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榜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大风起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大风起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大风起兮云飞扬,弟兄们,早起足量更新,能换来你们的票票和收藏吗?

    让官榜飞扬起来!

    ————————————————————

    青林市市直机关旅游局家属楼。

    和别人选房子喜欢选中间楼层不一样,苏俊来在这座楼中选的是顶层。用他的话说,喜欢那种居高临下俯瞰城市的感觉。什么冬冷夏热,那都是对穷人而言的,他有的是钱,只要确保空调随时开着便足以解决掉这个问题。

    只不过和平常喜欢站在窗前瞧着外面的夜景不同,今晚的苏俊来脸色阴沉的坐在沙发上,前面的烟灰缸里,地上掉落着的全部都是烟头,房间内弥漫着呛人的烟雾,闻着便会咳嗽起来。

    “大舅,这事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个政法委书记吗?我现在就给我爸打电话,让他去胡市长那里探探口气。我还就不信,就今晚这事,他李乐民能够将你怎么样?”谢明浩坐在旁边低声道。

    “糊涂!”

    苏俊来大声道:“你以为李乐民只是政法委书记那么简单吗?胡市长曾经说过,没事的话绝对不要去招惹他,他是咱们惹不起的。是啊,这次我能够逃过劫难,但是下次那?要知道你得罪的可是李书记的亲弟弟,只要以后抓住机会,你以为我还有机会翻身吗?都是你,没事你招惹他弟弟干什么!”

    想到这里苏俊来瞧着谢明浩便感觉来气的很,今晚的事原本能够避免,但闹成这样,让他真的手足无措起来。池钧丰那个混蛋已经被打发回去,和周正搞好关系,争取能够通过周正让苏沐那边为自己说话。

    现在家里便剩下谢明浩,不行,绝对不能坐以待毙!抛开自己不说,还有卢珲那个贪财的家伙。李乐民没办法正面收拾自己,但撸掉卢珲却是分分秒秒的事。万一这家伙的嘴巴不严实,随便冒出点东西来,那就麻烦了。

    “明浩,你现在就给谢文打电话,将这事完完整整的告诉他,他知道怎么做的。记着,务必让他今晚来一趟市里,不论多晚我都等着他。今晚不行,明天一大早也要去胡市长那里报个到。”苏俊来吩咐道。

    “好,我现在就打!”谢明浩急忙道,知道事态紧急的他,不敢再摆出什么县委书记公子的架子。要知道如果因此连累到老爹的官位,他谢明浩在邢唐县那就狗屁不是。

    “爸,是我明浩,有件事需要给你说下,是这样的...”

    青林市市委党校宿舍。

    周正随意的靠着床边,手里捧着一杯浓茶,整个人仍然没有从今晚的震惊中醒来。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苏沐背后竟然站着李乐民这么一尊大佛。没道理啊,如果真要是这样,为什么在黑山镇,苏沐甘愿当个没实权的小副镇长,难道说这其中还有什么说道不成?

    “老周,周哥,周爷爷,活祖宗,你倒是给兄弟一句话那。这个忙,你是帮还是不帮!”池钧丰坐在对面床上满脸着急着喊道。

    周正懒洋洋的扫了一眼池钧丰,却没有开口说话。早就见惯官场残酷面的他,对池钧丰现在的样子没有丝毫同情。你不是牛逼吗?不是仗着背后有苏俊来撑腰就敢放大话,不将老子放在眼里吗?

    怎么?现在也有求到老子的一天!哼,瞧瞧你那张嘴脸,老子现在想到都觉得有些恶心的慌!苏沐好心好意请你吃饭,你却装牛逼。别说你现在只是个县旅游局的副局长,就算你真的成为邢唐县局长,那又怎么样?

    很牛逼吗?有本事你再牛逼啊!

    “老周,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你收下留着打点。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只要你能帮我度过这一劫,龙井镇镇长不是要到点了吗?你放心,豁出去我这条命,都要给你弄到手。这点本事,我还是有的!”池钧丰咬牙道。

    不拿出足够的利益,想要靠着白话打动人,换做池钧丰都不会相信。而递给周正手中的红包,足足有着两万块,那可是他好久才攒到的私房钱。虽然说有些肉疼,但只要能保住位子,这些钱总有一天会挣回来。

    “镇长到点。”

    周正听到这话心思微动,官场上面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世仇也能够结盟。何况周正要资历有资历,要能力有能力,真要能成为龙井镇的镇长,倒不失是件好事。

    池钧丰那是谢文的人,他要是在谢文那边说点好话,周正相信这件事绝对能够运筹成功!

    “老池啊,不是兄弟说你。你说你今天办的这些事算什么,莫欺少年穷,你不知道吗?”周正淡然道。

    “是,是,千错万错都是兄弟的错,周哥,你就帮我这个忙吧。只要苏沐答应不追究,一切都好说。”池钧丰急声道。

    “这事我不敢打包票,明天是研讨会结束的日子,我到时候给你问问吧。”周正随意的喝着茶道。

    “就这么定了!改天,我一定请老兄大喝一场。咱们哥俩毕业后也好久没有聚过了,对了,再叫上耗子,彬子几个。”池钧丰那是心思多活的人,顺着杆便向上爬过来。

    “这事到时再说吧,还有这钱你拿回去。”周正递过去。

    “别,你这不是扇我脸吗?留着,留着打点。”池钧丰急忙拒绝。只要你收了我的钱,还怕你不帮着办事。

    “让你拿回去就拿回去!哪里有这么多事!”周正深知官场里面这些道道,脸色倏的阴沉下来,直接将钱丢过去,随后眼皮便耷拉下来。

    “周哥,累了吧?那你先休息下,我出去办点事!”池钧丰赔笑着道,说完便轻手轻脚的走出宿舍。

    当门被关上的瞬间,周正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脸上露出一种激动的笑容,右手紧攥成拳,心底忍不住低喝一声。

    “妈的,池钧丰,你老小子也有今天!太爽了,太他妈的爽了,哈哈!”

    青林市的夜晚无疑是迷人的,和黑山镇那种天刚擦黑便全都是煤油灯的生活相比,这里便是人间天堂。丰富的夜生活,为这座地级市增添了不少迷人的色彩。但这种色彩,对两个沉睡如猪的人来说,没有丝毫吸引力。

    彻底放松的苏沐,昨晚和李乐天狠狠的对吹着,到最后地上桌上全都是酒瓶,而真正的主菜却没有吃上几口。

    这么疯狂饮酒,带来的直接后果便是脑袋的浑噩,如果不是放在床边的手机,响起刺耳的铃声,苏沐恐怕仍然醒不过来。

    “苏沐,醒了没有?还在睡觉,快点起床了!你不是说今天要陪着我转转青林市吗?说话不算数吗?赶紧起来,我在楼下餐厅等着你们。你和小李子就是两头猪,没事喝那多酒干什么,我...”

    迷迷糊糊中的苏沐,脑袋不清醒,肚子里面咕咕的乱响,一阵反胃中不小心便将电话给挂断。等到他想起来打电话的是谁后,不由苦笑着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漱起来。凉水冲到身上的瞬间,苏沐才感到清醒过来。

    “啊,混蛋,竟然敢挂老娘的电话,活腻歪了!”郑豆豆撅着嘴狠声道。

    今天的郑豆豆明显是经过精心打扮的,和昨天相比,穿着一身很为利落的运动服,遮阳帽,马尾辫,洋溢的青春中散发出无敌的魅力。不知道的人见到她,绝对会被她的外表给迷惑住。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苏沐和李乐天这对难兄难弟才从房间中走出,出现在酒店下面的餐厅中。

    “我说兄弟,你可真能喝的,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谁能喝过我的,你是头一个,到现在我的脑袋都有些疼。”李乐天端起面前的果汁毫不客气的喝掉,身手便拿起一根油条狼吞虎咽起来。

    “就你那样和我叫板,哼,昨晚不是看你不行了,再来一个我都能给你喝趴下!”苏沐坐下后也开始吃起来。

    “吹吧,你就可劲的吹吧!”

    “吹牛?不信的话咱们找时间再单练,不把你喝趴下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哎呦喂,来劲了是吧,谁怕谁!”

    ......

    郑豆豆坐在旁边,瞧着两人像是市井无赖般斗嘴,脸色唰的垮下来,“我说你们两个很厉害吗?有本事跟老娘喝,不把你们撂倒老娘随你们处置!”

    一句话便让斗嘴的两人当场偃旗息鼓,笑话和郑豆豆玩,不是玩不起,而是压根就不想玩。

    “随便怎么处置,姑奶奶,你当我敢吗?我怕回到京城,被老爷子狠狠教训。”李乐天闭嘴乖乖吃饭。

    “静若处子,动若暴龙。不愧是特种部队出来的,就是牛!谁要是能降服这样的刺玫瑰,那就是大神级别的了。”苏沐暗暗道。

    郑豆豆瞧着这么快就罢战的两人,银牙咬着,端起面前的咖啡,轻轻的喝了一小口,“说吧,今天咱们去哪里玩?要不去青林市的古董市场转转?”

    “没问题,你想去哪咱们就去哪,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先回趟市委党校。今天是党校研讨会结束的日子,我得过去。”苏沐微笑道。

    “真是没劲,小官僚一个。”郑豆豆嘟囔道。

    “成,兄弟,赶紧吃,吃完我们陪着你过去。”李乐天急声道,只要能岔开和郑豆豆斗嘴这个话题,怎么样都行。

    这顿饭很快便吃完,然后三人便走出雅筑,上了停在外面的一辆很为普通的桑塔纳上。这车是李乐民准备的,用他的话来说,到了地方该低调的时候就要低调,别还像在京城那样嚣张。

    等到了党校门口后,苏沐笑着道:“在这里等我一下!”

    说完苏沐便下车奔向宿舍,现在离研讨会的总结结束典礼还有些时间,他回到宿舍后拎起一个书包便回到车前。

    “这件东西是我在邢唐县古玩街淘到的,是个小玩意,拿去就当是送给李大哥的礼物。不过你就说是你送的,别说是我给的,省的他以为我是想要巴结他,这行贿罪我可担当不起。”苏沐笑着将包递给李乐天。

    “什么东西还包的这么严实。”李乐天好奇道。

    “就是件小玩意,行了,你们也别在这里等着了,估摸着这典礼怎么都得两个小时。一会完事了,我给你打电话再过来。正好,昨晚商量的事,我有些要你去办。”苏沐笑着说道。

    “成,等你电话!”李乐天说完便开车和郑豆豆离开。

    党校小礼堂。

    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全是人头,这些人最低的都是副科级干部,正科级和处级的也大有人在。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圈子,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低着头窃窃私语。而讲台上,坐着几个党校的老专家,其中一个正在慷慨陈词。

    “苏沐,这边!”周正低声道。

    “周哥,昨晚的事真的有些抱歉,改天有机会我再好好请你吃顿饭。”苏沐坐下后笑着说道。姿态摆的相当低,而就是这个低姿态,让周正很是舒服,对苏沐的看法更加高。在权力场上,有几个人能像苏沐这样,明明有着强硬的后台,却仍然这么谦恭。

    “别介,昨晚吃的就够好,你要是再和我这么客气,那就真的是见外了,就是瞧不起老哥我!”周正沉着脸道。

    “好,好,周哥就当我没说。”苏沐笑道。

    “这就是了,对了,苏沐,有件事我想给你商量下,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当周正将昨晚的事说出来后,苏沐紧盯着周正双眼,肃声道:“周哥,我就想知道一点,你要是当了这个镇长,会做什么?”

    “苏沐,托一声大,我叫你兄弟。兄弟,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周正这人最见不得的便是那些官场小人。我要真的当了这个镇长,别的不说,为老乡办实事这点我绝对会做到。要知道我也是龙井镇土生土长的人,对那里我比谁都热爱。”周正严肃着答道。

    “成了,那这个镇长你当就是了。你告诉池钧丰,只要能搞定这事,我就放过他。”苏沐笑道,借着李乐民这张虎皮做点好事他是不介意的。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周正笑道:“池钧丰那个混球还真以为我就算当了镇长,就成了谢文的人,他做梦吧。对于他们这些只知道玩弄权术的人来说,我是没半点兴趣的,站队也不站他们那队。”

    这话就相当于周正给了苏沐一个态度,表明自己的心迹。聪明人说话只要点到就行,没必要说的多透。

    接下来便是一个多小时的等待,等到讲台上的专家讲完最后一个字后,这场为期十天的走到农民中去的思想研讨会活动便算是顺利结束。

    “兄弟,有时间的话回龙井镇瞧瞧,那里毕竟是你的家,只要你回来老哥我必定给你接风,好好招待招待!”周正笑着道。

    “一定!”苏沐点头道,是啊,离开家也有两个多月了。现在自己有钱了,也应该回去瞧瞧。别的不说,给老妈留点钱,改善下家庭生活水平总还是可以的。老爸老妈在地面辛苦了半辈子,也该享享清福了。

    而这个念头一旦升起,便不可遏止的蔓延开来,让苏沐决定尽快将事情做完,尽早回趟家。

    苏沐回到宿舍,简单的收拾了下便打给李乐天,说研讨会结束让他们可以过来后便挂了电话,蹲坐在党校外面的花圃边抽起烟来。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见到池钧丰,没见到就没见到,他也懒得理会。

    李乐天接到电话时,和郑豆豆正在李乐民家,只不过这时的李乐民和昨晚的坦然镇定相比,脸上明显多出一种激动。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