镇定。

“上一回来天津,”慈禧闲闲的说道,“不是检阅轩军吗?在小站军营看过陆军操演了,还得到海上去坐了‘冠军号’,去大沽口外,看海军操演。”

顿了一顿,“这幅画儿,就是看过了海军的操演,回来之后,关卓凡叫人画的拿他的话说,就是个‘纪念’。”

“啊……”

这幅画像,高近丈许,宽过六尺,画像正中,圣母皇太后戎装毕挺,臻首微昂,拄剑俏立,端仪万千。

“当时,”慈禧继续解说,“我是站在‘冠军号’的舰桥上的。”

“啊……”

“舰桥”是什么,慈安不晓得,不过,她看得出来,画中的戎装丽人,确实是站在船上的画面中,有黑色的栏杆、红色的烟囱、橙色的桅杆、白色的云帆,以及,一碧如洗的天空下,几只海鸟正在展翅翱翔。

“姊姊‘守社稷’,”慈禧说道,“没能走这一趟,不然,咱们姐儿俩,肩并肩的,站在‘冠军号’的舰桥上,那……该有多好呢?”

我也变成……画中的人儿?

慈安的心跳,莫名的快了起来。

脑子里,也微微地有点儿晕眩。

舒了口气,缓过神儿来,摇了摇头,“唉,我可比不了你!”

这不是客气话,是真的“自承不如”。

又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慈安转过头来,叹了口气,说道:“怎么能画的这么像?这么……这么细致?简直……简直比照片儿还要像!还要细致!”

确实像,确实细致。

凤冠上的东珠、戎装前胸的铜纽扣、袖口的宽边金丝绣饰、铮亮的皮靴、马刀的纯银护手,都在闪烁着异样的光泽。

画中人的睫毛,瞳孔的反光,以及穗带上繁复细致的花纹,皆清晰可辨。

几乎是“纤毫毕现”了。

“这种西洋画儿,”慈禧说道,“叫做‘油画’,咱们中国的画儿,描幕人物,确实做不到如此逼肖。”

顿了一顿,“哦,对了,这种画儿,姊姊也是见过的英吉利的公使,那个叫阿礼国什么的,不是送过一幅他们女王的画像给咱们么?那幅画像,就是‘油画’”

“啊,对……”

慈安也想了起来。

不过,她很快摇了摇头,“比不了你这幅!再说,她那幅,也小得多了。”

事实上,论尺寸,“那幅”确实不比“这幅”,不过,论画技,“这幅”并不能超过“那幅”,关键是这幅画儿画的,是慈安最熟稔的人;那幅画儿画的,却是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像还是不像,无从比较,也就不会有看这幅画儿的震撼莫名的感觉。

至于“简直比照片儿还要像”,某种意义上,算是事实。

这个时代的国人,刚刚接触照相,镜头之前,即便是至高无上的皇帝、皇太后,都会不自禁的紧张、拘束,平日里言出法随、生杀予夺、臣下股栗的威势,照片儿里容易看不出来。

画像就不同了!

眼前的画中人,从里到外,透着一股无以言喻的精气神儿!那种睥睨海天、仪态万千的神气,慈安看了,都觉得怦然心动!

另外,慈安没有发现的是,画像中的慈禧,较之其本人,其实实“长高”了一点儿的,身体的某些部位,也略有变化翘的更翘,凸的更凸,拿现在的话说,嘿嘿,就是“修过片”了。

还有,照片毕竟是黑白的,这画儿,可是彩色的!

这一切,都叫慈安觉得,“简直比照片儿还要像”。

慈安的眼睛,有点儿离不开这幅画儿了,“哎,你穿上轩军的军装,还真是好看!简直……简直……”

憋了半天,总算想出来一个合适的譬喻:“简直就是……嗯,花木兰呢!”

画中的圣母皇太后,头戴凤冠,身着深绿色的轩军“军礼服”,脚蹬黑漆软皮长靴,披着金绣镶边的大氅,拄一支镶金嵌玉的细长的马刀。

未等慈禧答话,慈安便摇了摇头,“唉,不对,就是花木兰……也比不了啊!”

顿了顿,“哎,你说,这个凤冠,和轩军的军服搭在一起,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慈禧笑了,“姊姊不晓得,在‘冠军号’上的时候,我戴的可不是凤冠别看船大,上上下下,一不小心,就得碰掉一颗东珠在船上的时候,我戴的是军帽,一种宽沿儿的军帽。”

微微一顿,“谁知道画儿出来了,军帽就变成了凤冠呢。”

“凤冠好!”慈安赞道,“合你的身份,也好看!”

顿了顿,好奇的问道:“宽沿儿的军帽?我倒是没有见过。”

“这好办,”慈禧说道,“官港行宫这儿就有玉儿,取一顶宽沿儿军帽过来,请母后皇太后过目。”

玉儿应了,正要出去,慈安赶忙止吞噬小说网 tsxsw.com住了:“不急,不急!迟一点儿再说,迟一点儿再说。”

“嗯……好吧。”

顿了顿,慈禧试探着说道,“迟一点儿,叫他替姊姊,也画上这样的一幅像姊姊说,好不好呢?”

慈安连连摆手,“我不行!我真的穿上了这样的一套军装,手都不晓得往哪儿搁呢!”

“不一定穿军装嘛,姊姊母仪天下,穿什么,都是气象万千的……”

哼,我还不想你穿军装呢。

“不行,不行!”慈安脸都红了,“太难为情了!”

慈禧心中冷笑:不晓得有什么难为情?这个姊姊,翻来覆去,就是这点儿出息!

茶水端了上来,两位皇太后各自落座。

慈禧对玉儿点了点头,“你下去吧。”

玉儿赶紧福了一福,退了出去。

慈禧心中默念:今儿的这场仗,头儿开的很好!

对于接下来的“战况”,她充满了信心。

静默片刻,慈安开口了:

“咱们去看看小官儿……好不好?”

什么?!

*(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相邻小说:明扬天下无尽丹田都市灵仙美女的贴身跟班主宰之王道果恒武天灾全球公敌花丛中的商业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