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宝鉴正文 第六十二章 入瓮(下)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入瓮(下)

    ()    “哎,我,怎么就三本龙虎豹啊?还是去年的,有没有新的啊?”

    正在赵掌柜给聂天宝普及“黄带子”知识的时候,“马子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而且掺杂着一丝不耐烦。レ.siluke.♠思♥路♣客レ

    “妈的,你子祖宗十八代都不是好东西!”

    聂天宝在心中暗骂了一句,脸上却是堆满了笑容,道:“马兄弟,这玩意有什么好看的?你要是喜欢这调调,我老聂晚上给你安排几个姑娘?清一水的水灵……”

    “这敢情好啊,老聂,你人不错!”

    听到聂天宝的话后,“马子边”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凑到聂天宝身边道:“我听这边有俄罗斯的姑娘,老聂,能安排个吗?爷还没尝过外国女人呢。”

    “这个……还真没有,俄罗斯的要去到东北才多。”

    聂天宝闻言苦起了脸,要是早几个月对方提出这要求,那一准没问题,可是最近港岛回归,各地都在严打,他熟悉的那个会所里的俄罗斯女孩,都被遣送了回去。

    “地方就是地方,没有算了。”

    “马子边”摆了摆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向聂天宝道:“老聂,你拿着我那两个东西不放,是看上了吧?”

    “咦,这子虽然浑,但不傻啊?”

    正经起来的“马子边”让聂天宝愣了一下,他也没藏着掖着,当下了头,道:“没错,马兄弟,这两个物件我都看上了,如果你要是想卖的话,卖给别人不如卖给我了?”

    既然决定要做翡翠市场,聂天宝就想做到最强。

    这一对耳钉和那个弥勒佛挂件,耳钉可以出售给天泓集团的李太太,对方在半年之前,就向《玉石斋》预定高品质的翡翠首饰了。

    而那个挂件,聂天宝是准备将其作为《玉石斋》的镇店之宝的,有了这宝贝,别石市的葛老头了,就是周边几个省市的翡翠商人,风头都会被自己压下去的。

    当然,想要得到这两个物件,还有个先决条件,那就是要从这个纨绔子弟手上给忽悠过来,还要做到让对方的长辈不找后账才行。

    “卖给你?”

    “马子边”盯着聂天宝看了起来,过了半晌之后伸出了一个手指头,道:“你能拿出这个数来,东西我就卖给你!”

    “一万?”

    聂天宝揣着明白装起了糊涂,只不过他脸皮之厚,就是赵掌柜都受不了了,见过心黑的,但聂老板那心,估计黑的连狗都不愿意吃。

    “老聂,别拿爷当傻子,爷的这东西是当年慈禧太后用过的,放到现在就叫古董,一万块钱,**的打发叫花子啊?”

    “马子边”看来也是属狗的,翻脸就翻脸,一把抢过桌子上的耳钉和弥勒佛挂件,道:“咱们甭谈了,大不了我拿去港岛卖,上次就有个人找我爷爷买,老头子不愿意卖的……”

    “坏了,这子不好糊弄啊!”

    聂天宝心中一惊,连忙按住了马子边的手,苦笑道:“马兄弟,这东西来头不明,敢收的人绝对不多,我买下来那也是担了风险的,要不……你个价怎么样?”

    “最少一百万!”

    “马子边”将那对耳钉包好放回到了口袋里,道:“我爷爷有个翡翠如意,那个港岛佬出价八十万,我这有两件,没一百万免谈!”

    “翡翠如意?八十万?”

    聂天宝的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瞬间就找到了词:“马兄弟,这翡翠是要看品级还有大的,如意用的材料多,卖的贵也正常,你这几个物件,用料充其量只有如意的五分之一,要一百万也太贵了吧?”

    聂天宝也算是看出来了,这浑子虽然知道东西价值不菲,但并不知道其珍贵之处,看来自己这次不定真的能捡个漏了。

    “老聂,你少蒙我,这东西都应该按件卖的……”

    “马子边”似乎有些不确定聂天宝的真假,脸sè不由有些难看,但嘴上却是不肯服输,嚷嚷道:“一件翡翠如意是八十万,我这三件加起来就要两百四十万,我开价一百万,已经很便宜了好不好?”

    “马兄弟,帐不是这么算的,你要这样,那我就没办法了,要不……你找人再去问问?”

    看到“马子边”脸上不断变幻的神sè后,聂天宝心中大定,别看这子嘴上不饶人,其实还就是个草包,几句话就将他给蒙住了。

    聂天宝这番话的是以退为进,在石市能吃下这翡翠的玉石商人,也就自己和葛老头两个人,而葛老头的店在白佛街,他根本就不会让东西出现在葛老头面前的。

    “妈的,我在石市谁都不认识,问个屁啊。”

    “马子边”的情绪变得有些暴躁,骂骂咧咧的道:“老聂,你也别蒙我,告诉我个实价,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

    “二十万,老弟,我也不占你便宜,这个价格,我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聂天宝同样伸出一个手指头,接着道:“不过我还有个条件,你必须和我签买卖合同,货款两清,谁都不能反悔。”

    “货款两清?”

    听到聂天宝的话后,“马子边”脸上露出了狐疑的神sè,开口道:“老聂,你不是在糊弄我吧?这东西明明很贵,你便宜买走了,让我不能找后账?”

    “坏了,我太急了,被这子看出破绽来了。”

    聂天宝心中“咯噔”一声,心知自个儿过于着急了,不过脸上却是没表露出来,镇定如常的道:“实话,这东西我是有赚头,但也不多,马兄弟要是觉得卖便宜了,你可以去别家卖,这街上还有不少玉石店,要不……你先去打听下?”

    聂天宝之所以有底气,那是因为红旗街就他一家经营翡翠的,别人即使看中怕是也不敢出手,毕竟这玩意就算是便宜买下来,那也是几十万的物件。

    “妈的,没了张屠户,爷就要吃带毛猪了?”

    “马子边”似乎有些羞恼,起身就往店外走去,“老聂,我就不信没人识货,二十万,你打发叫花子呢?”

    见到“马子边”径直走出了店铺,聂天宝眼神闪烁,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出口喊住对方。

    聂天宝能沉住气,赵掌柜的到是着急了,眼瞅着秦风的身影消失在门外,连忙道:“老板,一百万买下来也值啊,万一要是被别人给买走了,那……那咱们可就亏大发了。”

    “老赵,这条街除了我,没人能吃下这东西!”

    聂天宝咬了咬牙,道:“现在玩翡翠的人不多,没人敢花一百万把那东西买下来的,对了,你让财务那边准备二十万,不……准备二十五万送过来,这两件东西,我买定了!”

    交代了赵掌柜几句,聂天宝提高了声音,喊道:“周兵,你子给我滚进来!”

    “聂……聂叔,什么事?”

    一直窝在门口的周兵躲躲闪闪的进了店子,生怕老板再给自己一巴掌。

    看到周兵那委屈的样子,聂天宝的声音变得柔和了几分,道:“去跟着刚才那子,看他进哪家店,等他出去之后,到那店里打听是怎么回事?注意,别让那子发现你了……”

    聂天宝完全不担心,那也是假的,他这是做了两手准备,真要是有人要买下来,他也要从中截胡,反正聂天宝在红旗街是霸道惯了的,不讲理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打发走了周兵之后,刚给财务打完电话的赵掌柜迎了上来,道:“老板,你,那子是不是在玩仙人跳啊?”

    “仙人跳?不会吧?”

    聂天宝闻言一愣,他到是知道仙人跳这个话,以前指的是男女用sè诈骗,后来将一些江湖骗术,都被称之为了仙人跳。

    “嗯,我看也不会。”赵掌柜沉吟了一下,开口道:“这子能出敏学事件来,肯定不是一般人,骗子没这文化。”

    赵掌柜对骗子的认知,基本上还停留在八十年代,那会的骗术很简单,大多都是些游手好闲的二混子,没听为了骗人还要去查历史科教书的。

    只是赵掌柜不知道,秦风有个真正清朝皇室的师父,载昰那一脉的一个旁支,就是那被发配的七十个黄带子之一,秦风没少听师父念叨过这件事情。

    “老赵,只要东西是真的,咱们花钱买下来,黑纸白字的写上,在石市这一亩三分地上,就算他家里长辈找来,我也不怕!”

    聂天宝将生意做那么大,亏心事没少做,他固然怕那个“马子边”身后有背景,但上千万的利润,足够他承担这个风险了。

    赵掌柜了头,道:“的也是,古玩行东西买的贵贱全凭眼力,就算他家里知道吃了亏,恐怕也没脸找上门来的。”

    和别的行当不同,玩古玩的考究的就是个眼力。

    一般来,你情我愿的交易之后,不管物件真假,双方都是不能找后账的,即使买了赝品,那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口不出。

    PS:下新书榜了,少了个推荐位,拜托诸位,把新一天刷新的推荐投给宝鉴吧,先谢谢朋友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