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官榜正文 第二十四章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弟兄们,官榜不可一日无票,你们的收藏砸票,迫切需要!

    ————————————————

    “嘿嘿,这么漂亮的小妞只要进了派出所,想要怎样那还不是我说了算。”想到这里谢明浩感觉下半身一阵火热,恨不得现在就当场开干。

    然而突然出现的一幕,让他当场错愕,嘴巴长的大大的,不敢相信的瞪大着双眼。

    “多大点事,在青林市真以为长得漂亮就能为所欲为吗?哼,今天我非要落落你们的面子!”苏俊来心底暗暗道。

    但郑豆豆的彪悍出手,让他瞬间呆住!使劲的揉擦双眼,不敢相信这竟然是真的?一个女子就这样将三个男人撂倒在地。

    震惊!

    整个雅筑酒店大厅所有桌子的客人,都被眼前的情景震住。娇滴滴的女子,火辣辣的动手,而且赢得这么漂亮不说,打的还是平常嚣张跋扈,仗势欺人的沿江道派出所民警,这场面简直太火爆了!

    今晚这顿饭吃的绝对值!

    这么精彩的大戏花多少钱都值的看!

    “苏沐,你认识的这是什么人啊!”周正呆呆问道。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是他这个始作俑者能够想象的。这简直太离谱了,袭警,多大的罪名,这女子不但不害怕,反而更加挑衅起来。

    “周哥,安静的瞧着吧。”苏沐淡然道,瞧女子的身手绝对不是普通人,这次谢明浩恐怕真的要遭殃了。

    “李乐天,真的没问题吗?”

    “我说兄弟,你就老实的看戏吧,这种小场面豆豆姐能应付的来。”李乐天站在身后惟恐天下不乱大声喊道。

    苏沐心思一动,没有再多问。自己身为副镇长,如果说真的和这些警察近身搏斗的话,传出去实在不好听,甚至会因此影响到官运。

    “李乐天,透个底,你这个豆豆姐是做什么的?还有你不会就是带着她过来找我的吧?”苏沐问道。

    “具体做什么我可不敢说,只能告诉你,眼前这群混蛋要倒霉了。还有那个什么县委书记的儿子,这次要是不脱层皮,我就跟他姓!妈的,敢调戏豆豆姐,活腻歪了。”李乐天恶狠狠道。

    “你猜对了,这次我过来就是豆豆姐找你帮忙,另外我还有点小事,想要和你商量下。看看你愿意做不?”

    “小事?”苏沐扭头很为平静道:“什么小事?和我别玩心眼,直说就是,不然我现在立马走人!”

    “嘿嘿,兄弟,别这么严肃,一会解决掉这事,咱们边喝边说。然后顺便到上面再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保证你满意。”李乐天笑道。

    介绍人?苏沐心思微动,却没有再说什么。

    “你...你敢袭警...”卢珲没想到事情会出现这样的大转折,一个看上去性感娇艳的女子竟然有着这么强的身手。

    太让人意外了!

    他当场愣住!

    千算万算卢珲都没算到郑豆豆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小美人爆发起来,竟然这么让人恐怖!那过肩摔真要是弄到自己身上,没半年都别想从床上爬起来。

    太刺激了!

    这朵玫瑰的刺太锋锐了!

    “卢所长,这人袭警,你还不赶紧抓起来!你的警棍是摆设吗?”反应过来的苏俊来突然间怒声喊叫起来。

    嚣张,太嚣张了!

    如果不能够将郑豆豆给收拾了,今天这事传出去,苏俊来的面子便算是丢干净了,以后再想要在青林市混都没机会了。

    “妈的王八犊子,竟然还想动警棍!豆豆姐,灭掉他!”李乐天怒声道。

    “卢所长,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敢掏出警棍试试?”苏沐猛地向前,挡在最前面厉声喝道。

    郑豆豆瞧着苏沐的动作,眉头不由微微一动。但她却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小李子,我说过我在这里,你就不要管了!”

    “你想要打我吗?”郑豆豆和苏沐并肩而站冷冷的扫向卢珲。

    “我...”说实话现在卢珲有种骑虎难下的意思,右手已经摸上警棍,却不知道应不应该掏出来。

    “卢所长,你还犹豫什么,动手啊!我就不信他们还敢袭警!”谢明浩像是疯子般在旁边突然大声喊道。

    卢珲懵了,被挑衅的威严在这时爆发出来,拎起警棍冲着郑豆豆就砸去。在众人的倒抽气中,这一警棍非但没有伤到郑豆豆,反而是人家一个错动,直接将卢珲抓起,狠狠的摔倒在地。

    砰!

    警棍掉落开来的同时,砸到旁边的桌子上,卢珲那肥胖的身子摔倒在地后,便痛苦的惨叫起来。好久没有吃过这种亏的卢珲,满脑子全都是疯狂的念头,要将郑豆豆给打趴下狠狠的蹂躏。

    “现在轮到你了!”郑豆豆冷冷的扫向谢明浩。对这个敢调戏自己的人,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大舅,救命!”谢明浩急声道,他那被淘空的身子要是被摔下去,骨头绝对会当场断裂开,他可不敢赌。

    “住手!”苏俊来硬着头皮喊道,盯着郑豆豆那完美的脸蛋,大声道:“你是谁?敢袭警,公然殴打国家公务人员,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报警抓你!我还就不信,这青林市的公安局收拾不了你!”

    说着苏俊来拿起电话就要拨号,然而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苏俊来,你闹够没有!”

    “谁?啊,李书记!”

    苏俊来大声喊着转过身,脸上的表情马上变的精彩起来,愤怒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谄媚,骨子里面恐慌着急忙走上前。

    “没意思了,这出戏要落幕了!”李乐天无奈的耸耸肩,“兄弟,这就是我要介绍给你认识的人,我大哥李乐民,现任青林市政法委书记!”

    轰!

    很为简单的介绍,听在苏沐耳里却不亚于晴天霹雳,李乐天竟然是李乐民,青林市政法委书记的弟弟。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难怪这家伙敢在邢唐县那么嚣张,敢在这雅筑里面发飙,原来有个主管全市暴力机关的老哥。

    “没劲!”郑豆豆低声自语道,丝毫没有因为李乐民的身份而有任何吃惊的意思,语气中甚至有种无所谓的情绪。

    出现在这大厅里面,瞬间成为焦点的李乐民,穿着很为简单的衣服,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儒雅中给人种硬朗的感觉。

    倘若不是因为李乐天介绍,苏沐很难想象,这便是执掌青林市公安系统大权的政法委书记!

    在李乐民这样的人面前,苏俊来这样的角色,连只蚂蚁都不如,随便跺跺脚便能够捏死一批。

    “倒霉,真是倒霉催的!早知道您老人家在这里,我今天来这儿出什么头。这下可糟糕了,要是被李乐民惦记上,哪怕有着市长胡为国这尊大佛在后面顶着,我都会成为弃子!谢明浩啊谢明浩,你今天可是害惨我了!”

    苏俊来脑子乱成一团,站在旁边大气不敢喘一下,额头上布满着汗珠,哪里还有半点刚才耀武扬威的意思。

    被摔断骨头的卢珲,早在李乐民露面的瞬间便自觉的闭上嘴,哪怕疼的要死,他都不敢呻吟出声。

    说到倒霉,卢珲现在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很显然李乐民是和郑豆豆一起的,自己真是吃饱撑的,来这儿找人家的麻烦。被顶头上司的上司的上司惦记上,卢珲顿时感觉世界末日就要来临。

    “苏俊来你好大的官威,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滥用国家重器,我现在不想听你解释,带着你的人马上给我离开。明天自己到市局报到,将这事交代清楚!”李乐民淡然道。

    “是,是!”

    苏俊来马上转身,不敢停留的离开雅筑,谢明浩早就被吓的战战兢兢,这时哪里还敢说话,急忙跟着苏俊来,头也不回的小跑出去。

    “李书记,我...”卢珲急声想要辩解,却被李乐民一眼扫过来,想要说的话再也说不出口,怒火攻心之下竟然给昏迷过去。

    “丢人!”

    李乐民眉头微皱,扫过这时已经苏醒过来的三个民警,淡淡道:“带着你们的所长给我回去,等候处理吧!”

    “是,是!”

    三个小民警暗暗直呼着倒霉,赶紧搀扶起卢珲,灰溜溜的离开雅筑。短短几息间,随着李乐民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刚才还剑拔弩张的局面,便这么被化解。而且赢的还是这么彻底,对方连反抗挣扎都不敢。

    权力!

    这便是权力带来的上位感!

    眼前真实的一幕,让苏沐的心越发火热起来,深吸口气,将状态调整到最佳后脑中回荡而起的只有一句话: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只有掌权,才能将这些蛀虫除掉!

    只有掌权,才能随心所欲的为民办好事!

    只有掌权,才能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伟大抱负!

    任谁都没有想到很为俗套的桥段,对苏沐的影响竟然是如此巨大,大到改变他人生观的同时,坚定了他要借助官榜奋勇登顶的信念。

    “豆豆,给我个面子,今晚这事就这样,你受的委屈明天我会全给你讨回来!”李乐民转身笑着说道。

    “民哥,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样。走吧,这事全都是小李子折腾出来的,谁知道他就是上趟厕所都能闹出这事,咱们先回包厢吧!”郑豆豆漫不经心的扫了眼李乐天淡然道。

    “就是这臭小子,整天给我惹事,走,先回包厢!”李乐民毕竟要顾忌身份,率先转身走向包厢。

    郑豆豆走出几步后,突然扭头道:“小李子,这个莫非就是你说的那人?是的话,带进来吧!”

    “好咧!”李乐天笑着道:“兄弟,怎么样,跟我进去咱们好好喝点,别被两只苍蝇给扰了兴致。”

    “可是我这边还有人那,周哥,要不...”

    “别,苏沐,我还有点事,要先回宿舍。你去吧,我晚上在宿舍等你。”周正笑着说道,在官场上混着的他岂能不知道,人家根本就没有邀请他的意思。虽然他很想借机去包厢和政法委书记混个脸熟,但他却知道人得有自知之明。

    再说自己已经和苏沐靠上,还愁以后没机会?

    “那成,周哥,晚上宿舍见!”苏沐说着便和李乐天走向包厢,刚才安静的大厅很快便又热闹起来。

    只不过现在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着八卦的笑容,窃窃私语的说着刚刚发生的事,想着明天这事会怎么处理。

    喝!

    走出雅筑酒店的周正,呼吸着夜晚清凉的风,心情却始终安静不下来。心中发出一道激动的吼叫声,右手紧攥成拳。想到就在刚才池钧丰跟着苏俊来灰溜溜离开的情景,脸上便露出一种解气的笑容。

    “池钧丰,这下我看你再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