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布局(四)

    “小爷是京城来的。www.tsxsw.com”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年轻人回了一句之后,突然又恼怒起来,张口骂道:“你们这是什么破地方,逛个街也能被人给偷了,还有你这个伙计,是不是天天都不刷牙的,嘴怎么那么臭?”

    “年轻人,别生气,是我店里的伙计不对……”

    聂天宝顺着年轻人的话应了一句,接着说道:“小伙子,你也没受什么伤,这样吧,我给你一千块钱,算是赔你这件衣服,咱们这事儿就此了结,你看成不成?”

    聂天宝算是看出来了,这年轻人的做派,整个就是一个被家长给惯坏了的孩子,脾气比他儿子还要臭。

    不过能惯出这样孩子的家庭,想必也不是什么平民老百姓,聂天宝即使不想结交这样的人,但肯定也犯不着得罪对方,这才说出了个章程,想把事儿给了结了。

    “聂叔,那……那他就白打我啦?”听到聂天宝的话,一旁的周兵都快哭出来了,他这脸上两个巴掌印还没消退呢。

    “你闭嘴,要不是看你妈的份上,我这就让你走人!”聂天宝眼睛一瞪,吓得周兵顿时不敢说话了。

    “嘴贱,活该挨打!”

    年轻人冲着周兵挥了挥拳头,眼睛却是看向了聂天宝,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道:“钱拿来,正缺钱用呢,家里的老头子抠门死了。”

    看到聂天宝递过来的一千块钱,年轻人伸手一把抓了过去,数也没数一下随手就塞到了裤子口袋里,说道:“只要小爷的东西没事,这事儿就算了。”

    “东西,什么东西?”

    聂天宝和赵掌柜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向那年轻人手中的黄绸布,从进门到现在,这年轻人始终将那叠成四方形的绸布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你们管得着吗?”虽然刚拿了别人的钱,但年轻人似乎并不怎么领情,翻了个白眼后,小心的将那黄绸布给打开了。

    “幸好没摔坏,不然小爷砸了你的店!”

    年轻人并未将绸布完全打开,只是掀开一角看了下,马上就像是防贼一般的将绸布给塞到了自己裤子口袋里,脱下了那件被撕破的衣服,说道:“算你们运气好,这事儿完了,小爷走了,妈的,还要去派出所报警,逮住那小偷,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这年轻人到也洒脱,将那破衣服一扔,施施然的就往店外走去,“一,二,三,奶奶的,还不喊住我?”

    “哎,我说小哥,能等一下吗?”

    就在年轻人一只脚已经跨出门槛的时候,屋里忽然传来了聂天宝的声音,只是说话的聂天宝没有发现,背对着他的那个年轻人,长长的吁了口气。

    不用多说,诸位自然也猜到了,这年轻人正是秦风。

    秦风在自己的脸上稍微做了一些改动,显得稍大几岁,而眉毛上挑,又平添了几分桀骜,就算是和秦风照过面的聂元龙看到,怕是也认不出自己当年的这个狱友了。

    而前面那俩蟊贼,自然就是李天远和谢轩装扮的了,之所以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就是为了刚才显露出那一对耳钉出来!

    从第一天进入古玩街,秦风就在心里策划着一个局,随着对石市古玩市场的逐步了解,这个局也在他心中慢慢清晰了起来。

    最后一天和《奇石斋》葛老爷子的闲聊,让秦风心中的这个局趋于完善。

    秦风不露声色的从葛老爷子那里套出了石市翡翠市场的现状,甚至连聂天宝手头缺货前往缅甸的事情都打听了出来,

    原本今儿秦风并没指望能碰到聂天宝的,但是他没想到,那个嘴欠的伙计居然帮了自己个大忙,直接将正主给引了出来。

    “喊我干什么?”

    停住了脚步的秦风转过身来,脸上蛮横之色尽显,“我那件衣服可是花了小两千块钱,怎么着,感觉一千块钱赔多了吗?”

    秦风今儿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来自京城的纨绔子弟,他的表演无疑很成功,一番话说的聂大宝脸上满是尴尬。

    “小兄弟,不是赔多了,是少了,少了。”

    聂天宝咳嗽了两声,从自己的钱包里又掏出了一千块钱,笑着说道:“既然小兄弟是说两千,那就两千好了。”

    “我说一万你也给啊?”

    秦风没好气的呛了聂天宝一句,聂老板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这他妈的什么孩子?怎么如此好歹不分、荤素不忌啊?要是自己的儿子,非把他吊起来打不可。

    “哎,我说小兄弟,先别急着走……”

    看到这年轻人拿了钱又想开溜,聂天宝连忙拉住了他,很努力的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小兄弟,相遇即是有缘,做下喝杯茶再走也不迟啊!”

    不过聂天宝的殷勤只换回了秦风的个白眼,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秦风没好气的说道:“喝茶?我说大叔,你的钱包被人偷了,不去报警还有心情喝茶?”

    “咳咳,小兄弟,报警未必好使啊!”聂天宝拍了拍胸脯,说道:“你要是信得过我老聂,回头我找人问问,一准把你的钱包完整的给送回来!”

    聂天宝知道,在古玩街上行窃的扒手,都是城东一个老混混的手下,以他的面子,就是那老混混也要卖几分帐的,这番话说的到不是在吹牛。

    “什么?小偷都听你的?你不会是个贼王吧?”

    听到聂大宝的话后,秦风的眼睛顿时瞪了起来,不过心中却是在狂笑,怕是没等你找人问,他们哥仨早就在火车上了。

    “什么贼王啊,不过是江湖上的人给面子罢了。”聂天宝的脸上满是苦笑,和这年轻人对话,简直就是一种折磨,相比之下,自己那儿子真的是乖宝宝了。

    “那成,你有事快说,我回头还有事要办呢。”秦风摆出一幅漫不经心的样子。

    “小兄弟,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啊?”聂天宝忍着气,和秦风套起了交情。

    “姓马,哎,我说你这人有完没完啊?没事我真的要走了。”

    秦风站起身来,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道:“妈的,那出租车司机骗我说这里有典当行,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典当行?”聂天宝和赵掌柜不约而同的看向秦风的裤兜,眼睛同时亮了起来。

    “不关你们的事,没事我要走了。”秦风的右手下意识的护住了裤兜,转身就要往外走。

    “小兄弟,别急啊。”

    聂天宝一把拉住了秦风,这次没有再拐弯抹角,而是开门见山的说道:“小兄弟,你刚才那布里面包着的,是件翡翠吧?”

    秦风刚才打开黄绸布的动作虽然很快也很隐秘,但那一抹深邃的绿色,却是没能逃过聂天宝和赵掌柜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