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莽荒纪

第二十章 等着孩儿(本卷终章)

    青焰鸟降落在院子内,那一身灰袍的火红头发的纪九火漫步而下,却是两步就走到了屋子门外。

    “一川。”纪九火的笑容让人会心中宁静,传说纪九火在年轻时也是一无比火爆的性子,不过因为纪九火活了近四百年了,而整个纪氏西府年龄最大的也就一百多岁,自然关于纪九火年轻时的事都只是一些传说而已。

    “族长。”纪一川看着族长,眼中有着焦急之色,“雪儿她……”

    “我已经听红花说了。”纪九火点头,“让我先瞧瞧。”

    “嗯。”纪一川当即在前面先走,而此刻尉迟雪已经下了床,也恭敬行礼:“尉迟雪见过族长。”

    纪九火道:“你现在身体虚弱,先躺下,不必在乎虚礼。”

    尉迟雪这才半躺着坐在床上,而纪九火则是坐到一旁的凳子上,伸出了一手指放在尉迟雪的手腕处,手指轻轻一点……顿时一点火红光华就迅速弥漫笼罩了尉迟雪全身,这一刻,尉迟雪仿佛笼罩在火焰中。

    纪一川在一旁紧张看着,纪九火则是闭着眼睛。

    足足盏茶功夫,尉迟雪体表笼罩的火红光华才消失,纪九火也才睁开眼,面对充满期待之色的纪一川,纪九火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轻轻摇头:“病根深种,无力回天。”

    “啊。”纪一川脸色都白了。

    纪九火又道:“你妻子当年也是先天圆满级数,在那一场劫难中伤了根本就罢了,那时救治还来不及,你妻子却还施展了消耗生机的秘术……在已经重伤的身体上硬是又来了一刀,病根深种啊!除非有适合凡人延长寿命的丹药,否则是别无它法。”

    “适合凡人延长寿命的丹药?”纪一川看向妻子,尉迟雪也看来,二者视线交汇,尉迟雪轻轻道:“一川,我的病我知道的。”

    如果仅仅是延长寿命的丹药,虽然无比珍贵,可纪一川倾家荡产再将纪宁给他的数千件不入流法宝尽皆卖掉再向纪氏借些,或许也是能弄到一份。可如果加上一个条件‘适合凡人用的’,那价值顿时就提升了好几个层次。

    越是厉害的丹药,药力就越强,能延长寿命,那是逆天的丹药。还要让凡人脆弱之躯能承受的丹药,那珍贵程度,远远不是纪氏这样的部族能觊觎的。

    “一川。”纪九火也缓缓道,“我也炼制了些丹药,会立即安排人送来,你夫人应该还能有三个月的寿命。”

    “三个月!”纪一川脸色都变了。

    尉迟雪却是露出了笑容,开口道:“一川。”纪一川连转头看向妻子,尉迟雪笑着道:“能有三个月比我预料的还要好了,我不后悔,当初我那么做也是让宁儿生下来。如果不生下宁儿,或许我能活二十年。可是那样二十年我都会一直生活在悔恨中,而现在我是很开心的过了十年,够了,够了,你去让宁儿回来,我想要见见他,他在我身边,一切都好!”

    “嗯。”纪一川连点头,稍微一思量当即喝道,“黑兄,青焰鸟。”

    顿时外面走进来一道黑衣人影和一青衣女子,正是那黑色大蛇和青焰鸟所化。

    “黑兄。”纪一川连道,“你的声音,纪宁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所以你现在就乘坐青焰鸟,速速前往我纪氏和铁木氏的交界处。”说着纪一川手中出现了一幅地图,他略微看向门外以确认方向,再仔细感应了下纪宁携带的玉剑的位置。

    纪一川看着地图,很快确定一点,他手指轻轻一点,点在了地图上的一座山峰上,一点血迹便染红了那:“纪宁现在的位置一直没有动,根据我的感应,虽然距离远有所偏离,可肯定在这座山的百里之内。你只要乘坐青焰鸟到了那座山的上空,尔后高声喊纪宁,就说他母亲病危,让他速速归来。他一定能听到。”

    “是。”黑衣人连应道,“一川放心,我一声喊,纪宁的听力又远超常人,怕是两三百里内都能听到。”

    声音传百里,凡人做不到,可是对先天生灵倒是容易。像纪宁当初在翼蛇湖一声喊,也是传遍翼蛇湖的。

    “青焰鸟,又得麻烦你一趟了。”纪一川看向那青衣女子。

    “只是小事。”青焰鸟的声音很轻柔,“这事不宜迟,我和黑哥马上出发。”

    “走。”黑衣人也连点头。

    很快带着地图,黑衣人站在巨大的青焰鸟背上,迅速朝纪氏、铁木氏交界处飞去。

    “宁儿。”尉迟雪看着门外远处高空中青焰鸟一飞而过,内心更是牵挂自己的儿子,愈是接近死亡,她越是想要见见她的儿子,她最深爱的儿子。

    ……

    青焰鸟速度何等之快,一个时辰不到就已经到了那座山的上空。

    “就是这座山。”黑蛇点头,从高空辨别参照物要容易的多。

    “黑哥,立即喊吧。”青焰鸟也催促。

    “嗯。”黑蛇看着下方,当即妖力蕴含在声音中大声喊道:“纪宁公子,主母病危,速速归去。”

    “纪宁公子,主母病危,速速归去。”这一声喊从高空传播开,很快就传遍了周围两百里的山林,而就在他们的正下方的这座大山深处……这两头灵兽却根本没发现这里其实有着百万计的凡人。

    ……

    山腹中。

    那铁柱上绑缚着的一个个先天生灵在遭受着无尽的折磨,又要让他们无尽痛苦,还要尽量让他们活着。因为折磨持续的越久,这些先天生灵的怨气才越大!怨气仇恨越强,形成的厉鬼也才越强。

    “纪宁公子,主母病危,速速归去。”遥远的高空传来了声音。

    虽然大山周围隐含大阵,阵内百万凡人哀嚎呻*吟咒骂都传不出去。可是外界的声音却是能传进来的……就像那紫府修士‘孛子善’在山底深处的密室中,虽然密室内一丝声音都传不出来,可外界声音却能传进去。

    这样也好更清晰鉴别外界的情况。

    “纪宁公子,主母病危,速速归去。”声音在山腹内都回荡了起来,声音大的惊人。

    “嗓门真大。”

    “谁在上面喊的。”

    六名穿着华美的男女都朝山腹外上空张望,其中一名山羊胡子的男子连道:“诸位师弟师妹,听到了吗,喊的是那纪宁。”

    “纪宁,主母病危?”蝎子女则是惊诧道,“那纪宁的母亲病危了?”

    “哈哈哈……”一最是魁梧雄壮青色头发的男子笑着,“那纪宁也是天才如妖的人物,任其成长,将来成就不知何等可怕。可是现在他现在活不过三日,又困在大阵内。明明上面他母亲病危,可是他现在任凭喊破喉咙,声音也根本传不出去!”

    “是啊。”俊美少年感叹,“恐怕他现在也是气的怒极攻心了吧。”

    “不得不说,这纪宁是一了不起的人物,十一二岁就能杀了我们大师兄。可结局却如此悲惨,在绝望、愤怒、痛苦、悔恨中死去。哈哈哈……这就是天才的结局!”

    这些师兄妹们彼此感叹唏嘘,他们都能想象此刻纪宁的心情,更是倍觉快意。

    “夫人病危了?”

    “那尉迟雪病危了?”

    纪氏西府的蒙鱼、纪巫玉、瓦穷等人也都无比吃惊、愤怒、痛恨,心中也对纪宁生出一丝怜悯。毕竟自己活不过三日,母亲病危,却又无法归去……这种痛苦是何等刺心啊。

    ……

    对,一切如同山腹内那些师兄妹的想象,也如同蒙鱼他们的担心,纪宁这一刻感觉到了痛彻心底的悲哀。

    “母亲!”

    “母亲!”纪宁眼泪都控制不住,痛的全身都发颤,心如刀绞啊。那个从小就爱他的女人,那个将他当做一切的女人……那个对着他总是情不自禁露出关爱宠溺笑容的女人,竟然病危?病危了?

    “啊!!!”纪宁猛地仰头发出了无比痛苦的哀嚎,哀嚎声传遍整个大山,却怎么都传递不出去。

    而洞府内的六名男女听到这哀嚎声甚至都不由心颤,他们都感觉到哀嚎声中蕴含的无尽痛苦。

    “公子。”

    “纪宁公子。”蒙鱼更是流下了眼泪,那个四岁就聪明绝顶和他学箭术的小娃娃,怎么会是这般结局?这比**的折磨还要痛苦,还要可怕。

    ……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要出去。”纪宁声音发颤,“破阵!我要破阵!”

    纪宁强行闭上眼。

    一股无比强烈的情绪充斥全身,充斥整个灵魂,他要破阵!!!必须出去,他要见那个将他当做生命的女人,他要见她!!!否则他即便是死去了阴曹地府也会无比悔恨不甘心的!

    “破阵,我要破阵。”纪宁闭着眼睛身体发颤着,魂魄在这股无比强烈超越生死的情绪下更是达到极致,疯狂推演着阵法。

    纪宁的鼻孔都冒出了鲜血,耳朵也冒出了鲜血。

    显然这股强烈的情绪已经伤身了。

    “是它!”纪宁神魂中不断变幻的阵法忽然停下,一个无比复杂的大阵模型出现在脑海,一切因素尽皆蕴含。

    纪宁睁开眼。

    “母亲!”纪宁仰头发出了疯狂的嚎叫,“我会回去见你,一定会回去见你!等着孩儿!”

    当即起身化作一道幻影穿行在大阵中,只见纪宁身法如鬼魅,很快就来到了一处依旧黑雾弥漫的地方,不过在地面上却正插着一杆黑色的阵旗,阵旗上的符纹正在亮着。纪宁直接伸手一把抓住了阵旗,猛地拔起。

    顿时原本遮天蔽日的黑雾瞬间消失一空,出现了清晰可见的大山景色,而远处正有不少仆从正惊愕看向这边。

    “什么。”只见六名男女也冲出了山腹,惊愕看向这边,“阵破了!”

    纪宁正手持阵旗,眼中有着疯狂之色。

    “杀!杀死他!不惜一切杀死他!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忽然一道尖细带着无比愤怒的声音从地底传出。

    ——

    高*潮开始,看的满意请投票支持番茄,点击下方‘投推荐票支持作者’即可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