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榜

第十九章 服从组织决定

    金色数字!

    灰色数字代表着撤职,红色数字代表着离职,金色数字代表着升职,现在官榜能够显示的是日,这便是说徐炎距离升职还有天!

    依着徐炎现在的职位,那么天之后他便会成为黑山镇派出所所长!

    这怎么可能?

    黑山镇派出所那是杨虎的地盘,上面有着杨松照应,徐炎怎么能够顺利的成为所长?更别说其中还有一个副所长张卫国压着?难不成是徐炎老爹帮着调动的?

    瞬间苏沐的脑中便浮现出这些念头,可惜的是官榜只能够显示升职的数字,却并不能够过多显示别的。真要是连升职原因都能够显示的话,那可就是妖孽了。

    “我说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老是魂不守舍的样子,难道说是中暑了?要不要我给你弄点藿香正气水喝喝?”徐炎笑着道。

    “你才中暑那,就我这体格,怎么可能中暑。走吧,你不是想要逛逛这古玩街吗?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做真正的鉴定家!”苏沐大笑道。

    既然想不通原因,苏沐干脆就不去想。反正这对徐炎来说是好事,要是他能够执掌黑山镇派出所,对自己都大有好处。

    任何时候任何上位者,如果不能够将执法机关完全掌握,绝对都是难以回避的大失误!像是梁昌贵这样的人只是例外,因为他的威信足以威慑住派出所。要是换做别的乡镇,派出所不听镇委书记的招呼,那这个镇委书记可就要睡不着觉了。

    古玩街和以前一样,仍然很为火爆热闹。苏沐走在这里,脑中便想到赵四海这个综合治安科的科长,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被收拾。

    “老苏,瞧瞧那边的那尊石佛,是不是有些年头?”

    “不是吧?竹雕都拿出来卖,这玩意还能是古董吗?”

    “砚台,啧啧,我不要砚台,就我那字拿出来都不够丢人的,老苏你的字不错,要不过来瞧瞧?”

    ......

    徐炎哪里像是来这里淘换古董的,倒像是个导游,不断的说着。如果不是和他的关系变的相当铁,苏沐都要受不了。很难想像这么一个彪悍的男子,竟然还有这么鸡婆絮叨的一面,相当有意思。

    和前次过来没有多少钱相比,这次的苏沐可谓是身价颇丰。叶惜卖掉的三样古董,零头都给他打到卡上,有着八十万。而且叶惜说了以后还会有钱,源源不断的打进来。这便使苏沐基本上不用有任何后顾之忧,能肆无忌惮的淘宝。

    两个小时下来,苏沐将官榜用来鉴定的五次机会全都用掉,又被他淘到了五件不错的古董。

    现在的苏沐在选择古董的时候,走的就是一个路线,那便是哪种东西越贵我便要哪个。在捡漏的基础上做到这个,便意味着苏沐想不发都不行。

    “真是可惜的很,没有我喜欢的玩意。”徐炎摇头道。

    “你喜欢的玩意,莫非你想找件古代的匕首吗?”苏沐笑道。

    “咦,你怎么知道的?”徐炎惊奇道:“我好想从来没有给你说过,我喜欢那种冷兵器的事吧?”

    “是,你是没有给我说过,但那还用说吗?你是当兵退伍的,不喜欢格斗不喜欢冷兵器喜欢什么?枪你早就玩腻了,你给我说说,这还用猜吗?”苏沐当然不能说出,我有官榜和你第一次见面时便知道你喜欢什么。

    “赫赫,不愧是才子镇长,这都知道?没错,我就是喜欢冷兵器,最好是那种像军刺的兵器。可惜,这条古玩街上摆着的都是假货,没有一个是真的。”徐炎无奈的摇摇头。

    “放心吧,这事包在我身上,绝对能够给你淘到一件吹毛断雪的匕首。”苏沐微笑着应承下来。

    因为时间关系,两人没有继续在古玩街淘宝,骑上派出所那辆摩托车,便向着黑山镇开去。

    叮铃铃!

    就在两人刚刚回到镇上,还没有来及告别的时候,苏沐的手机悄然响起,接通后里面传来杨松的声音。

    “是苏镇长吗?你现在来我这里一趟,有件事需要和你交待下。”

    “我马上过去!”苏沐说道。

    “怎么?杨大镇长找你?”徐炎皱眉道。

    “是的!”苏沐道。

    “肯定没有好事,你要上点心,别被他给阴了。我总觉得他不会那么好心,将三十万资金就那样全都给你支配。”徐炎沉声道。

    “我知道怎么做,谁敢打这笔钱的主意,我就和谁没完!”苏沐说完便转身向着镇政府走去,很快便出现在镇长办公室内。

    和以往那种瞧见苏沐爱搭理不搭理的样子不同,这时的杨松几乎在苏沐出现在房内的同时,便微笑着递过来一盒烟。

    “知道你烟瘾大,来,在我这里没什么忌讳,抽吧。”杨松笑着道。

    事出无常必有妖!

    苏沐心里戒备的同时,手上的功夫却是没有闲着,急忙走上前几步,笑着抽出一根红塔山来,美滋滋的点着。

    “能抽上镇长的烟,这可不是谁都享受的待遇。”

    “你小子,少在这里给我滑头。”杨松心情出奇的好,竟然从办公桌后面走出,和苏沐坐在旁边的茶座上。

    “苏沐啊,你来到咱们黑山镇也不算短了,从你开始主持科教文卫工作以来,可谓是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你做的一切,镇政府都看在眼里,这些可都是实打实的功绩,没有谁能抹杀的。”

    不对劲,实在不对劲。

    苏沐虽然不知道杨松为什么愿意这么屈尊和自己说话,但就是这几句场面话便让他直觉的嗅到一种阴谋的味道。

    “杨镇长,你这话说的,我做的任何事都是在您的领导下完成的。如果没有你和镇政府的领导,我就算想要做事也得能做成那。所以说,不管我做了什么事,那都是杨镇长你领导的好。”苏沐笑着说道。

    “你这个小同志就是喜欢说好话!”杨松笑着吞云吐雾道,“苏沐,你也知道咱们黑山镇的教育状况,在邢唐县的所有乡镇中是倒数第一的。这次县教育局下达的任务,我原本是没有抱什么希望的。但偏偏你就给拉来这么大一笔资金,好啊!这下咱们黑山镇便能够真正的为孩子们,为镇上的教育做出点好事。”

    “只要能让孩子们有学上,我做任何事都值得!”苏沐说道。

    “是啊,这件事原本就是你主抓的,而交给你我也很放心,但是...”杨松的话说到这里明显有了停顿,脸上也露出一种为难的神情。

    来了,果然来了,是在这里等着我那吧?哼,我倒要瞧瞧你这个笑面虎,能够玩出什么花招。

    “杨镇长,有什么话你就说,我坚决服从组织安排!”苏沐表态道。

    “我就说嘛,苏沐你怎么都是江南大学毕业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是我们党的优秀党员。事情是这样的,青林市市政府要举办一场有关乡镇干部如何更好的和村民进行沟通,带领他们致富奔小康的研讨会。经过镇政府领导班子研究和上报县委,组织决定派你去参加这个研讨会。为期二十天!”杨松笑着说道。

    “二十天?什么时候开始?”苏沐平静的问道。

    “后天开始,你明天就要前往青林市政府办报到!”杨松说着便从桌上拿过来一个信封,“资料都在这里面,你到时候直接拿着过去就行。”

    够狠啊!

    杨松啊杨松,我说这几天你怎么那么消停,原来是在谋划这事。这算什么,眼看着大柳树小学的危房改造就要开工,你让我在这个要命的时候离开,去参加什么研讨会。什么时候发展经济是我主管的事情了?以前怎么没有见到你对我这么好,现在想起来让我去参加,这算什么?

    摘桃子也没有这种摘法!

    你杨松的吃相也未免太难看了吧!

    越想这个苏沐的心情便越糟,脸色也变的难看起来,就在他准备爆发的时候,杨松的一句话让他暴躁的心情当场冷却不少。

    “苏镇长,这件事梁书记也知道,他也点头了,你现在就拿着资料过去找他,他有事情交待你。”

    什么?梁昌贵也知道?那么说这件事便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自己拉来的这笔资金,要落在杨松手中。

    “杨镇长,我想问下,我要是去参加研讨会,大柳树小学的危房改造谁负责?”苏沐脸色有些不善道。

    而这样的神情看在杨松眼里却是很为正常,如果说听到这样的安排,苏沐都能够无动于衷,保持着绝对的冷静,不闹点脾气,依着苏沐现在的年纪,那才是真的有鬼。

    “你放心,这件事我会亲自抓起来,建筑队和设计方案我都会保证没有任何问题。”杨松微笑道。

    “那好,希望杨镇长尽早完成这事。您要没什么吩咐的话,我就去书记那边了。”苏沐起身道。

    “去吧!”杨松微笑着目送苏沐离开,当大门关上的瞬间,脸上的笑容变的越发浓郁,美滋滋的坐回桌后,将烟蒂摁在烟灰缸中的同时,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

    “谢少吗?我是杨松,你看什么时候有空的话来一趟黑山镇,咱们商量下小学危房改造的工程?”

    镇委书记办公室。

    “怎么?心里面还是有疙瘩?解不开吗?”梁昌贵的烟瘾很大,一天三包都不够,但以他那点工资,想要抽好烟是不行的。因此抽着一两块钱的烟,弄的办公室里面乌烟瘴气很是呛人。

    “老书记,这不明摆着就是抢我的功绩吗?那个什么经济研讨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负责这个的吗?黑山镇的经济不是一直都有马镇长主管的?”苏沐心里没气那是假的,在杨松那里不好撒出来,在这里倒是毫无遮掩的全都倒出来。

    没办法,谁让梁昌贵和苏沐的关系算不错的,真要细分的话,苏沐那便是梁昌贵这边的人!

    “苏沐啊,我就知道你会有想法,其实完全没必要。没错,让你去参加这个研讨会最初我也想拒绝,但后来一想你在大学学的便是经济,去参加下这个也挺好。要知道,依着你的资历,原本是没有机会去参加的。

    有资格去那里的,都是各个乡镇的镇长,县里面的机关一把手。你去的话,回来后我也能给你说说话,让杨松将经济那块分出来点给你。这样,总不至于让你一直抓着科教文卫,而失去用武之地。”梁昌贵解释道。

    “老书记,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心里就是不痛快!再说将这么大一笔钱交给杨松,我不放心,万一...”

    “没有万一!”梁昌贵大声道:“他杨松要是敢打这笔钱的主意,我就算拼了这条老命都得和他算账!你就放心的去吧,这里有我给你看着。”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苏沐知道一切都没有机会挽回。尽管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在为这事奔跑,但组织的决定自己是没有可能违抗的。再说如果杨松真的是用心办事的话,自己当不当这个实施者也无所谓。

    想通这个,苏沐便点点头,“老书记,我服从组织安排!一会将手里的材料全都转给杨镇长后,明天我便动身前往青林市!”

    “这就对了!”梁昌贵大笑道。

    当苏沐被从危房改造小组踢出来的事传出来后,黑山镇上上下下没有谁有任何的意外。你原本就是个没权的副镇长,就算能拉来钱又怎样?说把你踢出去,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在黑山镇这一亩三分地,你苏沐还没任何话语权。

    “老徐,我拜托你的事上点心,有任何情况,林晨会和你联系的。记着,到时候有事一定要及时通知我。”苏沐严肃道。

    “你就放心的去吧,这里有我给你看着。”徐炎大声道。

    “好!”

    迎着清晨的阳光,苏沐坐上长途客车,经过一番折腾后出现在青林市。而到这儿之后,他没有想到,竟然遇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