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官榜正文 第二十章 市委党校

正文 第二十章 市委党校

    青林市作为地级市,在江南省中的经济排位尽管谈不上靠前,却也绝对不是末位,为中等层次。苏沐下了长途汽车,出现在客运站外,很明显的能感觉到这里的人流量,比邢唐县高出一个档次。

    苏沐随便坐了辆人力三轮车,边看着两边的风景边琢磨着黑山镇的发展,不知不觉中便出现在市委党校。这次举办的“走到农民中去”思想政治教育研讨会便是市委党校挂帅,其余组织协助举办的。

    “对不起,你找谁?”门岗将苏沐拦下。

    “我是来报到的!”苏沐笑着道。

    “你?”门岗皱眉道,不相信的上下打量着。要知道这次能够前来参加研讨会的,都是青林市下辖各个县镇的头头。再次的都是打车过来的,像苏沐这样坐着人力车前来的根本就没有。

    “这是我的报到信!”苏沐懒得和他纠缠,直接将报到信递出,门岗接过检查是真的后,脸上顿时露出笑容。

    “研讨会在左边那栋楼112室报到!”

    “多谢!”苏沐谢过之后,收起报到信便径直走向112室,和这样的门岗较真,他还没有那个闲工夫。

    等报完到后,苏沐便前去分配的宿舍,和别的富裕乡镇出来的那些干部不同,人家都有钱能报销,所以很少有人住党校提供的宿舍。苏沐虽然有钱,但那是自己的,和公家的不能搀和。

    再说即便能报销,苏沐也不会去花那个钱,又不是没地方住。党校宿舍他觉得就挺好,再说这里也不是谁想住就能住进来的。

    “苏沐!”

    就在苏沐找到宿舍进去后,里面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正在聊天闲侃的两人中蹭的站起一个,赫然便是龙井镇的周正。

    “周哥,你怎么也在这里?”苏沐也有些惊讶。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哈哈,没想到啊,咱们哥俩儿这么有缘分。分开没多久,这便又碰上。没得说,今晚我做东,咱们三个好好喝一场。”周正大笑道。

    “这位是?”

    苏沐瞧向另外一个男子,他穿着浅灰的裤子,白色短袖体恤,很为标准的公务员打扮。两只眼睛从苏沐露面后便滴溜溜的转动,一眼就能认出是个精明的人。

    “瞧我这激动的,都忘记给你们介绍,这位是老池,池钧丰,咱们邢唐县旅游局的副局长。和我是大学同学,都不是外人。老池,这个便是我给你说过的苏沐。”周正介绍道。

    “你就是苏沐?”池钧丰眼皮微挑笑着道。

    “是我!”苏沐笑着伸出手,池钧丰很为敷衍的碰了下随即便收回,“你苏沐的大名现在整个邢唐县可是人尽皆知那,连县委书记儿子的人都敢打,我要是再不认识那就真的是有眼无珠了!”

    “不敢当!”苏沐碰触到池钧丰手指的瞬间,脑海中的官榜便倏的出现,清晰的列出对方的情况。

    姓名:池钧丰

    职务:青林市邢唐县旅游局副局长

    喜好:书法

    亲密度:十

    只有十点的亲密度吗?苏沐心底暗暗衡量着,池钧丰嘴上说的话虽然**却很为热乎,但真要仔细观察的话,不难发现他眉宇间流露出来的那种感觉是很为不屑的,对苏沐所作所为的不屑。

    想必如果不是碍于大家都在体制内厮混,没必要结怨的话,恐怕这十点的亲密度都不会有!

    实际上正如官榜所显示的那样,池钧丰对苏沐的印象从他敢打县委书记儿子这件事便直线下降。你不过只是个小镇长,却这么不知进退。像这样的人,没有必要深入的结识,以免影响到自己的前途。

    这十几天就权当是陪着周正,没必要的话池钧丰是不会再搭理苏沐。

    “行了,既然大家都认识了,那就没得说的,苏沐,放好东西咱们找地喝酒去!”周正大声道。

    “你们去吧,我突然想到还有点事要办,就不过去了。”池钧丰突然说道。

    “老池,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吗?”周正脸色一沉。

    “老周,我是的确有事,反正还要在这里待好几天,来日方长嘛。”池钧丰淡然道,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面已经分明带出一种上位感。

    “老池...”

    “周哥,既然池局长有事,咱们就不勉强了,来日方长!”苏沐笑着说道,将东西放下后,便和周正走出宿舍。等到两人离开后,池钧丰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嘴角露出一抹浓烈的不屑。

    “哼,就你们这样的还想和我喝酒,够资格吗?周正,瞧瞧你这么多年才混了个没前途的副镇长,能和我比吗?和苏沐这种愣头青结交,你算是完蛋了!没救了!”

    池钧丰边嘟囔的同时,边拨出一个号码,电话接通的瞬间,脸上的不屑很快便变为谄媚的笑容。

    “苏局长,是我,邢唐县小池,我来市里了,您有空吗,我请您吃顿饭...”

    说到对青林市的熟悉,周正明显比苏沐要厉害。两人没有去什么大酒店,就在党校附近随便找了家饭店,要了几个凉热菜便开始喝起来。

    “苏沐,你怎么现在被安排到进这个研讨班?奇怪啊,你现在应该正忙着黑山镇小学危房改造的事。难道你不知道,要是这件事办不好,你就会被高萍借机发难啊?”周正好奇的问道。

    “周哥,这事其实已经不归我管了。”苏沐吃着花生米随意道。

    “不归你管?什么意思?”周正急声道:“难道你被撸下来了?这么快?不对啊,真要是撸下来,你就没有可能在这里学习啊。”

    “周哥,你就别瞎猜了,其实是这样的...”

    苏沐将事情从头到尾有针对性的说了一遍,周正听完后忍不住苦笑着摇摇头,“苏沐,这次可是你吃亏了。这么大的政绩,就这么被人给半道劫了,多可惜啊!”

    “那我也没办法!”苏沐笑道:“只要那笔专项资金能用到实处,能够真正为黑山镇的孩子们办点实事,谁要这功绩都无所谓。倒是周哥你,龙井镇的这件事难道你不用管了?怎么将你给派出来了?”

    “龙井镇的情况比黑山镇好很多,小学学校刚翻新没几天,这次教育局下达的任务根本就没事。”周正笑道。

    “我说你老哥怎么过来了!”苏沐笑道。

    “苏沐,这十天咱们就都要在一个宿舍混着了,有句话先给你说下,那个老池这人...”周正的话还没说完,苏沐便端起酒杯打断。

    “周哥,你是你,他是他,我这人分得清楚。”

    “痛快!知道你心里没疙瘩就行,来吧,咱们喝酒!”周正大笑道,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关系,万一苏沐和池钧丰发生点什么矛盾的话苏沐难办。

    池钧丰你个混蛋,不就是现在比我混的好吗?至于这么狗眼看人低,亏咱们还是同学,竟然这么扯淡!

    这顿酒喝的很是舒畅,苏沐通过和周正的聊天,结合着官榜赐予的官术,对为官之道又有了很深的认识。很多话他都对周正说了,这种没有顾忌的表现,完全是因为到现在为止,官榜给出的周正的亲密度,赫然飙升至八十,比在邢唐县城时又多出二十。

    酒足饭饱之后,两人便回到宿舍,蒙头就睡。至于池钧丰什么时候回来的,两人根本不知道。

    而接下来的日子便是很为无聊的研讨会,这让原本对这次的活动有些希望的苏沐感觉很没劲。

    研讨会上所讲的那些怎么和农民打交道,为农民服务的思想方法,全都是建立在理论基础上。不能说完全经不起实践推敲,最起码依着苏沐在最基层工作着的经验看,很多都是花架子,属于一推就倒的。

    幸好每天的会议并不占用多少时间,结束后苏沐便在周正的陪伴下,有机会好好逛逛这座青林市。周正不愧是地道的好导游,有着他在苏沐很容易的便找到青林市的古玩集散地,是一处位于闹市区的古香古色的大院。

    六七天下来,苏沐将官榜利用到极限,每天五次机会没有放过一次,全都拿出来用掉。别说,硬是在这里淘到大小古玩几十件。估摸着下来,差不多得有至少小千万的价格。

    当然在周正眼里并不认为苏沐这样的捡漏有多靠谱,纯粹以为苏沐是好玩,连带着他也买了几件,就当回去当作装饰。

    日子一天天流逝,转眼间九天便这么过去,明天便是党校研讨会结束的日子。这几天赚的盆钵皆满的苏沐,说什么都要请周正去大酒店吃顿好的。

    “说到这青林市最有名的酒店,当属雅筑,苏沐,你要是真的想请客,不如咱们就去那里?”周正开玩笑道。

    “那就去雅筑!”苏沐随意道。

    “不是吧?真的要去雅筑!苏沐,我就是随口一说,咱们别去那了。那里的服务好是好,但菜贵,我...”

    “周哥,和我你这么客气做什么,我都说了要请你吃顿好的,难道还能说话不算话?放心吧,吃不穷我的。走,就是雅筑了!”苏沐笑道。

    “得!那我就沾你的光,去这雅筑转转,别说我是真的想去那里瞧瞧,到底有多奢侈豪华。”周正笑道。

    “对了,池钧丰那?”苏沐边向外走边问道。

    “他呀!哼,能干什么,还不是溜须拍马屁去了。别理他,和他当同学我甘认倒霉。”周正不屑道。

    听到这话,苏沐没有再说什么。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办事风格,有着自己的行事准则,他从来没想过去干涉别人,也干涉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