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宝鉴正文 第四十六章 落魄

正文 第四十六章 落魄

    ()    看到胡保国没有再阻止自己离开,秦风也是松了口气,在少管所里呆了三年多,完全不怕胡大所长,那真有些不现实。

    拐过正对着少管所大门的那条街道后,秦风的眼睛看向一个巷子,停住了脚步,开口道:“出来吧,鬼鬼祟祟的躲这儿干嘛?”

    “风哥,这……这不是胡阎王在那吗?我们俩都有怕他!”一个弱弱的声音从巷子口传了出来,紧接着里面走出了两个人。

    和两年前相比,李天远的个子又高了不少,足有一米八五左右,鼓囊囊的肌肉似乎随时可以将那身衣服给撑破,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呈现出健康的黑sè。

    至于当年的那个胖子谢轩,现在则是变得更加胖了,看着秦风笑起来的那张脸,几乎看不到了眼睛。

    “脱了那身jǐng服他就不是兵,不穿那身囚服,你们也不是匪,有什么好怕的?”

    秦风微微撇了撇嘴,不过看到两个唯一在监牢里能谈得到的同龄人,心中还是有些高兴,上前走了几步,在李天远和谢轩的胸口上锤了一下。

    “习惯,习惯了而已!”

    李天远讪笑着,一手接过秦风拎着的塑料袋,开口道:“风哥,咱们先去喝酒,然后找个澡堂子泡泡澡,去去晦气,晚上你就住我那吧!”

    “对!”谢轩在旁边补充道:“风老大,要不要给您再个女人,好好泄泻火啊?”

    “胖你什么时候好这口了啊?”秦风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谢轩,道:“女人就算了,吃东西洗个澡,我在石市呆不了几天。”

    “什么?!”

    听到秦风的话后,李天远愣了一下,有些着急的喊道:“风哥,你可了出来让我跟你混的,我都等了你一年多了!”

    “远子,有事做下再,在这嚷嚷什么。”

    秦风没好气的瞪了李天远一眼,这哥们个头长高了,脾气也跟着见涨啊,不过看了李天远和谢轩身上穿的衣服后,秦风眼中却是露出一丝异sè。

    这会正值四月份,石市的天气冷不冷热不热,正是穿两件衣服的季节,而李天远还穿着件破单棉袄,显得有落魄。

    而谢轩穿的也不怎么样,一件半旧的羽绒服套在身上,紧绷绷的很不合身,估计是几年前的衣服又翻出来穿的。

    秦风是知道谢轩家境的,这子家里即使没有上亿的资产,几千万应该没什么问题,在狱中的这两年,他可是没少给自己送东西。

    所以在看到两人稍显落魄的样子后,秦风也愣住了,因为胖子半年前探视自己的时候,还吹嘘着要开最牛逼的车子接自个儿呢。

    “走吧,先去吃饭。”虽然心中好奇,秦风嘴上却是没什么,这里距离管教所实在太近,秦风也怕胡老大再来追自个儿。

    这座前身是监狱的少管所是建在市郊的,去城里只有一班车,折腾了两个多时,秦风几人来到了一个门口有保安的区。

    在九七年这会,只有在南方发达城市才有物业的概念,从这个区门口那些穿着制服的保安身上,就能看出这应该是石市比较高档的住宅区。

    看门的保安似乎认识谢轩,摆了摆手就让几人进去了,跟着谢轩七拐八拐的,三人乘坐电梯来到了一座高层的十二层。

    “风哥,这是石市最高档的一个高层建筑,是整个石市第一栋带电梯的住宅楼。”

    拿钥匙开门的时候,谢轩给一直默不作声的秦风介绍一下,不过看他的脸sè,却是丝毫没有住在这种高档区高兴的样子。

    “这就是石市最高档的区?”打开门在房子里转悠了一圈之后,秦风算是明白了。

    房子倒是不,四室两厅,足足有两百平方米,站在阳台上,更是一派环山抱水的景sè,从风水学上来,这是一处适宜住人的风水宝地。

    但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个房子却是一处毛坯房,水电虽然都通了,但那入眼所看到的水泥地板和墙壁,却怎么都不像是住人的房子。

    房里的家具,除了在客厅正中摆了一张桌子之外,就地上两张床垫了,甚至连椅子都没一张,从床垫中间地上铺着的报纸能看出来,这哥俩似乎都是坐在床垫上吃的饭。

    “风哥,对不起,今儿委屈你了,咱们凑合吃吧,等明天我拿到了钱,一定请你吃顿好的!”

    李天远从床垫一头拿过一个塑料袋,打开之后,将一只烧鸡和几个卤菜拿了出来,而谢轩则是摸出了一瓶烧酒,是那种监狱厨房烧菜用的最劣质的白酒。

    “你们哥俩,怎么混成这样了?”

    老实话,秦风虽然之前就有些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这情形,心中还是感觉诧异万分,他能看得出来,这哥俩拿出的这酒菜,应该也是花了很大心思了。

    “风哥,这事,起来还都怪我。”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低下了脑袋,张罗着将地上的那些卤菜都给打开,道:“咱们边吃边吧,我留下来,也就是想见见风哥你。”

    “酒瓶给我吧。”

    看见李天远拿着那瓶酒往嘴里塞,秦风伸手抢了过去,右手拇指和食指一错,瓶盖悄无声息的落入到了掌心里。

    “看到了没,李老大,我等风哥出来吧!”见到这一幕,李天远和谢轩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谢轩更是一脸兴奋的神sè。

    秦风在地上的三个碗里倒满了酒,道:“行了,别打哑谜了,快把事情。”

    “是这样的,风哥……”谢轩拿起地上的那碗酒一口喝下了肚,两年多没见,他身上的公子哥做派早就没了,倒是多了一股子江湖味道。

    随着谢轩的讲诉,秦风这才知道了发生在两人身上的事情。

    原来,李天远出狱之后,的确听从了秦风的话,拿着谢轩写的条子,找到了谢轩父亲谢大志的公司。

    而谢大志也很给面子,花钱让这个儿子的狱友去考了驾驶证,在公司里开车,工资待遇都很不错,这种凭本事赚钱吃饭的rì子,李老大过的十分舒心。

    大半年之后,谢轩也出狱了,虽然经历了牢狱之灾的他稳重了许多,但怎么都不肯再上学了,也去家里的公司帮忙。

    看到儿子懂事了,谢大志也很高兴,不上学就不上学了呗,他本人就学毕业,对文凭看得不是很重,儿子愿意经商接管家里这一摊子,他正巴不得呢。

    于是谢大志就带着儿子做起生意来,而且刻意的带他去到一些场合,想让他多长见识,也给儿子积累一些人脉。

    好巧不巧的是,在一次商业活动中,谢轩居然遇到了曾经被自己羞辱过的那位女同学,其实谢轩是想道歉的,在管教所里呆了一年多,谢轩也明白了很多事。

    但是谁知道没等谢轩开口,那女孩就想起了当年的事情,“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像见鬼似的转脸就跑。

    只是谢轩怎么都没能想到,女孩这一跑,却是给他带来了极为严重的后果。

    女孩的父亲,此刻早已是石市的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了,当时他也在那个商业活动现场,当搞清楚女儿哭泣的原因后,局长大人的脸sè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虽然嘴上安抚女儿是谢轩已经受到了惩处,但作为一个父亲,压抑在心中一年多的怒火却是再一次的爆发了出来,当时就带着女儿离开了活动现场。

    这世上不乏喜欢揣摩领导心思的人,尤其是官场中人,局长大人这一离开,自然有好事者去打听怎么回事。

    石市的圈子并不大,这一打听众人就明白了,原来是谢大志的儿子,曾经对局长的女儿耍过流氓!

    联想到局长大人走时的怒sè,有些人就动了心思。

    领导是因为你谢大志不开心的,如果你谢大志要是倒霉了的话,想必局长大人的心情就会变好的,领导心情好了,这下属不也就有了进步的希望了嘛。

    所以在那次活动之后,谢老板似乎走了霉运,好多事情都变得不顺了起来。

    先是工商税务的来查账,这年头做生意的,有几个账目清楚的?

    一查之下,谢大志公司的帐居然有上百万的窟窿,如果不是谢老板见机的早,连补税带送礼花出去了七八百万,怕是他早就被检察院传讯进去了。

    这查账的事情还没完,公安局又找上门来,是要调查谢大志前几年做进出口贸易时涉嫌走私的事情,缘由就是谢大志的公司没有进出口权。

    天地良心,在九二年前苏联解体的时候,谢某人也不过就是个随着北上大军去俄罗斯淘金的个体户,那会去俄罗斯的人,就没听哪个有进出口权的。

    开国的那位老爷子曾经过,这凡事就怕认真,尤其是zhèng fǔ认真起来,那绝对不是人力可以相抗衡的。

    谢老板在石市的商业圈里也算是个人物,但放到官场上,真的不算什么,随便一个科长,都能拿捏的他求爷爷告nǎinǎi。

    在看守所里关了一个月之后,谢大志的事情也被调查的清清楚楚,走私不上,但偷漏的税款,却是一笔天文数字。

    虽然局长大人因为顾及影响出来了句话,免掉了谢大志的牢狱之灾,但那笔数额庞大的罚款,直接就让谢老板这些年辛苦赚的钱都上缴了国库。

    PS:第二更,晚上有事,更的晚了,打眼继续去写,争取凌晨还一章,恩,大家的推荐票多支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