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乱清章节

第一一五章 巨兽的巢穴

推荐阅读:极灵混沌决遮天斗天武神豪婿我真不想花钱啊乡村小神医全职法师凌天战尊大主宰神藏

除了桅杆本身,桅杆上的帆、索,也给了慈禧相当的震撼。

桅杆上的帆都卷了起来,但慈禧大致能够想象,它们张开之时,是如何之遮云蔽日?

桅杆之上,桅杆和桅杆之间,极粗极长的缆索,你来我往,纵横交错,另有一番惊人气势。

御姐对这两样物事留有深刻印象,首先当然是因为其体量之巨,紧接着,她也意识到了:这两样东西,现下的中国,都造不出来。

“冠军号”所用帆、索,都是近代纺织业、化工业发展到相当程度的产物,彼时的中国,确实尚无能力为之。

还有那两根巨大的烟囱——那是御姐见过的最大的烟tsxsw.com囱——怕是十个人也合抱不来吧?这只船,到底要吃掉多少煤,才需要这么大的烟囱?

但最为“触目惊心”者,还是那一门门黑色的大炮。

“冠军号”上,没有青铜炮,全部都是铸铁炮,所以,全部都是黑得发亮的模样。

对于圣母皇太后来说,颜色不是重点,青铜、铸铁分别在哪里,一时也不甚了了,女人在意的,是——怎么这么粗?这么大?

这个“阿姆斯特朗”炮,关卓凡告诉御姐,是“一百一十磅”。御姐已经晓得了,这是指炮子的重量。之前演炮用的什么“拿破仑”炮,则是“十二磅”。就是说,这个“阿姆斯特朗”炮,几乎十倍于那个“拿破仑”炮。

御姐还知道,“十二磅”的炮。在步兵。已经算是“重炮”了。下面还有“八磅”、“六磅”、“四磅”的炮。

真是小巫见了大巫!大巫见了——唉,不知该如何形容?!

那个“拿破仑”炮发射,御姐已经有“惊天动地”之感;这个“阿姆斯特朗”炮发射,又是何等样的威势?真是无法想象!

关卓凡说,一“磅”和咱们的一斤,约略相等。圣母皇太后迅速在脑中换算:“一百一十磅”——那不是刚刚好和我一般重吗?

女人略一想象,不自禁地脑中微眩,脚下发虚。

什么样的力量。能够把一个成年人,以那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抛射到数里之外的地方?!

还有,圣母皇太后虽然“军盲”,也是能够看出,这个“阿姆斯特朗”炮,和那个“拿破仑”炮,在结构上是有明显差异的:“拿破仑”炮,尾巴光秃秃的;“阿姆斯特朗”炮,尾巴开了一个大洞。周围有许多看起来很复杂、很“高大上”的部件。

关卓凡说,这个大洞。是用来装填炮子的——这个“阿姆斯特朗”炮,叫“后膛炮”;那个“拿破仑”炮,叫做“前膛炮”。顾名思义,“前膛炮”的炮子,从炮口装填——圣母皇太后是见过的;“后膛炮”,炮子则是从炮尾装填的。

关卓凡强调,“拿破仑”已经是一等一的军国利器,但“后膛炮”更加了得,炮子装填更加方便,射程更远,更加精准,较“前膛炮”,更加“先进”——是现下世上最“先进”的。

“‘先进’?”

“呃,就是……更新款、更犀利之意。”

圣母皇太后点了点头,说道:“我看也是。你瞧,船侧的大炮,炮口都从船舷的开口处伸了出去,若从炮口装填炮子,不是太不方便了吗?一不小心,失手将炮子掉到海里,可就不好了。”

“呃,太后……圣明。”

御姐说的……其实也有道理。可圣母皇太后这句话,哪个通译敢翻译给洋鬼子听,老子立马就炒了他。

无论如何,“军事技术更新换代、日新月异”的印象,已经在慈禧脑中刻了下来,她已经隐隐有了“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的模糊意识了。

接着请圣母皇太后移驾火炮甲板。

火炮甲板在上层甲板之下,从舰艏一口气通到舰艉。空间方面,上下低矮,左右宽阔,两侧各布设了一长溜的大炮,炮口前方,各开有一个炮窗。从火炮甲板的舰艏入口向舰艉出口看去,几有“一眼望不到边”之感,着实“气势磅礴”。

最后,请圣母皇太后“视察”轮机舱。

大半个上午,经过一连串各种震撼、各种冲击,慈禧已经对“新鲜事物”有了一定的“免疫力”——她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但一入轮机舱,圣母皇太后立即目眩神摇,心儿重新怦怦的跳了起来。

这条船上,还是有她想象能力之外的景象和物事的。

这个地方,真是……巨兽的巢穴。

呼,至少有……三层楼……那么……深。

站在入口,透过淡淡的烟雾,御姐看见,身躯庞大的机器——有的足有数人之高,犹如形状狰狞的怪兽,蹲踞在粗细不一的复杂管线之中。这些管子,其中最粗者,一人无以合抱。锅炉是处于熄火状态的,但空气中依然有咻咻嘶嘶的声音,犹如巨兽沉默无语时粗重的鼻息。

一座水平往复式蒸汽机,十座燃煤锅炉,这就是“冠军号”的心脏——不错,我们来到了全世界最凶悍的一只巨兽的心房之内。

关卓凡说,冠军号的“功率”是“五千七百七十匹马力”,意思是,“五千七百七十匹马同时拉动”。

五千七百七十匹马同时拉动?!——御姐在心里轻轻哀叹了一声,这实在不是她能够想象的力量。

一马力直接对应于一匹马的力量,当然很不科学。马匹长时间持续做功,平均下来,功率大约还不到一马力,但若猛然发力,比如往外拉陷在泥淖中的车子时,功率则可以接近十马力。不过,拿来给没有任何近现代力学知识的御姐做一个直观的譬解,这么说,亦未尝不可。

这个地方不敢久留。

当然,煤灰、水汽弥漫,亦不能久留。

回到上层甲板,望着湛蓝如洗的天空,慈禧长长地舒了口气。

那种半恍惚的状态,一时间又回转了过来,一切一切,都颇有不真实之感。

这时,她看到了那些五颜六色的旗子。这些旗子,御姐之前就留意到了,只是一直无暇顾及。

“这些旗子,倒是好看。”

关卓凡说道:“回太后,这些旗子,每一面都有特定的含义的。海上行船,舰只彼此联络,‘旗舰’指挥作战,扯嗓子喊是听不见的,全靠打出不同旗帜,表示不同意思,此谓之‘旗语’。”

顿了一顿,说道:“不过,今儿的情形,是把所有的旗子都挂了出来,这叫‘满旗’。各国海军通例,只有在最紧要的场合,向最紧要的人物致意,才悬挂‘满旗’。圣母皇太后驾临视察,天津大沽口码头,‘冠军号’以降,中、美舰队所有舰只,全部悬挂‘满旗’。”

御姐脸上露出了笑容:“原来如此。嗯,这倒是有趣得很。”

*(未完待续。。)

...

相邻小说:明扬天下无尽丹田都市灵仙美女的贴身跟班主宰之王道果恒武天灾全球公敌花丛中的商业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