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做旧(上)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做旧(上)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要谢轩还真是吃这行饭的人,听到秦风的解后,脑子也活络了起来。

    虽然谢轩跟着秦风的时候话不多,但在秦风和店铺老板们讲价的时候,谢轩偶尔插上一句,到是也能在子上。

    “风哥,真没看出来,这里面门道挺多的。”

    俗话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有秦风带着入门,谢轩也琢磨出来滋味,再也不感觉逛古玩店是个苦差事了。

    “学问还深着呢。”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其实在今儿这一上午的闲逛中,他又何尝不是在将脑子里的理论变成实践?在学习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可没有现在这样的条件。

    “对了,风哥,您到底是想买什么的呀?”

    看到秦风似乎心情不错,谢轩大着胆子问了一句,逛了大半天了,秦风只不过花了三五十块钱,但嘴皮子上的功夫却是花费不少。

    “先逛逛吧,熟悉下行情!”

    秦风笑了笑,道:“石市虽然不错,但地处华北腹地,又靠着京津重地,没有一定的根基,很难发展,咱们赚本钱就离开这里!”

    “成,风哥,我听您的。”

    谢轩了头,要是被他父母听到这话,一准会气得半死,爹娘求着都不走,秦风一句话就屁颠屁颠的跟上了。

    整整一天,秦风都在白佛街厮混了,不过除了买了那几个挂饰之外,再也没有入手一件东西。

    到了晚上哥仨在路边吃了碗拉面,秦风路过菜市场的时候在猪肉摊蹭了猪油之后,三人又回到了谢轩那“家徒四壁”的房子里。

    “风哥,您这是在干吗?”

    看到秦风将猪油抹在了那所谓的“叶檀”手链上,李天远和谢轩都瞪大了眼睛,哥俩到是听过给皮鞋上油的,但谁也没见过往木头珠子上抹油的。

    “给它做浆。”秦风口中着话,伸手在地上抹了一把,掌心沾满了灰尘后,将那手链放在双掌中间用力摩挲了一番。

    过了大概五分钟,秦风停住了手,用一条破布将手链包裹住,用力揉搓了起来,这个过程整整延续了一个多时。

    “这手链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啊!”

    李天远早就看得不耐烦了,拉过被子睡起了大觉,而谢轩一直守在旁边,当破布被打开之后,他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原本sè泽有些晦暗的手链,现在的光泽变得十分通透,手链在灯光的照耀下,木头上的纹理似乎像是活过来了一般,非常的漂亮。

    而且在手链的表层,似乎包上了一层厚厚的浆水,sè泽美丽而不张扬,呈现出一种迷人的魅力。

    “胖,你要记住,这个就叫包浆!”

    秦风看了一眼谢轩,开口道:“现在手头没材料,我随便鼓捣下,这光泽最多能保持个三五天,明儿还要上街买檀香再处理一下!”

    “风哥,您这是在做旧?”谢轩的神情有些激动,开口问道:“这玩意要是做了旧,一定很值钱吧?”

    当年谢大志买的青铜器,经过专家鉴定后,全部都是高仿做旧的,谢轩没少听老爸念叨,是以对这个词到是不陌生。

    “这个?做旧?”

    秦风闻言哑然失笑起来,随手将那手链扔到床垫上,笑道:“胖,你知道什么叫做旧吗?就这玩意哪里称得上做旧?也不值得我去做旧……”

    所谓做旧,是指用特定的手段,将器物的表情做出旧物的效果,使其表面更象,更接近所仿的那个时代。

    和文物修复不同,做旧的手法多用于旅游纪念品和文物欺骗上,白了就是造假。

    不过造假也分手法的,要是真正的高仿和复原器皿原物的造假,那成本是非常高的,有时甚至高出真物的价值。

    就像是清朝康熙雍正乾隆这三个时期,由于三位皇帝对瓷器的喜爱,宫廷造办处曾经仿制过一批宋明两朝的瓷器,用料以及工艺完全和前朝一样,烧制出来的瓷器美轮美奂。

    其实这也算是造假,但造出来的物件,在当时以及后世的价值,并不比原来的低,有些甚至高出很多。

    这样的造假,也仅是皇室能做到,并不普及,没什么代表ìng。

    古玩市场上最常见的,却是用化学药剂浸蚀法、火烧、水煮加热法、深埋地下土浸法等等手段,将假的东西做出真的效果,用此来以假乱真。

    秦风紧紧是在手链上抹了猪油,再用粗布稍微盘了一下,也就是和做旧沾了儿边,不过他这手法是载昰秘传的,在三天之中,就是jīng通鉴定的行家,也很难鉴别出真伪的。

    “风哥,你的意思是,咱们拿这个去卖?”谢轩迟疑着道:“这种东西就是木头串起来的,满大街都是,就算是真的也值不了几个钱吧?”

    “你对了,就算是叶檀的料子,也不值钱。”

    秦风了头,道:“不过古玩这东西,贵就贵在一个“古”上,只要是老东西,再加上编造出来的所谓“传承”,那可就不是物件本身的价格了……”

    做古玩买卖的,好坏全凭一张嘴。

    古玩行里就曾经流传着一个笑话,是有个古玩店招员工,同时有两个人去应聘,掌柜的随手将剔牙的牙签给扔到了地上,问他们二人,这是什么东西?

    明明就是牙签嘛,其中一人连忙回答了,是牙签,可让他失望的是,掌柜的直接就摆手让他走人了。

    刚刚走到门口,那人听到另外一个人的回答,“这是当年乾隆爷用过的牙签,被掌柜的祖上保存下来的,价值连城!”

    结果自然不用了,后面一人被当场录取。

    只是那掌柜的却忘记了,宫中除了负责皇帝起居的太监,怕是没人能保存下来那牙签吧?这在后面也成为了一个笑料。

    “我明白了,咱们这是佛珠,可以是佛祖佩戴过的东西。”谢轩到是不笨,秦风话声刚落,他就举一反三了。

    “胖,古玩行里没傻子,这玩意就是个道具,用它蒙骗不了几个钱。”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谢轩虽然有几分灵ìng,但还远远不够,玩古董的人,哪一个不是长着七窍玲珑心,不会那么容易上当的。

    看到谢轩还想追问,秦风摆了摆手,道:“好了,你现在什么也别问,多用眼睛看,多用脑子分析,嘴就少用吧!”

    俗话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秦风的已经不少了,等这个局做完之后,谢轩能否真正入门,就看他自己有没有那个悟ìng了。

    PS:第一更,这个星期的最后一天了,大家的推荐票一定要投给宝鉴啊!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