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谢轩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谢轩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咦,今儿是什么rì子?从哪里搞来的酒啊?”

    被管教打开大门放进监舍的秦风,一进去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十多个少年围在桌旁,等管教离开后,一个少年掀起桌子上的床单,上面赫然摆着一桌子酒菜。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纵然管教所里都是些半大不大的孩子,但chéng rén的规则在这里也是行得通的,只要有钱,烟酒在这种地方并不算是什么稀罕物。

    像那些监狱的职工,几乎每天都有接触少年犯们的机会,带烟酒进来是轻而易举的,其实管教们也是知道的,只不过睁只眼闭只眼罢了,甚至有些管教,其实也在干着监守自盗的事情。

    “风哥,李老大明天就出去了,我们这是给他摆送行酒呢!”

    一个戴着副眼镜的胖子迎了了上来,往秦风手里塞了包烟,道:“我们要先开吃,李老大不愿意,这不就等风哥您了吗?”

    少管所和动辄刑期都在三五年以上的监狱不同,在这个地方服刑的少年,一般刑期都很短,往往只有几个月或者一两年,所以人员的流动也是很快的。

    秦风进来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他这个监舍的犯人就已经换了好几茬了,作为监舍的元老和李老大的兄弟,秦风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称呼后面一般都加上个“哥”字。

    话的这个胖子姓谢,叫谢轩,今年十五岁,家里就是石市本地人,要这子进来,倒是有些冤枉。

    谢轩的父亲属于那种头脑比较灵活的,从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就干起了个体户,一开始是从沿海地区倒腾电子表喇叭裤什么的,慢慢积累了一些财富。

    而谢家真正暴富起来,是两年多以前的事,震惊了世界的前苏联解体事件,虽然使得那个国家一蹶不振,但却造就了一大批中国的百万富翁。

    解体初期的俄罗斯,金融经济体系完全陷入崩溃,国内物资极度匮乏,在中国极不起眼的rì常生活用品,到了俄罗斯都能卖个天价。

    错开那位用轻工产品换取了四架民航客机的牟大亨不,像是用一瓶二锅头换个价值几千美元的貂皮大衣的事情,在当时的俄罗斯并不鲜见。

    谢轩的父亲谢大志在苏联刚一解体的时候,就意识到了其中的商机,马上购买了从石市到俄罗斯的火车票。

    在前往俄罗斯进行了短暂的考察之后,谢大志拿出了所有的积蓄,又从银行贷了一百多万,整整购买了六个火车皮的rì用百货。

    事实证明谢大志的眼光是十分准的,他的这一趟俄罗斯之行,为他带来了上千万元的收益。

    由于最先抢占了市场,从1991年底苏联解体到现在短短的三年中,谢大志财富飙升,成为了石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不过也正是因为生意繁忙,谢大志两口子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管教儿子,每每回家都是扔上一叠钞票,对儿子的学习和生活是有心无力,只能在物质上满足儿子。

    所以从上学起,谢轩就从来没差过钱,由于出手大方,身边自然而然的就有一帮混吃混喝的人,整rì里把他给捧上了天,在学校里属于那种大哥级的人物。

    学校里的老师也经常收谢大志的红包,所以对谢轩的一些作为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话回来,谢轩也就是欺负个同学,没做什么恶事。

    不过就在半年之前,谢轩却是踢到了铁板上,起因是班级里新转过来一个女同学,这本来也没什么,但问题在于,这个女同学长得十分漂亮。

    早熟的谢轩,在十岁那年就偷看过父母藏起来的国外限制级录像,成熟的比一般人都要早一些,所以见到这位女同学后,不由chūn心萌动。

    但是让谢轩失望的是,那位女同学对他根本就不假以颜sè,有一次居然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踹了他一脚,这让谢轩感觉自己丢了面子。

    而谢轩身边的那些人,也没有一个好鸟,于是有人给他出了个馊主意。

    在周一升旗全校做广播体cāo的时候,谢轩在大庭广众之下,居然将正在领cāo的那位女同学的裤子给扒了下来,引得全校哗然。

    其实比这更恶劣的事情,谢轩也做过不少,不过他老子有钱啊,每次都用钱给摆平了,但这次,钱似乎失去了作用。

    就在事发的第二天,谢轩被揪进了派出所。

    往rì里和谢大志称兄道弟的那些jǐng察,突然之间翻了脸,把谢轩这几年来的一些事情都给整了出来,连偷看女同学上厕所的事儿都没放过。

    谢大志在石市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四下里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被儿子扒下裤子的那位女同学的父亲,是刚刚调入石市的市公安局副局长。

    听这位副局长还有京城背景,只是下来镀镀金的,这样的人物,自然没有人愿意得罪。

    到了这会,谢大志才真正认识到“民不与官斗”这句话的含义,以前的那些官场朋友对他是避之不及,亲自上门求情,更是直接被副局长给打了出来。

    折腾了好几个月,谢大志扔进去了几百万,儿子还是被以流氓罪判了个劳教一年,送进了石市的少管所中。

    可想而知,在学校当惯了霸王的谢轩,进来后将会受到怎么样的“照顾”。

    在监舍十多人的轮流“思想”教育下,胖子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帮整个监舍的人洗了整整一个月的外衣内裤,又使用金钱攻势之后,终于被组织给接纳了。

    要是被谢大志知道自己那个连酱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儿子,会有如此大的转变,不知道他会不会把那几百万送礼的钱,改成将儿子的刑期加多几年?

    “嘿,还是茅台啊?胖,你爸又来探监了?”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酒,秦风眼睛亮了起来,他不怎么抽烟,但跟着师父这半年多,却是学会了品酒。

    也不知道贝勒爷哪搞来的酒,从国内的八大名酒到国外的各种红酒,秦风都尝了一个遍。

    当然,他不是放开肚子喝的,单是那一瓶191年的产自是法国波尔多的卡伯纳,秦风就整整品了一个月。

    “嘿嘿,我爸昨儿就来了……”胖子凑到秦风耳朵边,低声道:“我还给您留了两瓶,在您床下面放着呢!”

    到底是商人家庭出身,胖子审时度势的本领一不比老爸差,他早就看出来了,平时李老大都要让秦风三分,等李老大出狱后,这监舍的老大非秦风莫属。

    “嗯,有心了!”秦风了头,平rì里都是喝师父的酒,这次借花献佛,也给师父搞好酒喝喝。

    正当胖子还想和秦风套套近乎的时候,李天远一把将他给推开了,拉着秦风坐到椅子上,道:“风哥,我明儿就出去了,您要什么东西吗?兄弟一准给送进来!”

    虽然秦风没有教李天远任何的招数把式,不过练了半年多的桩功,李天远也尝到了甜头,这半年多来是打遍少管所无敌手,当然,这其中不包括秦风。

    所以早在几个月之前,李天远就改口叫秦风为风哥了,他是人粗心细,知道就凭自己这两手,在秦风面前怕是一个回合都走不过去。

    PS:又是新的一天,把新的推荐票投给宝鉴吧,谢谢朋友们!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