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莽荒纪

第八章 纪宁的收获

    “翼蛇被你斩杀?”纪一川看着自己儿子,身侧的尉迟雪也有些难以置信。他们俩都知道儿子不是撒谎的人,可是这事也太……当初纪氏五府的强者可是数次和翼蛇大妖交手,都没能将翼蛇大妖斩杀。

    纪宁连道:“父亲请看。”直接一挥手,只见旁边的滩地上凭空出现了一身上还有着伤口的庞然大物,那巨大的鳞甲骨翼,那墨绿色的血液无一不显示了它的身份。

    “翼蛇?”

    “翼蛇?”

    纪一川、尉迟雪都看着眼前这庞然大物尸体,不由彼此相视一眼。

    “看来我们儿子实力实力非同小可啊。”纪一川开口道,“不但杀了翼蛇,竟还有能存放下翼蛇尸体的储物法宝。”

    “父亲,母亲。”纪宁也不隐瞒,“当初我在东山泽闯荡时碰到了那铁木氏的铁木占。”

    纪一川、尉迟雪顿时就是一惊。

    铁木占?

    那可是一个危险对手。

    “他应该是要去对付空青蛇妖,逼那空青蛇妖为奴仆的。”纪宁道,说到这纪宁也有些唏嘘,当初自己和空青蛇妖一次次厮杀都奈何不得对方,也隐隐有了些惺惺相惜,后来在铁木占的储物法宝中自己并没找到空青蛇妖的尸体,又没见空青蛇妖被奴役,纪宁就明白,空青蛇妖应该是关键时刻悟出了其天赋能力‘虚空穿梭’。

    悟了虚空穿梭的空青蛇妖,那就是鱼跃龙门!肯定会离开燕山大地,四处闯荡,寻找天地宝物……

    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它啊。

    纪宁很快从思绪中恢复过来:“铁木占对付空青蛇妖时,我则是趁机逃窜,窜进山林上千里……在一池塘边我歇息时竟机缘巧合下悟道了。”

    “悟道?”纪一川夫妇相视一眼,都屏息了。

    “我一夜悟道,却没想最终被追来的铁木占破坏了。”纪宁摇头,“不过我当时便能一气呵成直接阴阳融合化为赤明神力,天降水火孕育了先天神魔之躯体,跨入了先天生灵之境。当时我实力大增,接连斩杀了铁木占的灵兽犴兽,和铁木占本人!”

    纪一川惊讶道:“你杀了铁木占?”

    “嗯。”纪宁一翻手,手中出现了一黑木藤鞭,“这是铁木占的贴身法宝。”

    看着那黑木藤鞭,纪一川点头赞叹:“是他的黑木藤鞭,恐怕直到现在,那铁木氏依旧不知道铁木占已经身死了。你刚跨入先天生灵就能击杀铁木占,那一夜悟道看来令你进步很大。”

    纪宁点头:“那一夜悟道,我悟出了道的一丝真意。”

    “道之真意?”尉迟雪都惊呼起来。

    “真的是道之真意?”纪一川也不敢相信。

    境界提升,是越往上越难。

    天人合一之上,便是道之真意!即便是紫府修士,大多也没有达到‘道之真意’境界!纪一川当年也是有过奇遇才最终达到这一境界,并且整个纪氏对此也是隐秘不宣,外人都只当纪一川是天人合一境界。

    “我儿才十一岁。”尉迟雪眼睛都亮了,“竟达到道之真意境界,又修炼成号称最难的神魔炼体第一法门《赤明九天图》,这样的资质拜入一些大能者门下,怕都轻而易举啊。”

    “不急不急。”纪一川却是看着儿子,“你可能将道之真意施展出来?”

    悟出是一码事,能否施展出又是另外一码事了。

    纪宁在那古老水府中历经九死一生才施展出滴水真意来。

    “父亲请看。”纪宁手中出现了北冥剑,直接一剑刺向虚空,划~~~剑尖仿佛化作一滴水,令周围空气激荡。

    “滴水真意!”纪一川连点头,“是滴水真意,你一夜悟道,竟然能将道之真意透过剑法施展出来?真是……真是……”纪一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至少燕山大地上他是从未见过这么妖孽的天才。

    恐怕也只有遥远的一些大部族中才有这等人物吧。

    “这滴水真意是在一隐秘之地我才悟出的。”纪宁道,“想必父亲母亲也知道我陷入一隐秘之地了。”

    纪一川夫妇点头。

    “儿突然消失,让父母担忧……”纪宁在见到父母后很快就明白,一定是父亲感应不到玉剑了,这才焦急过来。毕竟那水府是在另外一空间的,父亲怎么可能感应到玉剑。当时恐怕父母会担心自己身死吧,在担忧中过了那么久,父母当时心情,纪宁完全能猜想到,不由有些愧疚。

    “这不怪你。”纪一川感叹道,“我当年在外闯荡,见过遗迹数次,却从未进去过。遗迹中虽然有着际遇,可进入上百个,能活着出来一个就不错了。你能活着出来,我和你母亲也很开心。”

    尉迟雪也轻轻摸着儿子的头发。

    这一个多月,她真的很担心啊。

    “不过你在那隐秘之地,收获也不小。竟能一举斩杀了翼蛇。”纪一川道,他可不认为儿子悟出滴水真意就能杀翼蛇了,毕竟他早就悟出了滴水真意,并且《滴水经》九剑每一剑都能融入滴水真意,也奈何不了翼蛇。

    “嗯,我得了一小千剑阵。”纪宁一翻手,取出了数块毛皮递给自己的父母。

    小千剑阵,虽是隐秘。

    可对父母纪宁也没必要隐瞒。

    “小千剑阵?”纪一川夫妇二人都看着,可看着看着二人脸色就变了。

    “这这……”纪一川夫妇完全震惊了,他们俩眼界都很高,特别是尉迟雪出身不凡,很快就看出这‘小千剑阵’的不凡。

    纪一川忍不住道:“这小千剑阵,可比我纪氏任何一绝学还要强。雪儿,这小千剑阵怕是能媲美你部族的《风翼遁法》了。”

    纪宁在一旁也感叹。

    神魔炼体流最需要的就是神通!可每一门神通,在神魔时代都是秘不外传的,连那古老水府中的黑色老牛都不知道。尉迟氏当年也是对一名天仙有救命之恩,才能得到一门神通。神通的珍贵,或许还在小千剑阵之上!幸好母亲给了自己一门神通,否则自己不知道何时才能学到第一门神通。

    “这小千剑阵,威力非凡,是可以越阶战斗的顶尖阵法。”尉迟雪道,“只是这小千剑阵对法宝要求极高,对神魂要求也高。这是它的弱点。”

    “嗯,几百件法宝,谁弄得起。”纪一川也点头。

    纪宁则是道:“父亲母亲,我在隐秘之地得了很多不入流的法宝,数量太多。”说着拿出了一个储物护臂递给父亲,同时纪宁也将这些法宝上蕴含的自身真元尽皆收回,这样别人炼化时也轻松的多。

    “数量太多?”纪一川疑惑接过,迅速就炼化了储物护臂,一查看也不由露出惊色。

    “怎么了?”尉迟雪询问。

    “法宝之多,怕有数千件。”纪一川感叹道。

    “这么多!”尉迟雪也一惊,不入流法宝他们虽然不怎么在乎,可是在前面加上一个‘数千件’,即便是整个纪氏五府都会为之眼馋的。

    纪宁则是道:“那些法宝对我也无用,就交给父亲母亲解决了。”自己留了数十个储物法宝,上千件剑器法宝,还有零散的其他法宝,比如羽翼法宝……这是适合自己施展《风翼遁法》的,零散法宝也留了些,道符、阵法等也留了一些。

    至于其他上千个储物法宝、刀器、长鞭、棍、枪、斧等诸多法宝自然都给了父亲。

    ……

    先收了小千剑阵,又得到这么多法宝,纪一川夫妇还没反应过来,纪宁又道:“这次我在隐秘之地得到一件宝物,这才是对我纪氏益处最大的。”

    “什么?”纪一川、尉迟雪看来。

    纪宁一翻手,手中便出现了一张兽皮,兽皮上有着一日月高悬,散发无尽光芒的佛陀。

    “观想之法!”纪一川、尉迟雪同时开口道。

    纪宁惊诧:“父亲母亲,你们知道?”

    “怎么不知道。”尉迟雪看着这佛陀画卷,“当年我尉迟氏也有一观想画卷,只是后来观想画卷遗失在部族战争中。不过宁儿,这观想之法,是能凝练魂魄的法门,魂魄乃是人之根基,平常难见好处,可这好处是无形中的,帮助极大的,这你自己留着,时时观想。”

    纪宁连道:“我在隐秘之地机缘巧合下,记忆中已经被灌入了观想图卷!比它还清晰呢!”

    尉迟雪见状喜道:“我儿际遇非凡,传说我尉迟氏先祖遇到天仙时,那天仙就是一指,将观想图卷直接送入我们尉迟氏先祖神魂当中。比画卷更清晰,并且还能时时观想。没想到我儿在隐秘之地也能得如此际遇。”

    纪宁回忆起当初投胎之前,在阴曹地府遇到崔府君时,崔府君就是一指将《女娲图》送入了自己的魂魄记忆中。

    “父亲母亲,这观想之法名叫《内观日月光明佛》。”纪宁又补充道。

    “纪宁。”

    纪一川此刻也是心潮澎湃,看着自己儿子,“这《内观日月光明佛》对整个纪氏影响长远,我会迅速带回去。不过小千剑阵倒是暂时不必公开,它太难修炼了,纪氏中除了你也没谁能发挥出小千剑阵之威,待得你将来实力提升地位更高,你自己再决定是否公开。至于这些不入流的法宝,我来帮你解决。”

    “一切由父亲决定。”纪宁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