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第七章 下九流

    ()    在靠近城区的一家铁路招待所里的一个房间里,四个年龄不等的男人正在喝着酒,下酒的菜很简单,一盘油炸花生米,还有一斤猪头肉。

    要是放在往rì里,这样的人出现在镇肯定很扎眼,因为这个镇的流动人口并不是很多,基本上出现个生人就会被关注到。

    可是这段时间,从全国各地以及海外赶到镇参加刘运焦丧礼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四个男人倒是没有那么显眼。

    “六子,咱们是来参加刘老爷子丧礼的,你收敛些,别在这边惹事。”

    年龄最长的男人大概四十出头的样子,“滋溜”一声将一杯二锅头灌入口子后,咂吧了下嘴巴,道:“六子,你昨天去找那孙家兄弟干什么去了?”

    “大哥,这不是以前和孙老大他们有过生意嘛,来到这里总归是要拜访一下的,要不然别人也会挑理不是啊?”

    坐在中年人对面的,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身材在一米七左右,十分的消瘦,长的尖嘴猴腮,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给人一种十分不稳重的感觉。

    “你子一肚子坏水,没事能去找那哥俩?”

    中年人对自己的这个手下的秉ìng却是十分了解,看到他不以为然的样子,当下道:“刘老爷子在江湖上的地位非同可,真要惹出了事,rì后这长江以北的地界,咱们就不用来了,你少打些歪主意。”

    “什么刘老爷子?还不是当年吃了败仗躲台岛去了?”

    叫做六子的年轻人撇了撇嘴,没好气的道:“这老不死的都离开几十年了,死了居然还这么威风,咱们帮派现在也有好几百人了吧?凭什么那些门派对咱们都是爱答不理了?”

    这社会,从来都是被分为三六九等的,江湖,自然也不例外,大到朝堂,到走卒贩夫,都可以被归纳其中。

    在上九流中就有一流佛祖二流仙,三流皇帝四流官,五流烧锅(酒厂)六流当(当铺),七商(商贾)八客(庄园主)九庄田(农夫)的法。

    有上九流,自然也就有中九流和下九流。

    中九流分为一流举子二流医,三流风水(风水先生、yīn阳先生)四流批(批八字、算命先生),五流丹青(书画)六流相(相士、看相的),七僧八道九琴棋(文人)。

    而下九流则是一流巫二流娼,三流大神(神巫)四流梆(更夫),五剃头的六吹手(吹鼓手、喇叭匠),七戏子八叫街(乞丐)九卖糖(吹糖人的)。

    千百年来,江湖上的地位,也是从这上中下三九二十七行当里延续而来的,当然,虽然只有二十七个行当,实际上延伸出去,却是远远不止。

    比如下九流中第五流“剃头的”,便把修脚的、跑堂的、拉车的,以及按摩、店员、舞女、帮闲等属服务ìng行业的均算在内。

    正在喝酒的这几个人看上去穿戴整齐,其实却是南方一座城市中的乞儿门中人,在他们身上衣服不显眼的地方,都有着一块补丁,放在行家眼里,一眼就能看穿他们的身份。

    中年人姓郝,长得也是肥头大耳,看上去慈眉善目,但实际上却是南方那座城市的乞儿门的老大,底下用刀子捅人的时候,脸上还都会带着笑,被人称之为笑面虎。

    而那个叫六子的人,则是专门负责从各地收集孩子的门中骨干,为人眼高于而且心狠手辣。

    “大哥,咱们在家里吃香的喝辣的,何必来捧这死老头子的臭脚啊?”

    六子喝了一杯闷酒,脸上露出了愤愤不平的神sè,他们不远千里赶过来给刘老头吊丧,却没成想刘家却是不冷不热的,让年轻气盛的六子心气难平。

    “你懂个屁啊,刘老头子虽然在台岛呆了几十年,但门生故旧众多,这大江南北的武林中,谁敢不卖他三分面子?”

    郝老大虽然是在骂人,但那张脸看上去还是在笑,“咱们这门派,在江湖上那是不出口的,而且坏事干的也不少,这次来不求别的,只要能结交一些人脉,rì后不定就能用到的时候。”

    乞儿门和娼门有些相似,虽然存在的历史是最为久远的,但一向都上不得台面,而且也缺少武力震慑,在一些争斗中,往往最后吃亏的都是他们。

    所以郝老大才借着刘老爷子去世这次机会,干巴巴的赶来吊唁,并且送上了不菲的烧纸钱,就是为了想和这些武林中人结个善缘。

    可是

    让郝老大没想到的是,刘家收了钱竟然丝毫没有给他们面子,最后一天出殡居然都没告知他们,最后的酒席自然也是没赶上。

    被人如此轻视,郝老大即使城府再深,心中也是震怒不已,这才让手下买了菜在招待所里喝起了闷酒。

    “妈的,老大,我不服,凭什么兰花门的那些娘们都能坐到堂子里去,咱们爷们就要在这里喝闷酒?”

    六子忽然一拍桌子,眼睛通红的道:“还有,那些破烂货们都能被列入外八门,咱们竟然被排斥在外面,这他娘的算什么啊?”

    “恩?六子,你声,可别乱话。”郝老大闻言一愣,开口道:“你看清楚了?真有兰花门的人来?”

    兰花门是江湖外八门之一,也就是我们通常所理解的jì女,这些女子都靠卖sè为生,虽然在江湖百千行当中是最为人所唾弃的一业,同时也是最不可缺少的一业。

    社会上没有了湘西的赶尸匠人可以,没有了制造销器机关的手艺人可以,这些行业消失,世人都不会感到奇怪,但惟独兰花一门没不了。

    从古至今,无论官方怎么打压,无论世人怎么评价,兰花一门的产业一直在蒸蒸rì上,九二年这会在南方城市更是大行其道。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欢场女子都是兰花门中人。

    正好相反,那些在夜场中做台的姐,十有仈jiǔ都不是江湖中人,兰花门也是有其特殊标志的,就是在衣襟上,往往会绣着一只凤凰。

    虽然带着一帮人干着乞讨的行当,但郝老大对那些欢场女子也是看不起的,所以听到六子的话后,声音里也是带了股子怒气。

    “老大,我六子就是靠这双眼睛吃饭的,怎么可能看错啊?”

    六子仰头往口中灌下了一杯酒,咂吧了下嘴巴,这才道:“那个sāo娘们不就是咱们那里大富豪的公关经理吗?她要不是兰花门的人,老大你把六子这双招子给挖了去!”

    别看乞丐没有什么社会地位,世人给予他们的或是鄙视或是怜悯,但对于郝老大这些人而言,他们要比绝大多数人活的都舒坦。

    作为南方乞儿门的高层,郝老大在几年前就已经是百万富翁了,而且随着业务的扩展,他们可以是rì进斗金,积累着庞大的一笔黑金。

    作为和改革开放同时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郝老大等人自然对欢场也不陌生,六子所示的那个大富豪,就是他们那个城市最豪华奢侈的一个夜总会。

    郝老大原本也认识那位公关经理,只不过前几天在吊唁老爷子的时候,他只顾得和别人套近乎了,却是没有六子看的真切。

    “妈的,刘家欺人太甚!”

    想到自己等人的身份在刘家眼里居然还不如一些jì女,郝老大终于压抑不住心头的怒火,重重的将酒杯顿在了桌子上,道:“六子,去买票,今天就走,妈的,咱爷们的脸虽然不怎么jīng贵,也不用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别啊,老大,既然来了,咱们也得带东西回去啊!”

    见到自己成功的挑起了郝老大的怒火,六子不由得意的笑了起来,道:“大哥,来这么一趟,顺手带俩人回去呗,您可是一直盯着珠江那边市场的,咱们现在人手可是差了不少。”

    “是啊,大哥,六哥的对。”

    听到六子的话后,旁边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人了头,开口道:“珠江那边港澳人士多,出手也大方,要是把那块地盘占下来的话,在珠三角这一块,可就是咱们的天下了。”

    “哦?老二,你也这么看?”郝老大侧脸看向那人。

    话的这人叫齐保玉,原本是湘西一带人,由于年轻那会正摊上那十年的动乱,是打砸抢烧是无恶不作,后来在家乡呆不下去了,就去到那个沿海城市,结识了郝老大。

    “大哥,找两个孩子拔了舌头打断腿,扔到那进出境的海关门口,一天最少也能有千八块的收入,我看能行。”

    齐保玉长得人模人样,其实却是一肚子的坏水,他是这个乞儿门中的二号人物,平时也充当军师,没少出些伤天害理的恶毒主意。

    郝老大想了半晌,还是摇了摇头,道:“可是这距离太远了,万一路上出什么事怎么办啊?”

    倒不是郝老大是什么善男信女,关键是仓州距离他们所在的那座城市有数千里路,这人实在是不好带回去。PS:亲们,投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