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 正文 第六章 去世

正文 第六章 去世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子墨,刘爷爷的身体怎么样了?”

    跟着刘老爷子学了半年多的古玩鉴赏,天气也逐渐变冷了起来,就在年前的几天,身体原本就不怎么好的老爷子,忽然一下子病倒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整个刘家的新年变得一丝喜庆的味道都没有了,刘子墨的父亲也从台岛赶了回来,因为这次老爷子病的厉害,怕是真的大限将至了。

    虽然没法再听老爷子和自己谈古论今,但早已在心中将其当成师父的秦风,还是每天早上都来看望老爷子。

    有时候医生不让进屋,秦风就着寒风在门口呆着,生怕老爷子离去时自己不知道,倒是让刘家上上下下对秦风这个重情义的家伙充满了好感。

    “阿风,爷爷怕是不行了,他都不认识人了。”

    刘子墨的眼睛通红,显然是刚刚哭过,自就跟着老爷子的他,和爷爷感情极深,他怎么都无法接受往rì里八面威风的爷爷,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子墨,别伤心了,不定刘爷爷就会好起来呢。”

    秦风拍了拍好友的肩膀,着着话,自己也忍不住哽咽了起来,从家中遭遇大变之后,他只在老人身上感受到那种亲人般的温情。

    眼下老人即将离去,让这半年多来变得开朗了许多的秦风,眉宇间始终带着一丝化解不去的yīn霾。

    “爸,您醒了?感觉好了吗?”

    就在秦风和刘子墨着话的时候,内屋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声,刘子墨愣了一下,连忙掀起厚厚的布帘,进入到了屋子里,秦风跟在他身后也走了进去。

    “咳……咳咳……”

    病榻上的老人剧烈的咳嗽了好一会,一口血痰吐出后,神情似乎清醒了过来,抬起头艰难的在众人脸上看了一圈后,轻声道:“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我刘运焦一生跌宕起伏,能死在床上,已经是莫大的幸事了!”

    刘运焦师从“神枪”李书文,年纪轻轻就在江湖上创出偌大的名头,其后更是加入军旅,每次作战都是奋勇争先,也不知道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了多少回。

    所以老爷子早就看穿了生死,眼下一屋子儿孙满堂,他是真的满足了,在外飘荡了三四十年之后,终于能叶落归根,他已经没有别的奢望了。

    “爸,您千万别这么,您会好起来的!”

    看着枯瘦如柴的老父亲,刘家几兄弟脸上满是泪痕,他们心下明白,父亲这是回光返照的表现,怕是很难过得去今天了。

    老爷子的脸上,呈现出一种灰白sè,这是人之将死的征兆,刘家兄弟三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当下心中黯然,眼中噙满了泪水。

    “好不起来喽,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刘运焦深深的吸了口气,灰白的脸上露出一抹cháo红sè,jīng神却是比之前又好上几分,双手支撑着床板,居然坐了起来。

    “爸,您这是干什么?快躺下!”

    见到老爷子坐起身来,众人顿时大惊,纷纷拥到床头,刘子墨在外面眼泪哗啦哗啦的顺着脸颊直往下掉,却是挤不到前面去。

    “都给我散开,这世上谁能不死?有什么好哭的?”

    老爷子眼睛一瞪,那里还有老老垂死的样子,往昔的威风似乎又回到了身上,屋子里顿时变得静了下来。

    “都给我听好了,台岛的产业,由老大执掌,老二和老三每年拿分红,恩,老三的多拿一成,这是给子墨的……”

    见到儿子孙子们都老实下来,老爷子开始交代起后事来,虽然家中几个儿子都很孝顺和听话,但自己故去后,难保不会因财产闹出什么笑话。

    往几个儿子脸上扫了一眼,老爷子接着道:“八极门的产业,由老二来管理,这不是赚钱的行当,每年公出一成分子在里面,老大,你明白没有?”

    当年刘运焦跟随残兵败将前往台岛的时候,把大儿子和三儿子都带走了,唯有老二留在了家里,而他的功夫在三兄弟中也是最jīng纯的,等于是接了八极拳的传承。

    “爸,我明白了,您放心,我一定按您的办。”

    刘运焦的大儿子也已年过六十了,受父亲的萌佑,在台岛各方面关系处理的都不错,早已是弃武从商,在台岛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恩,不要被人给笑话了。”

    老爷子了头,转脸看向二儿子,道:“老二,rì后八极一脉,要传到子墨手上,听到没有?不过这子也要学文化,一介武夫可是行不通的。”

    刘运焦三个儿子,

    有七个孙子,曾孙也有好几个了,不过能吃苦练武并且有所成的,也就刘子墨一个,他这是在选定自己这一脉第三代的传人。

    “是,父亲,我会好好教导子墨的。”刘家成恭恭敬敬的答应了下来。

    “爷爷,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啊!”

    刘子墨再成熟,也只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孩子,此刻再也忍不住了,拨开众人,一头跪在了爷爷面前嚎啕大哭起来。

    “傻孩子,谁还能不死啊,你爷爷我一生纵横四海,这辈子值了!”

    刘运焦闻言大声笑了起来,眼睛忽然扫到了跟在孙子身后的秦风身上,不由一直,笑声顿时戛然而止。

    “你……你这孩子,距离应劫不远了,也……也不知道能否度过这一劫?”

    看着秦风,刘运焦脸上满是惋惜的神sè,正待再话,胸口忽然一紧,咽喉一甜,一口殷红的鲜血脱口喷出,将胸前的衣襟染的血红一片。

    “老……老大,帮……帮……”

    老爷子右手紧紧抓着大儿子,只不过一句话没完,眼睛里就失去了神采,头颅重重的垂了下去,身上再无一丝生机。

    “父亲……”

    “爷爷……”

    当老爷子仙逝的瞬间,屋里响起了震天的哭声,所有人都跪倒在了窗前,悲伤的情绪,充斥在了整个刘家大院之中。

    对于老爷子的死亡,其实刘家也早有了心理准备,家中的孝服以及老爷子的身后事,都已经准备好了,自然有那帮闲的人进来,将衣服发到了各人手中。

    “子墨,别哭了,多保重!”

    秦风扶了一把哭的几乎快要晕过去的刘子墨,帮他将孝服给穿戴好,在秦风的眼中,此时也满是泪水,这是他从父母过世之后,第一次流出了眼泪。

    从老爷子过世的那一刻,丧礼也就已经在进行了,将刘家众人劝出房间后,有人给老爷子沐浴洗身,换上了寿衣。

    刘老爷子虽然数十年不在内地,但早年可是赫赫威名,也在江湖上留下了广泛的人脉,他的丧礼,自然不能从简的。

    当报丧的消息通过一个个电话和电报传出去后,这个平静的镇,顿时变得热闹起来,每天都有不少身体jīng悍的人涌入进来。

    这发丧要等七天,七天之中,镇包括市里的酒店,几乎都住满了人,三教九流错综复杂,搞得jǐng察们出现的频率都比往常高出许多。

    刘家几兄弟既要答谢前来拜丧的人,又要接待众多江湖同道,也是忙的脚不沾地,就连刘子墨这些半大孩子,都被使唤了起来。

    这种情况下,秦风也只能尽些自己的微薄之力,每天一早来到刘家,帮那些客人端茶倒水,直到晚上没人的时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去睡觉,甚至连妹妹都差顾不上了。

    到此时秦风才知道这位老爷子在江湖上的地位,因为就在出殡的当天,参加老爷子丧礼的人,不仅有内地江湖上的同道,还有不少专门从海外回来的华侨。

    仅是送葬的车辆,就有三百多辆,足足有一千多人参加了这场丧礼,期间更是出动了jǐng察维持秩序。

    “阿风,我明天就要和父亲他们回台岛了,你自己多保重,我很快就会回来了!”

    丧礼结束后,刘子墨找到了秦风,老爷子虽然临终前留下了遗嘱,但在律师那里还有一份,他要求将自己的骨灰,将另外一半洒在台岛的rì月潭中。

    这也是件大事,刘家嫡系都要出席的,所以在办完内地的丧礼后,他们马上就要返回台岛,在那里,也有许多老爷子的军中故旧,却是因为很多原因无法来内地参加丧礼。

    “阿风,这钱你拿着,我知道爷爷临终前,是让大伯照顾你的,可是他没完就……就……”

    刘子墨拿出了一叠钱塞到了秦风的口袋里,老爷子去世那天他离的最近,自然知道爷爷最后几句话的意思。

    不过这些天刘家几位长辈都忙得不可开交,连安稳觉都没睡上一个,自然也顾不得秦风了,只有刘子墨还记在心里。

    眼看秦风又要拒绝,刘子墨连忙道:“阿风,你别推辞,去买辆三轮车,你每天也能多收东西,就当是兄弟我借给你的好了!”

    “好,子墨,谢谢你!”

    秦风并没有矫情,接下了那些钱,他平时是推一辆快要散架的板车去收废品的,虽然装的东西不算少,但却是走不了多少地方,远不如三轮车来的方便。

    ps:第二更,感谢华雪鉴盟主的厚爱,新书上传,朋友们多击和推荐票,谢谢大家!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