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榜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杀伐决断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杀伐决断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来的正是时候!

    苏沐微笑着扬起嘴角,这时他丝毫不介意将场面交出,再说眼前这可是个好机会,等到一会没人的时候,要好好和徐峥成聊聊。

    “徐局!”

    韩奎有些意外的瞧向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徐峥成,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能够在这样的地方碰到如今公安局内风头最盛的人物。

    “韩奎,你做的很好啊!什么时候刑警队的事轮到你们交警队来管了?看来交警队需要整顿整顿了,不然很快便会乱套。”

    徐峥成扫过韩奎,漠然道,几句话便让韩奎听着心惊肉跳。他可不敢和徐峥成叫板,再说没看到站在他旁边的那人是谁吗?堂堂的县长大秘,就自己这样的角色,人家捏死都不带皱眉的。

    “徐局,你听我解释。”韩奎急声道。

    “等下再解释!”徐峥成冷然道:“来人,将韩奎和路明全都给我带走,连夜审讯,我要知道一个什么都不做的社会混混,凭什么能够叫来工商局和刑警队两拨人,还敢公然威胁恐吓国家公务人员。”

    哗啦!

    随着徐峥成话音落地,从门外便涌进来一批人,这些人赫然都是邢唐县刑警队的。能够在公安局成为副局长,能够被赵瑞安相中,徐峥成的个人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就冲他在薛峰掌权的大局面之下,仍然能够在刑警队中安插亲信,培养自己的人便能看出一二。

    “徐局,你听我解释,这事...”

    砰!

    韩奎还想要继续喊叫,却被狠狠的命中胸口,剧痛传来当场便闭嘴。他是交警不是刑警,自然不知道其中的门道。见到这一幕的路明,才真的有些害怕,今晚这事倒不像是自己出气的,更多的像是设下了一个局,让自己钻似的。

    “徐局,我爸是路易宁,是交警队的队长,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没有犯错,我是冤枉的!”路明急忙将手中的毒品扔掉,大声喊叫起来。

    “路易宁吗?那更要带走了!”徐峥成眼神凛然道,身边跟随着动手的刑警队员早就俯身,将那包毒品很为小心的包装起来,这可是证据,任路明再怎么说都别想抵赖。

    “我...”

    路明还想再喊,结果和韩奎一样,胸口被命中当场闭嘴。瞬息间刚才还热闹着的包厢,便安静下来。

    “苏沐,我来迟了,让你受惊了!”徐峥成侧身笑道,脸上哪里还有刚才那种冷酷的神情。

    其实从接到苏沐电话那刻起,在林双的授意下徐峥成便开始安排叫人,所以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韩奎这些人抓走。只不过他们始终来晚一步,不然牛德柱那批人也别想从这里迈出去。

    “徐局说笑了,我能有什么事,再说这不是还有高局长帮忙嘛。”苏沐微笑着将高震山让了出来。

    厚道!高震山听着苏沐这话心底暗暗竖起大拇指,而林双和徐峥成也露出微笑,对苏沐这么做表示很赞赏。苏沐没有像是一般人遇到这种事后会露出愤怒的神情,叫嚣着收拾路明,而是很为坦然镇定的说出这话,本身便是一种成熟的表现。

    “林秘,徐局,今晚这事弄的,你们看咱们是在这里,还是换个地方?”高震山笑着上前说道。

    “苏沐,你说那?”林双问道。

    “换地吧!”苏沐道,这里闹腾成这样,实在是不适合再留下。

    “走,我正好知道个地儿,还算不错。”高震山说着就迈步向外走去,苏沐三人彼此对视一眼后微微点点头,林双和徐峥成紧随其后,而苏沐则转身瞧过来。

    “小翠姐,今晚真的很抱歉,因为我的事连累你这里受损,改天,我一定登门谢罪!”苏沐微笑道。

    “苏沐,你这话说的就见外了,今晚的事到底是因为什么,咱们谁都清楚,不就是路明那个混蛋想要我的金色辉煌吗?至于和你的恩怨那都是次要的,是捎带的。不过我是真的没想到,你现在竟然这么厉害,成为一镇之长了,再说啊。”杨小翠嘻笑道。

    向来不喜欢严肃的杨小翠,靠的就是这样的方式缓解氛围。她知道如果自己一味的选择严肃,很有可能和苏沐扯开关系,这不是她现在希望的。

    “哈哈,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说别的话了,我先走了,以后再联系。”苏沐说道。

    “等下!”

    杨小翠突然咬着嘴唇,内心显然有过一番挣扎才抬起头很为严肃的说道:“苏沐,你应该知道路明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你如果没有办法将他一下子打倒,他只要喘过气来便会找你的麻烦。”

    “所以那?”苏沐问道。

    “你等我下!”

    杨小翠匆匆走出包厢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出一个皮包,“苏沐,我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对你有没有用,但要是能用上的话,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这里是什么?”苏沐语气也严肃起来。

    “是我这些年搜集的有关路明和路易宁的一些证据,你也知道我一个女人家经营这么大的娱乐城,总有些风险,我得想点自己的办法。我刚才说的路明要是将我逼急了,我就是准备将这些证据拿出来的。别的不敢说,就这些断送了他们这对父子没有任何问题。苏沐,我是怕路明对付你,所以才拿给你的。你要是觉得不能用那就先放着,我反正是把东西交给你了。”杨小翠说道。

    苏沐抚摸着皮包,眼底划过一抹凝重,心思急转,刚才想着和林双说的事情再次变的清晰起来。

    “小翠姐,这件事除了你、我、骆琳外,便没必要让第四个人知道了。路明,我会处理的,不会再来找你麻烦的。”苏沐肃声道:“但是这件事你要烂在肚子里,对谁都不许说。你知道?”

    “我知道!”杨小翠急忙点头。以她这样的身份,私下收集政府官员的犯罪证据,这本身便是一种越权,是不被官场潜规则所认可的。苏沐这么说是为杨小翠好,不希望她以后稀里糊涂的被收拾掉。

    “那就好!”苏沐恢复笑容,冲着骆琳道:“你就留在这里吧!”

    “嗯!”骆琳乖巧的点点头。

    苏沐拿着皮包转身向外走去,快要走出包厢的时候,没有扭头而是淡淡的说道:“回家告诉骆康华和严春花,黑山镇小学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我用最好的质量建起来。只要这个能让我满意,我保骆氏建筑今后无忧。”

    就这一句话,让骆琳一直以来紧绷的心顿时放松,瞧着苏沐逐渐消失的背影,眼眶中竟然多出一种晶莹的东西。

    他还是没办法对我忘怀,是的,肯定是这样。要不是因为我,他怎么会照顾骆氏建筑,没错的,他没忘了我。

    想到当年自己和自己家里对苏沐所做的一切,骆琳再也按捺不住当场蹲下痛哭起来。

    杨小翠扶着骆琳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安慰道:“骆琳,不是我说你,当年的事我也只是听说过,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要记住,幸福是要自己去追求的。好男人可不多,你认准了就要去追。

    苏沐的为人怎样,相信你比我还清楚。你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别的男人,我相信便是在等他,你也没办法忘记他。所以该放弃的矜持就放弃,别等着他成了别人的男人你再后悔。真要到那时,黄花菜都凉了。”

    “我...我不知道怎么办啊...”骆琳抬起梨花带雨的脸蛋哽咽着道。

    “笨啊,没听过吗?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纸,你只要将他给那个了,还不怕他乖乖就烦。”杨小翠低声道。

    “哪个了?”骆琳疑惑道。

    “就是...”

    杨小翠凑上前在骆琳耳边低声说道,话音落地骆琳的耳朵便通红起来,挂着泪水的小脸蛋也滚烫起来,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妖媚的感觉。

    就在这边两个女子陷入到嬉笑打闹中的时候,从金色辉煌走出来的四人拐进了一家很有古香古色的茶楼。

    “放心吧,这里绝对安全,没有谁敢来这里闹事的。”高震山低声道。

    分别坐下后,林双微笑着扫过来,“苏沐,今晚的事真的让你吃亏了,算是做哥哥的没有招待周到。”

    “林哥,你这话说的,这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不过我现在倒是想问问高局长。”苏沐转身问道。

    “苏老弟,有什么你就问,只要我能做到的事情绝对不含糊。”高震山现在是迫切的需要融入林双的小圈子,他等待的便是这个机会。

    “高局长,这工商局到底是不是你说了算?”苏沐颇含深意的问道。一个牛德柱就敢这么肆意妄为,如果说高震山平常不知道的话,那绝对是假的。知道牛德柱还敢这么做,这其中意味着什么,是个人都清楚。

    “苏老弟,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坐上这个位子并没有多久,手底下真的没有多少听话的人。这局里面想要做到一呼百应,不可能。就拿牛德柱来说,我能借着局长的威严威慑住他,但想要真正的赶他出局,恐怕还有些难度。”高震山说道。

    “是吗?”

    苏沐玩味一笑,“高局长,既然能坐在这里,那便说明咱们不是外人。如果说现在让你回去,拿今晚的事做文章,你能不能搞到牛德柱的犯罪证据?”

    “这个...”

    高震山略微一迟疑,抬头瞧向林双,他不知道苏沐这时候说这些话想要表达什么意思,是林双的暗示吗?

    林双和徐峥成两人则是稳坐钓鱼台,各自品着茶,似乎没有一点想要说话的意思。从平静的脸面上,根本瞧不出他们内心的波动。

    妈的,富贵险中求!

    “能!”高震山果断点头。

    “能就好!”苏沐微笑着端起茶杯,“高局长,这是个机会,我送到你手中,能不能抓住就看你的本事了。你也别在这里坐着了,趁现在牛德柱还没有喘过气来,抓紧回去连夜办事吧!”

    “好,我这就去办!”高震山冲着林双点点头,没有迟疑果断离开。到他走出房间林双都没有阻拦,这意味着什么,高震山清楚的很。

    妈的,牛德柱,你们这些不听话的人,今晚我就好好的收拾你们一顿!

    当房间中只剩下三人时,林双才微笑着扬起嘴角,“老弟,你这手办的漂亮啊,这下老高就算想要反悔都没机会,这可是投名状啊!”

    林双多聪明,从苏沐开口那刻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高震山是投靠了赵瑞安这不假,但他毕竟时日颇短。这队能够站在这里,自然又能站到别人那里。想要彻底的吃定他,就要让他动手将工商局里别派的人清理出去。

    只要能做到这个,高震山的身上便实打实的烙印上赵瑞安的标记。同时又能让他掌控工商局,一举两得的事,即便高震山知道这么做无疑于走钢丝,却仍然按捺不住这种利益的诱惑。

    “林哥,仅仅是一个高局胃口未免太小,我从来不喜欢主动招惹别人,但如果被人惦记上而没办法斩草除根的话,我肯定睡不着觉。你说是不是那,徐局?”苏沐喝下一口茶,很为冷静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徐峥成心思一动。

    “没错!”

    苏沐眼底划过一抹冷光,“这邢唐县城的水死寂的够久,是时候起起波澜了。徐局,我只问你一句话,敢不敢?”

    “苏沐,你确定要这么做?这关系可大了,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林双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凝重。

    苏沐敢这么做,并不意味着林双能肆无忌惮,要知道他不过是赵瑞安的秘书,真要是决策失误,赵瑞安必将会被连累不说,他的前途也将因此终结。

    当然林双同样清楚,这件事背后带来的大利益。真要是能够做成,别的不敢说,赵瑞安的话语权必将因此加重。

    试想下,以前没有半点人脉的公安局,其中最强的刑警队和最有油水的交警队都被赵瑞安掌控,他想不被人尊重都不成?

    这便是官场的现实!

    你没有话语权,别人跟着你没有前途,你迟早会成为孤家寡人。利益,任何时候都是至关重要的衡量砝码。

    苏沐碰触到两人严肃的目光,嘴角弯起一抹冰冷弧度,“林哥,徐局,这件事必须得做,而且必须得快。林哥,如果你有迟疑的话,不妨问问赵县长。”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