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榜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开炮!

    苏沐的这话在万籁俱静的会议室可谓是石破天惊,所有人听到这话的同时,身子都忍不住一颤。tsxsw.com瞧着苏沐的眼神,多出一种玩味。

    在邢唐县敢和谢文叫板,你苏沐绝对是头一份!

    “没听懂的话就给我回去反思,什么时候听懂了什么时候再回来!”谢文竟然没准备理会苏沐直接说道,说完后眼光扫过全场,继续道:“同志们,咱们邢唐县想要发展下去,就必须坚定不移的跟着党走,就必须将第二个十年规划稳定持续的进行下去,任何想要扰乱规划的行为,都是不允许的。”

    再没有什么比现在这种情况更是对人的侮辱,我压根就不理会你的话,你能拿我怎么样?

    赵瑞安心底暗喜,谢文那谢文,你不知道苏沐是李市长的人,所以你闹腾的越厉害对我越好。不过现在你开了一炮后就继续说十年规划,那是不行的,必须得让你将这炮继续轰下去才行。

    咳咳!

    和以前一样,赵瑞安说话前先咳嗽两声,将众人的眼球吸引过来后,缓缓道:“谢书记所说的跟党走,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我想问下,党的组织原则是什么?是民主集中制!既然这样,那咱们现在所开的这个扩大会议,就应该让所有同志都说话,都有发言的权力,苏镇长既然没懂,那就让他将不懂的地方说出来。咱们这么多人在场,帮助他解决掉就是。”

    这场会议开到现在,火药味道一下子骤然升温。

    如果说开始王海和郑雪梅的交锋只是抛砖引玉的话,那么现在邢唐县两位大佬的对话才算是真正的**。

    谢文眉头微皱,好你个赵瑞安,这是要和我公开撕破脸皮吗?你一个空降的,竟然敢向我开炮,你以为你是谁?在邢唐县这一亩三分地上,我的话那就是天。和我玩民主集中制,好啊,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集中制。

    “瑞安同志的话很有道理,既然如此,那就请苏镇长说说,你到底哪里不懂?说出来大家研究下。”谢文淡然道。

    苏沐啊,原本我是想着就这样放过你,但现在看来你这位后台老板没准备就这样销声匿迹,那更好,我这次不把你玩的灰头土脸决不罢休。

    哪怕你在市里有后台,那又怎么样?就跟着谁没有似的,还有别忘记这里是邢唐县,而我是这里的县委书记,是一把手。

    苏沐蹙起眉头,赵瑞安心里在想些什么,他知道的很清楚。说实话对赵瑞安和谢文间的博弈,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一个不值得自己投靠的县长,你再对他抱有幻想实在是不明智的事情。

    但苏沐却也知道,如果这时候自己选择闭嘴选择沉默,在仕途之上的道路恐怕就算是到头。即便能够借助李兴华的势,相信他也不愿意见到一个没有担当的人。再说退一万步讲,苏沐当这个镇长,拥有着自己的理想抱负。

    为天下人谋福利,这便是苏沐的理想。就算冲这个,他都没有继续低调的权力。因为不管是谢文制定的十年规划,还是自己的计划书,都和邢唐县的百姓生活紧密相关。他不允许有人破坏掉自己的计划,也不想瞧着谢文就这样糟蹋国家的钱,让邢唐县的人继续潦倒下去。

    那样做虽是明哲保身,但却是在犯罪。

    干吧!

    人总要有几次热血冲动的机会,况且这样的冲动还有着不容拒绝的理由!

    苏沐扭转身前的话筒,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开口,“首先我很感谢谢书记给我这个发言的机会,让我能够更好的了解到党的最高组织原则。其次,我想说的是对谢书记的话我有几点不明白的地方,说出来还请大家研究下。

    刚才谢书记提到咱们邢唐县如果想要发展就必须坚持党的领导,跟党走,这点我是很为肯定的。但我想说的是,党的领导方针中有一条是这样的,要理论联系实际,对待不同的问题要具体事件具体分析。

    黑山镇是邢唐县的贫困乡镇这没假,但就算再贫困的地方都有着自己的资源优势。我制定的计划书中所提到的资源都是真实存在的,你们如果谁不相信的话大可去考证。所以我认为,只要资金到位,只要引进技术,实现黑山镇生态科技园区的想法并不是不可能的。”

    “苏镇长,你的意思是说你比黑山镇之前的领导干部都要厉害吗?你比梁昌贵书记还要英明吗?黑山镇只有在你的带领下,才能够脱贫致富奔小康吗?”郑雪梅在这时冷声道,那张保养的还算不错的脸蛋,露出一种讥讽的味道。

    一句话便让梁昌贵的脸色有些不喜,你郑雪梅有话说话,干什么把我扯进去,真当我人老说出去的话就没人听了吗?

    “郑主任,我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没有说我比谁强,我只是以黑山镇镇长的身份,做出应该做的事情而已。而且之前我也说了,谢书记的话很对,必须坚持党的绝对领导。这份计划书,我是向梁书记汇报过,并且得到他支持的。所以并不存在你所说的,我比谁厉害,比梁书记英明的问题。”苏沐针锋相对道。

    这时候绝对不能露出一点软弱,只要稍微露出些,那些跟随着谢文的人,便会呲出獠牙扑上来咬几嘴。

    “简直就是乱弹琴!苏沐,你的这份计划书和县里面制定的十年规划是有冲突的。规划中要保持县财政对水泥厂和罐头厂的投入,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来给你们黑山镇用。还有你这样做,黑山镇的人会同意吗?他们靠山吃山这么多年,你弄出这样的幺蛾子,他们能习惯吗?能接受吗?”谢文淡然道。

    “谢书记,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我早就解决了。黑山镇的确应该靠山吃山,而我的计划书更是为黑山镇的十个自然村落着想,他们没有人会反对。至于你说的和县里十年规划有冲突,我倒是对这个规划有几个想法。”苏沐顺势说道。

    “有想法是好的,咱们这是扩大会议,为的便是群策群力,将咱们邢唐县搞好。苏镇长,你有什么话就说吧。”赵瑞安这时拿过话筒插话道。

    “谢书记,那我说两句?”苏沐微笑道。

    “说!”谢文扫了一眼赵瑞安,不动声色道。

    “好,其实这份第二个十年规划书,从制定出来到现在已经有些日子,却仍然没有执行下去,想必大家和我所顾虑的一样,具体的来说那便是到底要不要对两个厂子继续追加投资。”苏沐稳坐着十分沉静道。

    “我的意见是,投资应该继续追加!”

    这话刚说出便引起一片哗然,怎么个意思?你苏沐不是赵瑞安的人吗?赵瑞安刚刚是反对追加投资的,你现在怎么同意?赵瑞安听到这话脸色一变,却很好的控制住。

    而谢文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有些闹不明白苏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笑着说道:“那就是说你支持这份十年规划了?”

    “不!”

    苏沐直接摇摇头道:“我认为应该对两个厂子追加投资,并不是说就认同这个十年规划。规划书中的建议就是换汤不换药,两个厂子的问题并不在投资不投资,而是在根子上,在领导层的决策上。

    据我调查的资料证明,两个厂子第一年经营红火,而后来越来越走下坡路,便是因为领导班子成员思想僵化所至。所以说如果想要让这两个厂子真正扭转不利局面,就必须更换领导班子,用追加的投资通过引进技术,设备,扩大市场等等方面进行弥补。”

    这话说出来顿时让会场的气氛变的有些古怪起来,和刚开始瞧着苏沐那蔑视的眼神相比,这时有着一部分人已经开始变的凝重起来。苏沐的话很有道理,如果不从根上解决领导班子的问题,就算投再多的钱都没用。

    只是苏沐你知道不知道,不管是黄山水泥厂还是嘉和罐头厂,两家的领导班子都是谢文亲自安排的,你要更换掉他们,那不就是在打谢文的脸,在说谢文用人不清识人不明吗?他能点头吗?

    谢文脸色阴沉着道:“那你的意思是说,两个厂子的领导班子全都要更换掉吗?换掉他们就能拜托现在的困境?简直就是笑话!”

    “谢书记,这个问题其实在会议刚开始王县长和郑主任便已经讨论过,那就是守成和开拓的关系。我的意思很简单,两个厂子想要真正发展,必须填入新鲜血液,也就是说掌舵的人必须有开拓进取,改革前进的决心。但在这个基础上,必须保证党的绝对领导,要有合适的人控制住前进的节奏,过快过慢都不行。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两个厂子稳定发展,拜托掉目前的困境。”苏沐冷静道。

    这话说出来给人的感觉便是苏沐是在随风倒,两边都不得罪两边都在讨好。但却不知道,这才是苏沐的真正想法。稳定改革必须两手都要抓,放掉任何一个都不行。

    谢文没想过苏沐会这么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反驳。而赵瑞安想要的效果已经得到,便没有继续开炮的意思,抓起话筒。

    “同志们,今天咱们邢唐县召开的扩大会议,讨论的不单单是县委制定的十年规划,除了这个外还有咱们县的文化卫生建设,还有学习市里发下的文件精神。这个话题就暂时到这里,下次开会再议。现在,就请梁部长说说市里的文件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