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地头蛇(下)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地头蛇(下)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原来是袁会文?怪不得,这是家学渊源啊……”

    听完莘南讲的这番往事,秦风脸上露出了然的神sè,对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因为师父载昰,就曾经和其有过交集。

    当年载昰家人因为“张勋复辟”的事件受到了牵连,和一帮遗老遗少被赶到了津天市,载昰曾经在这里住了数年。

    那会的载昰,也曾经浪荡过一段时间,甚至差就和袁会文一起拜入白云边的门下,只是后来遇到其师父,这才离开了津天市。

    后来载昰再回津天,想劝袁会文退出江湖,但那时袁会文已经成了气候,对其劝不以为然,当年载昰栽在弟子的手上,背后也无不有袁会文的推手。

    “咳,我和你这些干嘛啊,兄弟,我这店你别久呆,不然等会就有人来赶了,看上什么就拿走,算是我送你的,不过只能拿一样啊……”

    爷爷去世之后,莘南也没个亲人,平时没什么人话,絮絮叨叨的和秦风发了半天的牢sāo,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店铺只经营文房四宝,并不卖文玩,东西并不是很贵,最贵的毛笔也就是千把块钱,莘南到是也送得起。

    秦风摇了摇头,道:“莘大哥,送就算了,我想问问,你这店多少钱转让啊?”

    “你问这些干嘛?”

    莘南不以为然的道:“我转了这店要回京城,所以连东西一块转,最少也要七八万,你想接手啊?”

    莘南知道自己得罪了袁丙奇,留在这里也怕他报复。

    所以除了店里的东西之外,库房里还有些宣纸砚台,他都要一起卖出去的,加上房子三年一续的租金,差不多要十万块钱了。

    “这么贵啊?”秦风像个少年一样吐了吐舌头,道:“那我可要不起,莘大哥,你还是转给别人吧。”

    “我到是想转,可这别人也不敢接啊……”

    莘南脸上露出了苦sè,那袁丙奇虽然没来砸店,但却是存了挤兑他的心思,放出去话之后,古玩街上的人居然没一家敢接手他的店。

    “是这么回事啊?”秦风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事情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似乎没有再呆在这里的必要了。

    就在秦风准备出去的时候,《文宝斋》的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哎,我你两个子,在这干嘛呢?”

    “干嘛要你管?”秦风尚未搭话,蹲在门口的李天远却是不爽的站了起来,道:“你喊谁子呢?没挨过打是吧?”

    蹲在地上的李天远不怎么显眼,但这一站起来,那近一米九的个子,都快要到店铺大门的横槛了。

    再加李天远那凶恶的相貌,理着平头的右边脑袋,还有一道疤痕,居然将那已经走上台阶的两人吓得脚底一软,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

    “靠,就这胆子,还敢出来混?”

    看到两人的模样,李天远裂开嘴笑了起来,他是那种三天不打架就手痒的人,就算在货站扛大包的时候,有事没事的都会和那些装卸工干上一架。

    可是自从秦风出狱,李天远就再没惹是生非的机会了,眼下见到有人找茬,顿时兴奋了起来。

    “子,混哪的啊?听口音不是津天人,想要做过江龙?”

    听到李天远的嘲笑声,被吓退了的两人面sè一下涨红了起来,目光yīn冷的从李天远身上扫过,像是要把他给看透一般。

    “你管我混哪里的?想打架不是?爷奉陪!”李天远搓着手掌向两人迎了过去,只是刚走出两步,忽然感觉身体一麻,差软倒在了地上。

    “两位大哥,我这哥哥脑子时候被人打坏了,你看他头上那块疤,就是时候被打的……”

    在李天远身后,闪出了秦风的身影,忙不迭的给那二人解释道:“他病好之后就总是想和人打架,这脑子真是有不好使,两位大哥别见怪啊!”

    “我哪来的愣头青,原来是个脑子不好的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那两人长长的出了口气,刚才李天远那壮实的身板,给他们两个也带来了不的压力,这年头混江湖的和以前可不同,实在没几个能打的了。

    “脑子不好还敢带出来?”

    感觉刚才有些失了面子,一个留着郭富城分头的人道:“没事赶紧走,别在这晃悠,生病就好好在家呆着。”

    李天远那远比他们更像黑社会的形象,让那两人也不敢找麻烦,训斥了秦风几句之后,将两人赶离了《文宝斋》。

    “风哥,你……你刚才拉着我干嘛啊,就那俩长得像柴火杆的家伙,我一拳一个就放倒了……”

    被秦风拉着出了古玩街拐入到一个巷子里后,李天远不满的嚷嚷了起来,他正想找俩人实践下这些天所练的把式呢,没成想刚才肋下一麻,浑身使不出一丝气力来了。

    “,接着。”秦风也没话,站在了李天远的面前,只是用目光盯着他看。

    “风哥,我……我没错啊,那俩人是不怎么样……”李天远被秦风看得有些发毛,话的声音越来越,到最后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了。

    “远子,你以前没被人打死,真是运气太好了!”

    盯着李天远看了半晌,秦风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这里是别人的地盘,你以为打了那两个人,你就能走出古玩街了?知道什么叫做强龙不压地头蛇吗?

    而且现在这社会,不是有功夫就牛逼的,你功夫再高,一枪下去还不是死翘翘?远子,我带你出来,可不是想帮你收尸的,你要还是这样,就拿了钱回石市吧!”

    秦风这次是真的恼怒了,他虽然身怀八门传承,但终究只是个未成年人,挨打一样会疼,挨枪一样会死的,李天远要是不改脾气,早晚都会被他害死。

    “风哥,你……你认真的?”李天远被秦风吓住了,从决定跟随秦风,他就没想过要离开,眼下的情形,顿时让他不知所措起来。

    “你整天惹是生非,跟着我干嘛?”秦风知道,这次要不治住李天远,不定他什么时候就会闯下大祸,是以脸sè没有丝毫的松动。

    “风哥,我……我再也不敢了,以后别人打到我脸上,我都不还手,你别赶我走啊!”

    李天远的声音里面已经带了哭腔,他只比秦风大了一岁,充其量也是个孩子,被秦风这般一吓唬,哪里还撑得住劲?

    “这话是你的?”

    秦风的神sè缓和了下来,道:“远子,好话不第二遍,再有这样的事情,就别怪我不念咱们在监狱里的情分了!”

    “风哥,你放心吧,我以后肯定不会犯浑了,你什么就是什么。”李天远耷拉个脑袋,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着实被秦风给吓到了。

    “你啊,别以为拳头大就厉害,这年头杀人的,都是不见血的软刀子。”

    秦风叹了口气,身体顺着巷往前走去,口中道:“这段时间不要去古玩街了,咱们找个地方住下来,我还要离开一段时间。”

    秦风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妹妹,现在手头也有钱了,他准备将谢轩和李天远安置下来后,再去寻找妹妹的下落。

    “嗯?文华巷86号?”

    本来想走着回酒店的秦风,忽然在一处院子前站住了脚,眼睛紧紧盯住了在院子大门右侧的门牌号。

    津天是个海港,市中心又贯穿着海河,早年规划的时候和京城有些相像,很多地区都是修建的四合院,此刻秦风所在的区域,就是以前的老宅子。

    不过历经百年风雨,这些四合院已经变得非常破旧了,大门下的条石被磨得失去了花纹,两边的门槛上的木头也都已经腐朽了。

    “风哥,怎么了?”一直低着头的李天远差撞到了秦风身上,抬起头看着这个普通的院子,脸上满是茫然的神sè。

    “没事,我进去看看,你等在门口……”

    秦风摆了摆手,径直走进了院子,他不可能告诉李天远,师父载昰在半个多世纪以前,曾经就在这里生活过。

    PS:第二更,三江票和推荐票每天刷新的,朋友们多多支持!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