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莽荒纪

第四卷 水府 第十六章 族人

    “大师兄,在师尊布下的迷阵当中正困着一偷偷进来的敌人,看起来就像一少年。/www.tsxsw.com/”那叫小七的俊美少年连道,“可是他的实力强的惊人,连师尊的其中一个灵兽黑针都被杀了,我也是差点丧命。”

    黑袍男子皱眉:“哦?这么厉害?”

    “厉害的很呢,那敌人也是炼气炼体兼修,应该也是先天圆满级了。唯有大师兄出马才能杀他了。”

    “大师兄的醉龙涎一出,甭管他多厉害,肯定也得昏迷束手就擒。”

    一个个在旁边吹捧。

    黑袍男子看了眼这群师兄弟:“仅仅一个来犯之敌,就让你们都无可奈何!哼,师尊现在炼制法宝,不容分心,你们六个既然别的事情做不好,就亲自出手去折磨这些先天生灵,也好助师尊炼成法宝。”

    “是,大师兄。”六名男女都齐声应道,随即都一个个捡起地面上各种刑具朝那些先天生灵们走去。

    这些绑缚着的被废掉丹田的先天生灵,几乎都是燕山一地的。至于其他地方的先天生灵很少很少,因为大多早就被折磨死了,即便现在还没死的那数十个也已经快死了。

    “炼气炼体兼修?先天圆满?我倒要瞧瞧。”黑袍男子哼了声当即大步走了出去。

    ……

    “三才为根基。”身边水火莲花保护的纪宁正盘膝坐在那,默默念叨着,同时看着周围的大阵,“五行中水土为主……变化之源,在这几个方位。”

    脑海中就自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模型,阵法运转的奥妙尽被诠释。

    纪宁当即起身。

    嗖!嗖!嗖!

    瞬间就化作了幻影连续数次变向,速度越快对这阵法的压力也越大,更能看出阵法的一些虚实。

    “比我想的这一阵法模型还要玄妙。”纪宁摇头,“如果看到阵旗阵盘之类的,我就能很快明白这阵法的奥妙了。”明知道这是一个紫府修士操纵的大阵,那紫府修士或许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分不开身,一直没来对付自己。

    可是纪宁清楚,只是暂时分不开身罢了,一旦分出手来,那紫府修士本身实力就强,在迷阵中又有阵法之助,自己几乎必死。

    “必须破阵。”

    时间紧迫,纪宁在这种无形的压力下也是全力在参悟阵法,对阵法之道的理解也在不断提升。幸亏有前世的底子、今生的魂魄之强大,又有散仙遗留的阵法心得,这三方面结合,这才进步惊人。可要破开紫府修士布的大阵……还差不少。

    紫府修士布的大阵,要以力破法,强行破!同层次的自然不行,即便是万象真人恐怕都很难。至于纪宁毫无疑问只能想办法勘破阵法的奥秘,这才能轻松破阵。想要以力破法?差的太远了。

    “呜!”前方的黑雾似乎淡了些,隐约可见远处一道黑色身影,黑色身影正饶有兴趣看着盘坐着的纪宁,“操控水火?那护身莲花似乎很是不凡。”

    卟!

    黑袍男子此刻一手正握着一瓷瓶,并且拔开了塞子,瓷瓶中正开始释放出了一阵阵让人心都要迷醉的气味,这瓷瓶当中是藏着醉龙涎,醉龙涎如果直接喝下去,怕是万象真人都得直接醉倒,当然想要万象真人喝下去也难,对方一闻可就闻出来了。

    醉龙涎单单是散发的气味,闻一下,先天生灵也几乎是直接昏迷倒下。他作为大师兄,得蒙师尊赐予这醉龙涎,才能悄无声息的抓来那么多先天生灵。

    “倒,倒,倒!”黑色身影期待看着纪宁。

    “嗯?”

    盘膝坐着的纪宁感觉一阵香味传入鼻间,顿时身体一软头脑一晕,可是凭借《赤明九天图》成就的先天神魔之躯比一般的神魔之体都要高明上不知道多少。虽然隐隐感到头晕,可是体内神力一运转,很快就抵挡住了这感觉。

    “哪个小人在背后施手段!”纪宁霍的站起,一声大喝!

    “哈哈哈,果然神魔炼体的先天,很难醉倒啊。”远处黑袍男子走了过来,“神魔炼体的先天生灵,身体已经是神魔了,要醉倒难度不亚于醉倒炼气的紫府修士。所以我在燕山一地抓的先天生灵,都是炼气先天。”

    “炼气先天一闻就倒,一废掉丹田就毫无反抗之力。可神魔炼体就是把丹田打出个窟窿来也能长出来,最难控制了。而且要折磨死神魔炼体的先天,也太难了。”黑袍男子自言自语感叹着。

    纪宁却是盯着远处的黑袍男子,手中持着双剑,心中无比的谨慎,因为远处的男子走来便给他无形的压力……那是神魔炼体先天生灵那种霸道气息,显然那男子已经运转了体内的神力,处于一种巅峰状态时刻会出手。

    “你说抓先天生灵?”纪宁盯着他。

    黑袍男子却答非所问,似笑非笑看着纪宁:“我若是没猜错,你应该是纪氏的公子‘纪宁’。”

    “嗯?”纪宁一惊。

    这个时代是交流靠吼,运输靠跑的部落时代,一些部落高层才知道纪宁的大名。即便知道可是看到纪宁一般也认不出……

    “看来我没猜错。”黑袍男子感慨,“整个燕山大地,如此年纪轻轻模样就是先天生灵,甚至被我那些师弟师妹们认为是先天圆满的。恐怕也只有三脚塌掉城墙,一脚就踢飞江三思的纪宁公子了。”

    “你知道的挺多。”纪宁看着对方。

    黑袍男子感慨:“当然得知道多啊,我奉师尊之命在燕山一地要抓住大量的先天生灵,我当然得先多多了解,知道燕山大地的各个先天生灵的情报,如果不事先了解,一不小心踢到了铁板,我可不就栽了!比如你的父亲纪一川……那可是很久前就先天圆满的,我甚至怀疑他已经是紫府修士了,这种人我可不会去抓。”

    “弄清楚底细了,我才能一抓一个准。至今燕山失踪那么多先天生灵,可谁也不知道是谁出手。”黑袍男子看着纪宁,“年纪轻轻,实力又强成这样,整个燕山也只有你一个,更何况这里是纪氏西府的领地,你本就是纪氏西府的。”

    纪宁震惊了。

    燕山失踪那么多先天生灵?自己怎么不知道?

    其实这些事都是近期刚刚发生,抓先天生灵这种事必须快,突然抓走,等到对方发现恐怕就要几日了,等到整个部族做出决定估计还有些时间。所以必须疯狂且快的抓上一大批,不能慢慢的抓,一旦让燕山的各大势力反应过来,专门设套那可就危险了。

    “燕山一地失踪的先天生灵近百个。”黑袍男子看着纪宁,“因为这里靠近纪氏,纪氏失踪较多,一共二十四个。有直属你们纪氏的,也有一些你们纪氏麾下的部落的,纪氏领地那么大,恐怕你们纪氏到现在都不一定统计出一个准确的失踪先天生灵数字。”

    纪宁惊骇。

    纪氏,竟然,竟然失踪了这么多先天生灵?

    “你们纪氏西府也失踪了些,我报上些名字,估计你也认识。”黑袍男子道,“纪巫玉、纪善、瓦穷、震土、蒙鱼,这五人都是直属你们纪氏西府的,你应该认识吧。”

    “啊!”

    纪宁脸色都白了。

    纪巫玉……是纪烈的儿子,纪烈最优秀的儿子。纪烈一系和嫡系一脉之前为了下任府主位置斗的厉害,纪巫玉可是最积极的一个,纪宁曾经有一段还很不喜欢这人。

    纪善,是纪氏西府年轻一带的先天生灵,虽然不是统领,可纪氏西府也对其颇为期待,毕竟他是姓纪,并且也是属于嫡系一脉的。

    瓦穷,是纪氏西府培养吸纳的新晋先天生灵,纪宁在西府城时也见过不少次,那瓦穷看到纪宁也是每次都微微弓身喊一声‘纪宁公子’!

    震土,那可是纪氏二十名统领之一啊!

    蒙鱼……蒙鱼……蒙鱼!!!

    “蒙鱼师傅!”纪宁心都颤了。

    蒙鱼师傅可是教自己箭术,是这五人中自己最最熟悉的一个啊。

    五个人。

    个个都熟悉,毕竟自己从小就在西府城长大,西府城内的那群先天生灵们自己哪个没见过?每年的飘雪殿聚会自己就能看到这一群人,自己太熟悉了,那是自己这一世的族人啊!其中有自己曾仇视的,有自己嫡系一脉的,有和自己有些交情的,也有教自己练箭的箭术师傅!

    “你……”纪宁脸色苍白。

    “你都认识吧,哈哈。”黑袍男子忽然猛地高喝道,“纪巫玉、纪善、瓦穷、震土、蒙鱼,你们纪氏西府的公子纪宁就在大阵内啊,你们的纪宁公子很快也会来陪你们了啊!哈哈哈……”

    声音很大,直接传入了遥远处的山腹当中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