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榜 > 正文 第九章 被盯上了

正文 第九章 被盯上了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足量更新,求弟兄们的各种呵护!

    ——————————————————————

    赵四海扭头瞧向后面,谢明浩毫不在意道:“打,我就不信你能打给谁!今天谁来求情都没用!”

    李乐天不屑的冷笑一声,拨通电话后,张嘴便道:“大哥,我在邢唐县城古玩街被人给坑了!对方好像是什么县委书记的儿子,还有一个狗屁治安科科长,你要是再不来帮忙的话,小弟我就别想走出邢唐县了!”

    “装模作样!”谢明浩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李乐天是和苏沐混在一起的,苏沐是谁?不过是黑山镇的副镇长,小小的副科级公务员,就冲这个李乐天的背景便没什么了不起。

    你不是想要打电话吗?好,我就让你打,属你让背后的人站出来那才好。我的这古玩店,正愁没人陪那,赖上一个冤大头最好。

    对着手机又说了几句,李乐天便挂掉电话,“兄弟,放心吧,很快就能搞定这事!”

    “那样最好!”苏沐微笑道,他心里暗暗猜测着李乐天到底是给谁打的电话,分量够不够重。

    没隔多久,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就在谢明浩的耐心快要被磨光,就要发飙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刺耳的警笛声。

    随着轮胎擦地发出难听的声音,一阵急促脚步声骤然响起,邢唐县县公安局局长薛峰带着十几个刑警出现。

    “薛叔,你怎么来了?”谢明浩有些意外道,难不成眼前这家伙的后台是薛峰这个公安局长。

    “薛局!”赵四海急声道。别看他在外面能耀武扬威算个人物,但在薛峰眼里,连只蚂蚁都不如。

    薛峰是谁?他是县委书记谢文的亲信,他能坐上这个位置,便是因为谢文的支持。公安局从薛峰掌管后,便一直围着谢文转。两家这样的关系,才使谢明浩见到薛峰来了后,更加肆无忌惮。

    哼,你谢少爷的人来了,这下我倒要看看你们还能不能继续嚣张!尤其是你,狗屁的副镇长,副科级的小敢在县城嚣张,看我不捏死你!我要让你知道,坏了本少爷的好事,断了本少爷的财路,是什么下场。

    然而薛峰并没有像是以前那样马上为谢明浩说话,而是走到他跟前低声道:“明浩,从现在开始你不准说话,一切听我的。”

    咦?谢明浩当场愣住,不知道薛峰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想着问问,谁想到薛峰已经走向李乐天。

    “这位想必就是李先生吧?”薛峰微笑道。

    “是我!”李乐天傲然道,像是薛峰这样的县公安局局长他还没有放在心上。

    “李先生,今天这事都是误会,还请你看在谢书记的面子上别再折腾。当然是误会的话就得说清楚,你不是想要买东西吗?祥瑞店铺里面的,你看上哪件随便挑,我保证货真价实!”薛峰说道。

    “你算...”李乐天的狂话还没有说完,薛峰便扫向站在旁边的苏沐,眼底明显划过一抹不善冷光。

    “你就是黑山镇的副镇长苏沐吗?”

    “薛局长,是我!”苏沐坦然道。

    “很好,时间差不多了!”薛峰没头没脑的说出这么一句话,苏沐猜测着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包中的手机顿时响起来。

    “苏沐,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给我听好了,马上从那件事中脱身出来。你知不知道,像你这样的蝼蚁,人家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听到没有?立刻给我离开古玩街!”梁昌贵近乎咆哮着喊道,喊完便咣的挂了电话。

    苏沐扫向薛峰,根本都不用猜便知道是怎么回事。这里毕竟是邢唐县城,发生这样的事如果说谢文还不知道的话那才怪。

    要知道当初在县政府办的半年,苏沐可不是瞎过的。这邢唐县的官场派系,他是心知肚明的。薛峰既然亲自出面,那就说明这是谢文的想法。

    尽管不知道李乐天是给谁打的电话,但能让薛峰这么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又抱着息事宁人的做法,想必不简单。

    “苏沐,你听到了吧?这事是误会,说开就行了,你说那?”薛峰平静的盯着苏沐,无形中释放出的官威给人种窒息的感觉。

    “兄弟,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李乐天大声道。

    刚才被薛峰无视,已经让他真的恼火。现在听到这家伙竟然让人威胁苏沐,更是气炸了,当场就要发飙。他虽然不知道大哥为什么会派这样的人过来,但这时要再忍着,那就不是他李大少。

    “稍安勿躁!”

    苏沐冲着李乐天摇摇头,现在的他只是黑山镇一个没有实权的副镇长,如果真要撕破脸皮斗下去,倒霉的肯定是自己。李乐天肯定是有背景的,不然不可能让薛峰这么轻易屈服。

    但要知道*县官不如现管,他们两个事后拍拍屁股就能走人,自己却还要在黑山镇继续混下去,没必要真刀实枪的对上。

    再说因为一次很为普通的淘宝,就惹上一场滔天麻烦,这笔买卖实在不划算!

    “薛局长,我也相信今天的事是误会,其实我就是帮忙鉴定了件东西。得,既然这两块玺印是我们砸碎的,我们就要这个了。刚才给了三百,老李再拿出五百,将那个没摔碎的要了。”苏沐微笑道。

    “哼!”

    李乐天原本还想着折腾,但碰触到苏沐递过来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便生生按捺住,又掏出五百扔到台面上,抄起那块玺印转身便走。

    “薛局长,我们就告辞了,这里就麻烦你了!”苏沐笑道。

    “放心吧,我能够解决!”薛峰淡淡道。

    “那就好!”苏沐说完便和李乐天离开当地,坐上他的车一溜烟的消失在古玩街,直到两人离开,薛峰才转身扫向四周。

    “都看什么看,难道你们不用做生意吗?全都散了!”

    哗啦!

    和堂堂县公安局长扳手腕,这些人还没有那个胆子,哗啦声响中很快便都散开。谢明浩脸色阴沉的走上前,沉声道:“薛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放他们离开那?赵四海被他们抓走了!”

    “谢少,这件事不是我能做主的,是书记吩咐我这么办的,他让你现在就回家,他在家里等着。”薛峰从心底很为厌恶谢明浩这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官二代,但该有的面子功夫却仍然要做到。

    “是吗?看来这次老头子真的要发火了。谢了,薛叔,改天有空咱们一起坐坐。”谢明浩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来,灰头土脸的离开。

    至于光头倒是满脸苦笑,瞧着被砸烂的祥瑞店铺,知道自己又要狠狠的出一次血才能收拾出来。

    邢唐县县委家属院,一号楼。

    只要对官场有所熟悉的人都知道,这里是邢唐县权柄最重的地方,是县委书记谢文的住处。说起谢文,他倒是和嚣张跋扈的谢明浩根本不像是父子。生性谨慎的谢文,做任何事都喜欢琢磨,提前布局。

    就是靠着这种小心翼翼的步步为营,谢文才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位子,成为执政一方的父母官。

    房间内空调开到最大,清凉的冷气一股股涌出,但就算这样都没有降低谢文心头的愤怒。当谢明浩嬉笑着走进房间的瞬间,谢文的怒火蹭的爆发出来,手中拿着的茶杯猛地摔倒地上,迸溅成无数碎片。

    “混帐东西,你还有脸回来?知不知道你今天闯下了多大的祸?别走,给我滚过来,跪下!”谢文怒吼道。

    懵了!

    彻底的懵了!

    谢明浩原本以为薛峰前去将自己救回来,便算没事了。但没想到这才刚到家,迎面而来的便是老爹劈头盖脸的呵斥。这时就连最疼爱自己的老妈,都站在旁边,想要开口却始终迟疑着不敢说话,瞧向谢明浩的眼神,分明多出一种无奈。

    “爸,你这是怎么了?今天的事真不怪我,都是那个副镇长闹事的。要不是他,根本就不会这么麻烦。对了,赵四海被带走了,你知道他现在被弄到哪了吗?那个女人又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嚣张?这不是摆明不将您放在眼里吗?”谢明浩短暂的愣神过后,一骨碌的将心中的疑惑全都问出来。

    “嚣张?这邢唐县还有比你更嚣张的吗?不知道人家的底细就敢和人家叫板,你以为你是谁?私自调动综合治安科,我问问你,你算哪门子公务员,有什么权力命令赵四海为你办事?你当公安局是你开的吗?”谢文愤怒的喊道。

    只有在家里,面对着不成器的儿子,谢文才会放下带着的面具,不用有所顾虑的大声呵斥,愤怒咆哮。在县委大院,谢文的严肃不苟言笑那是出名的。

    “我...”

    谢明浩还想辩解,谢文便强行打断,怒吼道:“给我滚进去,没有我的话,一个月之内不许离开家门半步!”

    “妈...”谢明浩听到这话顿时着急了,被禁足,一下还是一个月,这不是要了他的老命,这他那里受得了。

    “老谢,这事是浩儿做的不对,但也不能全怪他不是。要不是那个小镇长出来找麻烦的话,又怎么会这样。说到底,都是那个小镇长的事。”苏云说道。

    “你给我闭嘴!”谢文当场怒声道,像是现在这样的生气,好几年都没有出现过。实在是因为这事太离谱,稍有不慎自己的官帽子就会被人给摘了。

    “慈母多败儿,今天这事如果不是你平常的放纵,他能做的出来吗?你,难道没有听到我的话,滚进房间去!”谢文吼道。

    “是,是...”谢明浩知道老爹现在正在火头上,麻溜的便窜回房间。当客厅只剩下两人后,苏云上前端给谢文一杯茶,柔声道:“喝点茶水,消消气!为了浩儿气坏了身子,就太不值当了!”

    谢文接过茶杯一饮而尽,愤怒的心情在清凉茶水的猛灌下暂时冷静下来,苏云趁机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在这邢唐县城还有谁敢和你做对吗?”

    如果放在以前是没有,但今天当谢文知道那个人的身份后,他便明白,要是再这么放纵谢明浩,恐怕就连他都会跟着倒霉。

    “官场的事你不懂就不要瞎掺和,从现在管好儿子就行,我还有事,今天中午就不在家里吃饭了!”

    说完谢文便走出一号楼,坐上专车很快离开县委家属院。只不过当他靠着座背,缓缓闭上眼时,脑海中猛地浮现出一个名字,嘴角随即露出一抹冷笑。

    “黑山镇副镇长,苏沐!”

    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县委书记盯上的苏沐,现在正坐在县城一家名叫喜来乐的小酒馆包间内,被李乐天灼热的目光紧盯着,气氛很为古怪。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