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榜

第五十三章 跪!

    “苏镇长,没伤到你吧?”

    高震山刚才还是冷如冰霜杀气腾腾的脸,随着三步迈出,竟然整个的完成大转变,满脸笑容的冲着苏沐说道。

    镇长?苏沐竟然是镇长!

    随着高震山这话的说出,在场苏沐的那些同学脸色顿时精彩起来,每个都没有想到,刚才和他们随意聊天的苏沐,真正的身份赫然是一镇之长!他才多大,和自己一般的年纪,便成为拥有实权的镇长,这简直不可思议。

    “镇长,他竟然是镇长!”杨小翠惊诧道。

    “镇长...”

    牛德柱现在根本不需要谁说,身子软的像是面条般,如果不是靠着最后的一点念想在坚持着,他绝对会当场瘫倒。

    狗日的路明,你这是在给我下套啊,你想死别拉着我下水啊!没错,一个镇长在自己面前还真的算不上多么厉害,但那要看是谁?像是苏沐这么年轻,像是高震山这么不顾脸面的结交,这样的镇长如果说没有点后台谁信?

    要知道在工商局高震山便是天,他的话便是圣旨,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让老子过来抓走人家,老子抓的走吗?

    “镇长...苏沐,你竟然是镇长?你是哪个镇的镇长,假的吧?你敢冒充国家公务人员?”路明不愿意相信般吼叫着。

    说实话他倒是没怎么害怕高震山,原因很简单,他老子是交警队的大队长,是薛峰的人。薛峰又是谁的人,邢唐县城的没有不知道,那可是谢文的嫡系。有着这样的靠山在,路明并不怕高震山。

    蠢货!

    高震山心底暗暗的骂着,如果不是看在你老爹是路易宁的份上,你以为我会让你在老子的地盘挂着闲职。不过现在看来你是活腻歪了,竟然敢和苏沐对上。别说是你,就算你老爹,你老爹的后台都别想动苏沐半分。这时候要是再不表现的话,今后想要靠上苏沐这棵大树就困难了。

    “闭嘴!”

    高震山转身冲着路明冷声呵斥道:“你给我听仔细了,站在你眼前的便是邢唐县黑山镇镇长苏沐。路明,从现在起你被停职了,等待着局里的内部调查。还有你牛德柱,你的执法队队长也被停了,带着你的人给我离开这里,明天自己去局里交代问题。”

    这便是高震山送出的礼物!

    路明和牛德柱是别想再在工商局里待着了,只要过了今晚这两人便会被踢出去。只要苏沐能够满意,再重的惩罚高震山都会不眨眼做出。谁让自己是赵瑞安的人,没道理不帮苏沐说话。

    “局长,我...”牛德柱还想着解释什么,被高震山冷眼射过来,大声道:“闭嘴,难道没有听清我的话吗?”

    噗通!

    牛德柱被高震山这么一喝,脚下一软,竟然直接跪倒在地,随后便是一脸鼻涕一脸泪的喊起来。

    “苏镇长,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今晚这事都是路明出的主意,是他想要得到金色辉煌,所以才让我们过来找事的。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是想出恶气的话找他,放过我吧。只要你放过我,我牛德柱以后为你是从。”

    震惊了!

    堂堂工商局执法队的队长牛德柱竟然这么不顾脸面,做出这种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来。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要是传出去他牛德柱的脸往哪里放?这还是国家干部吗?简直就是一个流氓无赖。

    苏沐瞧着牛德柱,嘴角的冷笑越发浓郁。看来这家伙是亏心事做了不少,不然的话不至于这样下作。

    事实的确如同苏沐所猜想的那样,牛德柱坐在这个位子上,不知道得罪了多少商家。要是被他们知道他被免职了,那得了,绝对没有他的好处。等待着牛德柱的将是最为无情的打击,在活命和尊严之间要是选择的话,牛德柱绝对会选择前者。他可不想也不能丢掉现在手中的权力。

    “你,你,牛德柱,你简直太让我失望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带上他给我滚回去!”高震山怒声吼道。

    作为牛德柱的领导,高震山是真的感觉现在太丢人了。堂堂国家干部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来,他的脸面都被败光败净了。

    “局长,苏镇长,我...路明,你狗日的将我害惨了,我和你没完...”

    牛德柱像是疯掉般大喊大叫着,但旁边那些队员哪里还敢让他留在这里,真要是那样的话,他们也得跟着受罚。连拉带拽,硬是将牛德柱从包厢中带走。刚才还嚣张跋扈的工商局执法队,这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沐,你等着,这笔帐我和你没完!”路明撂下狠话就要离开,丝毫没有将高震山这个顶头上司放在眼里。

    “我有说让你走了吗?”苏沐漠然扫过路明缓缓道。

    “你想要怎样?老子想走就走,你管不着!”路明狠狠道。

    “路明,你这是怎么说话那?”高震山呵斥道。

    “闭嘴吧你,高震山,你敢连我开了,那老子现在就不是你的兵,你凭什么对我吆五喝六的,你又算哪根葱!别惹急了老子,连你一块收拾了。”路明现在是彻彻底底的放开,狂妄的喊叫着。

    原来路明进入工商局也不过就是挂职的,他对高震山根本没有任何害怕的意思。你高震山能镇得住牛德柱,却和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有本事你敢冲着我老爹呲呲牙,不收拾的你找不着北才怪。

    听到路明的话,瞧着他那张脸,高震山的面子挂不住了,怎么说自己都是堂堂局长,岂能沦落到被你呵斥的地步。

    “路明,你实在太嚣张,我现在就报警,我倒要看看,路易宁怎么向我交代!”高震山说着便开始拨号。

    “报警?赫赫,你报,你今天要是不报,我就替你报。”路明狂妄的喊道,眼中分明多出一种丧心病狂的神色。

    苏沐微微皱眉,将杨小翠和骆琳拉到身后,扫过旁边的同学们,淡然道:“今晚的聚会看来是没办法进行了,各位不如先离开,以后咱们再聚。”

    哗啦!

    早就等着苏沐开这个口的众人,没有多少迟疑便纷纷从包厢内走出。他们并不是不想着站在苏沐这边,但谁都清楚路明的背景,知道他的背后间接站着的是县委书记谢文。你苏沐就算是镇长,和谢文对上,有胜算吗?

    无缘无故的惹祸上身,没有谁这么傻。很快这里便只剩下几人,路明瞧着消失掉的众人,大笑起来。

    “瞧见没有?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同学,遇到事一个个逃的比兔子还快。不过怎么说那,他们是识趣的。苏沐,今天不玩死你,我就跟你姓。我说高局长,你也别报警了,听听外面的声音吧,警察来了。”

    砰!

    的确外面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还没有等到几人怎样的时候,那扇被关上的包厢大门再次轰然被踢开,走进来几道身影,全部都穿着警服,为首的是个身材瘦小,骨瘦如柴的男子。

    他叫韩奎,是邢唐县交警大队的一个小队长,是路易宁的绝对心腹。能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因为路明叫过来的。而为了能够拿下这家金色辉煌,路明是真的下足了本钱。前有牛德柱,只要他将营业执照拿走,后面紧急而来的韩奎,便会让这里彻底关门。

    “全都给我站好,有谁敢动别怪我不客气!”韩奎嚷嚷着喊道,话音刚落便瞧见这里的情形有些不对劲。

    “咦,这不是高局长吗?你怎么在这里?也是过来给咱们路少撑腰的吗?”韩奎嬉笑着说道。

    “韩奎,你这是要干什么?”高震山怒气冲冲道。

    “干什么?当然是做应该做的事,我们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人聚众赌博,私藏毒品,所以过来瞧瞧!”韩奎笑着道。

    “没错,就是有人聚众赌博,毒品就在这里。”路明这时高举着一包毒品,大声的喊叫起来。

    “那就是证据确凿了,全都带走。”韩奎大声道。

    “我看谁敢?”高震山怒声道,这时他是要恨死路明了,这些都是你搞出来的事,什么时候交警队管起刑警队的事了?这不是乱弹琴吗!

    “韩奎,抓人,将他们全都抓起来,将这里封了!”路明不管不顾的大声道。

    “我看谁敢?”苏沐向前迈出一步,直勾勾的盯着路明,冷声道:“路明,你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做人做到你这份上简直就是极品。你想要玩是吧?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我想请问下,公然诬陷国家一级政府主管,是什么罪名?随身携带毒品,是什么罪名?恐吓勒索正规经营者,是什么罪名?勾结国家执法机构,又是什么罪名?这么多罪名加在一起,我想要知道,你到底够不够判刑?要判几年?”

    苏沐的每一句话义正言辞,呵斥着路明,震慑着全场。骆琳和杨小翠瞧着现在的苏沐,眼睛中迸射出道道精光。和他一比,路明就是个渣。

    “哈哈,苏沐,你得失心疯了吧?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我哪里办那些事了?你又以为你是谁?你能判的了我吗?”路明狂笑着。

    “他判不了我判!”

    就在路明的笑声还没有消失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紧接着两道身影从门口处闪现,开口说话的赫然便是此刻邢唐县公安局风头最盛的副局长,徐峥成。而在他身边站着的便是脸如冰霜的县长大秘林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