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宝鉴正文 第四十七章 逛街(上)

正文 第四十七章 逛街(上)

    ()    俗话没毛的凤凰不如鸡,眼见谢老板走了霉运,这落井下石的人着实不少,往rì里做生意从谢大志那里周转过钱而且还没还的人,都变得人间蒸发了。

    东挪西凑,又把石市的两栋别墅全都卖掉,谢大志才勉强交齐了那笔钱,这一次发生的事情,也让他看清楚了世态炎凉。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谢大志除了公司破产之外,不动产还是有一些的,尚不至于沦落到没饭吃的地步。

    但是有那位局长大人在,谢大志清楚,他在石市是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ìng了,如果哪天局长大人再不高兴,那可就不是倾家荡产的事情了。

    念及此处,谢大志决定举家搬迁到他还有些业务的津天市,那里等于是在天子脚下,相信那位为了自己的仕途考虑,也不会追过去赶尽杀绝的。

    只是谢大志没想到,儿子居然不愿意走,是要等什么风老大出来,这让谢老板差没气吐血,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年将这逆子给shè到墙上去呢。

    一怒之下,谢大志带着妻子和老父亲离开了石市,除了扔给谢轩一栋没装修的房子钥匙之外,却是一分钱也没留下。

    “等一下……”

    听到这里,秦风不由打断了谢轩的话,开口问道:“谢轩,你爸的公司倒闭了,人也走了,你和远子怎么生活的?”

    “李老大去火车站扛包了。”

    谢轩看了一眼李天远,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我去文华巷摆摊,运气好的话,每天也能赚。”

    “摆什么摊?卖什么东西?”秦风闻言愣了一下,他记得初见这胖子的时候,整个就一二世祖,没想到他居然能拉下脸面去摆地摊?

    “嘿嘿,就是给人占卜算命,蒙骗俩钱。”

    谢轩嘿嘿笑了起来,无不得意的从那像是百宝箱的床垫上拿出一件八卦袍子,往身上一套,面sè肃然的道:“这位大哥,我看您红光满面,jīng气神十足,想必最近很是chūn风得意吧?

    不过,您这印堂红中带煞,几天之内必有一场劫难,如果不化解的话,怕是要连倒霉三年!”

    胖子将这身行头披在身上,起话来到真是有模有样,这先褒后抑,即使让人听了也不会老拳相向,如果真被胖子中的话,免不得就要花钱消灾了。

    “我,你和谁学的这一套啊?”秦风先是一愣,继而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秦风怎么都没能想到,谢轩居然会去干外八行中算命这一行当,而且还的有几分路数,如果秦风不是深谙里面的门道,怕还真是要被他给蒙住。

    “我爸是个老封建,家里都是这些书,我看着比课本有意思,就学了。”

    谢轩得意的笑了起来,虽然是靠着坑蒙拐骗养活的自己,但相比以前伸手问父母要钱,谢轩活得却是要踏实很多。

    三个月前母亲偷偷的来看谢轩,塞了五千块钱都被他给打回到了母亲的银行卡上,出于对父母的愧疚,谢轩想完全靠着自己生存下去。

    不过像这种骗人的把戏,往往是三天也开张不了一次,他们的生活主要还是靠着李天远在火车站搬货,每天都能赚个温饱。

    “远子,辛苦吗?”

    秦风转脸看向刚喝了一碗酒浑身燥热脱掉了衣服的李天远,在他的肩头上,赫然有一片血红的印记,那是重物压挤之后留下的痕迹。

    “辛苦到是没啥,妈的,那地方居然有人欺负老子,都是出力气的,还有人想当老大,每天收我们十块钱!”

    听到秦风问到自己,李天远的眼睛红了起来,恶狠狠的道:“风哥,你出来正好,明天咱们就去货场,好好教训下那帮孙子,老子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了?”

    谢大志的公司倒闭,李天远自然也就失业了,他原本又找了个开车的工作,只是运气不大好,上班第一天就把人给撞了。

    如此一来,李天远不但工作丢掉了,这一年多赚的那钱,也都赔了医药费,口袋比脸还干净,而那会谢轩的算命摊子还没盈利,哥俩那会真是吃饭都成问题了。

    李天远到是动了回学校敲诈学生的念头,可是想想秦风的话,最后还是忍住了,无奈之下,只能去货场当了搬卸工。

    “远子,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出来不要再打架了吗?”

    看着气急败坏的李天远,秦风摆了摆手,道:“不是不让你打架,而是要看打架之后有没有好处,你即使干翻货场的那些家伙,无非就少交十块钱,这生意不划算。”

    “对,风哥的对,打打杀杀的太没技术含量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兴奋的跳了起来,叫道:“要我,风哥你和李老大都到文华街来,咱们把那里的死老头都赶走,这算命也要年轻化啊!”

    “你那技术含量也不高!”

    秦风给谢轩泼了一头的冷水,“你子运气好,没遇到横的,不然早把你那张嘴给打肿了,看你拿什么去骗人?”

    算命这一行,是除了偷之外最容易挨揍的,正应了祸从口出那句话,试想您要是拉着一大姑娘他生了几个儿子,一准会被那姑娘他爹打的满地找牙的。

    “风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咱们干什么去?”

    酒劲上涌,李天远有些不耐烦了,嚷嚷道:“要不然咱们去找聂元龙那子吧?听他老子做古玩生意发了财,整天开辆破车在城里转悠,风哥,咱们把他给绑了怎么样?”

    “绑架?你管教所没呆够吧?”

    秦风摇了摇头,他这会心里也有些烦躁,因为他虽然交代李天远出狱后不要乱来,但并不是现在就想着将他带在身边的,更何况还有谢轩这个变数。

    按照秦风的想法,他出狱之后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寻得妹妹和父母的下落,但如果他现在离开的话,怕是面前这哥俩早晚又要折进号子里的。

    “聂元龙家里在做古玩生意?”

    秦风摸了摸刚刚长出了胡子渣的下巴,若有所思的道:“胖,你的摊子不用摆了,远子,你明儿领了钱也不用去了,到时候陪我好好在石市逛逛!”

    “去逛街?”

    胖子不知道秦风打的是什么主意,苦着脸指着报纸上的酒菜,道:“风哥,我前天赚的钱,可都变成这些了,明儿不出摊就没饭吃了。”

    “饿不着你,我这还有钱。”

    秦风将自己身上的那一千多块掏了出来,想了想收起了五张大票,道:“相信我的话,就啥都别问,明儿跟着我去转悠就成!”

    “风哥,我信你!”

    秦风话声未落,李天远在一旁拍起了胸脯,想当年秦风十三四岁的时候就敢越大狱,而且还差成功了,现在过了好几年,还不知道会妖孽成什么样子呢。

    PS:第一更,新的一天,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