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榜

第二十一章 狗眼看人低

    雅筑会馆的确是青林市首屈一指的四星级酒店,是青林市餐饮业的龙头老大。不管是谁都以能够前来雅筑请客为容,因为能够来到这里,本身便是身份的象征。

    而如果没有提前预约的话,在雅筑会馆只能在大厅吃饭。这还要看客流情况,客人多的话,就必须排号在外面等着。

    今天苏沐的运气还不错,等到到雅筑的时候,虽然包厢全都预订出去,但大厅中却还是有着几张空桌。

    “周哥,实在不好意思,只能在大厅了。”苏沐有些抱歉道。

    “都是自家兄弟,这么客气做什么。说实话,能来这里吃顿饭便够可以的。”周正毫不在乎道。

    其实周正从坐下后两只眼睛便滴溜溜的乱转,瞧向四周的装饰。以他龙井镇边缘副镇长的身份,还真的没有资格来雅筑大酒店。有时候不是说不能来,实在是因为想来也吃不起。在这里随便一顿饭,没有大几千是下不来的。

    “苏沐,你确定要在这里吃饭吗?”周正问道。

    “当然!”苏沐笑道:“坐都坐到这里了,难不成这事还有假?这几天都是周哥请我,眼看研讨会就要结束,怎么都该着我回请一次了。”

    “没看出来,苏沐你还是个有钱人。不过有句话老哥要提醒你,有的钱能拿,有的钱却绝对不能伸手。”周正肃声道。

    苏沐知道周正是为自己好,微笑着道:“周哥,你就放宽心吧,这钱不脏,随便吃随便喝就是。你这几天难道还没见到吗?我全都是自己倒腾古董挣来的,难道说这钱也和党的政策冲突?”

    “哈哈,我就是随意一说,你的为人难道我还不相信吗?既然你是有钱人,那没的说,今晚吃大户了。服务员,把菜单拿过来,还有你们这里的好酒先来两瓶!”周正大笑着道。

    “周哥,随便点,吃不穷我的。”苏沐微笑道。在体制内能有个朋友的确是不容易的事,多个人便多条路。况且周正在自己最为为难最为没权的这时选择站在一起,就冲这个便值得这顿饭。

    很快两人便边吃边喝起来,苏沐扫向旁边,杯酒交映间一张张脸全都是红光满面。能够在这里吃饭的人,非富即贵。

    要么是仗着能够公家报效,要么就是腰缠万贯的老板。想到这些人在这里大吃大喝的时候,黑山镇那些村民却早早就熄了灯,生怕浪费几毛钱的电费,苏沐便感觉心里一阵不舒服。

    然而不舒服归不舒服,苏沐却知道这便是社会现实,靠着他个人的能力,想要改变这种现实是没有任何可能的。

    “我的理想便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所有穷困家庭全都脱贫致富,让每个人的饭桌上都能荤素搭配。”

    苏沐微微摇摇头,不再去想那些遥不可及的梦想,将心态摆正到自己所掌管的黑山镇上,整个人便感觉舒畅许多。

    “小苏,来,咱们走一个!”周正端起酒杯笑着道。

    “来!”苏沐随意道。

    就在两人谈笑风生吃喝着的时候,从洗手间里面缓缓走出一人,挺着啤酒肚,脸蛋因为喝酒有些发红,这个男子赫然便是池钧丰。

    “没看错吧?是苏沐和周正?他们两人怎么有钱来雅筑?”池钧丰站在洗手间外面,随意的瞧向大厅,突然间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他不敢相信的使劲揉擦着双眼,确定真的没有看错后面露狐疑。

    这几天苏沐和周正要么在党校食堂吃饭,要么就是在附近小吃店打发一顿,对两人自认为知根知底的池钧丰,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绝对不相信他们会有钱来这里吃饭,难不成是打肿脸充胖子吗?

    等下,苏沐...

    池钧丰就在准备上前打招呼的时候,突然间停住脚步,眼珠微转间,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

    “苏沐,说不得要借你肩膀往上爬了。”

    “老池,怎么还不回去?”

    就在这时洗手间内走出一个男子,瞧着池钧丰,走上前大力的拍着他的肩膀,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谢少,我这不是等你那。”池钧丰嬉笑道。

    “是吗?哈哈,放心,不就是你那点小事,等过两天我就给老爹打电话,包你成为旅游局的局长!”谢明浩大笑道。

    没错,出现在这里的男子便是谢明浩。

    谢明浩原本是被老爹谢文禁足在家的,但以他的性子怎么能够耐得住寂寞。好不容易做通老妈工作,才得以来到青林市,美其名曰散心。当然谢明浩来到这里并非是没人管教的,他是住在大舅家。

    而谢明浩的大舅便是青林市旅游局局长苏俊来,今晚这个饭局池钧丰就是请的苏俊来,目的也很简单,想要走关系坐上邢唐县旅游局局长的位子。因为这个,顺理成章的苏俊来便带着谢明浩出来赴宴。

    因为只要谢明浩帮忙,池钧丰能够靠上谢文这座大山的话,没的跑,旅游局局长的位子便算是稳拿了。

    这个关系池钧丰当然也知道,所以他才会拼命的讨好谢明浩。只要能让谢明浩高兴的事,他什么都愿意去做。

    “那就多谢谢少了!”池钧丰笑着道。

    “别开这些空头支票,到时候你多介绍几个旅游局的小女导游给我就成了,哈哈!”谢明浩肆无忌惮的笑道。

    “没问题,只要谢少一句话,旅游局的那些个小导游我都给你留着。”池钧丰嬉笑道。

    “哈哈,就知道老池你会做人,走吧,进去咱们再多喝几杯,省的我大舅在里面多等。”谢明浩说着就要进屋。

    “谢少,等下!”

    “怎么,还有事?”谢明浩眉头微皱。

    池钧丰察觉到谢明浩的不快,急忙道:“谢少,你瞧那边是谁?”

    谢明浩好奇的顺着瞧过去,有些迷离的眼神顿时迸射出精光,脸上露出一种狠毒神情,狞声道:“苏沐!”

    如果不是苏沐,谢明浩的面子怎么会当众被扫?古玩街名誉扫地还是次要,关键是因为此谢明浩的利益大大受损,还被老爹狠狠教训。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谢明浩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

    在邢唐县谢明浩被禁足没办法出来便没有机会收拾苏沐,没想到苍天有眼,竟然让他在这里遇到。

    既然碰到就绝对不能错过!

    这口恶气必须得出!

    整个人愤怒之下,谢明浩竟然没有多想,径直冲着苏沐走过去,三两步便冲到饭桌前面,咣的一下重重拍着桌子。

    “苏沐,这下我看你往哪跑!”

    苏沐倒是没有想到在这里吃饭会遇到谢明浩,更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嚣张跋扈,竟然会上来便拍桌子。但就算这样,他都没有怎样,而是按捺着心中的怒意,很为冷静的瞧向谢明浩。

    “难道在学校老师没有教过你,什么叫做礼貌吗?”

    “我呸!礼貌?你也配!要不是,我能够被禁足那么多天,就冲这个,你今天便别想溜走。”谢明浩大声道。

    “溜走?谁给你说我要溜走了!”苏沐淡然道。

    “苏沐,你这是什么态度?没有听到谢少在给你说话吗?还不站起来!”就在这时池钧丰感到大声喊道,那样子要多小人有多小人。

    “池钧丰,你说什么那?”周正在旁边急声道。

    “我说什么那!周正,这事和你没有关系,这是谢少和苏沐的私事。你要是硬插足的话,别怪做同学的没有提醒你,你也得倒霉!”池钧丰阴森道。

    “没错!今天谁要是给苏沐说话就是我谢明浩的仇人。周正是吧?不想惹麻烦的话,趁早给我一边呆着!”谢明浩不屑道。

    谢明浩尽管不知道周正的身份,但池钧丰都不在乎的人,想必那就是没有什么背景。对待这样的人,以他堂堂县委书记公子的身份,还真不放在眼里。

    “你,我...”周正的脸色不由一沉。谢明浩是谁他是知道的,和谢明浩做对,周正还真的没有想过。一时间,他开始犹豫起来。

    “周哥,既然人家是冲着我来的,你便不要多事了,坐下吧!”苏沐微笑着道,他自问和周正的关系还没有到那种铁哥们的地步,没有必要让人家夹在其中为难。

    说完这话苏沐根本没有给周正任何出声的机会,便扫向谢明浩,“我说谢明浩,你能不能给谢书记长点脸。这里不是邢唐县,是青林市,是雅筑会馆,你难道非要在这里给谢书记丢人现眼吗?”

    “放屁!谁说我给我老子丢脸了!苏沐,你少拿这套来给我说话,今天就明着告诉你,我收拾你收拾定了!”谢明浩嚣张道,丝毫没将苏沐的话放在心上。

    “就是,你一个小副镇长,在这里嚣张个什么劲!苏沐,识相的话就给谢少赔礼道歉。不然的话,回到黑山镇,你的副镇长就会被撸下来!在邢唐县和谢少做对,你真是活腻歪了!”池钧丰在旁边煽风点火道。

    啪!

    原本想要息事宁人的周正,瞧着池钧丰那小人嘴脸,想到苏沐这几天对自己的好,想到反正自己也就那样,没机会进步。管他娘的,先收拾了这个小人再说,不然就这怒火非憋死他不行。

    想到这儿周正便猛地拍着桌子,站起身来指着池钧丰的鼻子就骂道:“池钧丰,**的算什么东西,不就是仗着拍马屁戴绿帽子混到现在这步,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再说就算**的是副局长,那又怎样?谁不知道邢唐县的旅游业就是扯淡,在旅游局当个副局长,你牛逼什么。”

    火大了!

    能将周正逼到这份上,将那份维系着很浅薄的同窗之谊彻底撕掉,实在是因为池钧丰这厮办事说话太不地道。为了升官,竟然将苏沐当作垫脚石踩。这样的人,对生性耿直的周正来说,那绝对看不惯。

    苏沐倒是没有想到周正的脾气竟然说爆发就爆发,但这事搁在谁头上恐怕都会憋不住。要不是周正的话,他自己绝对会当场拍桌而起。

    “哎呦喂,竟然敢冲我拍桌子!老池,这家伙是谁?”谢明浩阴阳怪气道。

    “谢少,周正,龙井镇副镇长,主管科教文卫,不起眼的小镇长。”池钧丰在旁边急忙屁颠屁颠的介绍道。

    “一个小副镇长竟然都敢这么猖狂!不过也正常,物以类聚嘛。苏沐,周正,你们给我听好了,今天如果不跪下给我磕头,这笔帐我和你们没完!撸下来你们的官帽都是次要的,我还要玩死你们!”谢明浩张狂道。

    哗!

    嚣张跋扈的口气听在大厅其余人的耳朵里,都忍不住多瞧了谢明浩几眼,猜测着这家伙到底是谁,怎么敢在雅筑放这样的大话。

    如果这里的事要让谢文知道的话,他非得狠狠扇谢明浩几巴掌。麻痹的,这话老子都不敢说,你比老子还嚣张!

    苏沐再好的脾气这时都没办法忍耐,谢明浩冲着他就算了,现在竟然连周正都连累上。要是没个说法,自己可就真的会内疚。

    苏沐冷笑着扬起嘴角,漠然道:“谢明浩,我的帽子恐怕还轮不到你来摘。你以为你是谁?能代表县政府还是县委?”

    “你管我代表谁,你只要知道我分分钟钟都能灭掉你就行。”谢明浩牛逼道:“跪地磕头!敬茶道歉!”

    “做梦!”苏沐冷声道。

    “mlgbd,你们竟然敢这样说谢少,我非要收拾你们不可!”池钧丰是铁了心要搭上谢文这艘大船,撩起袖子面红耳赤的就要动手。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苏沐很难相信池钧丰竟然是这样的人,这哪里还是什么政府官员,分明就像是市井无赖,甚至连无赖都不如,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混进公务员队伍的!

    “池钧丰,给我上!今天我非要好好收拾他们一顿!”谢明浩在旁边大声喊道。

    酒精涌上大脑,整个人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谢明浩,这时满脑子都是激动兴奋,恨不得将苏沐摁倒在地狠狠的踩着。

    “谢少,你就瞧我的吧!”池钧丰难得有这样表现的机会,说着便向前迈出一步扬手就要开打。

    就在苏沐准备动手反击的时候,酒桌对面突然传来一道愤怒的喊叫声,“池钧丰,你个混蛋,想要干什么?”

    “敢骂我,**的,我...苏局?”

    池钧丰骂骂咧咧的转身,酒壮怂人胆后的狂暴气势在瞧见眼前开口说话的男子是谁后,当场愣住,整个人像是吃了苍蝇般难受。他想要解释却发现这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门上的汗珠像是雨点般滴落。

    “这下有意思了!”苏沐收回拳劲,微笑着坐回桌边,稳坐泰山,按兵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