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榜

第四十九章 同学会

    “骆总,你好!”

    没错,从苏沐嘴里喊出来的就是骆总,而不是骆康华想要听到的骆叔叔。要知道这两个称呼虽然都是指的骆康华,但代表的意义却是天壤之别。

    骆总是生疏,事先就摆明态度,苏沐能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因为公事。而如果称呼的是骆叔叔,那么就算苏沐前来谈的是公事,最起码也保留着一线情分。不过现在看来,还是骆康华自作多情了。

    “苏沐,喊什么骆总,叫骆叔叔就行。怎么,难道你当了镇长,就不认叔叔和阿姨了吗?”严春花在旁边搭腔道。

    苏沐微笑着坐下,瞧向严春花,当年就是这个女人找到自己,以那种近乎尖酸刻薄,高高在上的语气宣告自己和骆琳是没可能的,相信如果不是还有基本的素质,她就会喊出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话。

    “没记错的话,您应该是骆氏建筑的严总监吧,整个骆氏的财务都是您在管?”苏沐淡然道。

    一句话重申态度,称呼阿姨,你是想都别想了,严总监已经是对你的尊重了。今天这事我肯坐下来谈,便是对你们骆氏建筑的尊重,其余的想都别想。

    公是公,私是私,这点我苏沐还是能分清楚的!

    严春花听到苏沐的这话,脸色顿时一变,不过却很快便恢复过来,笑着说道:“瞧瞧苏镇长就是爱说笑,得,你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吧,严总监,这个挺好听的,我都好久没有听人喊过了。”

    “苏镇长,你今天约我来是什么事?”骆康华开门见山直接问道,怎么都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没必要这么卑躬屈膝。

    “骆总,我来这儿的目的想必你应该已经猜到,我只想知道一点,如果黑山镇的这个建筑工程交给你们骆氏建筑来做,你能不能保证质量?”苏沐沉声问道,双眼中释放出耀眼的光芒,直勾勾的锁定住骆康华。

    “能!”骆康华想都没想便断然道:“我骆氏建筑就是靠着质量起家的,哪怕是拼着赔钱,我都不能砸了自家的牌子!你如果不相信我们的话,大可派人监督,每天都进行验收,我保证不掺杂任何水分。”

    “成了!明天前去黑山镇镇政府签合同吧,签了之后我希望后天便能够动工。教室早点盖好,那些孩子们便能早点回去读书。”苏沐说道。

    “就这么就行了?”骆康华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

    “那还需要多费劲吗?”苏沐笑道。

    骆康华确定苏沐真的没有在开玩笑时,整个人便不由一震。这么多年和公家打交道,他深知其中的猫腻。像是眼前这个工程,如果对方想要拖,十天半个月都是少的。就更别说,通过各种手段索要好处。

    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小瞧苏沐了,他能够年纪轻轻便成为一镇之长,绝对不是没有魄力的人。

    “好,明天我便带着合同过去,绝对保证后天动工!”骆康华大声道。

    “那就好!”苏沐笑着点点头,“如果骆总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等下!”

    严春花急声道,从旁边的小坤包中拿出一个信封,刚想着递给苏沐,却没有想到他的脸色当场阴沉下来。

    “严总监,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

    严春花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被一个和自己女儿同岁的年轻男子瞧过来的目光给镇住。现在的她,碰触到苏沐的眼神竟然有些不敢瞧,想着躲闪的意思。

    “严总监,骆总,我知道咱们之前是有些小过节,但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事情的真相怎样,咱们双方都清楚的很,就没必要再说出来,我也不想提。我今天过来瞧中的就是骆氏建筑这块牌子,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任何意思。如果你们要是再搞这些小手段的话,就算我今天白来。”苏沐平静的语气透露出坚定执着的气息。

    “收起来!”骆康华厉声道,冲着苏沐有些愧疚道:“苏镇长,过去那件事的确是我们思虑不周,你大人...”

    “骆总,我记得你好像喜欢研究些古文,那么在走之前我送你一句话,‘不以一眚掩大德’,我这个人虽然谈不上宽宏大量,但公就是公,私就是私,这点我分的很清楚,也希望你们自重。”苏沐说完这话,便头也不会的离开包厢,像是在这里多停留一分钟,都会因那种憋屈的气息窒息。

    “不以一眚掩大德,老骆,这话是什么意思?”严春花皱眉问道。

    “这话出自《左传·僖公三十年》,简单说就是评价一个人的时候,不能因为一点过失就抹杀他的所有功劳,功就是功,过就是过。苏沐这是在说,他不会因为以前的那件事就难为咱们,让咱们放宽心就是,他相信骆氏建筑能够做好这项工程!”骆康华缓缓道。

    平常除了经商外,骆康华最为喜欢的便是研究古文,这也算是他的一个业余爱好。幸好是这样,不然他还真的听不懂苏沐在说什么,比如说严春花就不行。

    “真是的,咬文嚼字干什么,到最后答应咱们不就是了。不过你说他是真的不要这些钱,还是嫌少?还是在咱们家宝贝女儿面前故意装作两袖清风的样子?”严春花收起信封,歪着头问道。

    “苏沐不是那样的人,我们以前都看走眼了。行了,今天这事就这样吧,咱们现在就回去准备下,后天就开工。这次这件过程是咱们的翻身仗,只要能成功,骆氏建筑便会继续运转下去!”骆康华说道。

    “好,回家!”严春花扭起着大屁股便离开包厢,骆康华站在窗前,瞧着楼下和女儿消失在人流中的苏沐,自言自语着。

    “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苏沐,你的这些器藏的倒是够深的,只是不知道你到底还藏着多少器,希望你还有很多。”

    出租车上。

    骆琳刚才在清幽茶馆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其实说实在的,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苏沐竟然这样便将黑山镇的工程交给骆氏建筑,利索的有些让她震惊。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这几年,她看清楚了很多东西,只是苏沐实在让她感到意外。

    “你...”

    骆琳张了张嘴想要问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苏沐倒是没有一点迟疑,很为平静道:“是不是想问,我将工程交给骆氏建筑,和你有关系吗?”

    “恩!”骆琳点头道。

    “没有!”苏沐果断道:“我说过我相中的是骆氏建筑的名声和资历,除此之外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呼!

    骆琳重重的吐出一口气,知道苏沐不是因为自己而选中骆氏建筑,让她少有些负罪感的同时,却也感到一种莫可名状的不舒服。那种不舒服越来越重,压迫着她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她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她说完后脸色顿时变红。

    “难道我很差吗?为什么就不能和我有关系?”

    苏沐侧过身,瞧了眼骆琳,微笑着道:“骆琳,我承认你很优秀,人长的也漂亮,但这件事的确和你没有一点关系。还有就像是我在茶馆中所说的那样,咱们之间的事情已经过去,过去了我便不会再提,希望你也是。咱们现在只是同学,我过来就是为了参加同学会的,知道吗?”

    “知道!”骆琳掩饰着心中的不甘点头道。

    “来,说说,今晚来的人都是谁,别一会我认不出来人家,显得多落伍。”苏沐笑着打开僵局。

    “其实今晚来的没几个人,都是在邢唐县里讨生计的,你也知道当初我高二就转学了,能到现在还知道我的没有几人,这局也是杨小翠帮着攒的。”骆琳说道。

    就知道是这样!

    杨小翠吗?苏沐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喜欢梳着马尾辫,性格很为开朗的女孩子。那时候说到关系的话,杨小翠和自己好像还不错。没想到毕业后到现在,她竟然比眼前更为大方,不然也不可能和这么多同学还联系着。

    骆琳在旁边瞧着苏沐的侧脸,有些痴迷,当年就是眼前这人,一人一刀将自己救出来,那时的他比现在要青涩的多,但却让骆琳感到一种舒坦。而现在的苏沐,给她的感觉很为复杂,就像是一本古书,需要细细的读,才能读出些味道来。

    “过去的事情过去了就真的能不提吗?发生了的事情谁能够抹杀掉?苏沐,你以为这些年我过的很快乐吗?只是同学,不,我才不要和你只做同学。我就不信,以我的本钱,会打不破这个僵局。”

    此时的骆琳,故意挺起丰满的乳峰,脸上流露出一种自信的妖媚,颇得风情老妈严春花的真传。

    又是一枚标准的内媚女!

    出租车在金色辉煌前面停下,苏沐和骆琳并肩走出来,刚想着迈进去的时候,眼前出现的一幕让骆琳顿时脸色冰冷起来,就连苏沐嘴角都不由翘起。

    没想到这么多年后,和这人的相遇,竟然是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场合,只不过看起来这家伙仍然没有改掉自己的烂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