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正文 第十七章 禁闭(上)

    “就这本事,竟然还吹的自己往日里拳打南山斑斓虎,脚踢北海混江龙?”

    从指间的缝隙里看到李天远那凄惨的模样,秦风有些哭笑不得,连带着被关进劳教所的郁闷也减轻了几分,就凭这哥们的功夫,恐怕“拳打南山养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这两句话倒是更加适合他。www.tsxsw.com

    不过追打秦风的那几个小子,都是体弱年幼之辈,眼见李天远凶神恶煞般的冲了过来,没等他动手倒是自动散了去,只是看到李天远身后,秦风忍不住在心里叫了声苦。

    之前秦风看似被打的满地乱爬,实则根本就没受到多大的伤害,充其量胳膊上和后背挨了些拳脚,他只想等管教们前来驱散这些孩子,老老实实的回监舍。

    但李天远这一来,却是打乱了秦风的如意算盘,这小子打架不怎么样,拉仇恨绝对是一流啊,满场就追在他身后的人最多。

    “真没用,你躲远一点去。”

    正当秦风想着是不是再抱头蹲在地上的时候,李天远突然吐出一口带血的吐沫,沙哑着声音对那群人喊道:“有本事对着爷来,他是新来的,什么都不懂!”

    说着话,李天远居然不要命的向那些人冲了过去,倒是看得站在他身后的秦风愣了一下。

    这么多年来,每当遇到人欺凌他们兄妹的时候,总是秦风挡在妹妹的身前,眼下那李天远的举动,却是让秦风心中微微一暖,对这傻大个感观发生了一些别的变化。

    “要不要出手?”

    看着没几下就被众人打倒在了地上的李天远,一时间秦风居然有些犹豫,当然,别人看到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他,自然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

    当秦风透过指缝看到了不远处跑来的一队武警后,顿时打消了心中的念头,将身体抱的更紧了,就算他不出手,李老大也要被解救出水深火热之中了。

    果然,随着尖利的哨子声,那些武警手持橡皮警棍驱散起斗殴的人群来,这些野路子出身的少年远远无法和武警们抗衡,有几个不太服气的,瞬间就被橡皮棍击倒在地。

    几分钟过后,原本像菜市场般热闹的操场终于平静了下来,除了蹲了一地的少年之外,还有几个躺在地上的,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那几个倒在地上的,自然都是李天远的手下。

    “把受伤的都给送到医务室。”

    一个五十出头的老警察出现在了操场上,目光在蹲了一地的少年身上扫了一眼,开口说道:“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愿意承担责任吗?”

    老警察的话声虽然并不是很响亮,但全场没有一个人敢回答他的话,场面寂静的落针可闻,就是那几个不断呼痛的家伙,声音也戛然而止,他们听出了老警察的愤怒。

    “一群敢做不敢当的软蛋,你们刚才不还都挺威风的吗?”

    老警察的话让几个挑头的少年抬起了头,不过和那老警察对视了一眼之后,马上又垂下了脑袋,想和胡阎王叫板,那纯粹是吃饱了撑得……找死!

    老警察名叫胡报国,在专业之前,曾经带着一个营参加过当年对越反击战,立下了赫赫战功,到现在身上还有两个枪眼,发起火的时候身上那股子杀气,曾经吓得一个少年当场尿了裤子,于是得到了“胡阎王”这个外号。

    “没人说话时吧?”

    胡报国眼睛一瞪,开口说道:“李天远,关两天禁闭,其他所有人,围操场跑五十圈,明天早饭取消,全部都给我被条令,通不过的,中饭也不用吃了。”

    “所长,体罚他们,不是太好吧?”

    听到胡报国的话后,他身边的李凡皱起了眉头,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体罚只会让人心中产生抗拒,对这些少年的思想改造所能起到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

    “什么体罚?我是给这帮小子泄泻火,你看看,一个个都精力旺盛的很,要不,再让他们打一架?”

    胡报国没好气的瞪了李凡一眼,说道:“知道部队为什么纪律性强吗?靠的就是思想教育加高强度的训练,让这帮小子每天累得爬不起来,你看他们还有精力打架吗?”

    “得,您说的对,所长,我有个要求您看成不。”

    李凡的目光忽然注意到了蹲在地上的秦风,想了一下之后,对着胡报国耳语了几句,老警察有些意外的顺着李凡的眼神看了一眼秦风。

    “所长,我不服,他们那么多人打我,为什么要关我禁闭而不关他们啊?”

    就在李凡和胡报国正商量着什么的时候,刚刚被打的头昏目眩的李天远,这会似乎回过神来了,抹了抹嘴角的鲜血,踉踉跄跄的往前走了几步,嚷嚷道:“应该关他们禁闭才对,所长,我要求被罚跑步。”

    “嗯?这傻大个莫非脑子被打坏了?”李天远的话让秦风愣了一下,不就是关两天的禁闭吗?总比围着这操场跑个五十圈要强吧?这傻子怎么连这账都不会算?

    “不服,你小子进来才多久,打了多少次架了?”

    李天远的话让胡报国暴怒了起来,他也不管李天远浑身上下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一巴掌就扇在了李天远的头上,骂道:“老实的给我蹲禁闭去,下次再打架,我剥了你小子的皮。”

    听到所长的话后,李凡是苦笑不已,他不知道上级为何会派胡报国来当这个所长,难道还以为他老山前线的战功就能让这些少年老实改造?

    胡阎王发威,那些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少年们,顿时都像是霜打了的茄子……蔫了,一个个站起身来排好了队,准备开始跑步了,而李天远也在一个管教的带领下,往禁闭室的方向走去。

    “慢着,你……就是说你呢。”胡阎王忽然指着站在人群最后面的秦风,说道:“你也要关禁闭,一天,跟着他过去吧!”

    “我?”秦风闻言愣住了,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报告政府,我……我又没打架,为什么要关我禁闭呢?”

    秦风看上去人有些木讷,但心思之灵活,怕是那位心理学出身的李凡也比他强不到哪里去,见了李天远那一脸苦相,他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关禁闭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这个……”

    胡大所长虽然蛮横,但并非是不讲道理的人,听到秦风的话后,忍不住向身边的李凡看去,他是秦风的中队长,提出要将秦风关禁闭,就是自己这个所长也要给几分面子的。

    看到所长的眼神,李凡站了出来,说道:“秦风,你刚进少管所第一天就和人打架,关你一天禁闭已经是少的了,你还有意见吗?”

    “没有意见!”

    让李凡意外的是,秦风居然一个字都没多说,就乖乖的跟在了李天远的身后往禁闭室走去,倒是将他刚才想好了的词全给憋了回去。

    “我说你小子怎么和个孩子较劲啊?”

    当秦风和李天远二人走后,胡报国有些不满的看向自己的下属,他胡阎王一向是赏罚分明,那孩子是真没打架,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的。

    “所长,秦风和一般的少年犯有些不一样。”

    李凡和这个不管业务的所长真是没话说,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他还是耐心的解释道:“您知道吗?他是因为连杀五个人被送到这里来的,而且身上应该还有功夫,像这样的孩子,您感觉他会这么老实吗?”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做下秦风这般血案的人,性格一般都是暴虐狂躁的,心理也会有些扭曲,总之无论如何也表现不出秦风的那种冷静和漠然,在李凡看来,这种情况极不正常。

    所以李凡这才故意要关秦风禁闭,他想看看这个少年在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时候,会不会表现出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冲动?只要秦风情绪不稳定,李凡就能对症下药,对秦风做出一些精神引导了。

    但是让李凡没有想到的是,秦风远比他想象的难以对付,居然就逆来顺受的去关禁闭了,让他使出浑身力气打出的一拳,就像是击在了棉花上一般,说不出的难受。

    “嗯?是这么回事?你这娃子果然门道多,盯紧点他,别出什么事。”

    听到李凡的解释,胡报国也有些诧异,他刚才对秦风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整个就一老实孩子,没成想却是这少管所的第一杀手,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关禁闭固然不好受,但围着操场跑五十圈,也是很要命的,足足过了将近两个小时,那些参与打架的少年才跑完,一个个像是死狗般的瘫软在了地上,然后再被各自中队的管教赶回了监舍。

    “心性坚韧,又能审时度势,身上还有八极拳的基础功法,这小子可是个宝贝呀!”

    当人群散去,操场上的大灯都熄灭之后,谁都没发现,那个在东北角种菜的老头,却是一直呆在那里,若有所思望着禁闭室的方向。

    ---

    PS:亲们,求推荐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