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第五十四章 做旧(六)

    ()    “真困,谁家的鸡又在打鸣了?nǎinǎi的,老子晚上非得偷过来给炖了!”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李天远伸着懒腰从屋里走了出来,抬眼就见到秦风和谢轩蹲在厨房门口,不由愣了下,“风哥,你们俩怎么起那么早?”

    “不是起的早,是根本就没睡!”

    谢轩头也没抬的回了一句,眼睛死死的盯在地上,好像那里有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不睡觉你们折腾啥?”

    李天远伸过头去看了一眼,兴趣乏乏的道:“不就是块石头吗?我你子还当成宝贝了。”

    李天远浑身上下从头发丝到脚后跟,都找不到一根雅骨,那块石头虽然亮晶晶的很是漂亮,但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退了几步到院子里,开始站桩练起功来。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看到李天远的举动,谢轩声嘀咕了一句,不过马上又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块刚刚从强酸中取出的翡翠上面。

    “真漂亮啊!”

    看着那近乎透明的一大块翡翠,谢轩忍不住呻吟了出来,要不是知道这玩意是被强酸腐蚀过的,他恨不得将其抱在怀里细细把玩。

    “师父教的法子果然有用!”

    秦风脸上同样露出了兴奋的神sè,以前听的是理论,但应用到实践中后,秦风才能真切的感受这种变化所带来的强烈视觉冲击。

    其实在开始之前,秦风心中也是有些疑虑的,一块黑乎乎的石头,在短短的一夜之间,就变得晶莹剔透,这简直就是石成金的本事。

    “风哥,咱们就拿这个出去卖?”

    谢轩看向了秦风,眼中满是崇拜的神sè,如果不是从昨夜就一直盯着,他怎么都无法相信石头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你当造假那么容易?还有好几道工序没完成呢。”秦风深深的吸了口气,道:“胖,去烧火,再把这块石头给加热!”

    “哎,风哥,是1度不?我一准掌握好火候!”

    虽然一夜没有睡觉,但胖子可是jīng神十足,兴冲冲的蹲到灶台边去引着了火,将那锅中接满水烧了起来。

    秦风把那块已经处理完晶粒与晶粒之间杂质的石头放到水里,然后将那盆刺鼻的强酸倒在了下水道中,用清水仔细的冲洗了好几遍之后,这才拿出了昨儿买的铬盐液。

    铬盐是无机化工的主要产品之一,为重铬酸钠和铬酸酐,同时还有少量的重铬酸钾、氧化铬绿、碱式硫酸铬及部分含铬颜料等。

    铬盐的应用十分广泛,主要用于电镀、鞣革、印染、颜料、医药、催化剂、氧化剂、玻璃陶瓷、磁ìng材料、木材防腐、金属抛光等方面。

    除了这些作用之外,铬盐还可以作为一种颜料,被人为的注入到翡翠之中。

    将翡翠在高达1度的水中煮半个时后,马上放入铬盐液之中,铬盐就会渗透在翡翠晶格内,使其呈现出美丽诱人的绿sè。

    只是和民用铬盐不同,这种方法会使得加入铬盐液的物体中,蕴含着一种有害放shè物质,如果长久接触的话,会对人的健康造成很大的影响。

    所以在教给秦风这个手法的时候,载昰曾专门叮嘱过,尽量少作假,这种方子的确是有违天和。

    不过秦风也没完全按照载昰所教的流程走,这块翡翠在剔除杂质并且注sè之后,保存的周期将会十分短暂,到也不虞对佩戴者造成致命的伤害。

    “风哥,好了!”半个时后,秦风耳边响起谢轩的喊声。

    “成败就在此一举了。”秦风拿起舀子,心翼翼的将原石放入到铬盐液中,纯净的石头上,顿时显现出一丝铬盐的淡绿光泽。

    想要实施自己的计划,这块翡翠是必不可缺的一个环节,以秦风现在的年龄,想要空手套白狼未免有些不现实,而盆里的盆里,就是他取信于人的重要道具。

    “风哥,这怎么像染布似的?”沾染了满脸黑灰的谢轩钻了过来,一脸紧张的看着盆中的石头,问道:“风哥,这玩意要泡多久?”

    “两个时就差不多了,胖,你去睡会吧。”等原石加工完毕,需要的就是手艺活了,那个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学得会的。

    “不要,风哥,我要看着!”谢轩揉了揉满是血丝的眼睛,摇了摇头,这件事他是从头到尾都参与了的,心中的那份期待感,并不比秦风差多少。

    “远子,过来!”

    看到李天远正在站桩摆架子,秦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哥俩在为以后的幸福生活忙碌着,这子到是好,整个一甩手大掌柜的。

    “风哥,怎么了?我练错了吗?”听到秦风的喊声,李天远一脸的紧张。

    “你脑子里除了练功就不能装别的东西?”

    秦风没好气的道:“这会别练了,去买早,别只买烧饼,多买肉包子,我和胖都饿坏了”

    “哎,我这就去!”

    俗话半大子吃穷老子,李天远昨儿吃的喝的也早就消化掉了,这会肚子正饿呢,听到秦风的话后,连忙屁颠屁颠的去买早饭了。

    吃过早饭,秦风打发“不求上进”的李天远继续站桩,自己则是和谢轩蹲在了那放着翡翠原石的铁盆旁边。

    等到两个时的时间过去后,秦风将盆中的铬盐液倒了出去,顿时,一块通体碧绿,晶莹剔透的翡翠,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真……真漂亮啊!”

    看着那在阳光下呈现出深邃绿sè的翡翠,谢轩眼中满是迷醉的神sè,他怎么都无法将这块翡翠和昨儿的那块破石头关联在一起。

    “漂亮是漂亮,不过就是假的!”

    秦风将盆端到水龙头下面,反反复复的冲洗了很多遍,当水流冲刷在石头上时,似乎也被那股绿sè所感染,渲染的整个池子都变了颜sè。

    “这么漂亮,假的也认了!”谢轩看向秦风,央求道:“风哥,留下一块,给我打磨个戒面吧?这东西真的太好看了!”

    谢轩曾经见过父亲的一个朋友,戴了个绿sè的翡翠戒面,不过那戒面的光泽和绿意,比起眼前这块,却是又差的远了。

    “刚才不是和你过了嘛,这东西有害,你想找死我到是无所谓!”

    秦风将那块翡翠拿在手中,迎着阳光仔细的看了一会,这才扭头道:“咱们的工序太过简单,那铬盐液也是工业上用的,不定就含辐shèìng放shèìng,这样的玩意你也敢戴?”

    秦风到不是在吓唬谢轩,载昰教他这方子的时候,就曾经给他过一个故事。

    事情发生在六十多年前的三十年代,有个专营玉石的老板,花费了很大功夫,请教了当时国内不少的化学专家,做了许多的实验后,琢磨出了这个方子。

    当时国内所出现的极品翡翠,基本上都是出自此人之手,几乎形成了垄断,在硬玉的买卖上,无人能与他抗衡。

    但就在这个老板生意兴隆的时候,突然传出了他的死讯,有人在他的手上,发现了一个鸽子蛋大的帝王绿戒面。

    这个东西,引起了当时那位宋家三姐的关注,但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个戒面居然是个假的,而且经过鉴定,戒面会辐shè出对人体有害的放shè线。

    为了消弭买得翡翠那些人的恐慌,这个消息只是在很一个圈子里流传的,但是制假的方子却由此被传了出去。

    载昰就是那会得到的方子,但是随后rì军侵华战乱纷起,作为玩物的翡翠,也逐渐被人遗忘了,到了现如今,早已物是人非了。

    “怎么着,还想要吗?”给谢轩讲完那个故事后,秦风笑眯眯的看向了他。

    “风哥,我还没活够呢。”谢轩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有些惋惜的道:“这么漂亮的东西不能用,真是太可惜了。”

    “真的帝王绿翡翠,比这还漂亮,现在国内对翡翠并不是很重视,以后咱们可以在这上面多关注一下。”

    虽然得到了外八门的传承,但是秦风并不想搅入到江湖那摊浑水之中,对于未来,他心中已经有了些模糊的规划。

    当然,眼前最紧要的,就是将这块翡翠原石变成饰品,然后再出手卖出去,经过几道加工,模子算是出来了,但后面还有最重要的两个步骤。

    “手镯太费工,而且传中的那对镯子也有些瑕疵,干脆就做一对耳钉和个佛像吧,反正那位被人称作是老佛爷!”

    将那块翡翠拿在手中,秦风的双手都被蒙上了一层绿sè的光泽,沉吟了好一会,秦风终于在心中下了决定。

    这几天开销不,秦风也知道没多少余粮了,当下回到屋里,将自己昨儿买的那套刻刀给拿了出来。

    “手要稳,眼要快,下刀的时候千万不能犹豫!”

    想着师父所教的一些诀窍,秦风那软弱无骨的双手,在翡翠表面划动了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秦风的双手还显得有些生疏,但十分钟过后,秦风的动作已经变得娴熟了起来,落刀之处,玉石的碎屑残渣不断往下掉落着。

    PD:昨儿可是三更,不过推荐票一直在周榜第四晃悠,朋友们再加把劲,咱们冲上去吧,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