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消失

    “这里有吃有喝的,什么都不缺,你不用费心了。(/吞噬小说网  www.tsxsw.com)”

    秦风拍了拍李天远的肩膀,说道:“远子,出去别混了,要是信我,你就找个工作安置下来,等我出去,咱们一起做点事!”

    相处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秦风也看出来了,李天远虽然脾气大性格冲动,但是人并不坏,而且非常的讲义气,骨子里还有那么一丝正义感。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李天远帮秦风挡了不少事,秦风也不想看着他出去再打架斗殴抢地盘,因为要是再出事的话,那他进的可就不是少管所了。

    “风哥,我……我什么都不会,不混,我拿什么吃饭啊?”

    李天远闻言苦起了脸,他那相依为命的爷爷在去年也去世了,现在的李天远可是孤家寡人一个,他都想好了,出去就先把兄弟们召集起来,和聂元龙好好的干一场。

    而且这马上就要过年了,李天远要什么没什么,不找当初在一起的那些兄弟,他恐怕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混口饭吃还不容易吗?”

    听到秦风和李天远的对话后,小胖子插嘴道:“李老大,您出去找我爸,让他给你安排个活,保准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要是办不成,您进来削我!”

    由于武力值太低,要不是平时吃着喝着供着,谢轩在这监舍少不了受罪,他也知道李天远和秦风关系好,这样做其实是给秦风看的。

    “我去求你爸?”

    李天远有些踌躇,他只上了小学毕业就辍学了,除了从游戏室和学校勒索点钱之外,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干什么正经营生。

    “你的嘴多金贵啊?求下人怎么了?”

    秦风看了一眼李天远,说道:“远子,靠自己本事吃饭才是正道,你就听小胖的,出去找下谢叔叔,等我出去,再教你些功夫!”

    和李天远处了那么长时间,秦风还真不想让他出什么事,还有一点就是,他日后出狱,也需要一些人帮手,当年师父就是吃了独行侠的苦头。

    “风哥,您说的是真的?”

    李天远眼睛一亮,这年头的孩子,无一不是看少林寺长大的,对功夫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痴迷,李天远当年就曾经干过爬火车去少林寺的事情。

    磨了秦风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李天远也就学了个桩功,如果老实一两年能换来真功夫,他还是乐意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出去后也别把里面学的落下!”

    秦风点了点头,发现旁边那些少年早就看着桌子上的烧鸡和茅台不耐烦了,笑着说道:“吃吧,吃饱喝足不想家!”

    俗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秦风话声刚落,桌子上那还冒着热气的烧鸡和卤鸭卤肉就被撕抢一空。

    半个小时过后,除了满是油渍的塑料袋之外,连掉在桌子上的肉丝都被捡起来吃的干干净净。

    少年人睡觉沉,再加上喝了点酒,没多大会,屋子里的鼾声就响了起来,只有秦风和李天远睡不着,靠在床头看着窗外的月光。

    “风哥,您还有三年的刑期,会不会被转到监狱去啊?”

    李天远有些担心的问道,最近政策改了,年满十七岁之后,就要被送到监狱服刑,而秦风现在是十五岁,如果按照政策执行的话,两年之后他说不定就会被送走。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会的,远子,出去千万别惹事啊,这年头,争狠斗勇不如赚些钱实在……”

    说到这里,秦风也是忍不住有些牙根痒痒,如果不是那几个王八蛋的话,他或许已经将镇子上的房子买下来,废品站也早就开业了。

    “风哥,我知道了,你放心,我等你出来……”

    李天远重重的点了点头,两个原本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去的少年,直到外面天色隐隐亮了起来,这才迷迷糊糊睡去。

    还没睡上两个时辰,起床哨就吹响了,李天远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在管教的陪同下被送出了少管所,由于秦风去了老夏那里,他也没能和秦风告辞。

    不过李天远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半个多小时后,“胡保国”夹着个公文包,从所里往外面走去。

    “胡所长,昨儿不是你值班吧?”岗位哨的一个武警和“胡保国”打了个招呼。

    “是小王啊,昨天有点事过来处理了下,天太冷就没走,咳咳,还是被冻着了,这他娘的鬼天气!”

    “胡保国”冲着那武警招了招手,他的声音比往日要低沉一些,走到门口拿钥匙的时候,咳嗽的连腰都弯了下去。

    见到“胡保国”咳嗽的厉害,看门的武警从外面把门给打开了,说道:“胡所,这马上就要过年了,你还是在家里休息几天吧。”

    “咳咳,好的,谢谢小王啊。”

    “胡保国”推开门走了出去,这会所里的管教都在里面给犯人上课,除了武警之外,再也没有什么熟人了,“胡保国”溜达着出了大门之后,很快消失在外面的街道上。

    “都快过年了,也不说发包烟抽抽,胡所长比以前小气了啊。”

    看门的武警嘴里嘟囔了一句,不过这会也要换哨了,交了抢的武警回到中队,很快就将这件事忘掉了。

    -------------

    “老爷子,您找我?”

    虽然教了胡保国一些武把式,但载昰从来都不承认他的弟子身份,加上载昰的辈分比他老子还要高许多,所以胡保国一直都以老爷子相称的……

    “恩,进来说话,把门关上。”躺在床上的载昰气色比前几天好了很多,不过他这病受不得寒气,还是捂着厚厚的被子。

    胡保国走进了载昰的房间,给炉子添了块煤球后,四下瞅了一眼,问道:“秦风那小子呢?我不是说了这段时间不要他帮厨,让他看着您吗?”

    胡保国是知道载昰收秦风为徒的事情的,平时对秦风也非常不错,要不是所里的规定,他都想让秦风住到师父这里来。

    而且由于秦风前段时间的政治考试,得到了全所第一,借着这个名头,胡保国这段时间正忙着帮秦风争取减刑呢。

    “秦风出去了。”

    载昰知道秦风今日会化妆成胡保国离开少管所的,眼下这正牌胡保国没有任何反应,想必是成功了。

    “哦,出去了,去哪里了?”

    胡保国随口问了一句,然后从屋角拿出两个地瓜塞到了炉子底下,上面盖了些炉灰,用不了多大会,地瓜就能烤的香喷喷的了。

    载昰饶有兴趣的盯住了胡保国,说道:“出所了,少则一星期,多则一个月就能回来!”

    “哦,一星期就能回来啊?”

    正忙活着的胡保国开始没在意,不过话刚出口,整个人就愣住了,过了好几秒钟之后,当炉子上的火星溅到手上时,他才猛的反应了过来。

    “老爷子,您……您这不是开玩笑吗?这……这里是监狱啊,怎么能说出去就出去?!”

    对于载昰的话,胡保国是没有丝毫怀疑的,虽然不知道秦风是用什么办法出去的,但既然老人如此说了,那秦风一定就不在这少管所之内了。

    “晚上熄灯的时候是要查人的,老爷子,这……这让我怎么说啊?”

    胡保国是真的着了急,一个大活人不声不响的从所里消失,这报上去可是极为严重的监管事故,撸掉他这所长到是无所谓,就恐怕到时候连载昰都要被牵扯进来。

    而且像这样的事,肯定要给各地公安系统下通告,就算没被抓住,秦风这一辈子也算是毁了,终日都要躲藏公安的抓捕。

    “不就是出去几天,至于这么着急嘛,你是所长,总会是有办法的。”

    载昰笑眯眯的看着胡保国,要说胡保国练武的资质还算不错,但灵性稍微差了些,这也是当年载昰没收他为徒的原因。

    “我……我哪有什么办法?”

    看着床上的载昰,胡保国急得脖子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也就是在载昰面前,如果换个人的话,胡保国早就一边骂娘,一边拿铐子将对方给铐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