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拜师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拜师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贝勒爷,我秦风出身清白,入了你这门派,岂不是往自己身上泼污水吗?”

    看到载昰有些着急,秦风却是端起了架子,收了半年多的破烂,他深知讨价还价的好处,有些东西自己不争取,别人是不会主动给的。

    “就你,还清白?”

    载昰被秦风的话给气的怒极而笑,“真没看出来,你耍无赖还有一套,子,就凭你这杀人入狱的行径,什么清白也都给玷污了,不用泼你就已经一身的污水了。

    再了,外八门门主的位子,从明朝以来,都是当代名家大儒或者是皇亲国戚担任的,你子以为是路边的大白菜,谁都能捡啊?”

    当年一统外八门的那人,在道家有着极为崇高的地位,后世传承之人,不是一方大豪就是朝廷中人,身份显贵,到了秦风嘴里反到变成辱他清白,这让载昰只感觉哭笑不得。

    “咳咳,那不一样的。”

    秦风刚才倒是忘了这茬,当下翻了个白眼,反驳道:“死的那几个人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再了,我只是自卫而已……”

    “甭这些没用的,子,给你个选择,要不跪下来磕三响头行拜师礼,要不然就滚回监舍去服刑,真当老子上赶着要收徒弟吗?”

    载昰在江湖上厮混了一辈子,哪里看不出秦风的那心思,听到秦风这番话后,却是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在太师椅上稳稳的品起茶来。

    “我贝勒爷,那我可就走啦。”

    秦风眼珠子一转,拔脚就往门外走,只是一脚已经跨出了门槛,也没听到老头出声,只得悻悻的转过身子,开口道:“拜你为师也不是不行,不过你之前的话,可当真?”

    “什么话?”载昰愣了一下,自己好像没给这子什么承诺吧?

    “哎,你别不承认啊!”秦风一听顿时急了,开口道:“你曾经过的,一年之内,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去寻找妹妹!”

    “我是过。”

    老头闻言眯缝起了眼睛,意味深长的道:“不过……想要出去,还是要看你自己的能耐,一年之内你能学到我五成本事,进出这监狱如履平地!”

    “你就吹吧……”秦风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你要有这本事,还能在这监狱里呆了几十年,不早就跑了?”

    “你懂个屁,那是老子自己愿意留在这的,要不然这天下哪里我去不得?”

    载昰这话倒不是吹牛,在他入狱的这些年,世道十分的混乱,天下再无一方净土,与其流落在江湖上,到是不如在监狱里舒服了。

    而当载昰刑满之后,也已经年近九十,更不愿去趟江湖的那些浑水,只想着留在这里养老,如果不是碰见秦风,或许真把这一身本领埋入土中了、

    “真没忽悠我?”

    秦风有些不相信的看着老头,眼看载昰要发火,连忙道:“我答应了还不行吗?师父在上,受弟子一拜!”

    秦风年龄虽,但审时度势这一,丝毫不比成年人来的差,其实早在载昰讲出外八门的来历后,他就存了拜师的念头,刚才却是想为自己争取多一些好处罢了。

    不过凡事都要适可而止,眼瞅着老头的耐心快被消磨完了,秦风也不敢再刺激对方了,过火了不定就落个鸡飞蛋打,当下双膝一软,就向载昰跪倒下去。

    “等等,虽然没人观礼,这拜师也不能太随便了!”载昰右脚一挑,将秦风弯下的膝盖给挑了回去,“入我一门,要先拜祖师,你等一下!”

    载昰着话站起身来,走进里屋翻弄了一会,手中拿着一幅轴卷走了出来,将案桌上访的那副《幽兰竹石图》取了下来,将手中的图展开挂了上去。

    “师父,这人是谁啊?怎么是个道士?”

    等载昰挂好那幅画后,秦风发现,画上只有一身穿道袍头挽道鬓之人,道人手上拿着个拂尘,背负宝剑,周围云雾缭绕,宛若仙人一般。

    和西方写实手法不同,中国古代作画,常常只讲chūn秋笔法,只论意境,道人的面目看上去却是一个鼻子两个眼,没有丝毫出奇的地方。

    “除了祖师,在明朝初期,有谁能制止朱元璋那爷儿俩大开杀戒啊?”

    挂好图像后,载昰恭恭敬敬的对着画像鞠了个躬,嘴中念道:“三丰祖师在上,今有外八门第二十代传人载昰收徒,特请祖师见证!”

    拜完之后,载昰坐回到了太师椅上,道:“秦风,跪下!”

    虽然之前有诸多疑问,但看到载昰严肃的样子,秦风还是老老实实的跪在了画像前面。

    “三拜之后,给祖师上三炷香!”

    “是,师父!”秦风恭恭敬敬的对着画像磕了三个头,从案桌上取了三根香燃,将其插入到了载昰刚刚准备好的香炉之中。

    “师父,请受弟子三拜!”上完香后,秦风对着载昰又拜了下去,这一次载昰没有再制止,而是受了秦风三个响头。

    “秦风,咱们这一门,只有三门规,你要记好了!”

    拜师礼成之后,载昰并没有叫秦风起身,而是正sè道:“门规第一条就是不得背叛师门、欺师灭祖,你可能做到?”

    “能!”

    秦风嘴上答的痛快,心中未免感觉有些好笑,外八门主门这一脉,就剩下老头和自己两人了,rì后怕是只有自己一个,谈何欺师灭祖啊?

    不过转念一想,秦风顿时明白了过来,师父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他还没忘了当年那个逆徒的事情。

    “第二,不得**妇女!”

    “第三,不得枉杀无辜,你可都能做到?”载昰可不知道秦风心里在想什么,径直将另外两条门规了出来。

    “师父,我能做到!”秦风重重的了头,虽然手上有五条人命,但秦风认为那些人都是死有余辜,这自然不能算是枉杀无辜了。

    “对了,师父,祖师的名讳,您还没告诉我呢。”

    对画上那人,秦风着实有几分好奇,这外八门里面净是些坑蒙拐骗偷的家伙,没一个是好东西,祖师居然能将其整合起来,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祖师姓张,名三丰,是宋末明初的人。”载昰闻言笑道:“世人皆知他手创了武当一派,但少有人知道他还是外八门的门主……”

    朱元璋立国之后,对江湖人士大肆杀戮,但惟独尊崇道家,更视张三丰为活神仙,在武当山大兴土木为其建造道观,其中原委到了今rì,已经无法考究了。

    不过按照载昰的法,张三丰当年游走江湖,却是把一团散沙的外八门给凝聚到了一起,不知道朱家皇帝是否因为这个原因,才减少了对江湖人士的杀戮。

    “原来祖师是张三丰啊?怪不得这么厉害!”

    秦风吐了下舌头,他在刘家偷师了那么多年,对武林中的传闻逸事可是听了不少,自然知道太极拳为张三丰所创,是个大有名头的人物。

    听到秦风的话后,载昰笑了起来,摆了摆手道:“好了,你且起身过来,师父要送你件礼物!”

    “礼物?师父,您这屋里还藏着什么宝贝呀?”

    听到载昰的话后,秦风不由在屋里张望起来,这套黄花梨桌椅倒是宝贝,只是给了秦风他也搬不走啊。

    “东西就在我手上啊!”

    见到秦风走到面前,载昰将一只拳头伸了出来,只不过当他摊开了手掌,掌心里却是空空如也。

    “师父,您……”正当秦风想出言询问的时候,载昰抬至秦风胸前的手掌,突然往前一送,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秦风胸口上。

    “哇……”

    载昰这一掌的力道可不,打的秦风连退了三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只感觉胸口一阵烦闷,张口刚想话,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师父,您这是干嘛?”

    当这口鲜血喷出后,秦风的呼吸终于顺畅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老头,哪有收人为徒先打上一顿做见面礼的啊?

    “秦风,我知道你自幼家中遭遇变故,和妹妹相依为命,就算你心胸宽广,也难免气结积郁……”

    载昰站起身走到秦风身边,看了一眼他胸前那一摊黑紫sè的血迹,道:“要是不将瘀血逼出体外,不出三年,你就会落个半身不遂的下场!”

    正如载昰所言,秦风从的ìng格就很大气,但家中出事的时候,他终究还是个孩子,心中的苦闷又无人诉,久而久之,气血就挤压在了体内。

    前段时间连杀五人,虽然也是一种发泄,只不过那是治标不治本,杀人后的惶恐和不安,让秦风体内的隐疾反到是更加严重了几分。

    载昰修习的是道家练气法门,比之内家拳的吐纳呼吸还要更甚一筹,他早就看出了秦风身上的隐疾,这一次却是将其给根治了。

    “有这么严重?”秦风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的黑sè的血迹,鼻端传来一阵腥臭的味道,心中不由相信了老头的话。

    PS:第一更,兄弟们顺手投张推荐票吧!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