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官榜正文 第十二章 老书记的怒火

正文 第十二章 老书记的怒火

    邢唐县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在这里发生点事,如果别人想知道,真的想要瞒住还真的很困难。昨天古玩街的事,今天县教育局布下的任务,很快便在各个机关科室传播开来。每个人听到后,都没有多大的震撼。

    在所有人看来苏沐不过是只小蚂蚁,这样的蚂蚁想要撼动谢文这棵参天大树,那是想都别想。惹上谢明浩这个纨绔官二代,活该你倒霉。

    县里那些并非谢文一脉的人都这样想,就更别说隶属于谢文的嫡系,黑山镇镇长杨松,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献殷勤的机会。

    “刘秘书,多谢你提醒,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办的漂漂亮亮的。”

    杨松挂了电话,点燃一支烟,整个身子缩在真皮椅子中,在袅绕升起的烟雾中,双眼眯缝成线。

    “苏沐,你说你动谁不行,非要惹上谢书记。只要你不找事,我原本还想留着你,但这次是你自己非要找死,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抽了几口烟,杨松便直接拨通电话,“杨虎,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趟!”

    根本不知道事情闹得到底有多大程度的苏沐,在邢唐县开完会议后没有多做休息,直接坐车便回到黑山镇。

    高萍给的期限是一个月,这么短的时间如果不抓点紧的话,根本没有可能完成黑山镇小学危房改造。

    “林晨,怎么在这里站着?”苏沐出现在镇政府外面,冲着满脸焦急的林晨笑着打起招呼。

    “苏镇长,你还真有好心情,不知道吧,黑山镇整个都乱套了,梁书记让你回来后马上过去找他。”林晨急忙上前说道。

    在黑山镇镇政府就是一个跑腿的林晨,谁有事都能吩咐他。从这个上面说,苏沐这个副镇长都不如林晨有名。

    “乱套了?怎么回事?”苏沐听到这话反而没有多少惊慌,掏出一根烟递过去,笑着说道:“说说,怎么了?”

    “这还不都是因为您!”林晨这时候哪有心情抽烟,如果不是因为和苏沐私交不错,他绝对不会在这时候出头。

    “我?”苏沐皱眉道。

    “当然都是因为你,你在县城做的那事已经传到镇上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把谢书记的儿子给打了,谁都不愿意搭理你,生怕被谢书记惦记上。老书记现在也生气了,你过去千万要小心点!”林晨低声道。

    竟然是这事!

    苏沐微愣过后无奈的摇摇头,这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自己昨天在县城办的那事,现在看来已经传遍整个邢唐县。也是,放眼整个邢唐,敢动手打谢明浩人的,除了自己还真没别人。

    “只有老书记找我吗?”苏沐心思一动问道。

    越是这时候越要保持绝对的冷静,从官榜中得到的学问告诉苏沐,人只有在冷静的时候,才能够解决任何难题。

    “岂止那!杨镇长也让我在这里等着,说只要你一回来就马上过去找他,我这不是先紧着老书记嘛。”林晨说道。

    “没事,那咱们走吧!”苏沐笑着将烟卷扔到地上,深吸口气,没有任何顾虑举步便走向楼梯。

    林晨跟在身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声道:“苏镇长,谢明浩是什么样的人,邢唐县人都知道。你说你何必为了一个外乡人招惹他,这下我想就算是老书记都保不住你了,你以后麻烦了。”

    苏沐听着这话心中一阵感动,在黑山镇恐怕也只有不得志的林晨,愿意和自己说这些掏心掏肺的话。明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倒霉,仍然不嫌弃,除了林晨是小干事不怕被找事外,和他的为人也有关系。

    放在以前的话,苏沐绝对会直言说,这份情我记下。但是经过官榜的熏陶,他知道有时候有些话说出来要有艺术性才行。

    比如说现在!

    “林晨,我知道你的心,放心吧,这件事怎么办我有分寸。”苏沐微笑道。

    林晨瞧着苏沐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担忧的心情竟然一下子放松不少。“苏镇长,说实话,你这件事办的漂亮!你不知道多少人都想揍谢明浩那个混蛋,要是换做我,我也会这么做,我支持你!”

    苏沐不置可否的一笑,走到书记办公室前面,敲门,听到里面传出“进来”的声音后,便推门而入。

    “老书记,你找我?”苏沐满脸笑容的站到办公室里问道。

    嘭!

    梁昌贵盯着苏沐足足五分钟,直到把他看的有些心里发慌,想要张嘴说话的时候,梁昌贵突然间狠狠的拍向桌子。这一巴掌响彻办公室,整个桌面上的东西都随之猛地向上一踮,哗啦作响。

    “苏副镇长,你做的好事!”梁昌贵指着苏沐的鼻子就大声喝起来,那样子就像是一头暴怒的雄狮。

    苏沐神情坦然的盯着梁昌贵,深知到老书记为人性格的他,没有任何说谎辩解的意思,很为平静的张嘴。

    “老书记,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肯定是因为我把谢明浩一伙给打了,惹怒谢书记这件事吧?”

    “你还知道!让你去县城开会,你就老实的开你的会就是,平白无故的给我招惹什么麻烦!打谢明浩,整个邢唐县谁不知道谢明浩是谢文的独生子,你把他给打了,就等着挨收拾吧!”梁昌贵气呼呼道。

    “老书记,我知道这事我做的有些不冷静,但如果让我再次选择的话,我仍然会那么做。老书记,你别着急,先坐下喝口水,为了一个谢明浩生这么大的气不值得,太不值得了!”苏沐笑着连忙倒好一杯水,恭敬的放到桌上。

    “你呀你!”梁昌贵没好气的瞪着苏沐,“明知道谢明浩就是个混蛋,为什么还要去找他的麻烦。”

    “老书记,那事换做是你,恐怕也会那么做。不过我做都做了,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用,您老人家就别生气了。”苏沐嬉笑着道。

    梁昌贵狠狠的瞪着苏沐,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事情做都做了,再想要挽回已经不可能。既然如此,那就有什么就接着什么。原来他还想着好好教训苏沐一顿,但瞧到苏沐的样子就知道,说什么都是白说。

    从心底来说梁昌贵对苏沐还是很相信,很看好的。如果非要选择的话,他宁愿将黑山镇交到苏沐手中,也不想着给了杨松这种只知道玩弄权术,心中从来不会想着老百姓的混账镇长手中。

    正因为爱之深所以才会恨之切!

    “你呀,还是太年轻太冲动了,帮了别人,人家拍拍屁股就走了。剩下你倒好,得罪了谢书记,惹得一身骚。说说吧,这次的黑山镇小学危房改造你准备怎么办?从哪里去找改造资金?”梁昌贵喝着茶水问道。

    邢唐县教育局的扩大会议召开完毕后,高萍便让人打电话挨个通知了十五个乡镇的正副一把手,所以梁昌贵知道后才会这么生气。他明白这分明就是谢文借高萍之手要收拾苏沐,而且只给一个月,分明就是往死里整。

    没错,黑山镇的十个自然村因为人口的原因,没有多少学生,为了节约教育资源,所以在十个村的中间位置只建了一所学校。凡是小学生,都到这所名叫大柳树的小学上学就行。但哪怕就是一所学校,想要彻底推翻改造成新房,那也要花上一笔不少的钱。

    这钱黑山镇是绝对不可能出的!

    原因很简单,除了黑山镇本就贫穷没多少财政外,哪怕有杨松都不会签字拨款。这样一个月想要做到改造,简直就是笑话。

    “老书记,危房改造说到底就是资金的问题,只要有钱,根本不用去别的地方找,就是在十个村中发动下,那些会盖房子的村民都会蜂拥而来。”苏沐笑道。

    “屁话,这个我还不知道!”梁昌贵瓮声道。

    黑山镇的这十个村还真的有不少懂盖房子的人,很高的楼房不敢说,但两层的却没有任何问题,这和其中有几个人在外面是包工头有关系。就算没有这个,去找建筑队也行,这些都是小事,关键还是资金。

    没钱一切都是瞎扯!

    “说吧,资金你准备从哪里弄?”梁昌贵抽着旱烟问道。

    “这个我现在还真的没有什么头绪,不过老书记你放心,总会有办法的!”苏沐笑着说道。

    资金的问题苏沐心里是这么想的,实在不行就卖出去几件古董,哪怕自己掏腰包也得把教室给盖起来。

    反正官榜在手,弄点钱花还是很容易的。

    “你就吹吧,可劲的吹吧,等到一个月你要是办不成这事,我看你怎么办。行了,别在这里站着了,看见你我就心烦,回去想办法解决这事去!”梁昌贵没好气的挥挥手道。

    “是,我这就想办法!”苏沐起身走出办公室,当门被关上的瞬间,梁昌贵坐在椅子上自言自语着。

    “难道真要舍下我这张老脸,去让那个小兔崽子帮忙不成,唉,年轻啊,还是太年轻,冲动...”

    苏沐离开书记办公室后便调整好心情,走进了镇长办公室,不出意外面对着的是杨松早就准备好的刁难。

    没有像是梁昌贵那样大声呵斥,因为杨松巴不得苏沐闹事,自以为玩弄权术很在行的他,最为喜欢的便是阴招杀人。

    就像是这次!

    杨松直接给苏沐说,镇财政没钱,一个月内要将大柳树小学改造好,资金的问题全权委托给苏沐自行解决。真要是到时完不成任务,就等着被收拾吧。

    面对着杨松的态度,苏沐倒是无所谓,和这样的人如果吵起来,不说不合规矩,那更是有失他的素养。‘

    等到从镇长办公室出来后,差不多已经快要下班,苏沐简单收拾了下便走出镇政府,在其余人复杂的目光中走到门口。

    而就在苏沐身影刚刚出现在门口时,对面一株老槐树之下,一辆停着的迷彩越野车上蹭的跳下一道倩影。落地后,便冲着苏沐招起手来。

    “苏沐,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