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官榜正文 第七十八章 美女,赏个脸呗

正文 第七十八章 美女,赏个脸呗

    梅铮瞧着苏沐沉思的样子,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神情严肃,随手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后继续说着。

    “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现在的社会虽然没有大的战乱,但要知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更何况是官场这样的地方。在天朝官场就是一个战场,不同的官场战场的大小不同,除了这个区别外,全都是一样的。

    官场如战场从来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没有谁能够笑傲群雄,就像你刚才所说的那样,利益结合才是官场的根本之道。墙倒众人推,树倒猕猴散,是对官场最为准确的形容。和真正的战场相比,官场这种没有硝烟的战场,更为残酷更为兵不血刃。上位者随便一个念头,便能杀人千里之外,便能断送无数家庭的幸福。

    而这也是我当初不阻拦你报考公务员的真正原因,因为我想着亲眼目睹一个真正官员的成长,希望你能够和那些贪官不同,别的不敢保证,最起码要做一个好官。只要站住这个脚跟,其余的事情都是小事。”

    呼!苏沐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凝视着梅铮道:“师父,你放心,我有着自己的底线,我向您保证,绝对不会做任何昧良心的事。只要我当一天官,别管官大官小,都会为老百姓办实事!”

    “哈哈!”

    梅铮大笑起来,狠狠的拍了拍苏沐的肩膀,“这才对,这才是我梅铮的徒弟!放心,只要你这么做,只要你一心为民,天大的事有师父给你挡着。置身官场,他们守规矩的话就算了,要是有谁不守规矩,那我倒要看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阴我梅铮的徒弟!”

    姓名:梅铮

    职务:暂无

    爱好:烈酒;兵器;对战;

    亲密度:九十!

    随着两人身体的接触,在苏沐有意识的运转下,官榜中呼的显示出梅铮的资料。只不过让苏沐有些意外的是,官榜上竟然没有任何职务。这是怎么个意思?难道说今天使用到极限,够五次,所以官榜不显示了吗?

    不,绝对不是这样。

    那便只有另外一种解释,梅铮现在的确是没有任何官职在身。只是能够让宋时这样的上校心甘情愿当作守卫的人,又怎么可能简单?又怎么可能没有任何职务?猜不透,苏沐便不去乱猜。

    梅铮现在不说肯定是因为没到时候,相信等自己真正成长起来后,梅铮绝对会告诉自己真相的。

    “师父,要不我现在陪您老人家喝点?我瞧了瞧,郑师兄拿过来的烟酒可都是好东西。”苏沐嬉笑道。

    “你个猴崽子想必也是惦记上我这点东西了吧,想喝酒是吧?没问题,宋时,给我滚出来!”梅铮大声道。

    “梅老,有事您吩咐。”原本已经离开的宋时突然间出现在院内,满脸笑容,和平常紧绷着的严肃表情截然不同。

    “打!”

    梅铮言简意赅道:“你们两个谁胜出,我便赏谁一瓶酒一条烟。苏沐,让我瞧瞧,这一年你的功夫拉下没有。要是拉下来,别怪我收拾你!”

    “师父,你就放心吧!”苏沐笑道。

    苏沐面对着宋时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他和宋时交手又不是头一次,虽然刚才知道了他的身份,明白以前宋时或许让着他,但那又怎样?要知道现在的苏沐,对形意拳的领悟并不比梅铮差多少。

    “苏沐,为了这好烟好酒就别怪宋哥了,嘿嘿,来吧!”宋时笑道。

    “宋哥,那我就来了!”苏沐意气风发道。

    这时的苏沐不再是黑山镇的镇长,而仅仅是一个武者,苦练的形意拳在这时也没有任何藏私,全部施展开来。和宋时交手,要是苏沐再敢掉以轻心,那才是真的狂妄。强劲的力量从右拳中攻出,狠狠的侵袭而来。

    砰!

    宋时没有后退,而是大笑着迎上前,和苏沐拳对拳的硬碰起来。双拳碰撞的瞬间,便爆发出一股低沉的声音。苏沐向后倒退了三步,而宋时则是退了两步。

    “哈哈,好啊,苏沐,你小子看来这些天没有拉下功夫,反而是有所增进那!继续来!”宋时大喊道。

    “来就来!”

    梅铮站在旁边,瞧着两人你来我往的打斗,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宋时的实力他是不怀疑的,而苏沐竟然能够和他力拼这么长时间而不乱阵脚,这便是一种难得的实力。要知道两人的对打,每招每式可都是紧密如风,是绝对的近身格斗术。

    这样的对战要是放在别人身上,梅铮敢肯定现在地上早就躺着几具死尸。从来都主张真枪实战的梅铮,最为讨厌的便是那些花架子。因为只有真枪实战,才能够真正将人的潜力挖掘出来。

    两人就这么狠狠的打了近二十分钟,却仍然没有分出胜负,就在宋时准备使出绝招的时候,梅铮突然插话。

    “就这样吧!”

    “苏沐,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宋时收拳而站脸露惊喜。

    “宋哥,你就别逗我了,我知道你都没有施展出全力。”苏沐笑着道。

    “行了,你们两个别在这里给我互相吹捧了。宋时,这箱烟酒归你了。苏沐,那边的包里装着两条烟,留在我这里没用,你拿去抽吧。以后有事没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梅铮说道。

    “是,师父!”苏沐大声道。

    接下来苏沐又和梅铮闲聊了几个小时,才拎起东西离开院落,瞧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宋时一改笑容,神情有些肃然道:“梅老,为什么要让苏沐混官场?像他这样的人,只要你点头,在龙牙中绝对能成为拔尖的。假以时日,取代我都没有任何问题。留在官场中,是不是太可惜了?”

    梅铮双手后负,站在嫩绿的垂柳树下,淡然道:“可惜?没错,苏沐这小子的确很有天赋,当初我就是因为这个而选的他,也不知道是谁给他打下的根基,竟然那么雄厚,以至于他在四五年内便将形意拳修炼到这样的地步。

    但你说可惜,我却是不这么认为。要知道,在现在当个好官比当个好兵对国家要更有用,更有价值。苏沐这人我是知道的,他没有多么显赫的身家背景,只是很为普普通通的农家子弟出身。

    但就是这样的出身,他在江大的四年,不卑不亢,待人接物,都有自己的一套原则。没有因此而自卑,也没有因此而仇富,像他这样的人,放到官场中去磨练磨练,必然能大有作为。运气好的话,封侯拜相也并非不可能。”

    “我还是觉得有些可惜。”宋时摇头道。

    “可惜个什么劲儿,谁说他当官就不能干别的了。”梅铮大声道:“别忘了,他是我梅铮的徒弟!”

    “梅老,你的意思是说?”宋时眼前一亮。

    “我什么都没说,自己去悟!”梅铮说完便转身走进房间,留下宋时短暂的错愕后,便满脸笑容的抱起纸箱离开。

    苏沐每次和梅铮聊天,时间过的都很快。等他从情人竹林走出来,外面已经是黄昏,想到该办的事已经都办成,却还没有去找叶惜。苏沐便抬步走向研究生宿舍楼,对这里知根知底的他,根本不必乱找。

    “咱们今晚去吃什么?”

    “要不去看电影吧?”

    “广场好像有露天舞会,那里的美眉都很正,去转转?”

    苏沐走在学校的甬道上,瞧着从身边走过的男男女女,听着他们说出的话语,脸上不由露出一种久违的笑容。一年之前苏沐也像是他们这般,在学校里面随意的游走着。和同宿舍的兄弟,插科打诨着。

    但又有谁能想到一年后苏沐便成为黑山镇的镇长,世事难料,人生无常,还真的是没有一点错。

    “不知道宿舍的那几个家伙现在都在做些什么?毕业后好久没有联系过,等到空闲下来,该打电话联系下感情了。”苏沐自语道。

    研究生宿舍楼前,停着一辆很为刺眼的跑车,跑车上放着花团锦簇般的玫瑰花,多的像是花海,散发出阵阵香气。

    因为是黄昏时分,在夕阳的照耀下,瞧上去更有冲击感。来来往往的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停下,女的眼中闪动着羡慕的目光,而男的则都面色不善的瞧向紧靠着跑车的男子,心底暗暗的咒骂着。

    “惜惜,你就给我次机会吧?今晚让我请你吃饭,怎么样?赏个脸吧!”男子满脸笑容的说道。

    “孙宾,你少做梦了,我说过我和你没可能的,以后麻烦你不要再这么做。”叶惜扫过玫瑰花淡然道。

    没错,这个被追求的女子便是叶惜。

    而开着跑车,深情款款的男子便是当初在别墅中和**对话的孙宾。

    向来以无色不欢自称的孙宾,从见到叶惜的那刻起,便开始了这强势的追求,一**从不厌倦。

    比谁都清楚叶惜身份的孙宾,深深的知道要是能够将叶惜追到手。不但能抱得美人归,关键是能给老爹拉来一大臂助。只要叶安邦能靠过来,他老爹在江南省的地位将更加没人能撼动。

    “惜惜,你就别再坚持了,就答应我的请求吧?瞧,这些玫瑰都是我送给你的,收下吧!”孙宾笑眯眯道。

    “别再喊我惜惜,我和你不熟!”叶惜冷声道。

    “惜惜,我...”

    孙宾的话还没有说完,背后便传来一道声音,“人家都说了不让你喊,你却非要喊下去,还有像你这么恬不知耻的人吗?”

    “谁?滚出来!”孙宾怒声道,没有等到他转过身,苏沐便迈着轻松的步子从他旁边走过去。

    “美女,赏个脸呗,一起吃顿饭?这朵花,送给你。”

    一朵在学校花坛里面很为普通的月季,在苏沐手指间绽放。

    四周观看的人当场愣住!

    而就在众人还没有从失神中清醒过来,叶惜紧接做出的动作,让他们瞬间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