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 正文 第四章 补偿

正文 第四章 补偿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刘老爷子今年已经八十四岁了,一生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他倒是不怕给人逆天改命遭受天谴减少阳寿。

    只不过那等术法,即使是当年传授他相面之术的那位高人都无法施展,刘老爷子就算想帮秦风,也是没有那逆天的本事。

    “爸,就这样让他走?”

    听到父亲的话后,收徒未成的刘家老二不由愣了一下。

    刘家所传的八极拳法秉承神枪李书文一脉,可以是最为正宗的八极拳法,要是秦风还没修出内劲,只学得一些把式倒是没什么。

    但现在的秦风显然已经是初窥门径,如果不能将其收入门下的话,按照江湖规矩,也是应该收回秦风身上功夫的。

    “老二,现在愿意学武的人已经不多了,不要再有那种狭隘的门户之见了。”

    刘老爷子自然知道儿子的心思,当下摇了摇头道:“当年杨露禅宗师偷师陈长兴,流传下来一段佳话,你师祖收徒更是不问出身,难道到你老子我就不行了?”

    “爸,是我错了!”

    被父亲这一通教训,刘家成是一句话都不出来,因为老爷子所的这段典故,在江湖上几乎是人人皆知的。

    杨露禅是杨氏太极的创始人,自幼好武,因家贫迫于生计,在广平府西关大街中药字号“太和堂”中干活。

    这药店为豫南焦温陈家沟人陈德瑚所开,陈见杨为人勤谨,忠实可靠,又聪明能干,便派他到故乡豫南焦温陈家沟家中做工。

    适逢太极宗师陈长兴借陈德瑚家授徒,杨心中十分羡慕,有心拜师学艺,但一者事繁,二者又怕陈不收自己,他虽然懂得江湖禁忌,但因学艺心切,便在陈氏师徒练拳时,在一旁观看,用心记下某些招式,无人时便私下练习。

    后来杨露禅的行为被陈长兴发现,见其是可造之才,不但没有怪罪他,反而大胆摒弃门户之见和江湖禁忌,准其在业余时间正式学习太极拳,这才造就了一代太极宗师杨露禅。

    “刘爷爷,刘师父,谢谢你们!”

    听到老爷子让自己走,压抑住拜师不成失望之情的秦风,对着二人深深的鞠了个躬,转身往外走去。

    至于刘老爷子刚才他早夭之相的话,秦风没怎么听懂,不过即使听懂也不会放在心上的,孤身一人带着妹妹流浪了这几年,他早已是不忌天地鬼神,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就在秦风将要踏出院子的时候,老爷子忽然道:“家伙,以后早来,家里不缺一个人的饭!”

    “刘爷爷,我还一个妹妹呢。”秦风摇了摇头,谢绝了老爷子的好意。

    “笨蛋子,带着一起来不就行了?”

    刘老爷子叹了口气,他早就知道秦风家里的情况,只不过因为秦风异于常人的面相,老爷子一直没有出手相助,但现在自己大限将至,也不怕什么了。

    “谢谢,谢谢刘爷爷!”

    听到老爷子这句话,秦风突然站住了,瘦的身体颤抖了起来,对他的帮助,他可以不接受,但要是能让妹妹过上安稳的生活,他却是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缓缓的转过身,秦风对着院中的刘老爷子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响头后,这才起身没入到了夜sè之中。

    等秦风离开后,刘家成看向了父亲,道:“爸,我看这孩子也是个重情义的,您怎么就是不愿意收他入门啊?”

    “你懂什么?”

    老爷子摆了摆手,道:“这孩子骨相奇异,要是能度过命中劫难的话,不是济世圣人,就是乱世枭雄,不过依我看,还是后者可能ìng居多……”

    刘运焦一生颠簸流离,直到晚年才算是叶落归根,他可不想让子孙后代和自己一样,就算秦风资质再好,他也不愿意和其牵扯太深。

    不过老爷子终究心善,他看着秦风兄妹可怜,如果万一rì后秦风真的应了劫难,却是想帮那女孩一把,由刘家将其抚养长大。

    ---------

    “以后晚上再不用把妹妹一个人放家里了……”

    虽然没能拜成师,但秦风还是非常的高兴,倒不是因为他们兄妹俩的晚饭有着落了,而是不用晚上丢下妹妹一人来偷学武艺。

    要知道,前段时间要不是有大黄护着,他

    那“家”差就被个神经不太好的人闯进去了,连着好几天都让秦风提心吊胆。

    “阿风,等等我!”正着急赶回家的秦风,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刘子墨的声音,连忙站住了脚,脸上露出了笑容。

    从家中遭遇变故,原本ìng格开朗活泼的秦风变得少言寡语起来,除了和妹妹在一起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朋友,不过来到仓州后,却是和刘子墨交成了好友。

    那是三年多以前的一天下午,秦风带着妹妹拾破烂回来,被一帮半大子拦住去路起哄,喊他们是破烂王。

    当时的秦风,已经偷师两年,虽然营养跟不上,但这些子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不过秦风对这些嘲笑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带着妹妹就准备离去。

    就在这个时候,刚被父亲送到内地的刘子墨出现了,他从就跟着老爷子习练八极拳,功夫比秦风深得多了,一番口角之后,将那群子打的屁滚尿流。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的教育不同,刘子墨没有任何瞧不起秦风,反而对他独自一人带着妹妹的行径钦佩异常,私下里更是将八极拳诀传给了他,两人由此成为了朋友。

    “子墨,谢谢你!”秦风回过头,道:“明儿我就带妹妹过去了,你又追过来干嘛?”

    “明儿是明儿,今天有今天的事情!”

    作为刘家最受宠的一个晚辈,刘子墨平时在长辈面前表现的规规矩矩,但是在好友跟前,就显得随便多了,从口袋里掏出了个物件,刘子墨递了过去,道:“阿风,这个是给你的。”

    “钱?给我钱干嘛?”

    借着路边yīn暗的路灯看清楚刘子墨手中那卷在一起的十元钞票后,秦风的脸sè变得有些难看,摇了摇头道:“阿风,你认识我这么久了,难道不知道我的脾气?”

    父母在世的时候,秦风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父亲的,“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靠天靠地靠父母,不是真好汉!”

    父母去世之后,秦风虽然生活窘迫,但从来没有忘记父亲这句话,他这些年来拾过破烂,帮人收过庄稼种过水稻,却是从来没有平白受过任何人的恩惠。

    如果不是看着妹妹一天天长大,再不上学就要被耽误了,怕是秦风这次也不会接受刘老爷子好意的。

    所以看到刘子墨递来的钱,秦风当场就变了脸sè,要不是就这么一个唯一的朋友,他恐怕就要转身离去了。

    “我还能不知道你的脾气?”

    见到秦风的样子,刘子墨不由笑了起来,开口道:“这里是二百块钱,别看我,我可没那么多钱给你,这是爷爷给你的,他是你应该得的。”

    “应该得的?”秦风被刘子墨的一头雾水,“我做了什么事,要给我那么多钱啊?”

    在九二年这会,铁路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就是100来块钱,平时喝个喜酒礼金给个三五块就不算少了,二百块钱对于秦风来,可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一笔巨款了。

    “还记得你给我的那个鼻烟壶吗?”

    刘子墨得意洋洋的道:“阿风,那可是个宝贝,听我爷爷,那是“古月轩”制的瓷胎珐琅画鼻烟壶,不定以前就是乾隆爷用过的呢。”

    “等等,你让我想想……”秦风好像有明白了,“你的是那个透明里面画着东西的玻璃瓶吧?”

    在一个多月前的时候,秦风捡到一个玻璃瓶子,洗干净后发现里面画着画,非常的jīng美。

    这玻璃不值钱,他就没卖,将其送给了刘子墨,秦风知道,自己这个好朋友平时没少偷偷给秦葭送东西吃,捡到了个好玩的东西,他也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刘子墨。

    看到秦风想了起来,刘子墨连连头,道:“对,就是那个,嘿,阿风,我爷爷这可是个宝贝,要不是瓶口有些残缺,都能换套房子了!”

    “这么值钱?”

    秦风闻言有些傻眼,就算是在这城乡结合部,一套房子那也要好几千块的,就那么个破玻璃瓶子,居然能值那么多钱?

    “你懂什么,那叫古董,可不是你卖废纸论斤称的!”

    刘子墨一边话一边将钱塞到了秦风的手上,道:“我爷爷了,你拿钱多了不好,以后你们兄妹俩就吃住在我们家,算是把剩下的钱补给你了!”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