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榜

正文 第六十九章 残酷的现实

    弟兄们,新的一周,多来点推荐吧!

    ————————————————

    周瓷没有想到自己守了这么多年的身子就这样交了出去,而且交出去之后她不但没有丝毫内疚,反而是隐约中有种兴奋激动的情绪,在苏沐这里她像是知道了宛如女孩子般初恋的感觉。(/吞噬小说网  www.tsxsw.com)

    试想下一个成熟熟透的熟女,又有着少女般初恋的情怀,对上一个这样的女子,又有几个男人能抵抗得住。

    反正苏沐是不行。

    而实际上苏沐也没有打算抵挡,该做的事都做了,你总不能现在拍拍屁股走人,那不是他的性格。

    这一夜两人不知道做了几次,每次间歇时苏沐便将官场上一些门道说给周瓷听,彻底打消了她的顾虑之后,才为她勾勒着美好的未来。在苏沐的计划中原本是没有周瓷的,不过既然出现,那就必须安排。

    周瓷离开雅筑是必然的,只要将手续什么的全部办好,她便算是和冯家彻底断掉了关系。也就意味着她将净身出户,能够支配的资金少的可怜。再像是以前那样大手笔,是不现实的。

    而苏沐要做的便是将这不现实变成现实。

    “我的身份注定了我是不能陪在你身边的,不过那无所谓,反正我又不想着再结婚,只要我家里没事就好。所以,苏沐你放心,从现在起我就当你的情人,而且绝对是那种很为合格的!”周瓷在一次**后便将态度亮出来。

    周瓷很清楚,想要确保能够将苏沐抓在手中,紧紧地靠着这棵大树,就必须不能阻止他前进的步伐,要让他继续向上升,真正掌握重权才行。也只有到那时,即便苏沐成家了,也没有人再会拿男女关系的作风问题说事。

    因为这是官场的规矩,谁敢违背隶属于高层的这个规矩,谁便要遭到所有人的唾弃。

    “这样”

    苏沐享受着周瓷按摩的同时,略微沉思了下便说道:“那块帝王翠应该不在雅筑酒店的财产行列吧?”

    “不在,那是我用私房钱买的。”周瓷说道。这么多年她也是攒下些钱的,这是她应得的那份。

    “好!”

    苏沐点点头,“等到你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掉后,便将那块帝王翠给我拿来,我去盛京市卖掉。然后拿着这些钱,你等我的消息。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吃糠咽咸菜的。”

    “真的?”周瓷惊喜道。

    “敢怀疑我,趴那!”苏沐脸色微沉道。

    “好,好,人家趴那还不行吗?”周瓷媚笑道。

    噗哧!

    “要死人了!”

    第二天醒来后苏沐没有多做停留,梳洗完后便向着体育馆走去,剩下的事他也帮不上忙,由周瓷去做便是。

    和这个相比,苏沐现在最担心的便是招商会。黑山镇想要发展起来,就必须有着资金注入,只要有着第一笔进来,便能够确保黑山镇的运转。所以说要是能够吸引那些投资商的眼光,苏沐这趟来的便值了。

    “苏镇长,你来了!”范昌盛像是以前那样微笑着走上前招呼道。

    “范局长,今天的情况怎么样?”苏沐笑着走向展位问道。

    “就那样,咱们县已经很多年没有投资商前来过。”范昌盛说起这个脸色有些不好看道,怎么说他都是招商局局长,招商没有成功便意味着是他的失职。

    “范局长,县里的情况摆在那里,多多宣传下,没准这次能够拉过去几个投资商那。”苏沐笑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点苏沐还是知道的。再说范昌盛的事自己就算想管,那也轮不到他管那。

    “承你吉言了,那你忙,我去那边转转。”范昌盛笑着离开,他现在是真的不敢对苏沐轻视。

    邢唐县县委举办的扩大会议上发生的事,范昌盛在青林市已经得到消息。苏沐敢在大会上那么做,已经让他感到佩服的很。偏偏这么做了后,苏沐现在还能站在这里继续招商,这里面的门道便有的说了。

    范昌盛坐在招商局局长的位置上,说起来其实并不痛快。就像之前说的那样,因为自己没有招来商,这个局在邢唐县就是个摆设,所以谢文才没有想着将招商局抓在手中。但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范昌盛才怕谢文找个理由,随时将自己给撸下来。

    这时有着苏沐这个现成的粗腿放在眼前,要是不抓紧抱住的话,以后再想要找这机会就难多了。

    而范昌盛的想法,苏沐心知肚明。只不过现在的他却没有心思去玩弄那些官术,他一门心思的想要将黑山镇给发展起来。

    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整个邢唐县都没有什么投资商前来光顾,就更别说贫困偏远的黑山镇。从苏沐坐在这里起,一整天下来除了零散有几个人过来外,便再没有人靠近这里半步。就好像这个展位是洪水猛兽似的,生怕把他们给吃了。

    像是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好几天,直到招商会的最后一天都没有发生变化,苏沐白白的在这里坐了六天,一无所获。

    而就在这几天内,青林市则发生了一件大事。说是大事,其实除了几个上层人外,其余旁人根本就没有资格知道。那便是周瓷毅然决然的做出决定,从雅筑辞职,和冯家正式的划清界限。

    因为事情被控制的很好,所以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如今的雅筑已经换了新主人。而周瓷这个曾经在青林市叱咤风云的俏寡妇,如今除了头顶着纪委书记周丛澜女儿的身份外,和冯家再没有瓜葛。

    市委家属院,周家。

    “爸,我知道这么做会让你难做,但我是真的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与其成为冯家豢养的家鸟,我宁愿当一只自由自在的麻雀。”周瓷坚定执着的说道。

    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五官线条很为英朗,眉宇间透露出一股杀伐决断的气息,他便是执掌青林市纪委大权的纪委书记周丛澜。

    周丛澜爱怜的瞧着周瓷,柔声道:“瓷儿,当初那事是为父想的不周到,我以为你是真心想要和冯卓结婚,没有想到这些年,你竟然过的是那样的生活。早知道这样,我早就让你离婚,和冯家断绝关系了。”

    “爸,我这么做会不会连累你?”周瓷哽咽着道。

    “傻丫头,坐过来!”

    周丛澜抚摸着周瓷的头发,爱怜着道:“你以为你爸是纸糊的不成,谁想动就能动?别说冯如成已经退休,就算是现在的市委书记张吟宣,你以为他就能随意动的了我吗?连累我,傻丫头,是让你受苦了。”

    “爸!”

    周瓷没有再控制,直接扑到在周丛澜怀中痛哭起来,这一切还真的让苏沐给猜对了。都是因为自己小心翼翼的个性,才造成现在的局面。早知道周丛澜不怕,自己何至于苦熬了三年。

    “哭吧,这里是咱家,没有谁能管得了你。从今以后,你就在家里住着。”周丛澜柔声细语道

    就在周瓷扑倒在周丛澜怀中痛哭的时候,在雅筑酒店的一间包厢内,**脸上露出激动的笑容。

    “宾少,是我!”**语调有些高昂道。

    “胡大少爷,有什么好事吗?怎么听起来你很兴奋那!”孙宾坐在一家夜总会的包厢里面,搂抱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在那里肆意的揉捏着。偌大一间包厢,除了他们两人便空荡荡着。

    “宾少,是这样,有件事需要向你汇报下。”**说道。

    “赶紧的,有屁快放,我这里正忙着那。”孙宾没好气道。

    “你能忙什么,还不就是忙着泡妞玩女人。”**心底暗暗嘀咕着,脸上却仍然谄媚的笑着。

    “宾少,这件事我想你肯定会感兴趣的,那就是周瓷和冯家断绝关系了!”

    “什么?”

    右手恰好放到女人酥胸上的孙宾,听到这消息手上忍不住加劲,女人顿时疼痛的喊起来。孙宾却不管不顾,急声道:“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这是我从老头子那里听到的,又经过我千方百计打听,确定是真的。宾少,现在周瓷没有冯家撑腰,嘿嘿,那还不是想怎么玩咱们就怎么玩。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嘿嘿笑道。

    “好小子,果然有前途,这事办成了,我会好好赏你的,去做事吧!”孙宾大笑道。

    “是!”

    当孙宾挂掉电话后,脸上的笑容仍然没有消散,兴奋的大笑着。旁边的妖艳女子娇笑着道:“宾少,什么事这么开心那?”

    “当然是好事,别废话,赶紧的,先给我吹吹,我憋不住了。”孙宾一下子便将女人摁到在胯下,脑中幻想着周瓷的娇躯,没一会便舒服的呻吟起来。

    招商会举办第六天,苏沐算是对这次招商彻底的失去信心,别管他采取什么样的手段,硬是没有一家企业过来咨询。哪怕他的计划书做的再好,都没有任何用。所有人都是主观为主,自觉的便将黑山镇过滤掉。

    其实这样的结果很正常,毕竟这次招商会是青林市以市的名义举办,面向的是整个青林市的所有县所有乡镇。在这样的情况下,邢唐县都属于末流,就更别提不起眼的偏僻山区黑山镇。

    残酷的现实让苏沐惨败而归,当他收拾起所有的计划书,装进包中走出体育馆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倩影,不再像是以前那样雍容华贵,返璞归真的她,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魅力。

    没有法拉利跑车,没有奢侈的饰品,周瓷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马路边,晚风吹动中摇曳如同一束盛开的花。

    花为盛世牡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