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乱清章节

第二十章 我要叫中国做不成越南的宗主国!

推荐阅读:大主宰斗天武神极灵混沌决圣墟遮天超级女婿凌天战尊武破九荒全职法师武动乾坤

“机会?”克莱芒微愕,“什么机会?”

博罗内还是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笑吟吟的说道:“克莱芒先生,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想不想坐我的位子啊?”

克莱芒一愣:你的位子?署理驻华公使?取你而代之?啥意思啊?

他有些狼狈,“公使阁下,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吞噬小说网 tsxsw.com 博罗内晓得克莱芒误会了,心里不由冷笑一声:取我而代之?——你倒想得美!

“我是说——参赞,”他还是笑吟吟的,“你想不想更进一步——升任参赞?”

克莱芒迟疑了一下,斟酌着说道,“如果能有机会,在更加重要的岗位上,为法兰西帝国做出更大的贡献,我相信,没有人会拒绝的,可是……呃,我还是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机会——”博罗内说道,“你说的好——机会!”

顿了顿,目光灼灼,“现在就有这样的一个机会,绝好的机会!只要抓住了,我担保你——嗯,必将‘在更加重要的岗位上,为法兰西帝国做出更大的贡献’!”

克莱芒还是一头雾水,滞了一滞,只好再次重复了自己的问题,“机会,什么机会?”

博罗内曲起食指,轻轻的点了点桌子上的那张纸——中国政府向越南派驻“特使”的诏书的译稿,“就是这个——我们要藉此发难,叫越南和中国,脱离‘宗藩关系’!”

“啊?”

博罗内微微的咬着牙,“我要叫中国做不成越南的宗主国!”

克莱芒睁大了眼睛,“这……”

“如果我们成功了,”博罗内的面容,看起来略略有些狰狞,“就是为帝国的外交和殖民,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如是,你还怕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吗?”

克莱芒心跳加快了。

过了片刻,定了定神,“公使阁下,果真能够叫越南和中国脱离‘宗藩关系’,自然是极好的,可是——”

顿了顿,“这……恐怕不大容易吧?”

“事在人为!”博罗内说道,“再者说了,如果太容易了,早就叫海军殖民部那帮人做成了,还用得着我们吗?”

“这……”

克莱芒一边觑着桌子上的译稿,一边将诏书的内容,仔仔细细的回想了一遍。

他的眼睛慢慢发亮了。

“越南和中国脱离‘宗藩关系’——”克莱芒试探着问道,“您的意思,是不是……要越南人主动开这个口呢?”

“不错!”博罗内说道,“我要叫越南人对中国人说,我不要你这个‘宗主’了!”

“越南……能愿意吗?”

博罗内狞笑道,“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

顿了一顿,微微放缓了语气,“事实上,越南也未必就不愿意!”

“哦?怎么说呢?”

“你也许知道,”博罗内说道,“三年前,我到亚洲来工作,中国,并不是我的第一选择,我更愿意到印度支那——交趾支那——”

说到这儿,耸了耸肩,“可是,越南没有合适我的位子,不得已求其次,只好来做这个‘署理驻华公使’了。”

克拉芒微微一怔,话头怎么转到这上边来了?

不过,他还是附和说道,“是的,您的资历,如果到越南工作,至少应该担任领事,可是,彼时的‘越事’,已经不是外交的事情了。”

克拉芒这个话,倒不算拍马屁。

博罗内既是“资深参赞”,又被视为法兰西外交界的“明日之星”,如果派驻越南,确实有资格做对越外交的负责人的——法国在越南,只设领事,不设公使,领事就是负对越外交的总责的人了。

不过,正如克拉芒所说,彼时的“越事”,已经不是外交的事情了——而是征服、殖民的事情了。

法、越开衅之前,法国驻顺化的领事就撤了出去,战争结束,法国占据南圻三省,在西贡设立交趾支那总督府,隶属海军殖民部,法国在越一切事宜,皆由交趾支那总督府负责;法、越两国之间的谈判,如果有需要外交部出面的,由驻泰国曼谷领事主其事。

譬如,本书前文提到过的,潘清简使法,说动拿破仑三世,另定新约,取代《西贡条约》——即《壬戌和约》,拿破仑三世乃指派何巴理中校全权负责与越南谈判新约事宜。

这位何巴理中校,就是法国驻曼谷领事。

外交部一度想恢复驻顺化的领事馆,领事的人选,就是博罗内,结果被海军殖民部怼了回去——倒不是怼博罗内本人,而是:西贡一摊儿,顺化一摊儿,政出多门,到时候,越南的事情,是听海军殖民部的,还是听外交部的?

官司打到御前,拿破仑三世最终支持了海军殖民部。

“政出多门”什么的,并不是最重要的考量,最重要的是,越南君臣出尔反尔,随潘清简使越的何巴理无功而返,拿破仑三世下定决心,将越南整个收入囊中,也就是说,彼时,在拿破仑三世心目中,越南已经算是一块“准殖民地”了——既不是独立的国家,设立领事馆做什么?

对于复设顺化领事的不遂,“不得已求其次”到中国来担任“署理驻华公使”,博罗内是颇为失望的。

事实上,如果单就缺分好坏来说,“署理驻华公使”要比“驻顺化领事”好听不少,可是——不爽啊!

博罗内自愿到越南工作,其根本,并不为折冲樽俎,他的想法,其实和皇帝陛下以及海军殖民部是一样的——征服、殖民越南。

博罗内所醉心者,是居高临下,生杀予夺,是女子玉帛,予取予求,是那种一想起来,便令人微微战栗的征服者的快感!

做“署理驻华公使”,不但享受不到这种快感,一不小心,还要被那个该死的关逸轩给怼回来。

他娘的!

“越南的事情,”博罗内说道,“确实已经不是外交的事情了,可是,未必不是外交部的事情!”

“这……”

克莱芒微愕,“外交的事情”和“外交部的事情”,有区别吗?

“我的意思是,”博罗内说道,“一八五八年的对越战争,虽然是海军殖民部主导的——”

顿了顿,“仗虽然是他们打的——海军是主力,可是,到底该如何统治、管理越南,他们真的懂吗?别的不说,单说‘海军殖民部’这个名字吧,海军归海军,殖民归殖民,怎么总是往一起混?”

“这个嘛……”

“军事归军事,行政归行政嘛!”博罗内说道,“总是拿一群丘八来干行政的活儿,能干得好吗?”

顿了顿,“中国人的玩意儿,基本上都是扯淡,不过,他们有一句话,说的倒还有点儿道理!嗯,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治天下’啊!”

克莱芒心说,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以顺化领事行交趾支那总督之事啊!

可是,您是不是想的太多了些?交趾支那总督——那是个什么位子?不是海军上将,也得海军中将啊!您这个参赞,单单负责外交一摊儿还行,想行政、财政、军事、外交一把抓——

呃,您的资历,是不是还欠点儿火候呀?

心里虽然这么想,嘴上可没这么说,“是啊!公使阁下,您才是咱们法兰西真正的东南亚问题专家啊!”

这个话,自然是拍领导马屁,不过,也不是一点儿根据没有——想当年,为了做“驻顺化领事”,博罗内对越南的历史、现状,还是很下过一番苦功滴。

相反,他虽然最终做的是“署理驻华公使”,可是,对中国的了解,就比较欠缺了——这个位子属于“临时抓差”,博罗内没做足够的准备,便匆匆的走马上任了。

“东南亚问题专家——”博罗内坦然说道,“这个,我可以居之不疑!”

顿了顿,“以我对越南的了解——越南是根本不愿意做中国的藩属国的!”

哦,您兜了一大圈儿,原来是为了说这个呀。

克拉芒自然“请教其详”。

“历史上,”博罗内说道,“越南、中国之间,多次发生战争,大规模的战争,有十数次之多,小规模的冲突,不计其数。”

“中国固然想吞并越南——事实上,中国不止一次吞并了越南,可是,每一次,都是没过多久,越南人就揭竿而起,驱逐中国占领军,重新获得独立。”

“越南那边呢,也并不止于抵抗侵略——只要一强大起来,越南就要向北扩张,主动攻击体量比他大数十倍的北方邻居。”

“这两个国家,但凡一有机会,就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当然,中国太大了,越南不可能真的吃了下去,可是——能多咬下一块肉,就多咬下一块肉!”

“我研究越南的历史,发觉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只要改朝换代——不论是越南改朝换代,还是中国改朝换代——越南和中国,便会大打出手。”

“究其竟,原因大约如下——”

“改朝换代——不论越南,还是中国,都是新朝推翻旧朝、新朝造旧朝的反,因此,在中国看来,越南的新朝,都属于叛逆,作为宗主国,有镇压叛逆、恢复正统的义务——拿中国的说法,叫什么……嗯,‘兴灭继絶’——”

“因此,越南的改朝换代,很容易引起中国的干涉——只是,中国在干涉越南的时候,忘记了自己也是通过造前朝的反取得政权的。”

“越南呢,既然新朝都是通过推翻旧朝上位的,那么,造反的成功很容易带来自信心——或者说野心的膨胀,如果北方的‘宗主’内部刚好出了些什么状况,处于上升期的越南新朝,就会觉得有机可乘,就会兴起以蛇吞象的玉望。”

“于是,这一对‘宗藩’,就这么没完没了的打来打去。”

说到这儿,博罗内重重的一声冷笑,“‘宗藩’?这算什么哪门子‘宗藩’?天底下有这样子的‘宗藩’?”

*

相邻小说:明扬天下无尽丹田都市灵仙美女的贴身跟班主宰之王道果恒武天灾全球公敌花丛中的商业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