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榜

第十六章 大手笔

    足量更新,换不来弟兄们的支持收藏吗?

    ————————————

    自从苏沐将徐炎送到派出所后两人的联系便一直没有断过,在来之前便知道黑山镇情况的徐炎,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便和苏沐这个脾气相投的副镇长混在一起。倘若不然,徐炎也不可能这么大热的天,跟着他前来县城看建材。

    “我说老苏,你说这杨松是不是太不地道了,这么大的事,黑山镇竟然一分钱都不拿出来。要知道这可不是为了你盖房子,是为了全镇那些孩子办好事那。”徐炎猛地灌了一口啤酒不屑道。

    平时只要不上班,两人私下里相处,都不会直接喊什么职务,全都是老苏老徐的喊着,显得亲切不是。

    “没办法镇财政的确是没有多少钱。”苏沐笑道。

    “就算再没有,我就不信拨不出来万儿八千的,这就是他杨松明摆着在算计你。我算是看出来了,这杨松就和杨虎一样,全都是一群混蛋。”徐炎狠狠道。

    “老徐,这几天都忙着跑这事,我还没有问你那,在派出所干的怎么样?”苏沐举起酒瓶喝了一口问道。

    “鸟样!”徐炎忿忿道:“巴掌大的地方净是鸟事,全都是一群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混蛋。尤其是那个杨虎,还有那个副所长张卫国,两人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平常除了喝酒打麻将,正事不干一件。”

    说到这个徐炎便感到愤怒的很,黑山镇怎么说都是一个乡镇,哪怕再小再穷,每天也都有事发生。但杨虎那个混蛋,从来不干正事。徐炎亲身经过的几件事,很是说明问题。

    “老苏,你见过明摆着盖一个章就能解决的事,硬是给拖拉了半个月之久吗?你见过当警察的眼瞧着两人打架非但不劝阻,还在旁边嬉笑着调侃的吗?你见过明明是私事却到最后签成公家单的混账事吗?”

    徐炎说到这里感觉很是气不过,一仰脖子将剩下的啤酒喝干的同时,冲着旁边大声喊道:“老板,再给我来几瓶,真他妈的窝囊!这要是搁在部队里面,老子非把他们收拾的下不了床!”

    徐炎说的这些苏沐怎么能不知道,他可比徐炎早到好几个月那。就算没有进入过派出所内部,也都听说过。但没办法,谁让杨虎是杨松的人,派出所就是镇长手中的自留地,油水不进,你能有什么办法?

    梁昌贵这个老书记都没有办法解决的事,苏沐这么个无权的副镇长又能怎样?说到底,还是没权闹的!

    “老徐,这事着急不得!”苏沐笑道。

    “这他娘的都是什么事,来,继续喝酒。”徐炎举起酒瓶碰了下。

    “老徐,我还没有问你那,你是怎么想的,那么多好乡镇不去,偏偏要来黑山镇。再不济,以你家的关系,留在县公安局都行啊。”苏沐好奇的问道。

    这几天的相处,苏沐已经知道徐炎的身份,他果然像是苏沐所猜的那样,不是没根没底的人。徐炎老爹徐峥成,是邢唐县公安局副局长,尽管没多少话语权,但好歹也是副局长,想要给徐炎安排个好地还是没问题的。

    “老苏,别瞎猜了,这都是我自愿的。与其留在县公安局那种地方,不如下到地方。我说那里最穷最苦就去哪,结果老头子就给弄到黑山镇了。”徐炎无所谓道。

    原来是这样。

    “要不我走走老头子的后门,让他...”

    徐炎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苏沐摇头打断,说实话徐峥成这条线是苏沐想要把握的,毕竟有着徐炎这层关系在,总能派上用场。但因为这样的小事就用掉,实在是没必要。

    再说就算徐峥成开口又有什么用,邢唐县财政局的局长也是谢文的人,想要让他违背谢文的心思而拨款,做梦吧!

    “这事我自有办法,想想差不多应该现在就有回信了。”苏沐的话刚落地,手机便传来清脆的乐声。

    “苏沐,是我,是不是等着急了?”叶惜在那边脆声道。

    “是啊,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快疯掉了!”苏沐配合着说道。

    “咯咯!”

    手机里传来叶惜的脆笑声,“不和你瞎贫了,知道吗?这次咱们真的要赚大发了。那三样古董我都卖了,你都难以想象卖了多少钱。还有你的小学危房改造我也帮你筹到资金了,现在我们就在路上,差不多两个小时后应该就能到邢唐县。”

    “是吗?那太好了,我现在就在县城,你们到了再联系。”苏沐说道。

    “好,一会再联系!”叶惜说完便挂掉电话。

    “怎么样?瞧你那样是不是资金有眉目了?”徐炎激动道。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出马?放心吧,两个小时后咱们的钱就会到位,来吧,先庆祝一个再说!”苏沐举起酒瓶。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有办法的!”说着两人便碰了一下,仰起脖子将啤酒全都灌进肚中,就像是要将所有憋屈全都喝掉似的。

    青林市开往邢唐县的国道上,一辆舒适豪华的中巴客车稳稳的前进着,车里面坐着几位衣着入时,看样子便知道是事业成功的人士。叶惜坐在车的前面,旁边坐着的是个中年男子,满脸笑容,金丝眼镜看上去很有身份地位。

    他叫何笙,是盛京市专做水产生意的老板,这次陪同叶惜前来黑山镇,其实很简单,便是想着借此和叶安邦拉上关系。

    前几天何笙接到叶安邦秘书的电话,说是让他组织几个商家前来黑山镇,考察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投资项目,并且指出叶惜会亲自过来,何笙便知道该怎么办。

    对何笙来说,什么黑山镇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带着几个不错的合作伙伴这次过来就当是游山玩水,然后再随便捐点资就是。反正这种回报社会,为山区孩子做点好事的事,他是很乐意的。

    “叶小姐,你说的那个黑山镇还没有到吗?”何笙笑着问道,心里面其实一直在猜测,能让叶安邦这么做的家伙,到底和叶惜有什么关系。

    “还没有那,早着那。何经理,你是不是累了?累了的话就休息下,咱们先到邢唐县住下再说!”叶惜微笑着道。

    “不,怎么累那!这才哪到那,我看也别住了,要是时间够的话,咱们就直接去黑山镇。”何笙笑着道。

    “那最好了!”叶惜道。

    “叶小姐,其实咱们两人没必要这么生分。或许你还不知道吧?我和你一样,都是江大经管院毕业的。”何笙拉起关系道。

    “真的啊?何经理你也是江大经管院的?”

    “没错,我比你早毕业十年。说起来都怪不好意思的,做了这点小买卖,都不够丢母校的脸的。”

    “何经理,你这话说的就太违心了,你这还叫做小买卖?整个盛京市的水产都要被你垄断了。”

    “哈哈!叶小姐...”

    “别,何经理,既然咱们都是江大毕业的,你就叫我叶惜吧,或者喊师妹也行。”

    “好,痛快,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你也别喊我何经理了,叫我一声师兄吧。”

    “好啊,何师兄!”

    ......

    很快何笙和叶惜的关系便因为师兄妹而拉近不少,实际上叶惜早就知道何笙的身份,不然也不可能找上他。何笙当年是自己导师比较看中的一个学生,事实证明何笙还真的做的不错。

    就因为导师说了一声何笙这人别看生意做的大,骨子里面还是不错,是个有爱心的人。叶惜才会通过叶安邦的秘书杜成找上何笙,不然她肯定会选别人。

    再说叶安邦从来没有开过这样的口子,为了私事而让杜成办事。但这次架不住叶惜的撒娇,加上这次又是做的好事,苏沐这小子还算不错,救过叶惜的一条命,就权当是帮他这个忙了。

    两个小时很快便过去,等到叶惜再次打来电话时,苏沐和徐炎已经在国道口等着。中巴车停下后,叶惜一群人便走了下来。

    “不是吧?这么夸张?叶惜,你到底想要搞什么,带来这么多人?”苏沐有些惊讶的说道。不说别的,单单就是招待费便够他喝一壶的。

    “瞧你那样,害怕了不成?放心吧,现在天还早,我们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帮你忙的,咱们直接去黑山镇,然后走个程序,将资金给你放下后,我们连夜还要赶回盛京市。”叶惜笑着说道。

    “这怎么行?连夜还要回去?”苏沐皱眉道:“既然来到这里,那就是我的客人,我怎么都要招待一番。不然传出去,我都丢不起这人不说,以后还有人敢来黑山镇投资吗?”

    “行,你说了算,那咱们就先去黑山镇办正事吧。等下我给你介绍个人,这次的资金就要落到他身上了。”叶惜微笑道。

    “好!”苏沐点点头,想到身边还有人,便介绍道:“叶惜,这位是我在黑山镇最好的兄弟,徐炎。徐炎,这位是我的大学同学,叶惜。”

    “你好!”

    两人很为简单的问候,让苏沐有些好奇的是,徐炎除了第一眼瞧见叶惜有些惊艳外,后来便再没有任何过分的举动。看来这小子还真的不简单,换做别人,看到叶惜这样的美女,恐怕眼珠子都要挖不出来了。

    等到众人方便完,再次回到车上后,叶惜便笑着介绍起来,“苏沐,这位便是这次为黑山镇那些孩子投资来的何笙何经理,对了,何经理,不,应该叫做何师兄,他和咱们一样都是江大经管院毕业的。何师兄,这位便是我给你提起的苏沐,黑山镇主管科教文卫的副镇长!”

    “这么巧?你也是江大毕业的,那就是我的小师弟了。哈哈,看来咱们江大就是人才辈出,竟然这么年轻便成为一镇之长,了不起啊!”何笙眼底划过一抹惊异的光芒,大笑着说道。

    “何经理,说笑了,我只不过是个副镇长,只是帮着黑山镇村民做点小事而已。哪里像是何经理这样,功成名就,你才是咱们江大的骄傲!”苏沐并没有直接喊何笙师兄,他的身份决定了他不能像是叶惜那样随便。

    该攀交情时攀,不该攀时就得小心谨慎。

    何笙倒是没有多少吃惊,在商场上早就搏杀的经验丰富的他,一眼便看出苏沐这么做的用意。心底不由暗暗点点头,最起码两人的初次见面还是很愉快的,他也知道苏沐是个很有分寸的人。

    “我算什么最大骄傲,只不过是经营些小本买卖了。和苏镇长相比,你为了黑山镇孩子所做的那些事,让我惭愧啊。”何笙笑道。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何经理咱们工作岗位不同,谈不上惭愧不惭愧。这次你们能过来,我便很高兴。诸位,等到了黑山镇,我便代表镇政府为你们接风洗尘。饭菜有多好不敢说,最起码能保证你们吃个新鲜。”苏沐笑着起身扫过车厢,没有只顾着和何笙交谈,而忽视了那些人。

    果然随着苏沐的这句话,那些人都开始变的高兴起来。没错,他们是跟着何笙前来,是看着他的面子办事。但如果你这样一个穷县僻壤的小镇长,都敢在他们面前拿捏,他们心里是会不痛快的。

    “徐炎,帮我招待几位。”苏沐和何笙坐下聊起来的同时,招呼着徐炎去车后面,扮演起陪聊的角色。

    通过交谈,何笙发现眼前这个小镇长,的确是有些才能。对某些经济观点的研究,比他都要深刻。尽管仍然摸不透叶惜和苏沐的关系,但这并不妨碍何笙从心里开始接纳苏沐,愿意和他聊天。

    当然在这其中间隙,苏沐也抽空给镇上打了个电话,分别通知梁昌贵和杨松,汇报这次何笙带队前来投资的事情。

    这事虽然是苏沐主管的,但官场上该有的规则必须遵守。因为那些资金不会交到苏沐手中,而必须由杨松这个镇长代为收下实行监管。

    党委管人事,政府管经济,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黑山镇镇政府门口。

    因为苏沐的这个电话,好久没有过的情景出现,梁昌贵和杨松还有其余几人全都出现。这其中便有黑山镇纪委书记董向瑞,党政办主任何成礼,副书记张安和副镇长马扬帆。简单来说除了苏沐外,黑山镇的领导班子全都出现。

    “老书记,苏镇长的电话是真的还是假的?他真的拉来了投资商?”董向瑞低声道,他和张安那是梁昌贵的人,而马扬帆和何成礼则和杨虎走的比较近。爱屋及乌之下,生怕苏沐要是谎报军情的话,那后果就严重了。

    “是啊,老书记,苏镇长敢肯定吗?”张安同样问道。

    “放心吧,我相信他还不敢在这个问题上弄虚作假。”梁昌贵沉声道:“咱们等着就是,很快就能知道真假。”

    这边三人说着的同时,杨松那边也小声议论着。只不过他们没有谁看好苏沐,都以为他是在糊弄,应付差事。

    “最好是这样,那我就好好收拾收拾苏沐,将他踢出镇政府。”杨松眼底闪动着不屑的精光暗暗道。

    时间分分秒秒流逝,梁昌贵几人没有等太久,眼前便开过来一辆中巴车。车刚停稳,从上面便鱼贯走出几个人,为首的赫然便是黑山镇副镇长苏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