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第二十章 逃狱(中)

    ()    李天远上完学后开始辍学,十一二岁就跟着社会上的人混,算的上是身经百战,自认也是胆大妄为,长这么大,就没将什么人放在眼里过,向来都是天老大他老二。

    不过即使如此桀骜不驯,李天远在被关进少管所之后,他也从未心生过逃狱的念头,就是想都没想过。

    一来李天远的刑期并不是很长,只有短短的三年,熬一熬就过去了,二来对于国家执法机关,他还是心有畏惧的,他可以不怕某个人,但面对一个国家时,不是每个人都有胆子与之抗衡的。

    但是今天秦风的行为,却是颠覆了李天远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他怎么都无法想象,往rì里表现的很胆甚至有些懦弱的秦风,竟然敢越狱,而且越狱的方法简直是让人匪夷所思,居然如此简单的就逃出了监舍。

    在少管所呆了一年半了,李天远虽然没有刻意的去观察少管所的jǐng卫情况,但是他也知道,在现在这个时间段里,将是整个少管所防卫最为松懈的时候,也就是,秦风有很大的可能ìng逃出这座监狱。

    “走不走?”

    看着被秦风用床单绞出来的缝隙,李天远一时有些犹豫,虽然少管所里的rì子有吃有喝并不是很难过,但出了监舍或许就是海阔天空,那种zì yóu……对李天远而言还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抬起脑袋看了看武jǐng岗哨上的灯光,李天远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虽然自诩勇武,但有一次在群架中打红了眼,被武jǐng制止时还想还手,却是被对方一脚踹的半天没爬起来,所以对那些穿着武jǐng制服的人,他还是有心理yīn影的。

    “要不要告发秦风?如果能阻止他逃跑,那……自己就会被减刑的。”

    虽然少管所不像监狱,经常强调犯人之间要相互揭发举报,制止越狱更是算立大功,但是李天远相信,他要是此时大喊一声,很有可能那另外一年半的刑期就会被减免掉的。

    这种诱惑对于一个刚过十六岁的少年而言,无疑是非常强烈的,李天远的脸sè变得yīn晴不定起来,数次就想对着窗户大喊一声,不过嘴唇蠕动了很久,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在李天远想来,如果他举报了秦风,那在监舍里的这些少年心中,将再也没有任何威信可言,也不配再做他们的老大,志在闯荡江湖受人尊崇的李天远,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被人戳脊梁骨的。

    当然,这也是李天远年龄太的原因,要是他再大上五六岁,多经历一些世上的人情冷暖,恐怕早就在第一时间喊了出来。

    重新躺回床上的李天远再也无法闭上眼睛,翻来覆去的在床上折腾起来,对于他来,这将是一个无法入眠的夜晚。

    -------------

    秦风可不知道他今天的举动,会给李天远造成如此大的困扰,不过就算知道,秦风也不会在乎的,因为他马上就要逃出这囚笼,恢复zì yóu之身。

    钻出窗户后,秦风一直贴着监舍的墙根,利用那里的yīn影遮挡住身形,快速移动到了cāo场的东北角处,然后静立在了黑暗之中,眼睛一直瞅着亮着灯光的岗哨上面。

    经过一个多月的观察,秦风知道,武jǐng的换哨时间为两个时一班,晚上8到夜里这个时间段,是哨兵们活动最频繁的时间段,他们的身影随时会出现在岗哨上,而且没有任何规律,想在那个时间逃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两之后,哨兵们走动的频率,却是大大下降了,这时也是人们最困的时候,哨兵们自然也不例外,有时候整班岗哨,都不见他们上哨岗巡逻。

    秦风所选择的时间,是这班哨兵接岗一个时后,连着观察了一个月,他都没发现这个时间哨兵出来,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秦风还是在铁丝网下停了好大一会。

    听到岗哨上没有任何声音传出的迹象,秦风深深吸了口气,双手抓住了铁丝网,慢慢的爬了上去,那铁丝网只不过两米多高,即使再慢,一分钟后,秦风的身体就已经出现在了那片菜地处。

    这片菜地和cāo场是隔绝起来的,但却是和管教区相连,菜地西边那长长的一排房子,就是管教们所住的宿舍,另外还有一些原先监狱的职工也是住在那里,只不过相隔一道武jǐng岗哨,他们无法进入罢了。

    秦风倒是没想着从那边越狱,且不那里一道厚厚的铁门,就是外面武jǐng管教双岗的门卫哨,他也甭想过去,他最初就是打这没有电网的围墙主意,五米高的围墙,并非是无法逾越的。

    “只要过了这个围墙,就天空海阔任我鱼跃了!”

    看着那高达五米的围墙,秦风心中忍不住激动了起来,脚下往前走了两步,他想找一个合适的助跑位置。

    “咣当!”

    一声轻响从秦风脚下传了出来,虽然响声不大,但是在这寂静的深夜,却是非常的刺耳。

    这一声响,顿时吓得秦风面sè煞白,总算他反应快,身形一矮,将自己整个身体隐入到墙边一堆干农活的工具旁边。

    “老天保佑,千万别把那武jǐng给引出来!”

    秦风贴着墙根蹲着,紧张的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他耗时一个月策划了这次越狱,秦风知道,如果被发现的话,他rì后将再没有这样的机会,甚至有可能被送到戒备更加森严的监狱里去。

    老天仿佛听到了秦风的祈祷,这次是站在他这一边的,足足等了十多分钟,不远处的岗哨都没有任何的声响,这让秦风长长的出了口气,身体慢慢舒展开来。

    心的看着脚下,确保地上再没有乱扔的浇水铁桶后,秦风背靠在了铁丝网上,望着十米外那近五米高的监狱围墙。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风松弛的身体猛地紧绷了起来,双脚脚尖地,快速的向前奔跑起来,当他的身体距离围墙还有一米多远的时候,左脚用力在地上一蹬,身体顿时腾空而起。

    叶天这一跳并不是很高,双脚距离地面只有一米二三,不过只见他的右脚突然踏在了一个靠在围墙边的锄头上,只听“啪咔”一声响,锄头被蹬倒的同时,秦风的身体又往上升高了一米多。

    此时的秦风,根本无暇去想那声音是否会引出武jǐng,他此时正处在一种亢奋的状态下,思维以及反应能力,完全和他的身体相吻合。

    就在秦风双脚距离地面两米四五,身体上升的力道已经达到的时候,秦风的左脚脚尖呈弓形,轻轻的在围墙上了一下。

    这一下看似用力不大,但却是股子巧劲,凭借着这一,秦风的身体又拨高了近三十公分,就是这关键的三十公分,加上秦风的身高和双臂伸展长度,他的十根手指,堪堪扒住了围墙最端。

    当手指触及到那个平面之后,秦风的身体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双手一个翻腕紧接着一撑,轻灵的像个猿猴一般的翻过了围墙,顺着那围墙一突溜,就滑到了高墙的另一面。

    从哨兵换岗的时间和巡逻的习惯,到围墙的高度以及放在那里近半个月的锄头,秦风都经过了慎密的计算,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样,终于成功的逃了出来。

    “出来了,我……我逃出来了!”

    看着围墙外面那平坦的马路和远处低矮的房子,秦风心怀激荡,虽然一切都在他的计算当中,但如此顺利的脱逃,还是让秦风兴奋不已。

    “妈的,竟然脚软了?”当秦风正准备潜入到黑暗夜sè之中的时候,却是突然脚下一软,一个踉跄差摔倒在地,脸上不由露出了苦笑。

    要知道,从破开窗户逃离监舍,到翻越铁丝网翻爬围墙,秦风的神经无疑绷到了极限,而最后越过围墙,更是让他使出浑身解数,将体内的潜能完全激发了出来。

    所以在此刻,秦风也只能努力的调息呼吸休息片刻,好在此时已经到了围墙外面,岗哨上的哨兵就算出来,也发现不了他了。

    在原地喘息了大概四五分钟,秦风感到力气逐渐的回复过来,正当他准备逃离这里的时候,忽然感到肩膀一沉,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伙子,这大冷的天,又是深更半夜的,你这是要去哪啊?”

    那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吓得秦风浑身鸡皮疙瘩炸起,一股凉意从心头涌起,颤抖着双唇吐出了几个字:“鬼……鬼啊?”

    也亏得秦风心理素质强大,如果换一个人的话,怕是会被吓得当场瘫软在地上。

    不过秦风的状态也是不太好,那张脸被吓得煞白不,膝盖一软,差就跪倒在了地上。

    秦风身后传来一声嗤笑,那个苍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对了,我就是鬼,你前不久才杀了我,我现在回来找你报仇了,子,把命拿来吧!”

    “装神弄鬼?”

    秦风心中一动,因为就在那人话的时候,他借着月光发现,在自己的影子旁边,还有一个影子,胆子顿时大了起来,按照老人们的法,鬼是没有影子的。

    PS:第二章,凌晨有更,兄弟姐妹们,可否支援几张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