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榜

第四十二章 搂草打兔子

    希望喜欢的哥们继续看下去,后面会避免一些硬件问题,苏沐的前路需要大家来支持!

    ————————————

    徐峥成找的这家小摊的确是风味独特,虽然说地理位置比较偏僻,没有多少人前来光顾,但这却恰恰正对几位的心意,要的就是这个安静的氛围。四人分别坐下后,林双便微笑着开口。

    “苏老弟,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英雄救美,却不将戏唱到最后。要不是你使眼色,我绝对要让赵四海和梁天吃不了兜着走。”

    “林哥,只是收拾一个梁天有什么意思,咱们要打就打大的。”苏沐点燃一根烟后,微笑着说道。

    “你是说...”林双心思一动。

    “没错!”

    苏沐点点头,“徐炎,想办法从孟娇嘴里面将她知道的东西抠出来。我就不信,她一点都不知情。梁天能够让她出面给自己办这些事,就说明她的地位不低。还有,如果可能的话,请徐局帮忙监视梁天。我相信,他的屁股肯定不干净。要么不动,要动的话就要将他们连根拔起,只要咱们拿到那些证据,我相信梁部长会知道以后怎么办的。”

    “徐局?”林双侧头问道。

    “保证完成任务!”徐峥成沉声道。

    “尺蠖之屈,以求伸也;龙蛇之蛰,以求存也,”徐峥成能够成为邢唐县公安局副局长,那绝对就不是简单角色。而在薛峰掌握大权,将自己边缘化后,仍然能够坚持不到,并且暗中培植起来一些心腹,就更说明他的智谋过人。

    实际上徐峥成的确如此!

    他在等待一个崛起的机会,在这个机会没有来临之前,他宁愿忍受薛峰对自己的排斥,忍受局里面那些人对自己的不重视,对这些风言风语,他都当作是在磨练自己的意志。而事实证明,他成功了,这个机会终于被他等到。

    苏沐就是他的贵人!

    试想下如果赵瑞安能够将梁忠和拿下,在县委常委里面便又多出一票,话语权的加重,便意味着赵瑞安能够有和谢文叫板的权力。这个手腕只要掰的对,那么徐峥成顺势成为公安局长便不是什么难事。

    “哈哈!”

    林双笑道:“老徐啊,县长对公安局的事情一向是很为关心,明天上午有空,你看要不要过去汇报下工作?”

    来了!

    徐峥成知道这是赵瑞安递过来的橄榄枝,急忙道:“没问题,明天我便去县政府向县长汇报工作!”

    “行了老徐,现在又不是上班期间,没有必要这么严肃。这位就是你的公子吧,果然是气宇轩昂,不愧是老徐家的人。”林双笑着说道。

    作为赵瑞安的秘书,林双知道在任何时候都要为赵瑞安服务,尽可能多的拉拢人投靠过来,而这也是为什么赵瑞安同意林双前来赴宴的原因。

    苏沐那?恰恰是知道这点,明白赵瑞安想要在公安局培植自己的人,而徐峥成又想着靠上赵瑞安这个后台,所以才会牵线搭桥。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就是我儿子,徐炎!”徐峥成笑道。

    “林哥,徐炎现在可是我们黑山镇派出所的所长,上次李书记还亲口夸奖过他那!”苏沐微笑着道。

    李书记自然指的是青林市政法委书记李乐民,林双听到这个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郁起来。

    “是棵好苗子,一定要好好培养。老徐,不是我说你,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不能够藏着掖着,要知道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像是徐炎这样的,以后该提拔就提拔。只有他们坐到合适的位子,才能为社会更好的服务嘛。”

    “是,徐炎,还不敬林大秘一杯!”徐峥成大声道。

    “林秘,我敬你!”徐炎端起酒杯道。

    “好,这杯我喝!”林双很给面子的一仰而尽。

    大家都是男人,有些话说起来自然便肆无忌惮,而且已经明确大家是一个战壕的人,更是无须有那么多顾忌。几个荤笑话说出口后,关系便很快热络起来。谈笑间,这里的场面很是和谐。

    苏沐知道林双这时这么做,那都是赵瑞安示意的。而今晚的事情之所以会这么处理,完全就是苏沐给赵瑞安送的一份礼物。要知道在县委常委中,如果说现在谁最容易拉拢的话,绝对便是梁忠和。

    梁忠和的靠山以前在青林市,但对方却因为贪污而被免职。失去靠山的梁忠和,不得已之下才和谢文联合起来。记着,是联合,而非投靠。做官做到这个地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效忠。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梁天才会成为邢唐县和谢明浩一个级别的衙内,而并非是只知道点头的跟班。

    苏沐原本是没有想过打梁忠和的心思,但今晚梁天闹这么一出,竟然敢将主意打到骆琳的身上,那就别怪苏沐。搂草打兔子,苏沐想着借助这个事情,好好运作一番,不是没可能将梁忠和拉过来。

    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都不能忽视,没准一个不起眼的小事,便有可能形成蝴蝶效应,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

    当然这些还只是计划,都在准备中。

    和这个相比,眼前能够让徐峥成和林双和自己一起喝酒,逐步创建属于自己的小圈子,是苏沐这趟前来邢唐县的最大收获。

    就在苏沐这边相谈甚欢的喝着小酒的时候,在县委家属院属于宣传部长的家内,这时却是阴云密布。

    “爸,这口气我必须的出了,不然我会憋疯的,我不怕丢面子,我是怕您的面子就这样被人给扫了!”梁天捂着肿胀的脸蛋大声喊道。

    “就是,老梁,这算什么?他们凭什么打人!还将人打成这样,还有今晚如果不是我亲自过去的话,派出所那边都不放人,他赵四海算什么东西,敢扣押我的宝贝儿子。不行,这笔帐你要是不和他们算的话,我就自己去找他们。”梁天老妈吴瑞芳咄咄逼人的喊着,瞧向梁天的眼睛,已经流出泪来。

    长这么大,吴瑞芳自己都舍不得动梁天一根手指头,今天却被人打成这样。性格原本就暴躁的吴瑞芳,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行了,你少说两句!梁天是什么德行,你自己不知道吗?出了这事都是你惯的!你还真以为我在这邢唐县能够一手遮天啊,那个苏沐,你别去找事,动不得。他上面有人,没见到谢书记都保持了沉默吗?”梁忠和头顶有些秃,眼珠转动间,仔细分析着梁天回来后所说的每句话。

    说实话梁忠和心里真的有些吃不准,按理说今晚这事有着林双在,如果他真要追查到底的话,梁天绝对吃不了好果子。然而到最后他却只是让赵四海将人带走,并且示意不痛不痒的放了。

    如果说这里面没古怪,打死梁忠和都不信。只是这个古怪到底是什么那?林双背后的赵瑞安又想唱哪出那?

    作为在县委常委中和谢文选择结盟,实则为中立派的梁忠和,这时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着一个个念头,琢磨着衡量着。

    “妈,爸不让我动手,你得给我出口气啊。不能动苏沐,还不能动那个小贱货吗?”梁天低声说道。

    “骆琳!”吴瑞芳眼前浮现出骆琳的样子,脸上顿时升起一股狠辣。

    苏沐她是够不着,但收拾骆琳却没有任何问题。要知道吴瑞芳并非是全职家庭妇女,而是有着任职的,偏偏这个职务就是邢唐县县电视台财务科科长。

    “放心吧,妈给你出这口气!”吴瑞芳咬牙道。

    都是你这个浪蹄子,要不是你勾引我家天儿的话,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骆琳看来当初收拾你的还不够狠,你给我等着,这次我铁定让你卷铺盖走人!

    几乎在同一时间,在邢唐县县城郊外一座别墅内,坐着满脸愁云的骆康华,他便是骆琳老爸,骆氏建筑的掌舵人。

    只不过现在的骆康华,早就没有了昔日的风采,整个人不停的抽着烟,四十多岁的人瞧着跟五六十的似的很为憔悴。

    “抽抽抽,就知道抽,抽烟能管用吗?抽死你得了!”

    左边真皮沙发上坐着的是一个容貌风骚,说话却尖酸刻薄的女人,她穿着很为暴露的睡裙,不顾形象的盘着腿。如果不是因为出现在别墅内,丢到大街上绝对会被人当成是泼妇,而且还是做“鸡”的泼妇。

    她便是严春花,骆琳的亲生老妈,模样还算不错,加上长期保养,尽管四十岁却像是三十岁似的,和骆康华就是两种鲜明极端的对比。

    “你就知道鼓捣你那些破玩意,这家眼看就要散了,到时候我看你拿什么鼓捣。”骆康华烦恼着喊道。

    “你冲我喊个什么劲,就算散也不是我想要弄散的!你有本事就出去挣钱,别在家里充英雄!”严春花忿忿道。

    “你?我懒得理你,有这功夫我还是想想怎么能够通过资质审核,拿下黑山镇的项目吧!镇长苏沐,全权负责这事,苏沐,这个新上任的镇长到底喜欢什么那?”骆康华没有继续吵架而是皱着眉头自语道。

    “谁?爸,你刚才说什么?”

    就在这时骆琳的身影从门外出现,刚好听到骆康华的自语声,苏沐两个字冲进耳朵的瞬间,便让她眼前一亮,几步冲了过来,很为紧张的问着。

    “苏沐啊,黑山镇的新任镇长,你应该知道咱们骆氏建筑想要拿下黑山镇大柳树村小学新建工程,这有什么可惊奇的。”骆康华不解道。

    没什么可惊奇的吗?

    骆琳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却没有说什么,径直走向二楼。这难道便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吗?

    “女儿这是怎么了?这么古怪,不像是她啊。”

    严春花小声嘟囔着,而就在骆琳关上房门的瞬间,楼下突然传来严春花那独特的疯狂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