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官榜正文 第七十七章 没有硝烟的战场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没有硝烟的战场

    弟兄们,多给点支持,多来点收藏推荐吧!

    ——————

    “宋哥!”苏沐站在训练场外大声道。

    “苏沐!怎么是你小子!”负责训练的中年男子抬起头瞧过来,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神情。他便是宋时,江南大学武术协会的会长。而这个武协也是从他到这里后,才创办起来的。简单说,宋时是这个武协的开山祖师。

    而苏沐那?则是宋时创办武协后,收下的第一批弟子。

    “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你们都先回去吧!”宋时大声道。

    “是,会长!”

    这些个武协的弟子收功后便都瞧向苏沐,记忆中还从来没有谁能够让宋时放弃训练而主动陪着。就算那次前来的是江大的副校长,宋时都没有理会。这个年轻人是谁?怎么有这么大的面子?

    “你小子怎么舍得过来了?这么多天没见露面,是不是将宋哥我忘到脑后了。”宋时走过来,大笑着扬手便给了苏沐一拳。

    要是放在以前,苏沐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回打过去,像是这样的打招呼对两人来说那是家常便饭。但现在苏沐却是愣在当场,因为就在两人身体接触的瞬间,脑海官榜倏的转动开来,其上显示出来的信息让他真的被震住。

    姓名:宋时

    职务:特种部队龙牙之上校;总参谋部军情处要员

    爱好:冷兵器

    亲密度:八十!

    “宋哥竟然是个上校?而且还是特种部队龙牙的人?这个龙牙光是听名字就够威风的,想必应该很厉害吧!等下,郑豆豆不也是特种部队的吗?只是那个某野战军的和宋哥相比,到底谁更厉害些那?”

    “知道宋哥对我好,没想到亲密度竟然达到八十,这便说明宋哥是值得信赖的人。只是要不是拥有官榜,我恐怕一辈子都难以猜出来,宋哥这么显赫的背景,竟然会屈居在江大当一个什么武协的会长。”

    “等下,难道说这是宋哥的掩饰身份?不对呀,宋哥是师父的人,那要是这么说的话,师父岂不是更厉害?师父又拥有着什么背景那?总不会是位将军吧?或者说是特种部队龙牙的队长?”

    苏沐大脑急速转动着,拼命的消化着眼前得到的消息。而宋时瞧着他的样子,眉头微微皱起,心底暗暗猜测起来。

    难道苏沐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吗?不可能,没有道理的。除了梅老外,别说这江大,就算是放眼整个江南省知道自己身份的都没几个。再说苏沐要知道的话早就应该知道,现在既然梅老都没有说,那便绝对没可能知道。

    “苏沐,你怎么了?”宋时笑着晃晃手。

    “宋哥,我没傻。”苏沐从震惊中醒来瞪眼道。

    “没傻?瞧你那样子和傻了没什么差别。来吧,既然回来咱们哥俩就好好的比划比划。说实在的,你不在我还真没有谁能够切磋。”宋时大笑道。

    “宋哥,我看还是等会吧,来,帮我拿着东西,我要去看看师父。对了,师父应该在里面那吧?”苏沐问道。

    “当然,你的运气实在太好,梅老刚回来没几天,而且很快又要走。你要是想见他老人家的话,趁早赶紧去。来,东西给我搬着。”宋时直接拎起郑经纶给的箱子,转身便向竹林深处走去。

    “梅老,你瞧谁来了?”

    在竹林深处有着一座小院落,院落建造的很为古香古色。虽然没有多大,但贵在精致。尤其是在情人竹林旁边,更是让人觉得很有味道。但只要是江大的人都知道,这座院落可是禁地。

    院落坐落在竹林最深处不说,红砖院墙还将竹林和院子直接分开,你想进去都没有可能。而江大校方像是默认了院落的存在,别管是谁当权,都闭口不提拆除院落,那样子就好像院落是不能触碰的禁忌似的。

    实际上整个江大,真正能够自由出入这座院落的人,不超过一巴掌,而苏沐恰恰就在这一巴掌之数。

    “师父!”

    苏沐瞧向在院内盘膝而坐,面容坦然的老者十分恭敬的喊道,一向冷静的情绪在这时也开始波动起来。

    苏沐的形意拳对外都说的是跟随宋时练得,是在江大的武协中学的防身术。其实事实根本不是那回事,他的形意拳完全是由眼前的这位老者传授,手把手的教下来。大学四年,追随老者苦苦钻研形意拳的苏沐,对老者感情相当深厚。

    而这老者便是吴清源嘴里所说的老梅,梅铮。

    “差不多了,我想你也应该来这里了。”梅铮睁开眼扫过苏沐,微笑着道。

    “师父,我是早就应该过来看你的。”苏沐走过来说道。

    “是啊,你是早应该过来看我,因为你要是早过来看我,就没有必要窝在黑山镇那么长时间。”梅铮语出惊人。

    “师父,你一直在关注我?”苏沐震惊道。

    “怎么?很意外吗?你以为你离开我身边,我便没有办法知道你的事情?”梅铮瞧着苏沐吃瘪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师父,我给你丢脸了。”苏沐讪讪道。

    “丢脸?”梅铮大声道:“你做的那些事如果都叫丢脸,那么我想这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脸早就该丢掉。”

    “师父...我...”苏沐情绪有些激动。

    “坐下吧,就算你不过来我也会让宋时去将你叫来,咱们师徒两个是时候好好谈谈了。”梅铮说道。

    “师父,您说。”苏沐恭声道。

    “梅老,这个怎么办?”宋时举了下箱子道:“要不我帮您老解决掉?”

    “放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算盘?想要黑掉我的东西,你还不够格。赶紧将东西放下,哪里凉快去哪呆着去。”梅铮大声道。

    “是,梅老!”宋时嬉笑着将箱子放下,冲苏沐挤了下眼睛转身便走出小院。

    “师父,中午吃饭的时候碰到了吴老,他当时和郑经纶师兄在一起,这箱东西是他托我交给你的,就是些烟酒。”苏沐解释道。

    “郑经纶?”梅铮嘴角扬起一抹神秘弧度,扫了眼纸箱淡然道:“苏沐,知道为什么他不亲自过来送而让你送吗?”

    “师父,我想师兄是没时间吧?他当时还要送吴老那。”苏沐说道。

    “没时间?”梅铮摇摇头,“你算是说错了,你这个师兄的确是有些本事,不过为人却是太过精明。凡事都喜欢谋定全局而动,做任何事都要将每个细节都考虑到,这种性格我很不喜欢。当然我不喜欢的是他的性格,却不是说我讨厌这人。事实上,抛开性格印象,郑经纶这小子还算不错。

    他让你给我送东西,实际上是怕我不收下。他知道通过你的手,我肯定会收下,这小子还真是猴精猴精的。你们中午吃得饭,那酒桌上老吴肯定提起我了吧?是不是提起我之后,郑经纶对你的态度改变许多?”

    “师父,好像真是那回事。”苏沐回忆着道。

    “这是肯定的,无利不起早嘛!”梅铮淡淡道,随即便岔开话题,没有再准备多说郑经纶什么。

    “苏沐,你当初选择走官场之路,我没有反对,我说过会给你一年的时间去琢磨。现在你就给我说说,这一年你都琢磨出点什么东西?对这仕途生活有着什么理解?”

    要是放在一年前,当苏沐还没有毕业投入到官场中的时候,他肯定会说官场那就是神圣的地方,是为人民服务的机构。但现在一年的磨炼下来,使他对官场这个大染缸有了清晰的认识。

    这还不算,脑海中官榜传递出来的官术让苏沐对官场文化更是了解的入木三分,现在梅铮问话,他整理了下思路便说道:“师父,我知道您想听真话,那我就不会拿那些虚话来蒙骗您。没错,这段时间在官场内,颠覆了以前我对官场的认识。人走茶凉,树倒猕猴散,这样的事情都不过是最简单的。

    在官场中为了利益,就算是再好的盟友都有可能选择背叛。真正想为老百姓办事的人,却总时会收到各种条框的制约。有些人一辈子就这样,一张报纸一杯茶的过去。理想和现实总是有着太大太大的差距。”

    这些话苏沐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起过,现在当着梅铮的面,他是无所保留的说出来。想当初他离开江大,前往邢唐县的时候,那时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出身农村的他,想着的惟一念头便是当官为民服务。

    然而县政府办半年多的冷藏,使苏沐当初的拳拳之心很快便被浇灭。尽管理想和抱负到现在都没有放弃,但苏沐对这官场文化却是真的有了全新认识。倘若不是意外得到官榜,相信苏沐就算有着再大的抱负,都将成空。

    “不错,总算是将你以前的棱角磨平不少,知道凡事靠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如果说这一年你要是连这些最基本的道理都悟不透的话,那也便没有必要再呆在官场中了。”梅铮随意道。

    “知道为什么当年你要报考公务员我没有阻拦吗?”

    “不知道。”苏沐摇头道。

    “那是因为我想要让人知道,我梅铮调教出来的弟子,不但能武而且能文!”梅铮大声道:“事实证明,你没有让我失望,一年便成为镇长,这样的速度,就算放眼全国都没有几个能够比上。”

    “师父,您应该知道我这个镇长和别的镇长不同,黑山镇实在是太穷太苦。真要是哪怕有一点油水,我想别的人都会趋之若鹜,哪里还会轮到我来做这个镇长!”苏沐有些无奈的说道。

    “苏沐,你这样的心态要不得!”梅铮脸色肃然道:“知道吗?地方有穷富之说,但战场却没有。在官场中再小再穷的地方都是一个战场,这样的小战场看着不起眼,但却是最为基础的。你想要在更大的战场中博弈,就必须先适应这些小战场。将每个小战场都当作一次生死考验,只有这样你才能够稳步前进。”

    小战场?大战场?苏沐若有所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