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正文 第六十章 入瓮(上)

    虽然没看清楚是个什么物件,但翡翠特有的那种绿色,聂天宝和赵掌柜的却是绝对不会看错,当秦风掀开那黄绸布的时候,就连绸布边缘都被映照的绿意盎然。/www.tsxsw.com/

    “没错,是翡翠,怎么了?”

    秦风被聂天宝按在了椅子上,有些不舒服的抬头往身边玻璃柜处瞅了瞅,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说道:“你们还是卖玉石的呢,都是些什么破烂玩意儿啊?”

    “小子,会说人话吗?我们《玉石斋》的玉石是全市最好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周兵瞪起了眼睛,刚才打架吃了亏,他一直在心里琢磨着是不是等这小子出门后,找几个小兄弟堵着揍一顿。

    “妈的,我看你小子还欠揍!”

    秦风将那纨绔性子演绎的淋漓尽致,不光练嘴皮子,连身体也站了起来,梗着脑袋就要和周兵放对。

    正心急火燎的想说动秦风的聂天宝,一把拉住了正要动手的秦风,回身一个巴掌重重的抽了过去,口中骂道:“周兵,你给我滚蛋,有多远滚多远!”

    “聂叔,你……你……”

    周兵显然没想到聂天宝会对他发飙,不过看到聂天宝那阴冷的眼神后,一句话都没敢多说,缩着脖子灰溜溜的出了古玩店。

    “能请这样的伙计,你这眼神真够差的。”

    等周兵出去后,秦风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脸上露出一副欠揍的表情。

    “咳咳,马兄弟,是我管教不严,见笑了。”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聂天宝也看出面前的年轻人就是个操蛋脾气,当下也没接话,直接说道:“马兄弟,你找典当行,不会是想典当你兜里的那翡翠吧?”

    “关你什么事啊?”

    秦风脖子一梗,没好气的嘟囔道:“不就是在澳门输了点钱,至于将我的卡都给冻结嘛,回头把这东西卖了,看老头子心疼不心疼?”

    “澳门,输钱?”

    聂天宝似乎明白了点什么,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热情起来,“我说马兄弟,现在哪还有什么典当行啊,又不是解放前了,国家怎么可能允许私人开当铺?而且就算有典当行,你要典当东西也需要出具发票单据的!”

    聂天宝到不是在骗秦风,虽然前段时间有风声说国家有意开放个人质押典当的业务,但反对的声音也不小,至今还没有下文。

    “奶奶的,凭什么澳门那地方就能有啊?”秦风站起身来,说道:“没有就算了,和你们没话说,走了啊!”

    “哎,我说马兄弟,你要典当的是什么东西,和老聂说道说道啊,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聂天宝心里真是哭笑不得,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样的愣头青呢。

    “你?一看就是个奸商,和你有什么说道的?”秦风站住了脚,半信半疑的看着聂天宝,说出来的话,却是让聂天宝牙根直痒痒。

    “马兄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老聂在石市商界大小也是号人物,绝对公买公卖,不信你出去打听打听!”

    聂天宝今儿已经是第二次拍胸脯了,他还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小子,简直就是水火不浸好赖不分啊。

    “真的?”秦风知道自己再演就要过了,当下从裤兜里掏出了黄绸布,说道:“那你看看,这东西能值多少钱?”

    “别,小兄弟,把东西放茶几上就行了。”

    看到聂天宝伸手要去接那绸布,赵掌柜的连忙咳嗽了一声,这“碰瓷”一词就是由古玩行传出去的,他是怕这小子手一松将东西摔坏,回头再找古玩店的麻烦。

    秦风装着没听懂赵掌柜的话,随手将东西放在了茶几上,聂天宝和赵掌柜连忙凑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将那包了好几层的绸布层层掀开。

    “这……这是什么品级的翡翠?”

    当那一对耳钉出现在聂天宝和赵掌柜面前时,两人顿时惊呆了,那近乎透明的种水,深邃而又浓艳的绿意,无不彰显着一种大气和华贵。

    “莫……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帝王绿?”

    聂天宝和赵掌柜对视了一眼,但二人谁都没将这句话给说出来,秦风刚才的话真没冤枉他们,要说这两人还真的是一对奸商。

    秦风撇了撇嘴,摆出一副败家子的模样,不屑的说道:“鬼知道是什么品级,老爷子拿着当个宝,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有个屁用啊?”

    “马兄弟,抽烟不?”

    聂天宝给赵掌柜使了个眼色,然后拿出一包红塔山来,说道:“马兄弟,这东西是你家传的吧?你要是给卖了,不怕你们家大人打你吗?我看,你还是送回去好了……”

    第一眼看到这对翡翠耳钉的时候,聂天宝就动心了,眼下只不过是想套秦风的话而已,如果秦风家里背景真的很深厚,他也不敢吃下这物件。

    接过聂天宝递来的香烟,秦风的脖子拧了起来,昂头道:“谁敢打我?老马家就我一个独苗,敢碰我一手指头,我就让他们绝后,别说这破玩意了,我就是把家里的宅子烧了,他们又能怎么着……”

    似乎被聂天宝的话给刺激了,秦风的话也变得多了起来,一股脑的将事情的原委给说了出来。

    “敢情是清朝的遗老遗少,还是什么黄带子,现在应该家里还有人在做官,要不然不会如此嚣张的。”

    半晌之后,聂天宝从秦风的话中听出了一些端倪,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叫做“马子边”。

    按照“马子边”的说法,他原本是清皇室成员姓爱新觉罗的,不过从嘉靖年“敏学事件”之后,他的祖宗犯事被发配盛京,有一支就改姓了汉姓的马。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嘉靖死了几十年后,“马子边”的祖上后来走通了慈禧的关系,又回到了京城,而且还混的风生水起,解放之后也没受到多大牵连,其大伯现在就是某部委的高官。

    至于秦风所拿出的这对耳钉,就是当年慈禧太后一套首饰中的一对,是“马子边”爷爷最珍爱的藏品之一。

    而“马子边”之所以出现在石市,则是跟着他的一个狐朋狗友来玩的,顺手将他爷爷的珍藏给偷了出来,因为这玩意在京城不太好出手,很多人都知道其来历。

    “马兄弟,这东西可是挺值钱的,你爷爷要是知道你给卖了,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听到“马子边”的话后,聂天宝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他有家有口的,要是买下这耳钉之后对方找上门来,还真是不好解决。

    “这东西值多少钱?”

    “马子边”的眼睛亮了起来,伸手从脖子上拉出了一个通体碧绿的翡翠挂件,开口说道:“老头子多的是这东西,我卖掉几个怕什么?哎,我说,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啊?”

    “靠,这……这弥勒佛也是翡翠雕的?能给我看看吗?”

    看到“马子边”脖子上的那个挂件后,聂天宝顿时瞪圆了眼睛,这个弥勒佛挂件足有婴儿巴掌大小,而且品质绝对不在那对耳钉之下。

    “马子边”有些不情愿的将挂件取了下来,说道:“老头子说是翡翠的,我也不知道,你小心点,别摔坏了,这东西我戴了好几年了。”

    “哪儿能啊,摔坏了老聂我赔给你。”

    聂天宝口中说着大话,但动作却是轻柔无比,他也算是在翡翠的出产地缅甸开过眼界的人,见了不少极品料子,但似乎没有一块能比得上眼前的这两个物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