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莽荒纪第一卷 燕山纪氏 第十四章 困笼

第一卷 燕山纪氏 第十四章 困笼

    《滴水经》,取‘水滴石穿’之意。

    剑法绵密无穷无尽,仿佛天空飘洒的雨,剑出犹如瓢泼大雨,让敌人躲都难躲。而防守起来更是密不透风……同时当万千雨滴于一处时,即可爆发出极为可怕的威力,即便是普通的滴水都能穿石,而每一剑化为的‘滴水’凝聚起来的威力,自然是无坚不摧。

    “这《滴水经》果然玄妙。”纪宁看的点头,随即又拿起了第二本书籍《北斗秘本》。

    《北斗秘本》是一本传说中的秘典《北斗剑典》的部分,分七大剑式,分别是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七式,这七大剑招都有着引动星辰第十四章 困笼的力量,如凶煞之气滔天的摇光贪狼剑,如至阴至柔的天权文曲剑……

    剑法玄妙不可测,也是攻防兼备。

    “好剑法。”纪宁看的惊叹,又拿起第三本简本。

    《雷火剑残编》,这是纪氏先祖在无尽大地上游荡磨练时,机缘巧合下得到的一本被焚烧的只剩下少许的书籍,那被焚烧的书籍书名都看不清,只能辨出两个字——雷火!而其中剑法更是只能发现完整的三招剑招。

    招招都是进攻,一招出,宛如天雷地火碰撞,单单论攻击威能,毫无争议的为纪氏剑法中第一!仅仅只凭遗留的三招就能并列在五大绝顶剑法行列,显然不知名的完本剑法……绝对是远远超越其他四大剑法的。

    不过它的优点虽然明显,可缺点也很明显。因为是残招……仅仅三招,所以并不连贯,同时三招都属于进攻招式,根本没有防守的招式。一名强者厮杀怎能没有防守绝招?所以选择这本剑法的少之又少。

    “真想看看这本雷火剑残编的全本。”纪宁忍不住感叹。第十四章 困笼

    “若是全本。”旁边的纪一川道,“将是燕山这片大地上无可争议的第一仙魔秘法。”

    纪宁点点头,又拿起第四本简本。

    《幻魔书》,严格来说这不能算是一本剑法,因为只要悟了‘幻魔’的真意,同样可以施展出幻魔刀法、幻魔枪法、幻魔棍法……是一套以幻掩盖真实手段的极阴险攻击的强大仙魔秘法,敌人常常还没看清呢,就已经死了。

    这套妙法,走的是阴险诡僻之道。

    “这倒是不符合我性格。”纪宁第一个就否决了这本《幻魔书》,选择秘法对胃口是很重要的,一本和心性完全相悖的剑法,即便再玄妙……修炼起来也是事倍功半,纪宁当然直接否决了。

    “嗯,最后一本,也是我纪氏当初立足的依仗。”纪宁翻看《万剑曲》。

    《万剑曲》,堪称五大剑法中最繁杂的,甚至繁杂程度远超纪宁曾修炼过的《天罡地煞一百零八剑》,可虽然繁杂,可如果真的悟透了,《万剑曲》完全可以熔炼为三大剑招,分别是‘一剑万影’‘万剑归一’‘万剑曲’。

    ……

    纪宁闭上眼仔细思索着。

    论气势宏大,最繁杂,或者说最简单的,就是《万剑曲》。

    论阴险诡秘防不胜防的,就是《幻魔书》。

    论最中规中矩,当数《北斗秘本》。

    论防守最强的当属《滴水经》。

    论攻击最强,神秘莫测的当属《雷火剑残编》。

    “首先剔除掉《幻魔书》,与我本性不合!”纪宁思索着,“那《北斗秘本》是《北斗剑典》的部分,论攻击它不是最强,论防守它也不是最强,论精妙也谈不到它……样样平庸,可样样也不差,可强者交战,优势很重要!这《北斗秘本》也否决掉。”

    “只剩下三本了,《万剑曲》《滴水经》《雷火剑残编》。”

    “《滴水经》是必选的!”纪宁思索着。

    滴水经,如无尽雨水连绵不绝,乃是五大剑法中防守第一。

    防守在厮杀中的重要性甚至超越进攻!

    像前世纪宁看过很多运动竞技,那些拳击金腰带得主,散打冠军等等,个个都极擅长防御躲闪等。甚至就是足球、篮球运动,都有‘防守得天下’一说。进攻看起来漂亮……可真正获得胜利的还是要靠防守。

    类别不同,可道理相通!

    生死厮杀中防守一样重要,遇到比自己强大的对手,被杀的只能努力抵挡防守,如果防守强,便有活命希望。而那些攻击强的一旦遇到更强的对手,一旦攻击对付不了对方,那就完了。

    “防守,是保命。先保住自己的命,才能要别人的命。且这又是我父亲仗之成名的绝学,有父亲指点我进步也能更大,这《滴水经》必选。”纪宁仔细思索着,“至于《雷火剑残编》和《万剑曲》。”

    “嗯,《雷火剑残编》!”纪宁迅速做出决定。

    如果像一般人只能使用一柄剑,纪宁恐怕会在《滴水剑》和《万剑曲》中选择其一。

    可既然是使用双剑的,在防御方面已经有《滴水剑》了,那么就选择攻击最强的《雷火剑残编》吧,《雷火剑残编》是缺点是没防御剑招,可对自己而言自己乃是使用双剑,根本算不上缺点。而已经选择了《滴水经》的自己也极渴望有强大杀招。

    “《滴水经》和《雷火剑残编》。”纪宁暗暗确定,“《滴水经》极擅长防守,《雷火剑残编》虽仅仅是残留的三招,却是威力无限的三大杀招。”

    “且我的赤明九天图,有太阴神纹和太阳神纹,一旦突破为先天,我就能操控水火。水对应《滴水经》,火对应《雷火剑残编》,相信也对我剑法有所帮助。”

    “守,要守的滴水不漏!”

    “攻,也攻的如火山爆发!

    “我有双剑,一剑守,一剑攻。或者双手一起防守。或者双手一起进攻。一切皆由心!”纪宁脑海中思绪纷飞,对自己将来的战斗路线无比清晰。他很清楚……对自己的将来成长有明确的路线,才能让自己尽量少走弯路,让自己成长的更快!

    战争中有战略大于战术一说。

    对个人的成长,也有路线大于勤奋一说。

    有明确的路线每天前进少许,十年二十年,也将达到一个高点。而没有一条明确的路线……却盲目地勤奋,很可能是原地踏步,甚至是不进反退!

    ……

    细细观看了五本简本就耗费了一个多时辰,那儿臂粗的蜡烛都燃烧过半了,纪一川和尉迟雪夫妇二人依旧在等待着,时而彼此小声交谈。

    “父亲,母亲。”纪宁突然开口。

    “嗯?”纪一川、尉迟雪都转头看来,纪一川更是开口道,“选好了?”

    纪宁点头。

    “宁儿,选的什么?一本还是两本?”尉迟雪问道。

    “我选了两本。”纪宁拿起两本简本,“一本《滴水经》,一本《雷火剑残编》。”

    “滴水经?雷火?”纪一川微微点头,作为纪氏西府第一人,自儿子出生后未曾有显赫战绩的他,威慑力却更强。因为没谁知道现如今的纪一川有多强大……但是无可否认,十年前的纪一川就已经是纪氏西府第一人了。

    他的眼光何等毒辣?

    “嗯,可以。”纪一川点头。

    “还请父亲指点。”纪宁连道。

    “不急。”纪一川摇头,“我在《滴水经》上是有些心得,可你从未修炼过《滴水经》,我即便说给你听,你也不会有什么触动的。必须真正经过很多次修炼乃至生死厮杀,尔后我指点你,才会真正对你有所触动。”

    “明天清晨,我会将《滴水经》《雷火剑残编》全本都给你。到时候你在我面前演练一番,只要剑法姿势关窍都不错误,就算可以了。”纪一川点头,“三天后你就开始真正的厮杀吧,平常的切磋都太温和了,你需要真正的生死厮杀。”

    纪宁疑惑。

    “父亲,我不是经历过杀戮么?”纪宁忍不住道,“当初你认定我剑法达到第一重境界,奠定基础后。不是让我和一些死囚交手,杀死了不少死囚吗?”

    还记得第一次杀人,自己整个人全身都发颤,控制不住的发颤,虽然自己理智上并不恐惧,可还是忍不住身体发颤。按照父亲所说……除了少数为杀戮而生的人外,大多数人第一次杀人都这样。

    杀过数十次死囚后自己就已经平静了。

    “你那不是杀戮,而是练胆。”纪一川摇头,“和一些死囚交手,那些死囚个个比你弱,哪叫生死杀戮?三天后……我会安排你和真正的妖兽进行厮杀,都是真正达到后天圆满的厉害妖兽。”

    “妖?”纪宁面色一变。

    “那些被关押的妖,为了食物和生存,会变得很疯狂,而且它们可不会有丝毫手下留情。”纪一川看着儿子,“在巨大的笼子里,和妖兽一对一。这是我纪氏重要子弟必须经历的‘困笼之战’,这些受到最好的培养的纪氏子弟,却有大概一半死在笼子里。”

    一半?

    纪宁吃了一惊却很快平复心情,因为他知道,在这片大地上,部族女人还有些奴隶都很能生孩子,可是人口总数却是数千年没多大变化,为何?就是因为在残酷环境下无数部落需要和天斗,和地斗,和潜伏在山林湖泽中的大妖斗,甚至和其他部落斗,活下来的是少数!即便生在纪氏,一样要经历残酷的磨练,活下来的必须是精英。

    正因为纪氏族人们一个个很强大,才让纪氏威震四方,成为一方霸主!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