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榜

第二章

    官榜!

    脑海短暂的狂风暴雨过后,苏沐很快便恢复清醒,思索着这个榜单是什么,又是怎么出现的。而就在他陷入到这种思索中的时候,悄无声息中官榜开始旋转。每次旋转都会有着无数蝌蚪文般的字体涌出,很为柔和的储藏起来。

    前前后后官榜总共旋转了有四个小时,直到苏沐感觉脑袋有些针刺般疼痛的时候,才算停止下来。

    而这时已经是黄昏。

    晚霞透过窗户射进病房,照在身上,苏沐缓缓睁开双眼。不知道为什么,车祸时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现在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人比眼前还要精神。那几根断掉的骨头,就像没发生过任何事似的,没有一点不适。

    “咦!”

    苏沐瞧见坐在病床边有些困倦的叶惜,没有想到她竟然还在这里。刚刚翻了一下身,想着坐起来,叶惜这时睁开了双眼。

    “苏沐,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叫医生?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就给你去买。”叶惜急声道。

    “别忙活了!”苏沐笑着坐起来,“叶惜,我没事,全好了!对了,你没事吧?没有伤到哪吧?”

    “我没事!”叶惜说道:“你先别乱动,我把医生喊来!”

    “真不用...”

    苏沐的话还没有说完,叶惜便跑出病房,将在旁边守着的医生喊来。医生进来为苏沐很为仔细的检查一遍后,忍不住皱起眉头,有些难以相信的摇晃着脑袋。

    “这怎么可能?你的骨头分明都断了,就算想动至少也得休养了半个月。奇怪了,你现在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或许是我身体好呗,要知道我当初在大学的时候,可是武协的会长。行了医生,我没事,在这里躺会就能出院了,您去忙吧。”苏沐笑着道。

    “奇怪了,真的是奇怪了,难道这家伙的身体真的这么厉害?”医生自言自语着走出病房。

    “你真的没事?”叶惜怀疑着问道:“别怕,如果你是害怕住院费的话,根本不用担心,一切有我那。”

    “叶惜,我说好了真的好了,不信你瞧!”苏沐蹭的从床上坐起,很为利索的下地,有模有样的打了一套形意拳。

    动作行云流水,哪里有半点受伤的迹象?

    直到这时叶惜才相信,苏沐真的没事。

    “你没事就好,刚才你不知道,真的很危险。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我想现在自己已经死了。”叶惜真诚道。

    “和我这么客气干什么!好歹咱们都是一个院的,你有危险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苏沐微笑着道。

    “对了,苏沐大学毕业后怎么就没有你的消息了,你去哪了?”

    “我能去哪?回老家当了个小公务员。”

    “你现在是公务员?”

    “你那什么眼神?不相信吗?告诉你,我可不是一般的公务员,我可是副镇长!”

    “真的假的?”

    “不相信吗?不相信的话有空去我那转转,让你瞧瞧。”

    “吹牛吧你,还有你这次回来干什么的?怎么回来也不打声招呼?”

    “糟糕!我的那些书那?”

    “书?什么书?”

    ......

    从苏沐的口中叶惜知道,他真的没有说谎,大学毕业后他便参加了市里面组织的公务员考试。虽然考上但因为没门没势力,结果被分配到老家黑山镇。因为分配之前在县政府办干了小半年,后来家里托了老远的亲戚才勉强让他回到黑山镇,并且成为了副镇长。

    然而你千万别以为这个副镇长多牛逼,要知道在邢唐县,黑山镇就是穷困的代名词。再没有什么地方比黑山镇还要穷,要路没路,一望无际的大山横躺在这里。黑山镇穷到外面其余镇的人,都没有谁想着把闺女嫁过来。

    谁家闺女嫁到黑山镇,那便意味着掉进了万丈火坑。

    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哪个干部想着来黑山镇,就算过来的也是干不了几天,便想尽办法调走。

    苏沐作为江大的毕业生,作为当年公务员考试的第一名,加上那个亲戚的打招呼,分配到黑山镇后便被委以副镇长的身份。二十二岁的副镇长,主管黑山镇全镇的文化卫生工作,说穿了还是半点权力没有。

    这次前来省城盛京市,苏沐办些私事的同时,另外的任务便是为黑山镇一个山村的小学生购买些书本。而在江大旁边有一个旧书市场,在那里买到书后,苏沐便想着趁天没黑赶回去,谁想到会撞上这事。

    原来是这样!

    叶惜瞧着苏沐的眼神分明多出一种崇拜,“苏沐,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当年叱咤经管院的第一才子,如今会成为一个镇长。你放心吧,那些书交给我了,过几天我便会带着书去黑山镇找你。”

    “真的?”苏沐眼放亮光,四年的大学生活他虽然对叶惜了解不深,却也知道她的家境应该不错。如果有了她的帮忙,这事倒是很容易做到。

    没有去过黑山镇的人,是无法想像那里的贫困。作为土生土长的黑山镇人,苏沐深切的感受到,想要摆脱这种情况,就必须让更多的孩子走出来。

    当然苏沐知道这样根本没办法治本,他也想着发展经济,彻底改变黑山镇的现状。但他只是个有名无实的副镇长,想要做些什么,没权一点都不现实。

    毕业一年多的磨炼,早就将苏沐身上那股初出茅庐的愤青劲头抹去。大学是大学,社会是社会,两者的差别太大了。

    “当然是真的,就当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吧。”叶惜点头道。

    苏沐瞧着眼前这张沐浴在晚霞中的脸蛋,一时间竟然看呆了。但很快他便清醒过来,四年的大学生涯,一年的社会磨炼,使苏沐深深知道自己和叶惜之间就是两条不可跨越的鸿沟。彼此身份背景相差的悬殊,绝对没有站在一起的可能。

    与其奢想那些虚妄的事情,不如静下心,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黑山镇的那些贫困小学生做点实事。

    “那就多谢了!”

    苏沐和叶惜又聊了一会,他才知道原来叶惜毕业后没有离校,而是读了母校的研究生,现在仍然没有离开江大。

    就这样闲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紧闭的病房大门被推开,几道身影闪了进来,为首的赫然便是叶安邦。

    “爸,你来了!”叶惜笑着道:“我给您正式介绍下,这位便是苏沐,我大学同学,就是他救的我。”

    “小苏,谢谢!”叶安邦走上前,握住苏沐的手很为真诚的说道。

    “苏沐,你怎么了?这是我爸!”叶惜低声道。

    原本叶惜以为依着苏沐的性格,即便是见到自己爸爸,也应该不会怎样。但她发现自己错了,因为此时的苏沐竟然像是被雷击中般,呆呆的站在当地,脸上的表情相当震惊,盯着叶安邦,就像是见到鬼似的。

    眼前这男子便是叶惜的老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自己脑海中的榜单竟然会变成这样?

    苏沐错愕的站立当地,盯着叶安邦,双手被他握着,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的确苏沐并非因为见害怕叶安邦而变成这样,实在是因为就在叶安邦出现的瞬间,苏沐脑海中已经消失了的那张神秘榜单呼的出现,并且上面清晰的出现几行字。

    姓名:叶安邦!

    职务:江南省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喜好:奇石!

    亲密度:四十!

    太诡异了!

    这个榜单竟然这么夸张,仅仅是握手,便能一下看穿对方的基本资料。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着,打死苏沐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等下,这是什么?就在这时苏沐脑海中倏的出现一些字:亲密度上限为一百,衡量基本标准为二十。超过五十,说明对你好感倍增,超过八十说明值得信任,超过九十意味着对你没任何防备。

    数字越大亲密度越高便意味着对方对你越有好感!

    数字越小亲密度越低便意味着对方对你印象平常!

    这是真的吗?

    难道说眼前这人真的便是江南省省委常委,掌管着全省无数人官帽子的组织部部长,叶安邦?

    稍等稍等,叶惜刚才叫他什么?爸!莫非叶惜是叶安邦的掌上明珠,她的老爹来头这么大!自己一直以来都猜错了,叶惜家不是经商的,而是做官的!

    叶安邦安然站立,瞧着神情有些愣住的苏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做官做到他这个份上,喜怒哀乐不行于色是基本功。

    “王院长,小苏他没事吧?”叶安邦淡然道。

    “没事,绝对没事!”跟在旁边的市一院院长急忙道:“经过我们的检查,他已经完全康复。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要是能在这里观察几天最好。”

    “那就好!”叶安邦转身不动声色间,将手收回来柔声道:“小惜,你说那?”

    “苏沐,你说话啊,这是我爸。”叶惜使劲拉了拉苏沐的衣角,她没想到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向沉稳淡定谈吐自如的苏沐,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说他已经认出叶安邦的身份不成?

    “没道理啊,两人不过才是第一次见面,而且爸爸也是不久前才调到江南省,一向低调的他连电视都没有怎么上过,苏沐没可能认识的。”叶惜暗暗道。

    苏沐在叶惜的摇晃下,很快便从震惊中醒来,深吸口气,将状态调整回来后,冲着叶安邦不卑不亢道:“伯父!”

    就是伯父!

    苏沐现在怎么都没有道理喊出叶安邦的官位,虽然他真的不知道叶安邦是刚刚调进江南省的,但此刻的形势很显然不能喊叶部长。

    “你叫苏沐?和小惜都是江大的?”叶安邦微笑道。

    “是的,伯父,我和叶惜都是江大的学生,是经管院的。”苏沐坦然道。

    “不错,很好!如果不是你的话,小惜现在恐怕就危险了。苏沐,有时间的话去家里坐坐,让你伯母下厨给你做两个小菜。怎么说你们都是同门,就算没有这事也应该来往些嘛。”叶安邦笑着道。

    “有时间的话,我肯定会上门拜访伯父伯母。”苏沐并没有拿和叶惜同校的事情继续说事,而是点出要去拜访叶安邦两位。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叶安邦心里暗暗点头,孺子可教!

    “苏沐,我听说你现在已经是咱们江南省的黑山镇的副镇长,是吗?”叶安邦坐下后随意道。

    果然不愧是组织部部长!

    苏沐可不认为叶安邦早就知道自己,想必是救下叶惜住进医院后,叶安邦让人查档案知道的。在他心里有种猜测,恐怕连自己的家庭成分,叶安邦都知道的清清楚楚。这便是上位者的优势!

    他们想知道的事情,还从来没有查不到的!

    “是的,伯父,我现在是黑山镇的副镇长,主抓文化卫生工作。”苏沐按捺着心中的波动很为平静道。

    主抓文化卫生?听到苏沐的话叶安邦眉头微微一皱,这黑山镇镇政府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让江大经管院的优秀毕业生,竟然去负责这方面的事,简直就是胡闹。当然这样的念头他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追究。

    事事躬亲,叶安邦还不得累死!

    “爸,你这是干嘛那?苏沐刚醒来,伤势还没有好那,你就少说两句吧。先让他休息,等到好了再说。”叶惜嗔怒道。

    “好!好!你瞧我光顾着和小苏说话了,都忘了这事。王院长,小苏就在这里先住下了,等到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才能离开,知道吗?”叶安邦淡然道。

    “您放心!”王院长急声道。

    “那好,就这样。”叶安邦微笑着又说了两句,便和叶惜离开病房。反正现在苏沐已经没事,叶惜也便放下心。

    等到房内只剩下自己后,苏沐脸上的笑容变的越发浓郁,因为从现在起,他拥有了一件能让他在官场上纵横睥睨的大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