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争执

正文 第二十五章 争执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你不问,怎么知道我不会呢?”

    老头哭笑不得的看着秦风,心里却是起了一丝好胜之心,摆了摆手道:“行了,放风的时间到了,滚回去睡觉吧!”

    “好!”秦风很干脆的了头,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转身就走。

    不知道是天ìng使然还是经历的磨难太多,秦风的耐心一向很好,虽然心急妹妹的去向,但是秦风知道,只要这个老人不允,他是别想走出这座监狱的。

    而且秦风也不知道老人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与其开口询问,不如让他自己出来,有时候好奇心强了,未必是件什么好事。

    回到监舍之后,同监的人对秦风的待遇都是羡慕不已。

    谁都知道,秦风今儿干的活,时不时的就能出去转悠一圈,这通常可是只有短刑犯才能享受到的资格,没想到竟然落在了他这个刚刚入狱的新人头上。

    当然,鉴于还在关禁闭的李老大好像和秦风的关系还不错,加上秦风也长得人高马大的,监舍里倒是没人冒头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第二天一早出cāo的时候,秦风又被那种地的老农叫了过去,由于菜地那边没有接水管,秦风早上的任务却是用捅担水浇地,整整忙活了一上午。

    虽然站队列很辛苦,但总是要比出力强很多,看着秦风在铁丝网后挥汗如雨,让别的少年们心中平衡了许多。

    这种地的活,远不如帮厨舒服,有些人倒是庆幸没选上自己了,对秦风的妒忌与羡慕,都平和了不少。

    ----------

    “所长,我想不通。”

    犯人们心平气和了,但是在所里,却有着不同的意见,李凡此刻正在所长办公室里,平时像个知识分子的他,这次却差和胡保国拍了桌子。

    “有什么想不通的,老夏年龄大了,找个人给他帮帮忙怎么了?”

    一向脾气火爆的胡保国,这会倒是笑眯眯的给李中队长递了根烟,道:“秦风戾气太重,找个老人消磨一下,对他未必就是坏事,李啊,我可也是懂心理学的!”

    “所……所长,你……这是什么道理啊?”

    李凡被胡保国的是哭笑不得,伸手挡开了香烟,没好气的道:“秦风是杀人入狱的,我怀疑他的心理极度扭曲,而且有逃跑的倾向!

    所长,我要求换刑期快到的短刑犯去帮工。”

    “还知道我是所长啊?”

    胡保国双脚翘在了办公桌上,翻了白眼,道:“不同意,如果秦风出了问题,有我负责,你子少在这里教训我!”

    “所长你……你这是不讲道理。”李凡怒气冲冲的道:“我向上级反应去!”

    胡保国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道:“随便,我还不到五十呢,正想换个地方,你去找你老师给我挪个窝,我拼着一个月工资不要了,买瓶茅台孝敬他老人家去!”

    胡保国知道,李凡的老师以前是公安大学的一位教授,后来调到省监狱事务管理局当了副局长,刚好是自己的头上司。

    要不是有着这层关系,脾气暴躁的胡大所长哪里肯和李凡废话,怕是早就大耳瓜子扇过去了,在部队里,他一向是这么对付那些不听话的老兵们的。

    当然,胡保国也不怕李凡找事,当年参加过十多年前那场越战的老领导,进入军委高层的都有,要是论关系,也未必就怕了那位副局长。

    “你……你……”

    遇到这样的无赖所长,李凡也是束手无策,只能重重的摔门而去,至于越级汇报,他也只是而已,否则即使把胡保国调走,他在体制内却也是无法在混下去了。

    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人治还是在某些时候,还是要大于法制的,胡保国身为一所之长,他想要坚持的事情,并不是李凡所能改变的,争执了好几次之后,李凡也是无可奈何。

    秦风自然不知道在所长和中队长之间因为自己所发生的冲突,他每rì里除了睡觉之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菜地忙活着。

    原本的那个老农夏老头,此时彻底成了甩手掌柜,犁地播种浇水等等农活,尽皆都交给了秦风,甚至实在找不到活的时候,干脆让秦风捉起了虫子,是怕被虫子吃了庄稼。

    秦风一直表现的很淡然,要不是他曾经有过逃跑并且是被自己亲手逮回来的事情,老头甚至都会以为这是个劳动改造先进分子了。

    “秦风,我你把那老头揍一顿,不就回来了吗?”

    有人在看秦风的笑话,不过也有人在为秦风打抱不平,只是李天远这哥们出的主意太不靠谱,当然,如果不怕关禁闭加刑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揍他?我不被他揍就不错了。”

    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他不是没想过为难下那老头,有好几次在干活的时候,故意装着没站稳想撞对方,没成想那老头似乎连身后都长了眼睛,没得逞之余,倒是让秦风差闪了腰。

    “李老大,我睡一会,明天四多就让我去帮厨,实在撑不住劲了啊。”

    秦风懒洋洋的摆了摆手,仰头倒在了床上,他虽然有些功夫,但到底还年少,干了一天农活之后,每天回到监舍就只想睡觉,甚至连话都懒得。

    “哎,秦风,给你……”李天远凑到秦风床前,将两个煮熟的鸡蛋塞了过去。

    “李老大,又抢人东西了吧?”

    秦风也没客气,接过鸡蛋对着碰了一下,剥了皮后三下五除二的就给咽进了肚子里,他正在长身体的时候,高蛋白的东西从来不嫌多。

    “哪儿啊,这可是我自己省下来的。”

    李天远叫起屈来,他并没有假话,自从看到秦风所表现出来的低调之后,李天远不由自主的学了起来,这欺负人的事倒是比之前少的多了。

    “嘿嘿,秦风,你看我这都蹲了半个多月的马步了,该教我别的了吧?”

    见到秦风吃下鸡蛋后,李天远厚着脸皮笑了起来,在李天远心中,整个监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秦风逃跑的事情,仅有两个人知道的秘密,让他不自觉的就和秦风亲近了许多。

    秦风摇了摇头,道:“李老大,等你一次能站一个时之后,我再教你别的东西……”

    对于八极拳来,桩功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基础,要知道,打人可不仅仅凭双拳,这发力之处,可是在双腿之上的。

    秦风偷学八极拳的时候,前面两年一直都在站桩,等到桩功有所成之后,自然而然的就感觉到以前练不到位的动作,都能连贯使出来了。

    所以他并不是在敷衍李天远,要是他能将这桩功练成,出去和人再打架,战斗力未必能提高多少,但如果被人围住,全身而退却是不成问题的。

    “好,你话算数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李天远的脸上露出笑容,在他想来,这仅仅半个月就能蹲上五分钟了,再用两个月的功夫,坚持半个时绝对能做到。

    只是李天远没想到,就算他肯吃苦,在少管所剩下的这一年多里,仍然没能蹲上一个时,直到出狱那天,也没能从秦风手上学得别的功夫,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

    天还没有亮的时候,秦风就被管教带到了通用大厨房里,在菜地里忙活了半个多月之后,他终于升级了,第一次被分配到了帮厨的工作。

    “老夏,你不是要洗菜吗?”

    由于少管所的管教们都称呼老头为老夏,秦风也一直这么喊的,看了一眼水池前摆的那一堆青菜,开口问道:“就是这些吗?”

    堆在地上的这些菜一部分是菜地自种的,还有一些是从周围集市上买的,这年头还不流行打农药,除了有些泥土之外,都是比较新鲜的。

    “洗什么菜?这活还不简单?”

    老夏摆手制止了秦风的动作,将地上的那一大堆青菜都抱到了水池中,打开水龙头冲了一遍,然后捡到了旁边的筐子里。

    “老夏,平时我们吃的就是这个?”

    看着老夏的动作,秦风瞪直了眼睛,他分明看到那青菜上沾满了泥巴,甚至还有一条大青虫子在上面爬着。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

    老头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秦风,打了一盆温水放到了地上,将池子边一块没剩多少的肥皂扔了进去,道:“子,用食指和中指把它给夹上来,夹不上来早饭就别吃了!”

    ---

    PS:第一更,不上大杀器不行了,只要今儿的周推荐票能到一万,加更,到一万五加两更!朋友们把推荐票都投出来吧!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