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官榜正文 第八十二章 陪君醉笑三千场

正文 第八十二章 陪君醉笑三千场

    弟兄们,求收藏支持哇!

    ——————————

    雅间现在坐着两人,一个是郑豆豆,而让苏沐意外的并不是她,而是坐在她身边的那位男子。

    这个男子穿着打扮很为入时,容貌相当的英俊,嘴角斜扬间,给人种邪邪的感觉。双眼转动间,散发出道道精光。尽管坐在那里不动,但身上释放出来的那股衙内气息,却是异常清晰。

    而他在见到苏沐的瞬间,英俊的脸上顿时露出神秘的笑容,蹭的从位置上站起,在几个人的目瞪口呆中,猛地冲上前,和苏沐紧紧的搂抱在一起。

    “兄弟!”男子大声道。

    “兄弟!”苏沐同样激动着。

    两人就这么不顾旁人的搂着,互相狠狠的拍着对方的后背,脸上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兴奋之情。

    “喂,我说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还真当我们都是空气啊!你们要是想搞什么的话,隔壁,开房!”李乐天在旁边大声道。

    “滚蛋!”

    几乎在同时紧抱着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喊道,随即便松开,彼此对视着大笑起来,苏沐狠狠的锤了对方一拳。

    “今晚,不醉不归!”

    “屁话,当然不醉不归!”男子大声道。

    等到几人都坐下后,叶惜才有些迟疑问道:“苏沐,我虽然知道你和郑牧认识,但你们也没必要这么认识吧?”

    眼前这男子便叫郑牧。

    苏沐和郑牧还真的不是在作秀,两人的关系是相当的铁。只不过知道的人并不多,因为郑牧以前虽然是在江大读书,但却没有熬到毕业便转校离开。但就是在江大的那三年,却使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一起打球,一起泡妞,一起打架,一起玩游戏...那三年,苏沐和郑牧还真的是在一起做了很多事。

    苏沐知道郑牧的家世背景应该不错,但那些都和他没有关系。因为两人相交原本就抛开了这些有的没的。而毫不夸张的说郑牧在江大的那三年,真正入他眼的除了苏沐便再没有第二个人。

    只不过郑牧转校后就像是凭空消失掉似的,竟然再没有音信。两年下来,才使苏沐有些淡忘。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遇到郑牧。

    “我和苏沐那是铁哥们!”郑牧大笑道。

    “打住!”苏沐说道:“我说郑大公子,别乱攀交情,在这之前你是不是应该有些事情要交待下那?”

    “放心,一会肯定会告诉你的。”郑牧拍着胸脯道:“我郑牧是谁?那可是要代天牧守的人,我说出的话还不相信!”

    代天牧守?其余几人有些愣神,苏沐则是微笑着道:“这个有出处那,咱们的郑大公子那是文化人。这个牧字出自《礼记·曲礼》:九州之长入天子之国,曰牧。我想伯父当初起这个名字,应该是想让咱们的郑大公子进入仕途的。就是不知道,现在他到底是做什么的?有没有进入官场?”

    “混官场?还是别了,我现在还真没有那个心情。为了这事我家老爷子不知道教育了我多少次,每次见到都要敲打一番。唉,这次要不是因为有豆豆在的话,我想连出门的机会都没有!”郑牧笑道。

    “郑牧,郑豆豆,你们难不成是兄妹?”苏沐问道。

    “猜对了!”郑牧大笑道:“有奖,喝一杯!”

    “真的是啊?”苏沐惊奇道。而除了他之外,叶惜和李乐天显然早就知道这个消息,没有丝毫意外。

    “怎么?难道不像吗?像我这么英俊潇洒的人,我妹妹能够差到哪里吗?我...”

    郑牧还想继续臭屁,却被郑豆豆瞪了一眼,“亏你还有脸说,这次要不是你说有正经事,我绝对不会帮忙的。”

    “正事,绝对是正事。”郑牧像是很害怕自己这个小妹似的,连忙笑着道:“苏沐,咱们两年多没见,这一见面你就给我这么大的惊喜,没想到啊,曾经在江大叱咤风云的才子,竟然会想到当官,并且短短时间内便成为一个镇长,厉害啊!”

    “少吹捧我,你就算把我捧的再高,我都不会迷糊的。说说吧,今天你鼓捣出这么一个大局,有什么事。”苏沐笑道。

    虽然最开始是苏沐让李乐天过来,但郑牧和郑豆豆在这里,并且两人还是亲兄妹关系,这里面便有些门道。要说郑牧是想自己才过来,想给自己一个惊喜,苏沐相信。但要说仅仅是因为这个,他是绝对不信。

    苏沐知道郑牧做任何事都很有目的性,没有目的的事他是绝对不屑去做的。不过苏沐现在也在猜测着,眼前的情景分明是说叶惜和郑牧兄妹两人也都认识,而郑牧见到叶惜也没有任何不安,便说明他是知道叶惜身份的。

    这样的话,郑牧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背景?

    郑豆豆这么年轻便成为中校,如果说里面没有些门路,谁信?

    “你别瞎猜了。”叶惜抓住苏沐的手,凑在他耳边低声说道,随后便在他手心写下一个名字。

    而就是这个名字,让苏沐的所有疑惑瞬间消失,只要是混官场的人,就没有谁不知道他,郑远之,如今江南省的一把手,省委书记。

    郑牧那可是人精,瞧着叶惜的小动作,笑着道:“我说惜惜啊,你是不是将我的老底都给抖搂出来了。这么护着苏沐,莫非...”

    “牧哥,你别逗我。”叶惜娇羞道。

    “不是吧?难道说...”郑牧惊讶道。

    “没错,你猜对了,她现在就是我的女朋友。”苏沐主动握住叶惜的小手,扫过三人坦然道。

    “哈哈,不愧是我李乐天相中的兄弟,果然有魄力。这么快便将叶大美女给拿下,厉害啊!”李乐天大笑道。

    “那是,也不瞧瞧我是谁?我要是没点眼光,能让苏沐当我兄弟?我瞧中的兄弟,又怎么可能次那!”郑牧随即臭屁起来。

    “行了,你们两个别在这里说笑了,说正经事吧。既然大家都认识,又都熟悉的很,其余有的没的便没必要拿出来。郑牧,你刚才说有正事是什么?”开过玩笑后,苏沐笑着说道。

    “好,那咱们就说正事!”郑牧收起笑容,说道:“兄弟,你不是问我这两年干吗去了吗?其实,我是去国外镀金了。知道吗?在国外我才发现我最大的兴趣是什么,那便是赚钱!和经商相比,我对官场实在是没有什么希望,我想刚才叶惜将我的底细透给你了吧?

    没错,以前你不问我不说,但现在既然你当官了,那我便没有必要隐藏什么。我老爸便是江南省的省委书记郑远之,叶惜老爸是组织部长。叶叔虽然才来江南省没多久,但我们两家是世交,所以彼此都认识。

    给你说这些,便是想要让你知道,我对仕途没兴趣,我的兴趣是赚钱,赚多多的钱,然后好好的享受。当年除此之外,我还能拿钱去做些别的事情,但这个基础是我要有很多的钱。”

    郑牧是真的将心窝话都掏出来,苏沐能够感受到他所说的每句话的真实性。

    “所以那?”苏沐问道。

    “我听乐天说你们和叶惜准备在省城开一个拍卖公司,而你这家伙又懂古董鉴定,对吧?”郑牧说道。

    “是的!”苏沐点点头,“补充下,我只是帮忙,至于具体的事情我不会去管,也不会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我的志向是当官,不是经商。”

    “那好,我也想入股。”郑牧直接道:“你别误会,我说的入股只是想借此赚到第一桶金,然后便去国外市场大干特干一番。你也知道的,我老爹是省委书记,在国内我要是做这些事对他影响不好。”

    “成!”苏沐直接挥手道:“不就是入股吗?我答应了,在座的都有份,叶惜,乐天,你和豆豆,便是这拍卖公司的四个股东。我会给你们提供古董,然后你们自己来运作。等到资金雄厚后,再想办法做别的行业。”

    一句话,便将原本应该很复杂的事情解决掉!

    “不,我不入股,我不缺钱。”郑豆豆坦然道。

    “豆豆...”

    “苏沐,你别劝她了,她是不能加入的。那就咱们三个吧,我,叶惜和乐天,咱们三个开起这家拍卖公司。”郑牧大声道。

    “我没意见!”李乐天大笑道。

    “我也没意见!”叶惜说道。

    “那就成了,公司的具体运作我想你们两个都应该没兴趣,我的建议是叶惜来做,郑牧和乐天你们负责联络市场,组建人脉等等。记着,这拍卖公司只是第一步,只要这第一步能走好走稳,咱们接下来的大戏才能唱红。”苏沐说道。

    “理当如此!”郑牧笑道。

    “我反正最头疼那些事情,交给叶惜办,我放心。”李乐天大手一挥道。

    “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喝酒庆祝吧,预祝拍卖公司旗开得胜。还有,乐天,我那里最近又淘到些不错的玩意,哪天有空去拿过来。”苏沐笑道。

    “好,干!”

    紧接着几人便随意的聊起来,苏沐和郑牧好久没见,但彼此间结下的情谊却没有变,很快气氛便被炒热。而没有耽搁多久,杜品尚便赶过来。苏沐介绍过彼此后,这家伙很会来事的坐下便先干掉几杯酒。

    有着苏沐这层关系在,加上杜品尚为人的确很风趣,不到一会他便和李乐天臭味相投般的热聊起来,那样子就好像一狼一狈似的。

    “老师,你说吧,怎么办?孙宾那小子敢找你的麻烦,只要你一句话,我马上动手废了他!”

    很为融洽热闹的氛围,随着杜品尚这么一句话的冒出,当场冷却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