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正文 第四十章 逝(上)

    “没事,都去忙吧,我和小风子说说话!”

    载昰印堂的那丝死灰色愈发的明显了,不过他的精神却是好了很多,双手在躺椅两边一撑,身体半坐了起来。tsxsw.com

    “师父,您……您进屋吧,我……我求您了!”

    不知为何,秦风鼻子一酸,泪水夺眶而出,顺着脸颊直往下淌,用手背抹了下眼睛,秦风双手插入到躺椅下面,就要连人带椅子给搬起来。

    “痴儿啊,师父都能看得透,你哭什么?”

    载昰轻轻的摆了摆手,说道:“胡家虽然和我渊源很深,但大过年的,在房里不合适,你放下我吧!”

    “师父,您别这么说,您一定能长命百岁的!”

    秦风的声音哽咽了起来,“师父,您等等,我这就给胡大哥打传呼,咱们马上就去医院,您一定不能出事啊!”

    面对着相处了三年的载昰,秦风的心像是被人揪住了一般难受,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宁愿死去的是自己,也不是这个待他如爷爷一样的老人。

    虽然不是第一次面对生死离别,但此时的秦风,无疑是感触最深的,死死咬着双唇,秦风努力不让自己大声哭出来。

    “傻孩子,医院要是能保住师父的这条命,我还来这里干嘛啊?”

    老人笑了起来,伸手轻轻的拉住了秦风,开口说道:“徒儿,师父今年九十有四,和长命百岁也没多大区别了,当年比师父风光的人多的是,但能活过师父的,却没有几个人,师父不亏!”

    “不,师父,您不会死的,您一定没事的!”

    秦风甩开了师父的手冲入到了房中,出来的时候却是拿着一根小指长的人参,从中掰断之后,塞入到了载昰口中。

    这老山参是前几天载昰让秦风去买的,别看这么一小根,却价值六万多块钱,也亏得是在九七年,要是放到十年后,怕是六百万都甭想买得到。

    见到弟子的举动,载昰也没阻止,含着那半截人参,笑道:“你小子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吗?”

    “师父,这是百年的老参,能救命的!”秦风发现师父的神色似乎变得好了一点,连忙又要将另外半截塞进去。

    “行了,这玩意是吊命而不是救命用的,你再放半根进去,师父可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载昰挡住了秦风的手,说道:“我让你买这东西随身带着,是怕我这老骨头一时撑不住就过去了,现在咱们还有时间,你听师父交代你几句话!”

    “是,师父!”双腿跪在了老人面前,秦风紧紧的握住了师父的双手。

    听到载昰的这番话,秦风终于明白了,原来师父早有感觉,现下里却是大限已到,非自己所能改变得了。

    看到秦风终于冷静了下来,载昰也是松了口气,此时的他只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即使口子含了老参,也不一定能支撑很长时间。

    抬头看了一眼天边的亮光,载昰有些贪婪的吸了一口清新而冷冽的空气,开口说道:“风儿啊,不管是练武还是学习外八门的技艺,要论资质,你是师父所见的最好的一个!

    不过你年少时家中遭遇大变,心性未免受到了影响,这几年师父虽然帮你消除了不少戾气,但有些东西还是需要你自己去化解。

    师父只有四句话要交代你,只要你能做到,师父就能放心的去了!”

    “师父,您说吧,弟子一定铭记在心、永不敢忘!”秦风此时已经是泪眼婆娑,他也不去擦拭,任凭眼中的泪水滴落到身上结成寒冰。

    老人伸出了一个指头,说道:“第一,你要能做到不困于情!”

    “师父,人有七情六欲,岂能完全抛弃?”秦风不解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师父。

    这世上情有很多种,亲情,爱情,友情,同情,民族之爱,对万物之爱,都是能引发情感的巨大波动,如果将这些全部抛弃,那还能叫人吗?

    载昰摇了摇头,说道:“是不困于情,困惑的困,师父让你做到的,是不要因情伤己,可哭、可笑、可喜、可怒,但惟独不可困在里面,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在载昰看来,秦风虽然少年老成,但终究是个孩子,亲情就已经对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日后再有爱情友情,他怕秦风困在其中而无法自拔。

    这并不是泛泛而谈,英国有那位爱江山不爱美人的国王,国内同样有因情所困、潦倒一生的例子,情关对于一个少年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一个门槛。

    “师父,我都清楚了,您放心吧,弟子当谨遵您的教诲,日后不会为情所困的!”秦风是何等聪颖?听老人这么一解释,顿时明白了过来。

    “好,这才是我载昰的传人。”

    老人欣慰的笑了起来,伸出了第二个指头,说道:“在你日后行事时,要能做到“不乱于心”,不被外来的情绪所左右,如此才能看清事情的本质,帮助你做出正确的判断!”

    对于这一点,载昰并不怎么担心,虚岁刚满十六的秦风,有着一种超乎常人的成熟和冷静,收秦风为徒三年,唯有此刻生死离别之际,载昰才见到秦风的真情流露。

    这也让载昰心中宽慰,既能不乱于心,又不会丧失七情六欲,就连载昰也无法估量秦风未来的成就!

    “第三点,就是不念过往!”

    载昰曲起了第三根手指,说道::“对每个人而言,往事不管是幸福还是残酷,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但你要记住,千万不让往事成为自己的牵绊,束缚自己的思想!”

    载昰最担心秦风的地方,就在这一点,他能看得出来,秦风在知道父母尚且在世的之后,对于往事有些耿耿于怀,他有些怨恨父母为何不来寻他与妹妹。

    不过这是秦风的心结,也唯有秦风自己能解开,载昰只是希望秦风日后不要在这一点上栽跟头,要知道,往事固然能激发人上进,但也能让人颓废的。

    “师父,我知道了,我会调节好自己心态的!”

    秦风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足够冷静,在老人向他传授最后的人生经验时,秦风已经从悲伤的情绪中脱离了出来。

    “好,第四点,要不畏将来!”

    看到秦风严肃的样子,载昰脸色露出笑容,面色愈发红润了起来,说道:“你师父虽然出身清廷皇家,但最崇拜的人,还是这个国家的创始人,他的那话你要牢记: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要做到无所惧,无所畏,对未来充满信心,有着必胜的信念!”

    说到这里,载昰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他似乎已经看到,自己许多未完成的心愿,将在这个弟子身上实现。

    “可惜了,为师所得传承不全,如若不然的话,秦风你必将能一统外八门,创数百年祖师未能达成之创举!”

    载昰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从脖子上取下了那块半个多世纪都未离身的盘龙玉佩,说道:“秦风,你且拿好,这为我主门信物,要妥善收藏不得遗失!”

    “是,师父,我一定好好保管!”

    秦风红着眼睛接过了那枚用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的玉佩,在玉佩上还带着老人的体温。

    想要面前的师父即将与自己天人永别,秦风顿时心如刀绞一般,握着玉佩的右手不由自主的攥成拳头,手背青筋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