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榜 > 正文 第三十章 夺权3

正文 第三十章 夺权3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我更新,我要票,我要收藏和支持!

    ——————————————

    以前的大柳树小学哪怕再破旧,仍然保持着完整的模样,能够让黑山镇十个山村的孩子,无忧无虑的读书。

    但是现在那?

    眼前这座小学灯火通明,几盏高度数的灯泡将这里照耀的十分明亮。很难相信,视电如命的大柳树村会拿出这样的魄力,当然也可以想想,到底是怎样的事情才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这么做。

    曾经的那几间破旧教室已经彻底被拆掉,重建完工验收后的新校园,在灯光的照射下,非但没有让苏沐感到有任何新鲜明亮的气息,反而是残垣断壁,狼狈不堪。杂乱无章的砖头、石块掉落的满地都是,仍然没有来及收走的洋灰、水泥溅射开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颓废崩塌的味道。

    在这满目疮痍的校园废墟上,响起着让人烦躁的争吵声。苏沐放眼瞧去,眼前泾渭分明站着两拨人。

    最外围的是一群穿着工作服的建筑工人,每件衣服的后背上都绣着英利两个血红的字眼,大约有着五十号人。他们每个手中都拎着铁锹钢管,脸上露出着狰狞的神情,像是随时都会发起冲击。

    另外一拨则是以梁昌贵为首的大柳树村民,他们站在铁丝网大门口,愤怒的盯着眼前这群建筑工人,大声喊叫着。每个手中都拿着五花八样的东西,有镢头有铁锨有木棍,死死的守着大门,没有谁后退一步。

    “mlgb,梁老头,识相的你就赶紧给老子让开。老子要进去收拾我们英利的东西,你凭什么拦着我们不让进?”

    外围建筑工人的最前面,站着一个身穿花衬衫,头发梳理的油光发亮,三角眼的男子。他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无赖混混,没有谁瞧到他会有任何的舒服感,而这位便是英利建筑队,也就是承建大柳树村小学重建的这支建筑队的承包商刁一飞。

    在邢唐县的建筑队中,刁一飞的英利建筑也算是小有名气。以前这家伙是在村里面靠抹墙砌砖起家,后来逐渐发展壮大才形成现在的英利建筑。

    “刁一飞,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和老子说话!你小子小的时候,老子还抱过你那!”梁昌贵怒声道。

    “切!抱过老子又怎么样?没尿一身就是好的。少在这里给我攀交情,这座小学是我们英利建筑接下的活儿,现在我们要进去,你让不让路?”刁一飞大声道。

    “让路?我让你个腿!刁一飞,亏你还好意思说这是你们英利建筑的活儿,你睁开狗眼瞧瞧,这也叫活儿?九天给老子盖起来,交工当天便塌下,这算什么?豆腐渣工程。你就等着吧,今天要是有一个孩子有事,老子和你没完!”梁昌贵愤怒道。

    “刁一飞,**的也是黑山镇出去的人,瞧瞧你干这事,难道你就不怕给你家祖宗抹黑吗?”

    “黑心承包商,坚决不让他们进来!”

    “梁书记,要严惩他们啊!”

    大柳树村的村民大声喊叫着,每个的目光都充满着愤怒的火焰,恨不得当场将这些英利建筑的人都给吃掉。要知道今晚住在学校里面的孩子,大部分可都是大柳树村的。这要是真的伤着残废,他们会彻底疯掉的。

    “梁老头,你这是铁了心不让路?”刁一飞冷声道。

    “不让!”梁昌贵大声道。

    从苏沐打电话让他过来到现在,亲眼所见眼前的惨状,让梁昌贵那颗老党员的心急速的跳动起来。今天哪怕拼着将老命留在这里,都绝对不会让开路。一旦让路,被这群混蛋将现场破坏,再想要搜集证据可就迟了。

    现在梁昌贵要做的便是尽可能的等到徐炎将孩子们全都从废墟中救出来,然后搜集完证据。只要孩子没事,只要拿到证据,就不怕这群王八蛋能翻了天。

    “常顺,你给我听好了,今天要是有谁敢动一下,就给我往死里打。冲撞镇政府领导,意图行凶,谋杀老百姓就冲这三条,打死人我负责!”梁昌贵大手一挥道。

    “是,老书记!”常顺大声道。

    妈的,该死的梁老头,真是茅坑里面的石头又臭又硬。刁一飞狠狠的咒骂着,眼底划过一抹冷光。

    刁一飞原本想着不过就是普通的一座小学学校建筑,随便应付过去就算没事。谁想到下面这些混蛋,竟然耍诈的厉害。根基都没有打稳,便开始盖房。现在好了,整座小学四座平房,一座二层小楼全都倒塌。

    刁一飞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迟了,那时都快十一点,好不容易从邢唐县县城带着人跑过来,想要破坏掉现场,收拾下残局。谁想到梁昌贵竟然早就带着人,将门口给堵住。任凭他怎么说,梁昌贵硬是不开门。

    换做平常刁一飞或许会想别的办法,但想到来之前杨松打过的电话,他语气里面的那种肃杀气息,让刁一飞不寒而栗。

    妈的,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只要将现场破掉,老子便有办法证明这学校倒塌和建筑没关系。怎么都要冲进去,不然被杨松惦记上是小事,要是被那位知道,不死都得脱层皮。

    想到这里刁一飞猛地扬起手中的钢棍,冲着梁昌贵所在的方向,大声喊道:“英利建筑的人听着,给我冲进去,谁敢阻拦往死的打!”

    “是!”

    早就憋着劲的英利建筑这些人,在听到刁一飞的话后,没有多想挥舞着钢棍就要冲向学校大门。

    气氛瞬间剑拔弩张!

    “统统给我住手!”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苏沐的桑塔纳车堪堪停到学校门前,从车上下来后便迎着学校冲过去。李乐天留在车上,郑豆豆跟在旁边亦步亦趋着。

    “是苏镇长!”常顺大声嚷道。

    “苏沐,你小子可算回来了!”梁昌贵紧绷的心弦稍微放松些,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很清楚,苏沐有多能打。只要有苏沐在,别的不敢说,最起码威慑住眼前这群人,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只要英利建筑这群人不乱动,不形成大规模的**,担心的事情不出现,梁昌贵便能放下心来。

    “苏镇长?是他妈哪根葱!”刁一飞眉头微皱,瞧着苏沐满脑门都是不解,但当他的眼光扫到跟随在苏沐身边的郑豆豆时,瞳孔不由猛地睁大。

    这小娘子够漂亮啊!

    要是能够扔到床上玩玩,那滋味想必爽的很那!嘿嘿,没想到在这山村野地竟然还能碰到这么好的货色,说不得得想法将她搞到手。

    而就在刁一飞胡思乱想的时候,因为他没发话,英利建筑的人也没有乱动,苏沐很快便出现在大门口。

    “苏镇长,你可算回来了,你瞧瞧这都是什么事。”常顺着急道。

    “别急,别急。”苏沐冷静道:“老书记,现在情况怎么样?孩子有没有事?”

    “放心吧,孩子全都救出来了。幸好教室倒塌的时候,孩子们都还没有睡觉,都在外面和古老师乘凉,听她讲故事,不然可就糟糕了。不过还是有个孩子受了点伤,手臂被碰着,但不要紧。徐炎正在里面帮着安顿孩子的情绪,顺便搜集证据。”梁昌贵沉声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苏沐悬着的心听到这些话后不由落到肚中,只要孩子没事,其余的都好说。

    “快点打开门,让苏镇长进来!”梁昌贵吩咐道。

    “老书记,别!”苏沐摇摇头,转身瞧向那些虎视眈眈的英利建筑工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要现在打开门,这群人狗急跳墙没准会做出什么事来。只要有一个人死掉,那么这场事故便会让黑山镇整体受到严处。

    “苏沐,你自己...”梁昌贵有些担忧,并且瞧向一侧的郑豆豆。这要是让这个娇滴滴的女子受伤,那情况就更糟了。

    “没事,老书记,我自有分寸,这里就交给我吧。”苏沐肃声道。

    “好!”梁昌贵重重点点头。

    苏沐扫过眼前这五十来号建筑队的人,脸上露出严肃的神情,大声道:“知不知道你们现在在做什么?难道都想进监狱蹲着吗?我是黑山镇副镇长苏沐,我现在命令你们,放下手中的钢棍,全都站到一边,听候政府处理。要是有谁敢闹事,就别怪我无情,别怪党纪国法的严惩!”

    义正言辞的话在耳边震耳欲聋的响起,大灯泡照耀下苏沐的神情刚毅坚定,英利建筑这些人瞧着眼前一幕,一时间竟然全都站住,没有谁敢向前一步。

    笑话!

    眼前这人是谁?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国家干部,黑山镇的副镇长,副科级领导。真要是把他给打了,谁承担得起这个责任?蹲号子,那是谁都能蹲的吗?运气好的或许还能混个完整的身子出来,运气差的没准就会缺胳膊断腿,再倒霉点的弄个内伤,一辈子就这么彻底的玩完了。

    刁一飞站在最前面,瞧着身边这些人都有些气馁畏缩,顿时愤怒起来。扬动着手中的钢棍,指着苏沐就大声嚷道:“你说你是镇长那就是镇长了?谁不知道这黑山镇的镇长是杨松杨镇长。我们英利建筑也是从杨镇长手里接过的这个工程,怎么个意思?你现在要挡着我们进去拿属于我们的东西,要不要我给杨镇长汇报汇报那?”

    “你少拿杨松压我,老书记就在这里,他发话不让进那就是不让进!再说你们英利建筑都已经完工验收,这里面还有你们什么东西?哼,我看你是心虚了吧?九天就建造起一座学校?当天就倒塌,这件事镇委镇政府会彻查到底的!”苏沐冷声道。

    “放你的狗臭屁,老子的建筑队怎么会有问题!兄弟们,他挡着咱们的道,不让咱们进去拿东西,就是和咱们英利做对!这座小学是怎么回事,你们都清楚。要是再迟疑的话,你们统统都得有事。现在听我的,给我冲进去!你们知道怎么做的!”刁一飞撕破脸皮,大声喊道。

    杨松这张脸不好使,刁一飞已经没有退路,只能硬冲!而英利建筑这些人,也知道刁一飞话里说的意思。他们建的楼,验收后当天便倒塌,真要查起来,没有谁能跑掉。既然如此,就得毁掉证据。反正这事他们不是头一次干,只要能冲进去,凭他们的手段,就能彻底让现场毁掉。

    只要没办法证明是建筑队的问题,英利建筑便和这事没有多深的利害关系。冲着这个,没得商量,冲啊!

    麻痹的,这是你们自找的!

    苏沐瞧着挥舞着钢棍的建筑队人疯狂的冲过来,每个的眼神都带着血丝,便知道他们现在全都是急眼的狗。除非将这群狗全都打趴下,不然他们会疯了般咬上自己。

    “豆豆,你站在这里别动,有我在,他们伤不到你的!”苏沐扭头道,说话的同时右手猛地向前一伸,闪电般便将一个人撂倒在地,顺势夺下一根钢棍。

    “看好你自己就行,我用不着你管!”郑豆豆毫不领情道。

    苏沐知道郑豆豆的身份,便没有再多说,转身便迎着压过来的人正面冲去,“老书记,常村长,我这里没事,千万别打开门!”

    砰砰!

    苏沐就像是下山的猛虎冲进羊群似的,只要他碰到的人,没有谁能站稳,全都在瞬息间便被撂倒在地,而且没有再站起来的可能。

    “老书记,这个真的是苏镇长?这么能打?”常顺使劲咽着唾沫道。

    “是啊,苏沐是挺能打的!”梁昌贵叹声道:“妈的,这群混蛋竟然真的敢开打,常顺,给我听好了,一会打开门冲出去,将他们全都给我捆起来。我倒要瞧瞧,这黑山镇还是不是党的天下!”

    “好咧!”

    常顺连忙点头,并且示意大柳树村的人做好准备,只不过当他吩咐完扭过来再瞧向前面时,忍不住急声道:“老书记,他们要对那个女子下手了!”

    原来刁一飞见到苏沐这么能打,便心中暗暗一转,瞧见站在旁边的郑豆豆时,想着将她拿下,当作人质威胁苏沐住手,然后让梁昌贵打开门。到了这时候,刁一飞也差不多是疯狂了,什么招数都敢使出来。

    “常顺,救...”

    梁昌贵瞧着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狞笑着向郑豆豆冲过去,就要喊常顺打开门营救。然而救人的那个人字还没有喊出来,他眼珠子便瞪得大大的。活了这么多年,梁昌贵第一次见到这么彪悍的一幕。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