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永夜君王章节

章二三一 秘剑使者

推荐阅读:大主宰重生之风流天下行伏天氏神藏我真不想花钱啊武动乾坤全职法师斗天武神豪婿至尊小农民

虚空之外,一艘形如飞梭的浮空战舰急速而来,到了墉陆外空,与停留在这里的议会舰队汇合。

数名全身深黑战甲的强者登上旗舰,来到普瑞特蒂克和洛萨面前。

看到这些全身上下没有任何标记的强者,洛萨微微动容,道:“竟然是你们!”

为首强者微微躬身,道:“陛下的决心,不容动摇。”

洛萨缓道:“既然你们来了,那索玛呢?”

“您应该知道,我们没有名字,只有代号。不过,出于对您的敬意,我可以小小的破一下例。”

他回头,吩咐道:“叫二十七号过来。”

片刻后,一名同样装束的黑甲强者来到洛萨面前,躬身一礼,道:“洛萨陛下!”

洛萨身为大君,此刻竟也是双手微微颤抖,片刻后方道:“好,既然来了,那就去吧。不要给你的……父亲丢脸。”

二十七号再行一礼,没有回答,退到后面。

为首黑甲强者道:“普瑞特蒂克大师,目标在哪里?”

普瑞特蒂克苦笑,“这个倒是有些不好办,我很难看清千夜身上命运的轨迹,所以恐怕你们的搜索范围会比较大。”

那黑甲强者毫不动容,像是早就有所预料,道:“魔皇陛下吩咐,让我将这个带给您。”说着,他递过来一个黑玉方盒。

普瑞特蒂克打开一看,盒内只有半张枯黄书页。他不由遽然动容,道:“启示之书!”

“陛下的意思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拿到那件东西。”

普瑞特蒂克缓道:“既然有启示之书的残页,那么这一次,命运的迷雾再不会遮挡我的双眼。”

他拿起启示之书,残页在他手上迅速燃烧,随着火焰跳动,他双瞳中一层淡淡迷雾散去,现出千夜清晰身影。

“他在雪域山脉。”

“我们先行探查,请大督军虚空坐镇。”

黑甲强者拿过墉陆地图简单看过,找雪域山脉所在地后,就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洛萨望着他们的背影,沉默不语。

普瑞特蒂克的命运预言也有范围,雪域山脉是相当辽阔的一道山脉。正常情况下千夜往里面一躲,也很难被找出来。但那是正常情况,对于真正强者来说,搜索整个山脉也不过是一两天的功夫。麻烦的是原本的预言,每次预言都有四个不同区域。

一众黑甲强者退了出去,片刻后他们的飞船就掉转方向,直扑雪域山脉。而洛萨也离开,回到自己的座舰上,跟随而去。

先期搜索这种苦活累活当然不需要洛萨出手,等到发现千夜踪迹,才需要劳动他的大驾。

普瑞特蒂克站在舷窗边,望着脚下的大陆微微出神,片刻后自语道:“连这支部队都派出来了?那本黑之书,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熔岩古堡的书房里,魔皇放下手中的古文献,看了看斜靠在壁炉边长沙发中闭目养神的哈布斯,道:“哈布斯,你似乎精神不太好,前些天在烽火大陆受的伤还没好吗?要不,你稍微休息得时间长一些吧。”

血族休息得时间长些也就是进入血池深眠了,那也是通常的快捷疗伤途径。

哈布斯淡淡道:“不用,也没那么严重。您都派出秘剑使者了,想必事情已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三十名秘剑使者,可是议会数百年的全部积累。”

魔皇道:“黑之书十分重要,或者说,现阶段,它比什么都重要。”

哈布斯道:“千夜和夜瞳两个人身上牵住的力量可不少了。好像您把原本调派去曦日的乔其大公他们也撤了回来?墉陆那块小地方,把每一寸土地都搜一遍也不过时间问题,动作太大,大秦帝国会警觉的吧?”

魔皇笑笑道:“曦日那边就剩一个霍华德,于大局无碍。人族那边的压力确实会越来越大,一旦大门完全开启,他们发现里世界的真相,应该会倾力进攻。不过,这也要他们能够通得过大门才行。”

哈布斯听到这里,睁开眼,皱眉道:“我们有能力封锁里世界之门?”

“当然没有。但想要让消息传递得慢点,还是可以的。”

“总会有漏网之鱼,也总会有突然运气好上天的家伙,说不定就溜过了封锁线,发现里世界的真相。”

魔皇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放过千夜和夜瞳?”

“反正您说过,您的目的并不是把血族灭族,不是吗?他们的重要性……”哈布斯顿了顿,才道:“除了黑之书外,他们本身并没有能力妨碍到您吧?”

魔皇失笑,道:“我亲爱的哈布斯,你还是不怎么相信我。你说的不错,我的目的并不是把谁灭族。完整保留的血族氏族,都是没有被黎明污染,是新世界秩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应该清洗掉的,逃了一些也不成气候,哪怕是躲在曦日大陆的那些直系。等到新秩序建立,他们身上被污染的部分非但不会提供力量,反而会成为负担。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发现自己会渐渐失去力量,变得平庸。到了那个时候,活着与否,也就不重要了。”

哈布斯却是微微变色,魔皇已经数次提到过纯净黑暗本源的结果,这一次解释得格外清晰。他缓缓道:“他们力量的源头,是鲜血长河。”

魔皇道:“鲜血长河中,十三印记并不是初始就有,也不是一成不变。既然最初并不是十三印记,现在也不是,那未来又何必一定要是呢?”

哈布斯沉默了,这个问题,他答不上来,第一滴血究竟是什么,血之力的传承本质究竟是什么,恐怕连夜之女王也不完全清楚。以往大家都认为鲜血印记的缺失会削弱血河的力量,然而想深一层,印记如果是衍生物,那这本身就是个悖论。

魔皇又道:“新世界的建立也要有一个过程,定不可能一帆风顺。但是黑之书不同,它独一无二,代表着这个世界最本源、最原始的衍化形态。或者说,它就是理想中的新世界。”

“这个您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可是如果不能击败人族,或者在女王陛下苏醒前不能结束战争,那么您的新世界,是没有办法建立的。”

说到这里,哈布斯深深注视着魔皇的眼睛,这是他第一次就莉莉丝的立场对魔皇进行正面试探。

然而魔皇却只是温和地笑了笑,不明意义地道了句,“说的也是……”就低下头继续看手中的古籍。

哈布斯的胸口忽然一阵疼痛,不剧烈,却如抽丝般,细细密密,而疲惫也一并涌来,只是他丝毫没有去血池中沉睡的想法。与哈布斯本源相连的黑火小世界里,一个晶莹的亮点从林熙棠遗骨胸前的创口飘出来,不过有暗影碎片编制的无形界线拦着,它没有飘远,就那样闪烁明灭地在一方小小天地中游荡。

雪域山脉的天空中,忽然冲出一艘浮空战舰。战舰甲板上,站满了全身黑甲的秘剑使者。

为首强者俯视着下方茫茫山脉,缓道:“我等无论因为何等缘由,既然身就秘剑使者,那这条性命也早就不属于自己。此战凶险,也不必多说,走吧。”

他纵身一跃,落向下方茫茫群山,数十名秘剑使者也一一跃下,散落向下方的山川大地。

雪林中,千夜坐在一块岩石上,正擦拭着手中的青金血剑。

小朱姬跪在雪地里,双肘支在石上,安静地看着。看了一会,她就忍不住了,道:“你都擦了一个小时了,这把剑有那么脏吗?”“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千夜微笑道。

在擦拭时,丝丝缕缕的灰气不断从他身上散出,落在青金血剑上,每落下一缕,青金血剑的光芒就会淡上少许,好像蒙上了一层灰尘一样,原本的锋锐、嗜血与肃杀也都弱了几分。

小朱姬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对于灰气一般的混沌原力却是格外警惕,小心翼翼地维持在安全距离之外。她的一双大眼睛则是随着灰气不断移动,丝毫不敢分神,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沾染上了。

千夜看了她一眼,道:“有这么可怕?”

“有!”小家伙用力点头。

“你可是穿了甲的。”

此刻小朱姬身上穿着一套金光灿灿、说不出华丽的重甲,只是许多部分都有扭曲揉捏的痕迹。这套原本是罗勒身上的战甲,小家伙抢来后,因为很多部分不合身,于是就靠蛮力硬行扭曲,这才勉强套上。

罗勒所用的战甲,品质自不必细说,可穿了这样一身重甲,小家伙还是觉得不安全。

小朱姬又看了片刻,又忍不住,道:“我们不逃了吗?”

“不逃了。”

“为什么?前面不是跑得挺好的吗?”小家伙有些不解。本能让她知道,有些追在后面的家伙,气息令她也感到恐怖,完全不想面对。

千夜指指头顶,道:“都被看到了,所以这一次逃不掉。”

小朱姬眼睛一亮,道:“这次逃不掉?那杀掉追上来的家伙,是不是就又能逃了?”

“真聪明!”千夜赞道。

林间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聪明?我看是愚蠢。”

从森林中走出一个全身黑甲的强者,一手战枪,一手则是握着把造型古朴的双管短枪。

千夜并未抬头,还是在专心地擦拭着青金血剑,淡道:“我该说你运气太好,直接就找到了我,还是该说你运气太差,直接就找到了我呢?”

那黑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甲强者有些诡异的笑了笑,道:“我等秘剑使者,早就该死了。只要找到你所在,把消息传回去,就是死得其所。”

千夜终于抬头,并未动手,而是问:“秘剑使者是什么?”

那黑甲强者一窒,所有下面想要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眼中升腾怒意,手中短枪连续轰鸣,第一枪射向天空,第二枪才是轰向千夜。

原力弹呼啸而过,将千夜所坐的岩石整个炸碎,猛烈的冲击波甚至掀翻了数十米内的所有雪松巨树。

然而千夜却在原处消失,出现在他身后,一手按在他的后颈上,道:“秘剑使者?好象也不怎么样吗?”

黑甲强者全身骨骼炸响,被千夜一掌拍碎了不知多少骨头。他一个踉跄,喷出一口混着内脏的鲜血,回头盯着千夜,眼中烈火燃烧。

千夜自然不会被这种凶狠吓倒,负手而立,连青金血剑都不用,就那么看着他。

这名秘剑使者脸上忽然浮上一层诡异笑容,挣扎着道:“你还是不明白,秘剑使者的意义,但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区区侯爵,能有什么意义……”千夜话未说完,忽然神色微变。

身前那位秘剑使者突然张口一喷,一团若有若无的魔气就落在千夜身上,挥之不去。紧接着,秘剑使者全身魔气燃烧,瞬间发生恐怖爆炸,而大部分爆炸威力受到魔气牵引,竟都是冲着千夜去的。

猝不及防,千夜只来得及一把将小朱姬拉过来,藏在自己身后,旋即爆炸冲击波就荡平了左近一切。

等到烟尘散去,千夜再抬头时,见前后左右多出数位秘剑使者。

相邻小说:梦回韩国无敌相师宠魅鹤舞月明逆袭民国的特工近身阵师鸿蒙圣祖星河大时代全球怪物在线晚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