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鉴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礼物

正文 第七十二章 礼物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    “刘叔,这些年承蒙您照顾,秦风先谢谢您!”

    来到房间里后,秦风对着刘家成深深的鞠了一躬,这也是他欠这位老人的,当年偷学的武艺,大多都是从刘家成身上学到的。

    “你这孩子,命苦啊。”

    刘家成摇了摇头,招呼秦风坐了下来,道:“我和子墨寻找了两年,都没找到葭葭,不过按我大哥的法,那孩子不是早夭之相,你不用担心。”

    对于聪明懂事的秦葭,刘家人都是很喜爱的,在秦风进监狱之后,刘家发动了北方江湖道上的朋友帮助寻找,但秦葭就像是从人间蒸发掉了一般,一线索都没留下来。

    在秦风进监狱的第二年,刘子墨被父亲逼着去法国留学了,寻找秦葭的事情,也就被耽搁了下来。

    刘家三兄弟,老大跟随刘运焦时间最长,后来进入到商界,将功夫耽搁了下来,不过却是学了几分刘老爷子的相面之术,刘家成到也不是因为安慰秦风才有此一的。

    “我也知道葭葭还在,就是怕她过的不好。”秦风闻言叹了口气,师父也曾经过相同的话,秦风是相信妹妹还在世上的。

    “吉人自有天相,你也不用着急……”

    刘家成宽慰了秦风几句之后,开口道:“秦风,这次回来就别走了,把这儿当家吧,我可以收你为徒。”

    其实早在秦风偷师的时候,刘家成就有意将秦风收入门下,不过却是被老爷子制止掉了,现在秦风劫难已过,他再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

    “刘叔,我……我已经拜在别人门下了。”

    秦风看得出来刘家成是真心实意想要收自己为徒的,想了一下之后,也没隐瞒自己在监狱中遇到载昰的事情。

    这世上能让秦风信任的人不多,而刘家成正是其中一位,当然,关于那玉佩传承的事情,秦风自然是不会提的。

    “载昰?这个名字听着很陌生啊?”刘家成皱起了眉头,按理这人识得父亲,他应该有些印象才对,不过想了半天,刘家成也没记起江湖上有这号人物。

    “江湖外八门,都是些偷鸡摸狗的家伙,秦风,我看你还是拜在八极门下吧,你气感已成,不出三十岁,就能成为一代宗师!”

    刘家成是唯一传承了刘运焦八极拳的刘家子弟,他的眼神还是很准的。

    在刘家成看来,秦风的眼睛隐隐带有一层润滑的光泽,这是练气有成的表现,单凭这一,秦风的功夫怕是不比他那弟子麻四弱上多少了。

    秦风摇了摇头,道:“刘叔,我自幼家中就发生了变故,到现在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等我解决了这些事,再投入您老门下也不迟……”

    秦风有时候也会在想,自己究竟是不是那天煞孤星,七八岁的时候家中遭遇变故,父母失踪,前些年受了牢狱之灾,又和妹妹失散了,好像跟着自己的人,都没落得什么好下场。

    拜师载昰的时候,老爷子并没有不能让秦风再投入他人门下,但秦风自觉命运坎坷,却是不愿意连累刘家。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刘家成也是个火爆脾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道:“rì后查出你仇人是谁,我带人帮你灭了他们。”

    “师父,灭了谁啊?您老火气还是这么大?”

    刘家成话声未落,麻四两手拎满了东西走进来,对着秦风笑道:“刚好瘸六出摊了,他调的牛脸不错,我也称了两斤。”

    “麻烦四哥了……”

    秦风连忙将麻四手上的菜接了过去,回头道:“刘叔,子墨是我兄弟,您是我长辈,有这层关系就行了。”

    “你这孩子仁义啊,老爷子当年看走眼了。”

    刘家成叹了口气,道:“四儿,去把我那坛老酒拿来,今儿和秦风好好喝一杯,不要叫别人了,就你自个儿陪着。”

    在老辈人眼中,找一个能传下衣钵的好徒弟,和大海捞针也差不多,秦风品行资质都是极佳,但奈何却是不肯拜入八极门下。

    刘家成是豪爽之人,既然秦风不愿意,他也没勉强,拉着秦风在房间里开了一席,谈论着江湖中的往事,喝的痛快淋漓。

    “对了,我想起来了,在五十年代中期的时候,好像有个人来过刘家,像是你那师父。”酒过半晌,刘家成忽然想起一事,脸上露出了惊荣。

    “哦?刘叔,我师父门道可多了,出门未必就是真实相貌啊。”

    秦风闻言笑道,他到不是揭师父的短,载昰解放前名头也不,解放初期一向是夹着尾巴做人的,但最后还是没能躲过去。

    “你师父是不是有个外号,叫做鬼见愁?”刘家成看向秦风。

    “咦?刘叔,那还真是我师父。”

    听到刘家成的话,秦风也想起来了,师父好像曾经过在五六十年的时候,来过刘家,不过刘运焦那时去了台岛,只是见了刘家的一些后人。

    “嘿,你要是那位老爷子的弟子,我还真没法抢了……”

    刘家成摇了摇头,当年父亲跑去台岛,带走了大哥三弟,他和母亲留在了仓州,要不是江湖同道经常接济的话,怕是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载昰当时来到刘家的时候,就曾经留下了不少粮票和钱财,只是那会刘家成年龄还,经过了几十年,记忆早已模糊了。

    有了这层关系,刘家成再不提收徒之事,只是劝秦风酒喝,一坛十斤的老酒被喝个jīng光后,三人也均是酩酊大醉。

    ----------------------

    第二天一早秦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了刘子墨的房中,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大黄趴在床下,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暖意。

    “大黄,以后我走哪都会带着你的。”

    秦风能感受到大黄对自己的那种眷恋,从抱养它到现在已经有八年多了,大黄也显露出了一些老态,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活泼了。

    似乎听懂了秦风的话,大黄摇了摇尾巴,伸出舌头舔了舔秦风的手,在它的世界里,主人就是唯一。

    刚刚走出房间,秦风就看到刘家成已经在院子里摆起了拳架子,不由笑道:“刘叔,起那么早?”

    “老了,今儿晚起了一个时……”收功之后,刘家成带着秦风去吃了早饭,两人坐回到了堂屋里。

    “刘叔,我要走了,一天找不到葭,我这心里一天不安稳。”

    秦风来刘家,是为了感谢那些年刘家对自己的帮助,但他此次出来,最主要的目地还是寻找妹妹。

    “你要走我不拦你,rì后有空了就回来坐坐。”刘家成了头,道:“你等一下,子墨那子有件东西让我交给你!”

    “刘叔,这……这物件怎么拿回来的?”

    刘家成走进里屋,片刻之后手上拿着个锦盒走了出来,秦风接过锦盒打开一看,整个人顿时都愣住了。

    这锦盒里放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当年刘子墨所赠的那个枪头,和四年前初见时一样,枪头被擦拭的一尘不染,两边锋刃处,闪着丝丝寒光。

    “老爷子一共就打制了三把,岂能让它流落在外面?”

    刘家在仓州根深蒂固,zhèng fǔ部门也有不少关系,当年秦风判决下来之后,他们就托人把这枪头给取了回来。

    “秦风,这把枪头是子墨的,他要给你当礼物,你拿走吧。”

    刘家成从锦盒里拿出了张对折的纸片,道:“这是工艺品鉴定书,有这东西上火车什么的都可以携带。”

    “刘叔,这……这个太贵重了!”

    秦风将那枪头握在了手中,他怎么都没想到,已经出去留学两年的刘子墨,竟然还给自己准备了这么件礼物。

    和常人不同,如此饱尝人血的杀戮凶器,别人唯恐避之不及,但秦风不然,握着寒光四shè的枪头,他心中居然有种安全感,就像是见到了老朋友一般。

    PS:第一更,击收藏推荐票,大家多多支持宝鉴!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