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正文 第十八章 禁闭(下)

    “哎,我说你小子挺招人厌的啊?来了第一天就关禁闭。(/吞噬小说网  www.tsxsw.com)”

    看到跟在自己身后的秦风,那张脸肿的像个猪头般的李天远笑了起来,只是这一笑顿时抽动了脸上的伤口,疼的他紧接着骂道:“等老子出去饶不了聂元龙那小子,妈的,不就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吗?”

    “先出去才能报仇,说多了没用。”秦风压低了声音,开口问道:“李老大,为何你好像挺怕关禁闭啊?那总比跑步舒服吧?”

    “咦,你小子不是个闷葫芦吗?这次怎么主动开口了?”

    从进入到少管所后,秦风虽然是有问必答,但却从来没主动开口说过一句话,眼下这乍然出口询问,倒是让李天远很是吃惊,回过头来不断在秦风脸上打量着。

    “嘀咕什么呢,不要说话。”走在前面的管教听到后面的声音,回头训斥了一句。

    “小子,告诉你,这关禁闭虽然有吃有喝,但那滋味……唉,你进去就知道了,可别发疯啊。”

    听到管教的话后,李天远缩了缩脖子,声音又压低了几分,脸上居然露出了几分惧色,显然不是第一次被关禁闭了。

    “行了,进去吧,好好反思,认真改造……。”

    在管教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一处很破旧的建筑前,打开大门,是一条长长的走道,在走道右边有十多个厚厚的铁门,当走道的大门被关闭后,整个建筑显得异常的宁静。

    当管教打开里面的铁门后,接着走道上的灯光,秦风看到,里面的空间大约有三个平方,没有窗子也没有床褥,甚至连大小便的地方都没有,只是在屋角放了一个便桶。

    “不就是呆一天吗?没有人打扰正好呢。”

    看到禁闭室里的情形,秦风微微挑了挑眉毛,径直走到屋里坐了下来,当铁门被关闭后,整间屋子顿时变得一片黑暗,完全被隔绝了的房间,再也看不到一丝光亮。

    “嗯?怎么有种心慌的感觉?”

    秦风忽然发现,在厚厚的铁门被关上之后,他像是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没有光亮,没有声音,那种孤寂在瞬间就涌上了心头,完全不受他意识的控制。

    秦风可不知道,关禁闭,并非是像他想的那么简单,这种惩罚手段,对人的心理考验非常大,根据心理学家分析,人是群居生物,当意识完全陷入到黑暗之中,心理滋生出来的那种寂寞感,会导致当事人产生种种幻想。

    在美国的监狱里,再灭绝人性的犯人,被关上七天以上全封闭禁闭后,都会痛哭流涕哭爹喊娘,温顺的像个小绵羊一般,每一个合格的美国特工人员,都必须能撑过十天以上的禁闭,才会派出执行任务。

    “我不孤独,我还有妹妹!”

    盘膝坐在地上的秦风,对着这狭小的牢笼怒吼了一声。

    当喊声出口之后,那种孤寂的感觉顿时减轻了许多,想到了生死未卜不知身在何方的妹妹,秦风心中坚定了起来,他一定要从这里逃出去!

    盘膝坐在了地上,秦风深深的吸了口气,按照刘子墨所教他的家传功法运转了起来,片刻之后,只见秦风小腹处发出一阵“咕咕”响声,紧接着一个鸡蛋大小的物体,从他皮肤内凸显了出来。

    随着秦风心意的转动,那团凸出体外的物体,就像是一只小耗子般在他周身游走了起来,所过之处,秦风只感觉体内一阵火热,禁闭室里的那种阴寒顿时被驱散的一干二净。

    说起来在这次的杀戮,虽然让秦风身陷囹圄,但却是让他五年间练习不辍的八极拳有了很大的突破。

    原先秦风只是能感觉到一丝微弱的内劲,但根本就无法控制那丝内息在体内游走,也无法用内劲攻敌,是处在蕴养的阶段,想要气随心动,他最少还要在八极拳上下个十年的苦功。

    但是秦风没想到,在生与死之间,他的内劲竟然壮大了不止一分,并且在意识的控制下,居然能在周身游走,往日里一些做不出的八极拳动作,现在都能轻易施展出来了,再没有一丝滞碍。

    “咦?我真笨,刚才挨打的时候,怎么不用这内劲护身啊?”

    当那丝内劲在体内游走一圈后,秦风忽然发现,两臂和后背变得一片清凉,方才所受到的伤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这让秦风欣喜不已。

    秦风到底还是个少年,体内出现了好玩的事情,顿时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也不管这是在禁闭室里,完全将心思沉浸在了那丝内劲之中,整个人居然进入到了入定的状态,连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送的午饭都丝毫未动。

    “小李,你说的法子有没有用啊?那小子中午可是没吃饭,这万一出了事,老子我跟着你一起倒霉!”

    在管教所值班室里,胡报国瞪着一双大眼睛,有些不爽的盯着李凡。

    在听到秦风所犯下的事情后,他专门调了秦风的卷宗看了下,这一看把胡大所长也是给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些死者的照片,让胡报国这种上过战场的老山英雄,心里都有些发寒。

    胡报国虽然不懂心理学,但是当年从越南战场退下来以后,他曾经得过战场综合症,这也是一种杀人后的过度神经刺激,足足折磨了胡报国两年多的时间,一度让他有过轻生的念头。

    在那两年的时间里,胡报国总是会想起战场上的腥风血雨,好似仍然身处水深火热的战场之中。

    胡保国经常会梦到自己带着一个营的兄弟在冲击敌人的防线,看着身边的兄弟一个个的倒下,他曾经无数次从睡梦中惊醒,有好几次甚至将老婆都给踢下了床。

    所以胡报国也怕秦风出现什么意外,如果禁闭再勾起他心中不愉快的回忆,让其性格大变再惹出什么祸事,那他这个所长真的就要当到头了。

    “所长,要不……咱们现在放他出来?”

    李凡心里也有些犯嘀咕,看了下手表,距离放出秦风的时间还差三个多小时,他也想看看秦风在那封闭的空间内呆了二十多个小时后,究竟会不会撕破他所有的伪装。

    其实李凡是误会秦风了,他固然有不想招摇的心思,但是秦风从七岁起就带着妹妹独自生活,见惯了世间冷暖白眼,纵然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但脸上的那种淡漠表情,却真的不是装出来的。

    “好吧,放秦风出来,你和他再谈下话,告诉他以后遇到这种事情要第一时间报告管教……”

    胡报国想了一下,接着说道:“另外李天远也小子也不要再关了,他昨儿被打的不轻,妈的,老子在部队好好的,非让老子转业,还成了一帮管小屁孩的头,真他娘的烦!”

    说着说着,胡报国有些烦躁起来,虽然五十多岁的人了,但脾气仍然像年轻的时候那么火爆,伸手抓起了桌子上的杯子,伸手要摔的时候,想着这已经是办公室最后一个了,这才悻悻的放了下来。

    看到老所长发火,李凡偷偷的退了出去,这老头有时候和更年期的妇女一样,经常会时不时的大动肝火,李队长才不想触那霉头。

    “妈的,小兔崽子,本事不大事情不少,净是出些鬼主意。”

    胡报国站起身来,往少管所的操场走去,他身上有枪伤,不能久坐,所以胡所长出现在少管所各个监舍和操场的时间,要远比在办公室里多的多。

    当胡报国转悠到了操场东北角那块菜地的时候,正在里面弯腰割着韭菜的老农直起了身体,开口笑道:“胡所长,您遛弯呢?”

    “哎呦,师父,您……您这是干嘛?”

    胡报国左右看了一眼,见到没有人注意到他,一闪身从那铁丝网尽头的小门里溜达了进去,看着那一脸沟堑的老农说道:“师父,您老年龄大了,到我家里享福不挺好的吗?难道我那媳妇给您甩脸子看了?”

    胡报国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是小心,还在不断打量着老农的神色,也幸亏所里的人都知道胡所长喜欢和那种菜的老头聊天,否则一个个绝对会被胡所长那温柔的语言和表情给惊倒。

    “你媳妇挺好的,要是敢欺负他,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听到胡报国的话后,原本笑眯眯的老农,忽然像是换了个人,言语间居然变得和办公室训人的胡大所长有些相像了。

    当然,按照正常逻辑来推断,胡所长喜欢自称老子的口头禅,十有**就是从老农那里学去的。

    见到师父绷起了脸,胡报国连忙赔起小心,说道:“师父,我哪儿敢呢,徒弟这不是孝顺您吗,您在这呆了半辈子了,就不想换换地方?”

    “不想,老子在这有吃有喝还有热闹看,王八蛋才想换地方呢。”老头看了看胡报国,忽然勾了勾手指,说道:“来,我有点事想给你说,附耳过来……”

    就在胡报国和他那不知道什么关系的师父说着话的时候,秦风禁闭室那厚厚的大门,也被从外面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