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宝鉴正文 第五十八章 布局(三)【求收藏】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布局(三)【求收藏】

    ()    “你……你竟然敢打我?”

    一都没提防的周兵,被这重重的一巴掌给打愣住了,足足过了十几秒钟后才反应了过来,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的疼痛,周兵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老实话,《玉石斋》在行里的名声并不是很好,原因就在于聂天宝为人心狠手辣,为达到目的一向都是不择手段。

    当年做化肥生意的时候,聂天宝一边花钱买通当地购销社,一边动用打手恐吓那些去外地买化肥的人,如此才快速的积累了庞大的财富。

    而原本这间《玉石斋》的门面,也是并不属于聂家的,是聂天宝从新僵矿场拉来了二十多个生面孔的矿工,隔三差五的来抢砸一番,逼得原先那老板只能将门面转给了他。

    这事儿虽然没见官家,但只要在古玩街开店做买卖的,没有一个不知道的,所以平时那些人都会让《玉石斋》三分,有了争执一般也是忍气吞声。

    周兵虽然只是个伙计,但仗着《玉石斋》的“名头”,平rì里在古玩街也是横行惯了的,哪里像今天这样挨过打?

    “妈的,爷打的就是你,看你那臭嘴还往外喷粪吗?”

    更让周兵没想到的是,他话声刚落,左边脸颊又是一疼,却是对方抡圆了胳膊,重重的又赏了自己一耳光。

    “老子和你拼了!”

    这次周兵反应的到是极快,那一张脸在羞怒下变得通红,口中“嗷呜”了一声,冲上去就和对方厮打了起来。

    中国最不缺的就是喜欢看热闹的人,尤其是在这游客如织的古玩街上,两人刚撕扯在一起,周围就呼啦啦的围了一圈人,将《玉石斋》的大门围得是水泄不通。

    “混账东西,在店门口打什么架?”

    台阶上的聂天宝面sèyīn沉如水,要不是周兵是他远方八大姑舅子的弟弟,聂天宝早就将这好吃懒做的子给开掉了。

    聂天宝并不排斥武力,他自己个儿就没少用歪门邪道的路数去解决问题,但堵在自家店铺的大门口打架,这智商得低成什么样啊?

    “打啊,打脸呀!别老是撕衣服!”

    “咳,踢他下三路,一脚就放倒了啊!”

    “眼睛,打眼睛,先让他看不到再!”

    且不聂天宝在那边气恼不已,围观的那些人,却都是些不怕事大的,看得叫一个畅快,更有甚者还在旁边出谋划策加油助威,恨不得两人拼个同归于尽。

    不过场内的两个主角,还都不像是会打架的人,各自撕扯着对方的衣服,空不出来手往脸上打啊,你来我往的虽然打的挺热闹,到是都没受什么伤。

    只是先出手打人的那个年轻人,穿的是件绸缎衣服,似乎不怎么禁拉扯,只听“嗤啦!”一声,他胸襟到口袋的那块布,被周兵一下子给撕烂了。

    一个巴掌大的叠成四方的黄绸布,随着衣服的破裂,从那个年轻人的口袋里掉在了地上。

    正死命拉着对方的周兵,也没想到对方的衣服竟然这么不禁拽,一时收不住力,往后连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王八蛋,敢撕烂爷的衣服?”

    看到自己的衣服被撕破,那年轻人顿时破口大骂,抢上前去就准备用脚踹周兵。

    不过当发现衣服的口袋也被撕烂的时候,年轻人忽然面sè大变,顾不上去踢周兵,回头将自己掉落在地上的绸布死死的抓在了手里。

    “妈的,爷的东西要是摔坏了,我要你的命!”

    捡起东西的年轻人眼冒凶光,上前去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周兵的胸口,正要乘胜追击的时候,耳边忽然传出一个声音:“够了,还有完没完?”

    “你算哪根葱?爷打人从来没够!”年轻人正待再踢的时候,只感觉左手一麻,却是被人攥住了手腕,往后拉退了几步。

    “子,你被人偷了,打我店里的伙计干什么?”

    出手制止那年轻人的正是聂天宝,他这会早就被气的半死了,如果不是现在自个儿也算有身份的人,估计聂天宝都要卷袖子和那年轻人干上一架了。

    “你店里的伙计嘴太臭了,该打!”

    被聂天宝拉住的年轻人依然不饶的,口中骂骂咧咧道:“爷被人偷了包,这王八蛋看热闹不,竟然还敢把爷的衣服扯破,我告诉你们,要是爷的东西被摔坏了,我叫人砸了你这破店!”

    “哎呦,口气到是不?”

    聂天宝被这年轻人给气乐了,不过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番,心里却是“咯噔”一声,难听的话倒了嘴边硬生生的又给咽了回去。

    这一口一个爷的年轻人,年龄应该在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相貌十分端正,但眉角处上挑,使得整个人显得有些轻浮和蛮横。

    不过这年轻人的穿着十分考究,做这一身绸缎面料的衣服少也要千儿八百的,而且在他的手腕上,还戴着一串sè泽黝黑的手链,看上去像极了叶檀的料子。

    聂天宝在石市能黑白通吃,这眼力介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眼前的年轻人虽然年龄不大,但这一身做派,却是让聂天宝产生了疑虑,因为他犯不着为了这屁大事去得罪人。

    “怎么着,不信我的话?”听到聂天宝的话后,年轻人眉头一挑,道:“要不咱试试,三天之内爷要不让你这店关门,爷给你姓!”

    “哎呦呵,跑到咱们红旗街来耍横了?”

    “聂老板,试试就试试,您还怕这毛孩子吗?”

    “就是,这人话口气忒大了,聂老板,打个个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聂天宝尚未开口话,围观的人到是不答应了,一个个义愤填膺的纷纷出口声讨起来,不过声音喊的虽响,却是没有一个上前的。

    “各位,只不过是矛盾,至于闹那么大吗?伙子,进店里把,老聂给你赔个不是!”

    聂天宝眼睛滴溜溜的一转,伸手就拉那年轻人往《玉石斋》走去,回头道:“诸位都散了吧,怎么着,还想老聂请你们吃饭啊?”

    能从底层做起积累了亿万身家,聂天宝从来就没感觉到脸皮值多少钱,他绝对是那种拿得起架子也舍得了脸面的真人。

    外面那些起哄人的心思,聂天宝也清楚的很,无非就是看这年轻人蛮横,似乎有些来头,想挑拨自己和这人对上。

    明白了这环节,聂天宝自然不肯上当,谁知道这年轻人有什么背景?万一是个来头大的,自个儿到时都找不到地方哭去,聂天宝可是认识谢大志的,那哥们的事儿就是前车之鉴。

    见到没热闹看了,围观的人顿时一哄而散,几个挑拨未成的古玩店老板骂了句老狐狸之后,也是各回各店了。

    “怎么着,把我骗进来,你们想干嘛?”

    年轻人进到店里之后,明显的有些胆怯了,不过嘴上却是不服输,嚷嚷道:“你们敢动爷一手指头,明儿我就叫人砸了你的店!”

    “别啊,我哥,只是个误会而已,至于喊打喊杀的吗?”

    看到那年轻人脸上一闪而过的惧sè,聂天宝的心情顿时放松了几分,开口笑道:“哥,你不是石市人吧?怎么跑这儿晃悠,又那么不心,把钱包给丢了啊?”

    聂天宝早就听出来了,这年轻人话的时候,一口流利的京片子,这也是他宁事息人的主要原因之一,京城的官实在太多,不定这年轻人身后就有自己惹不起的人。

    PS:朋友们看完书顺手收藏一下吧,这样找书的时候方便,恩,推荐票也别忘了投给宝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