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第六十三章 成交

    ()    同样的道理,如果卖家不明白东西的价值,将自己的物件便宜卖出去的话,那也是不能反悔的。レ.siluke.♠思♥路♣客レ

    所以只要聂天宝和那位“马子边”黑纸白字的写下买卖合同,他就不怕这个纨绔子弟的家人来闹事,他聂天宝在石市也不是任人拿捏的。

    当然,聂天宝还是有些心虚的,在和赵掌柜着话的时候,眼神时不时的瞄向大门,他还真有担心“马子边”将东西给卖出去了。

    “老板,那子进了《松竹斋》了。”十多分钟后,周兵急匆匆的走进了店里。

    “什么情况?”

    聂天宝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他知道《松竹斋》也是家老店,虽然是卖文房四宝的,但那个老板对玉石颇有研究,店里也有些古玉出售。

    “老板,那子一进门就开价一百万,直接被冯老板给轰出去了!”

    周兵笑的十分解气,他当时就躲在门外偷听,听到一向很注意谈吐的冯老板骂那子想钱想疯了的时候,周兵就像是吃了人参果一般,浑身从里到外都透着舒爽。

    “这子就算是孙悟空,也难逃我的手掌心。”

    听到周兵的话后,聂天宝的神sè一下放松了下来,沉吟着道:“周兵,你跟着那马子边,如果看他要出红旗街的话,就将他请回来,别得罪了他,不然我扒了你的皮!”

    聂天宝如此叮嘱周兵,就是怕马子边年轻气盛,宁可不卖也不吃回头草,那他可就白白的损失这次捡漏的机会了。

    “好嘞,老板,您放心吧。”周兵也看出了东西,当下了头转身出了店铺,刚好看到那子从一家店里出来,连忙跟了上去。

    想着那两件价值千万的翡翠,聂天宝心头一阵火热,看了一眼身边的赵掌柜,开口道:“老赵,这次的东西出手之后,你拿百分之一的提成。”

    能将生意做那么大,聂天宝也是有几分手段的,最起码他不吃独食,懂得恩威并施,这个百分之一送出去也有十万块钱了,顿时让赵掌柜感恩戴德。

    “老板,如果东西拿下来,我看您可以邀请各界人士,举办个翡翠鉴宝大会,一来能宣传一下咱们《玉石斋》。二来把那对耳钉给拍卖出去,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能和聂天宝这种人狼狈为jiān,赵掌柜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出的这个主意,与其是要扩大《玉石斋》的影响力,到不如是想让东西卖的更贵一些。

    “这主意不错,到时候邀请天泓集团的李太太也过来,东西是准备好了,要是她出价低买不下来,那自然也不怪我了。”

    聂天宝闻言眼睛一亮,如此一来,在石市这地界,除非葛老头能找到比这两件翡翠更好的物件,否则他再也无法成为自己的对手了。

    做化肥生意发家的聂天宝深知垄断背后的巨大利益,忍不住和赵掌柜在那商议起细节来,半个多时过后,他公司的财务人员将二十五万的现金也送到了店里。

    “老赵,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此时已经快到中午了,周兵还没将人带来,聂天宝已经没有开始时的镇定了。

    “老板,来了。”

    正往门口偷望的赵掌柜,突然向聂天宝使了个眼sè,与此同时,那马子边嚣张的声音也传了进来,“子,喊爷来干什么?nǎinǎi的,也将东西扔江里也不卖给你们这些jiān商!”

    “妈的,要不是京城来的,老子早就让人把你子给扔江里去了。”

    “马子边”的话让聂天宝脸皮一阵抽搐,他真的无法想象,这么嚣张而又不通人情世故的子,是如何能活这么大的?

    “老聂,让这子喊我来干嘛?”

    “马子边”一进门就嚷嚷道:“你甭打我那翡翠的主意,爷不是没见过钱的人,二十万就想买走,你做梦吧!”

    “呵呵,马兄弟,生意不做人情在嘛,跑了那么长时间,来喝口水吧!”

    聂天宝强忍着心中的怒气,笑呵呵的将“马子边”迎了进来,假作关心的问道:“马老弟,你这也问了几家店,怎么样?有没有比我出价高的?”

    聂天宝此话一出,“马子边”顿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没好气的骂道:“妈的,你们这地方的人,一个个都没眼力介,爷不卖了!”

    “哎,我马兄弟,这做生意嘛,是不能赌气的。”

    聂天宝给“马子边”倒了杯茶,开口道:“你这东西卖不出去,并不是东西不好,只能明你开价高了,马兄弟,你是不是?”

    “马子边”的神情有些迟疑起来,坐在那里默默的喝起了茶,过了足足有两三分钟,猛地抬起了头,道:“老聂,你别忽悠我,这东西二十万我是不卖的,想要买,你给个实诚价!”

    “肯卖就行,就怕你子不松口!”

    听到“马子边”的话后,聂天宝顿时心中乐开了花,他能看的出来,对方的底线正在一步步的被自己蚕食着,只要再加把劲,这子就能拿下了。

    “马兄弟,你真是让我为难啊,兄弟我就算花二十万买下来,都担了莫大的风险。”

    聂天宝用手指敲着茶几,这在谈判中是有讲究的,研究表明,那种“当当”的声音,可以给对手带来一种压力。

    “这样吧,我个章程,马兄弟你看怎么样?”

    当聂天宝发现“马子边”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sè后,也不在故弄玄虚了,开口道:“老聂我再加五万块钱,就算以后赔了,老聂我也认了,如果马兄弟还不卖,那我就没办法了……”

    按照聂天宝的分析,其实这个“马子边”早就想卖了,只不过脸面拉不下来,自己给他加了五万,应该能击溃他的心理防线了。

    事实也正如聂天宝所料,“马子边”的脸sè在一阵变幻之后,咬了咬牙道:“行,二十五万就二十五万,不过……我要现金!”

    和聂天宝的心理差不多,此时的秦风,也是恨不得载歌载舞庆贺一番的,连班倒的熬了一个星期,自己布下的局,终于要收获胜利果实了。

    秦风给聂天宝下的这个套,看似简单,其实却不然。

    首先,秦风拿出作假的东西,必须能以假乱真,这是布局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如果那两件翡翠被人看出破绽,那什么都是没用的。

    其次,秦风此次所行的骗术,高明就高明在让聂天宝自己往套子里钻,从头到尾,都是聂天宝在求着他要买东西,造成了一种自己并不想卖的假象。

    如此一来,在无形中就消弭了聂天宝的戒备心理,哪有骗子一个劲的把钱往外推的道理?秦风这般作为,只能显示出其东西是真的。

    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秦风利用了聂天宝贪婪的心理。

    在聂天宝看来,二十万博一千万,今儿发生的这事,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生怕别人抢走这桩生意。

    俗话的好,贪便宜吃大亏,如果聂天宝不是如此心黑,将价值一千万的翡翠生生压到二十万,急着成交的话,那秦风也无法容易得逞。

    如果聂天宝是个诚信的商家,给出了一个数百万的价格,那么他一定会很谨慎的要求进行宝石检验,秦风作假的手法虽然高明,但还是无法避过仪器检测的。

    “马老弟,我店里现金倒是有一些,不过要留着周转,我看……还是给你支票吧?”聂天宝此刻自己感觉已经是胜券在握,但是他还要将这件事的后患给消除掉。

    “我不要支票,晚上北山道要赛车,没现金我就不卖了!”“马子边”摇了摇头,却是愈发让聂天宝相信了他的话。

    最近几年石市做生意发财的人不在少数,有些崽子们追求刺激,开始学着港岛电影玩起了赛车,聂天宝那宝贝儿子就是其中的一个,所以对秦风的话到是没有丝毫的怀疑。

    “成,现金就现金!”

    聂天宝做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开口道:“马兄弟,现金我能满足你,不过咱们可是要签买卖合同的,谁都不能找后账!”

    “瞧你那儿出息,不就是对耳钉和挂件吗?我家里多得是。”秦风鄙视的看着聂天宝,道:“地方就是地方,爷卖出去的东西,还能往回要?”

    “那就好,马兄弟,东西还要再拿出来检验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咱们就能签合同了。”

    聂天宝也留着个心眼,这古玩行的猫腻可不少,难保这子刚才出去溜达一圈,就将东西给掉了包也不准,这不能不防。

    “看吧……”秦风不耐烦的将挂件和耳钉扔在了桌子上,道:“要买就抓紧,爷忙着呢。”

    赵掌柜仔细的将那对耳钉和弥勒佛挂件查看一番后,对着聂天宝了头,道:“老板,没错。”

    这两件翡翠的确是秦风之前拿出来的,因为在交还给对方的时候,赵掌柜的曾经在那对耳钉的秘银上,用指甲掐出了一丝浅浅的印记。

    “好,老赵,把钱拿给马兄弟!”聂天宝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上次街面那个算命的老头自个儿鸿运当头,等回头一定要去赏他一百块钱。

    聂天宝亲自起草了一份简单的买卖合同,和秦风在两份合同上各自签了名字按上手印,将装着二十五万现金的那个黑提包交给秦风后,两人的交易算是完成了。

    看着赵掌柜将翡翠放入到保险柜中,聂天宝脸上露出了笑容,“马兄弟,老聂做东,要不要去吃东西?”

    “这破地方有什么好吃的?爷回去找他们打牌,妈的,有本钱心里才有底气。”

    秦风的脸上同样也是chūn风满面,那份合同上的名字以及被50胶水破坏了的指纹,注定了没有任何的法律效应。

    PS:第二更,大家们看完章节顺手支持几张推荐票吧,没收藏的朋友也请收藏一下,谢谢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